第 6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生存法则,尤其是那些擅长捕猎的玄兽,它们在哪里成群结队的捕杀猎物,就应该做好被猎杀的准备。

  “我们走吧。”看见最后只疾风狼也死了,元若蓝将长剑收入剑鞘,开口淡淡的说道。

  “等下。”看见元若蓝要走,方榄急忙的追了过去,站在了元若蓝的面前,但是她此时的脸蛋是红彤彤的,看起来甚是诱人,双眼睛像是会说话样,在哪里扑闪扑闪的,里面散发着阵星光,“我们刚才起屠杀疾风狼,那么现在也算得上是战友了,那么,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

  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子,元若蓝突然想起刚才她眼中的那抹担忧的神色,于是开口淡淡的说道:“元若蓝。”

  “元若蓝?呵呵,我会记住你的名字的。”方榄点了点头,然后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元若蓝说道:“那,那我们可不可以和你起走?”

  “随便你。”目光从方榄的脸上略过,元若蓝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头也不回的朝着前面走去。

  “太好了。”方榄激动的蹦了起来,脸上露出了毫不掩饰的高兴之色。

  “喂,方榄,我们为什么要和她在起?”欧阳芝诺撇撇嘴,脸上露出不满的神色。

  转回头来,方榄有些奇怪的看着欧阳芝诺,开口说道:“芝诺,你怎么了?我感觉你今天怎么这么的不对劲?都有些不像我之前认识的你了,要是你不愿意的话,那么你可以自己走,但是,我定要跟着她的。”

  “你,那好吧,你就去跟着那个乡巴佬好了。”欧阳芝诺狠狠的瞪着方榄,然后回头对着刘云峰说道:“刘大哥,那我们走吧。”她心里还嫌这个方榄碍事呢,既然她自己要离开的话,那就随她的便,早晚有天她会为今天的举动后悔的。

  但是,刘云峰却是直接的从她的身边走过,来到了方榄的身边,俊美的脸蛋上面露出丝微笑,用柔和的语气说道:“方榄,我们赶快走吧,她已经走远了,再不走就跟不上了。”俊俏的脸蛋微微变色,欧阳芝诺使劲的跺脚,咬了咬牙,最后还是跟了上去。

  “若蓝,我很讨厌那个女人。”清幽皱了皱眉,扫了眼跟在后面的欧阳芝诺,俊俏的脸蛋上面,露出很明显的厌恶之情,“我要不要去狠狠的教训她顿?”

  元若蓝微微地笑,然后不以为然的开口说道:“像她这样的女子,说好听些是个被宠坏了的大小姐,说难听些就是个十足的废物,何必因为她在脏了自己的手呢?再说了,像这样的事情,我们还遇到的少吗?”

  要是刚刚的穿越来这里的话,也许元若蓝还会出手教训下她,但是,这些年以来她经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所以,现在她的心境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想欧阳芝诺这样的人,又怎么值得他去在意呢?

  突然,只手放在了清幽的肩膀上,清幽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冷冷地看向身后的那个人,开口说道:“拿开你的脏手。”

  “你?”欧阳芝诺的脸色不由得沉,但是最后还是勉强的在脸上挤出丝微笑,开口说道:“那个,我是欧阳家族的人,你要是可以加入我们欧阳家的话,肯定会得到不少的修炼资源,何必要跟在个乡巴佬的身边呢。”微微地扬起头,欧阳芝诺的嘴角露出丝高傲的神色。

  刘云峰和方榄的脸色不由得变,他们真不知道说这个欧阳芝诺是胆子大还是没有脑子?竟然当着元若蓝的面来挖她的墙角,她就不爱怕对方怒之下将她给斩杀了?随即,他们两人将目光看向元若蓝,但是,看见她就像是根本没有听见欧阳芝诺的话样,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的改变,用脚将前面挡路的树枝踢开,然后继续的朝着前面走去。!!

  第二百七十五章无耻老者

  刘云峰和方榄的脸色不由得变,他们真不知道说这个欧阳芝诺是胆子大还是没有脑子?竟然当着元若蓝的面来挖她的墙角,她就不爱怕对方怒之下将她给斩杀了?随即,他们两人将目光看向元若蓝,但是,看见她就像是根本没有听见欧阳芝诺的话样,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的改变,用脚将前面挡路的树枝踢开,然后继续的朝着前面走去。

  “欧阳家?”嘴唇微微翘起,清幽那俊俏的面容上面露出丝不屑的神色,双眼之中都是讥讽之色:“你们欧阳家是个什么东西?你又是个什么东西?连给我提鞋都不配,还不给我滚,要不然的话,小心我杀了你。”他可不想这个讨厌的女人跟在自己的身边,以她的实力,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五泉山之中,连自保的实力都没有。

  “你?你们?”欧阳芝诺恶狠狠的瞪着清幽,在看向元若蓝的时候,眼中有着明显的怨恨之色,“你们定会后悔的,我欧阳家族是不会放过你们的。”说完之后,看了眼刘云峰和方榄,脸上露出丝失望和心疼,然后很快就变成了怨恨的表情,但是就在她要转身离开的时候,背后传来了道森冷的声音。

  “我说过你可以离开了吗?”元若蓝慢慢的转过身来,注视着面前的欧阳芝诺,白色的面具在阳光之下散发着冰冷的光芒。要是刚才欧阳芝诺只是耍大小姐脾气的话,她还可以不去理会她,但是,此时她已经爆发了心里强大的杀机,这样的话,怎么可以让他安全的离开?元若蓝不想给自己留下来麻烦,所以就只有将麻烦扼杀在摇篮之中。就算是欧阳芝诺不知道她长的是什么样子,那么她也不想给自己留下任何的后患。

  “你想怎么样?”紧紧地握住双拳,欧阳芝诺的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我是欧阳家的人,难道你还敢杀了我不成?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我就是给你百个胆子,你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刘云峰和方榄的脸色不由得微微变,欧阳芝诺这个笨女人,都到了现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敢去触怒她,要是元若蓝杀了她的话,也不会有人知道的,“芝诺,赶快向若蓝道歉。”方榄紧紧地握住双拳,神色紧张的说道。

  “哈哈哈,道歉?就凭她这个乡巴佬,也有资格让我道歉吗?方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已经将我们多年的友谊抛弃了,和这个乡巴佬走在了起。所以,你就不要在那里假惺惺的了,还装出副为我好的样子,你这样子让我看着恶心。”

  身体不由得颤,方榄紧紧地咬着嘴唇,眼眶之中的泪水在打转,她硬是没有让它落下来。看见她这幅麽样之后,刘云峰的心里不由得紧,然后看向欧阳芝诺,语气没有丝毫客气的说道:“欧阳芝诺,你不觉得你这么说话实在是太过分了吗?你怎么可以这么的对方榄说话?”

  “还有你,刘云峰。”欧阳芝诺狠狠的瞪着刘云峰,双眼之中片血红,像是要吃人样,开口说道:“为什么你的眼中从小到大就只有方榄人?但是,这样也就算了,刚才竟然为了个刚刚认识的女人而指责我?我们青梅竹马的关系,难道还比不上个刚刚才认识的女人吗?”

  “他对方榄有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哈哈哈。”欧阳芝诺仰头大笑起来,有些疯狂的说道:“为什么这个贱人要出手去就方榄,为什么不让秦骆将方榄给杀了?他为什么不去死?”这些话顿时就让刘云峰和方榄愣住了,眼里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微微地挑眉,元若蓝看向身边的清幽,开口说道:“清幽,你做了什么了?”

  清幽耸耸肩,脸无辜的说道:“我什么也没有做,只是不小心将些计划情绪的药粉撒在了她的身上,我也真的不是故意的,说知道她的内心会这么的黑暗,竟然巴不得自己的好朋友去死。”

  不小心?看着清幽那副无辜的麽样,元若蓝的嘴角不由得抽,这明显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但是,他们几人要是反目成仇的话,对自己还是有些好处的,至少自己将欧阳芝诺给杀了之后,他们也不会去高密,要不然的话,她还必须的对他们使出些手段来限制他们。欧阳家族她倒是并不害怕,但是现在还是要少树敌为好。

  “侮辱唔主者,死。”道冷峻的声音从元若蓝的背后传来,然后就看见道白光闪过,白虎已经是出现在了欧阳芝诺的面前。头黑发在风中飞扬,白虎那俊美的脸上上面没有丝毫的表情,抬手之际,在他的双眼之中散发出强大的杀机,随着他的动作,周围刮起了阵狂风。身处在白虎杀机之下,欧阳芝诺脸色片惨白,脸惊恐之色的看着那个手掌,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乡巴佬的胆子竟然这么的大,连堂堂欧阳家的小姐都敢出手击杀。

  “住手。”突然之间,从远处的天空之上,传来了股强大的怒喝声。“噗嗤。”股气息狠狠的撞了过来,猛地击打在白虎的胸口上面,顿时之间,他的身体朝着后面快速的倒飞而去,鲜血从他的嘴里喷出来,在空中撒出了片雪花。

  “白虎。”元若蓝急忙的抛了过去,将白虎的身体给扶住,这刻,她的眼里散发出强大的杀机。“来人很强,白虎,清幽,你们先回青冥府之中。”将心里的杀机给压制住,元若蓝深深地呼了口气,脸上露出坚定地神色,“你们就放心好了,我是不会有事的,要是实在打不过的话,那我就直接的近青冥府之中。

  两人在沉默了会儿之后,还是听从了元若蓝的话,进到了青冥府之中,有了青冥府元若蓝是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的,但是,他们要是留在外面的话,那么就会耽误她。将清幽和白虎送进青冥府之中以后,元若蓝慢慢的抬起头来,紧握住双拳,目光将传来声音的地方给锁定,身上散发出股狂暴的气息。

  虚空之中个苍老的身影慢慢的显现出来,老者低头居高临下的看这个元若蓝,浑浊的眼中带有明显的杀意。“你是什么人?胆敢伤害我们欧阳家的让你?真是胆子不小,老夫可以给你个选择,你是自己自尽,还是让老夫来动手?”

  冷冷的笑,元若蓝冷冷地看着面前的那个老者,点好怕的神色也没有,“我要是选择活着呢?”

  “哈哈哈。”老者大笑起来,开口不屑的说道“你以为你有选择活着的权利吗?想要伤害我们欧阳家的人,最后的结果就是死。”

  看到来到这里的那个老者,欧阳芝诺的脸上满是喜色,这个女人这次是完蛋了,老祖是不急轻易绕过她的。

  “欧阳前辈,我想你是误会了。”方榄皱了皱眉,抬头朝着空中的那个老者看去,“这只是晚辈之间的切磋而已,难道前辈要放弃强者的尊严,对个二十多岁的女子出手吗?”

  老者眉头微皱,诧异的看向方榄,开口说道:“你是方家的丫头?”

  还没有等方榄开口说什么,欧阳芝诺就用怨恨的眼神瞪了她眼,急忙的插嘴说道:“老祖,方榄和那个贱人是起的,刚才她们联合起来想要杀了我。”

  听了她的这些话之后,方榄和刘云峰的脸上露出失望之色,看来现在是彻底的对欧阳芝诺失望了。明明是她自己想要方榄去死,最后竟然还倒打耙,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像她这样无耻的人。

  “既然你和她是伙的,那就没有资格说什么了,等我将这个臭丫头收拾了之后,再来找你算账。”老者挥衣袖,顿时股气流朝着方榄狠狠的撞去,方榄的身体像是断线的风筝样朝着后面飞去,在划过了道弧线之后,狠狠的朝着地上摔去。

  “方榄。”刘云峰纵身跃起,将方榄的身体给接住,将她放在了地上之后,看向欧阳家之人的时候,眼中散发出明显的恨意。只是他明白,这个来着想要杀自己的话,就像是碾死只蚂蚁样的容易。紧紧地握住拳头,刘云峰平复自己的愤怒的心情,冷冷的看着清明的两个人。

  “哼。”来着转过头去,将目光停留在元若蓝的身上,开口说道:“老夫会让你明白,敢伤害我欧阳家族的人,就要付出沉重的代价,要是有下辈子的话,记住定不要去招惹欧阳家的人,因为欧阳家之人可不是你可以招惹的起的。

  “轰隆隆。”老者的身上突然散发出强大的气势,朝着元若蓝的身上狠狠的撞去,此时他的脸蛋上露出残忍的笑容,双眼之中都是深深地杀机,势必要将元若蓝击必杀。!!

  第二百七十六章狼狈不堪

  “轰隆隆。”老者的身上突然散发出强大的气势,朝着元若蓝的身上狠狠的撞去,此时他的脸蛋上露出残忍的笑容,双眼之中都是深深地杀机,势必要将元若蓝击必杀。就在这个时候,在元若蓝的面前突然地多出了十个魁梧之人,这是人来上没有丝毫的表情,金色的皮肤在阳光之下是闪闪发光。

  “神将巅峰级别的傀儡?”老者不由得愣,但是很快就大笑起来,他的那些笑声之中充满了不屑之意,“你以为就凭这几个神将巅峰的傀儡就可以对抗老夫吗?你是看不起老夫,还是你自己太看得起自己了?哼,这些傀儡只需要我个指头就可以碾碎了。”

  浓密的树林之中,金色的阳光照射在上面,就像是给树林披上了层金沙样,在这个森林之中,两人对视而望,他们;两人的眼中都散发出强大的杀机,只是,那个老者的眼中不屑的神色要多多些,像是根本就没有将他对面的女子放在眼里,就在这个时候,那几个傀儡终于是开始动作起来。

  “哈哈哈,你以为这个神将巅峰的傀儡就恶意对付得了我这个神皇吗?要是这样子的话,我就让你知道下,你是犯了多大的错误,以至于这样的错误要了自己的小命。”老者嘲讽的大小起来,他活到现在还没有看见像她这样不自量力的女人。

  元若蓝没有去理会那个来着的嘲讽之言,而是手掌挥,从她的手上散发出几道光芒,迅速的朝着那几个傀儡那边冲去。就在那些傀儡接住了元若蓝扔过去的武器之后,那个老者的神色不由得阵,他感觉到这些武器非比寻常。

  没错,这些武器都是青冥府之中的神器,因为傀儡和人不样,没有办法进行血契,但是,在重新炼制傀儡的时候,元若蓝早就选好了十把神器,在上面留下了傀儡的印记。而现在这个时候,要是不使用神器的话,她根本就不会有丝毫的胜算。

  “神器?那些都是神器?不,应该不可能?”老者似乎是觉察到了什么,身体不由得微微颤,满脸震惊的神色,“她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神器?”神器这个东西可是可遇不可求的,整个茯域之中,神器也没有超过百把,更多的神器都被神尊掌控在手中,现在她个人竟然就拥有十把之多?

  方榄也是不由得愣,但是那双眼睛之中露出的更多是担忧之色。若蓝在,可以当着上欧阳家族的老祖拿出神器呢?这些真的是遭了,她是了解上官家的老祖的,这个老祖为了己私欲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和方榄样的是,刘云峰同样对神器没有窥视之心,要是拥有神器的是别人的话,他肯定会马上的赶回家族,将神器的消息告诉给长辈,但是,这个拥有神器的人偏偏是方榄的救命恩人,像这样恩将仇报的事情,他是绝对做不出来的。要是今天有幸可以逃过这劫的话,他定会为她保守这个秘密的。

  “哈哈哈,小丫头,看在你为老夫送神器的份上,次还是十把,老夫可以给你留个全尸。”老者冷冷笑,嘴唇微微的扬起,双眼之中散发出贪婪的光芒。那可都是神器,要是自己的家族可以得到这些神器的话,那么将其他的几个家族给压下也就不在话下。

  “想要?呵呵,有本事的话你自己过来拿好了。”元若蓝冷眼看着那个老者,冷冷地说道话落,十个傀儡立刻就组成了弑神阵,见面过老者围在了中间。

  “哼,自不量力。”老者脸上露出丝冷笑,不以为然的抬起手来,在他的手上出现了把青色的大剑,剑刃对着其中个傀儡狠狠的砍去。就像是看见了傀儡被劈成碎片的景象,老者的眼中不屑之色更是显露无疑,脸上都是鄙视之色,似乎对于他来说,那些傀儡和蝼蚁没有什么两样。

  “轰隆”就在这个时候,傀儡举起手中的剑迎了上去,刹那间,两股风暴狠狠的撞击在起,然后强大的气流朝这个周围扩散。股强大的气流撞击在胸口之上,老者不由得朝后面退了几步,在他止住了脚步之后,他的脸上毫不掩饰的露出了震惊之色,“这,。怎么会这样?”

  神将和神皇之间,可不单单只是实力上面的差距,还有境界上面的不同,就算是神王巅峰,都不恶意让他后退半步,更何况还是神王都不到的几个神将傀儡。“看来还是老夫太小看你了。”老者看见站在不远处的元若蓝,嘴角露出股阴森的笑容,开口说道:“要不是老夫大意的话,你的那些傀儡是绝对不会让老夫后退步的,接下来,你的运气就没有那么好了,那那些傀儡手中的神器老夫是要定了。”

  “吼。”老者突然地仰天大吼声,手拿大剑,快速的朝着前面冲去,这次他要施展全部的力量,不会再像刚才那样的轻敌了。看着场中的打斗,方榄他们的脸色慢慢的发生了变化。

  “若蓝她怎么会有这样的傀儡?更何况的是,这些傀儡就只有神将巅峰的实力,但是施展出来的力量却是神王巅峰,难道她是哪个超级势力的弟子不成?”方榄张眼睛,目光在看向元若蓝的时候,突然之间就很想知道,在那个冰冷的面具之下,是张什么样子的容貌,但是,看她这样身无可匹敌的气势,应该就可以知道,她的容貌也差不到那里去。看着身边的方榄,刘云峰微微笑,但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