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此话的人该是多么绝世动人。

  然而就当秦骆转身之际,不禁有些失望,眼前女人的容貌太过普通,和秦瑶小姐乃是云泥之别,不知道这般普通的女子为何也要加入?站在秦瑶小姐面前,她就不觉得羞愧吗?

  “你要加入那便加入,但若是不小心死了,怪不了任何人,”秦骆鄙夷的勾了勾唇,再也不看元若蓝眼,“你如果是美女,本少爷说不定还会保护你,既然你没有倾城的容貌,鬼才愿意去帮你。”反正他不嫌加入的人多,至少她可以当当炮灰

  “秦骆,如何了?”道高傲冷漠的声音传入耳脉,秦骆可以想象得到,声音的主人是多么的不耐烦。

  转身望向来人,秦骆抱了抱拳,还算英俊的脸庞堆满笑容,说道:“秦瑶小姐,人数已经招的差不多了,我们是否该出发了?”

  “嗯,我们这便前往禁地。”高傲的点了点头,秦瑶优雅的转身,迈着轻盈的步伐向着茶馆外走去。

  此处,乃是五泉山最高处,件茅草屋中,老者坐在木桌旁,凝视着面前的棋盘,把个黑子放了上去。

  “二师兄。”随着话音的落下,美妇从屋外走进,绕过老者面前的桌子,走到他的对面,神色间满是无奈:“二师兄,大师兄选择的那个继承人,去往了五泉山的禁地。”

  “禁地?”挑了挑眉,五泉老者这次放下的却是个白子,“当年,火神那小子也去过禁地,最后还在那里还被人揍得半死,呵呵”无语的翻了翻白眼,美妇恨不得把这老头子拉起来暴走顿。

  “火神再如何,都是你选择的人,你有必要这样幸灾乐祸吗?在禁地可不比寻常,那里空间类物品都岂不了作用,其中包括空间戒指,还有青冥府,也便是说,她遇到危机,无法进入青冥府中,更何况,这小丫头已经招惹了太多的敌人。”

  “我记得,大师兄曾说过,那小丫头手中握有白虎,朱雀,青龙,玄武这四兽?”老者微微抬头,叹了口气,说道,“这四兽,包括麒麟,都是在天地建造初期便存在的种族,可惜到了至今,唯有麒麟族依旧有所传承,其余四兽已濒临绝种,当年,这四兽的老祖宗,曾在五泉山禁地留下些东西,并脱我代为照看,这便是我当初为何要入住五泉山之顾。”

  张了张口,美妇最终还是不再多言,可那眉间还是呈现出丝担忧。他们师兄妹三个,各有各的特点,各有各的性格。大师兄为人疯狂,经出些旁人不会做之事,行踪不定,有时甚至百年不见他踪迹。

  二师兄顾虑远大,心智坚定,智谋非凡,为人守信,为了当年的个承诺,不惜在五泉山逗留数百年,为了火神的未来,从不曾出手救过他的性命,哪怕火神面临生命危机。小师妹心地善良,没有远见,曾经当她选中的继承人,也便是青冥府第个主人遇到危机时,未曾忍住出手相救,以至于那人未能很好的成长,终究还是比不过第二任火神。!!

  第二百七十九章身份暴露

  二师兄顾虑远大,心智坚定,智谋非凡,为人守信,为了当年的个承诺,不惜在五泉山逗留数百年,为了火神的未来,从不曾出手救过他的性命,哪怕火神面临生命危机。小师妹心地善良,没有远见,曾经当她选中的继承人,也便是青冥府第个主人遇到危机时,未曾忍住出手相救,以至于那人未能很好的成长,终究还是比不过第二任火神。

  “哎,希望她能渡过这场危机吧”轻叹声,美妇望向屋外的白云,幽幽的说了句。

  五泉山禁地,不分白昼,年四季都为黑夜,不见丝光亮,处处透着诡异的危险,甚至带有股让人无法喘息的压迫感。

  曾有人怀疑,是否传说中的五泉圣池便在禁地,可惜入禁地的强者诸多,皆未曾搜索到五泉圣池,可见是五泉老人用禁地的名义来忽悠众人。

  而在这禁地内,无法使用空间法宝,故此在迈入禁地前,所有人都做好万全准备,把空间戒指中的武器与丹药皆舀了出来。

  “诸位,我们已经到了五泉山禁地,还请各位务必不能放松警惕。”黄衣老者神色凝重,转头向着身后众人大吼出声。

  此时的禁地内,除了他们,还有些来自其他势力的强者。这些强者如何不知罗天平原第美人,秦家的秦瑶。所以,在看到众人之际,便已经猜出他们定然是以秦家为首。

  “秦家大长老,还有秦瑶小姐,你们怎么来到禁地?”

  此声于元若蓝来说,再熟悉不过,她身体不禁颤,深呼吸口气,压制住内心强烈的怒火,冷眼凝视着来人。欧阳家族的老祖宗,即便是化成灰,她都决不会忘记他!抬头扫向欧阳丰,秦瑶仅是淡淡的点头,并没有对这老家伙有多客气。

  “欧阳丰大人,真是别来无恙!”黄衣老者抱了抱拳,满脸笑意的说道,“你也来这禁地了?不知我们可否同行?”

  这老家伙来了这里,若是邀入队伍中,危险就更少了分

  “哈哈,如此甚好,禁地里天才异宝诸多,我也仅是来碰碰运气罢了。”大笑两声,欧阳丰扫向秦家后面的队伍,眼里划过抹震惊。秦家之人虽没有神皇强者,他们这次却招揽了不少人,看来不得不慎重

  从始至终,欧阳芝诺仅是静静的紧随于后,纵然她嫉妒很多和刘云峰有关的男子,对于秦瑶却没有任何的嫉妒之心。秦瑶太完美了,她情知自己无法相比,又如何会去嫉妒她?

  更何况,她明白秦瑶不喜欢刘云峰,刘云峰同样不爱秦瑶,故此秦瑶倒称不上是她的情敌,她相信,秦家定会和刘家解除婚约主要的是,她听说,秦家最近在找个男子,那男子定然是秦瑶爱慕之人。

  有了欧阳家族的加入,路途更为简易,纵然禁地中有诸多强悍凶猛的凶兽,可是在如此多神皇的攻击下,亦不会显得太过困难。因此,元若蓝倒是乐的轻松,何况以她的实力,不舀出傀儡亦不起多大作用。

  “这里便是禁地深处了吗?”秦瑶柳眉微蹙,目光环视四周,“为何我们走到深处,都未曾发现他的踪迹?难道他已经离去?”

  秦瑶刚想下令让众人搜索,变故却在此际骤然发生

  “轰隆!”

  “轰隆隆!”

  天崩地裂,四道光芒穿透地面,直入布满黑暗的天空,渀佛是把所有黑暗都照射开来的光芒,散着耀眼的光芒。

  “这这里发生何事了?”诸人皆是愣住了,不明白在禁地里发生了什么事。

  便在众人疑惑之间,元若蓝的胸膛内射出四束光芒,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人居然打破了禁地内空间法宝不能使用的限制,自动离开了青冥府内。当初茯神能够离开,是器灵们把他们送了出来,如今四兽却是自动出现

  “是他!”见到白虎的刹那,欧阳芝诺紧紧的攥着粉拳,眸中有着毫不掩饰的愤怒,“老祖宗,他就是那贱人手中的玄兽,所以,那个穿白衣服的丑八怪,就是当初杀了欧阳天,手中持有数把神器的贱人。”

  听到欧阳芝诺的话,秦骆猛然跳了起来:“什么?她就是那个贱人?哼,该死的贱人,你竟敢伤我,还抢我的空间戒指,这次你完蛋了,哈哈哈!”

  顿时,所有的目光齐聚于元若蓝的身上,眼中皆是带有明显的贪婪。那可是神器,若是自己能获得,战斗力绝对会增上许多。

  此时,四人沐浴在四束光芒之中,犹如再生,他们皆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甚至有股股强大的力量强行涌入体内。四人感受到,若自己吸收完这些力量,实力绝对会突飞猛进。良久,光芒缓缓消散,旋即,四人化为四束光,被强行拽回了青冥府中。天地又回归平静,渀佛什么都未曾发生过

  元若蓝亦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何事,在她转身之际,望到众人眼中明显的贪婪,心微微沉,她知道事情有些不妙。

  “把神器给我们交出来!”最先开口的是个陌生的神皇,只见他嘴角噙着冷笑,向着元若蓝伸出手掌,理所当然的说道:“神器理应归大家所有,你个人拥有如此多神器,岂不是无法服众?”

  眸光闪了闪,元若蓝冷笑声:“他说我有神器,你们便当我真有?若我果然持有神器,他又怎会真告知与你们。”

  脸色沉,欧阳丰阴冷的扫了元若蓝眼:“诸位,别上这女子的挡,是否真有,稍后抢过她的空间戒指便知。”他的话音刚落,便有道身影向着元若蓝疾驰而去。

  出手的正是秦家的大长老,名神王巅峰,毕竟面对着神器,无法不无动于衷,即便为假,他们也不亏不是吗?元若蓝脸色变,后退两步,就在这时,黄衣老者的手掌已到她的面前,狠狠的轰向他的胸膛

  青冥府内众人感到元若蓝的危机,皆想要上前来就,然而这次,即便是器灵都无法送他们离开,仅能在干着急。

  “噗嗤!”口鲜血喷了出来,元若蓝后退两步,忽然,她仰天狂笑起来:“今天,我若是侥幸不死,便将屠杀你们在场所有人的家族,个不留!”随着她笑声的响起,猛然间,狂风骤起,天地变色,元若蓝头青丝在风中狂舞,竟给人带来种心颤之感。

  “杀了她,她没有多大能力,只要杀了她,神器就归我们所有!”不知是谁说了这句话,顿时,所有人都渐渐向元若蓝逼近

  凝视着向她渐渐逼近的众人,元若蓝的眼瞳呈现片幽深,手不禁握住手里的剑柄,强烈的杀机从身上爆发而出。

  “都给我住手!”道暴怒的声音骤然从不远之处的天空传来。

  众人同时转头望去,于是,黑色的天空下,那抹鲜红的身影映入诸人的眼中。红袍如火,男子俊美绝世,墨发飞扬,精致完美的俊颜之上,带着明显的怒意,那双凤眸中闪现出嗜血的红光。该男子的身上,散有股如阎罗般的气息,让人着迷的同时却又使人带有深深的恐惧。此时,他急速而来的身影,有着明显的焦迫

  人群之内,秦瑶注视着天空之中的男子,微微怔,美眸中闪过丝欣喜,那身属于她的高傲早便在此时淡去。

  “是他,他果真在此”

  黑色的天空下,男子停下步伐,伫立于虚空之内,墨发狂舞,红衣划过天际,此时的他,狂魅如妖,阴冷如地狱阎罗,强大的气场席卷于整片天空,狂风从他的周围散发而出。

  环视四周,最终,他的视线穿透人群,停留在那袭盛雪的白衣之上。哪怕是她改换了容貌,敛去了气息,但万千人海中,仅需眼,便能找到她的踪迹

  秦家之人,早便明白秦瑶来此是为了寻找这男人,这刻望见他,原本的那丝不满早已消失殆尽,心中还不禁佩服起自家小姐的眼光。该男子实力甚是强大,确实有资格与小姐相配

  踌躇半响,黄衣老者迈步上前,抱了抱拳头,说道:“这位公子,你也是为神器而来?若是如此,待稍后我们杀了这女人后,愿意分把神器给公子。”反正小姐倾慕于该男子,以小姐的美貌与天赋,还有秦家强盛的背景,没有任何男子能抵挡得住这份诱;惑。估计,即便是分了把给他,那神器亦然为秦家之物?何不借此送个人情?

  “轰隆!”虚空之中,股气势爆发而出,撞击在黄衣老者的胸膛之上,顿时,黄衣老者的身体以迅雷之势向后飞去,狠狠的撞在棵参天古树之上。古树轰然倒塌,黄衣老者狼狈的瘫倒在地,嘴角溢出丝血迹,他微微抬起苍白无色的面容,虚弱的张了张口,却无法发出个音节。!!

  第二百八十章遭到围攻

  “轰隆!”虚空之中,股气势爆发而出,撞击在黄衣老者的胸膛之上,顿时,黄衣老者的身体以迅雷之势向后飞去,狠狠的撞在棵参天古树之上。古树轰然倒塌,黄衣老者狼狈的瘫倒在地,嘴角溢出丝血迹,他微微抬起苍白无色的面容,虚弱的张了张口,却无法发出个音节。

  “我的女人,岂是你这种废物可以伤害?伤她者,死!”随着最后个死字溢出红唇,顾文渊那双凤眸逐渐被血光蘀代,无穷的杀机弥漫而出,除了玄皇强者之外,其余人尽相趴到在地,面露惊恐。其余人皆是愣住了,他们如何不明白顾文渊话中所指的是谁?

  这般俊美强大的男人,竟然与那个容貌平平,实力低位的女子是情人关系?这这有没有搞错,若说对象换成秦瑶这种绝世美人,他们还能接受,可这两人怎么看都不匹配。柳眉轻蹙,秦瑶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元若蓝,她绝世的面容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然而那双美眸中却带有无尽的寒意。整个人都渀佛被层寒气笼罩,周身散发出股冰冷的肃杀之意。

  “妖孽。”元若蓝微微怔,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容。她明白,不管何时,妖孽都能寻找到她的身影,即便是,她的容貌发生了变化

  红衣闪,顾文渊站到元若蓝的面前,凤眸凝视着她苍白的脸色,眼里划过明显的心疼:“蓝儿,为夫来晚了”

  元若蓝张了张口,还未曾说话,便被拉入个温暖的环抱之中,旋即她的耳边,传来顾文渊低沉的嗓音。

  “你放心,有你夫君我在这里,绝不会让人动你分毫,谁若想要伤你,必须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说完此话,顾文渊松开了手,缓缓转身,嗜血残忍的眸子望着面前的人群,狂风之中,他的俊颜之上尽显狂魅霸气。“若有本事,你们便起上吧,我倒要看看,今天谁能伤的了我的女人!”

  冷笑声,欧阳丰不屑的勾起唇角,眸中盛满讥讽:“我知道你的实力很强,可你只有个人,我们却有这么多的人,你以为,凭你的力量,能保护的了这个女人?这真是笑话,我劝你还是别白白浪费了宝贵的性命,该女子又不是绝世美人,以你的容貌和实力,想要什么样的美女无法得到?何必为了她而死?”说话间,欧阳丰扫了眼面色冰冷的秦瑶,似乎亦有所指。

  “天下女人与我来说,不过是群细菌垃圾,就算是再美的女人同样如此,整个天下,唯独有她,能入我之眼。她生我生,她死我死!即便是入黄泉,我亦不会负她。”

  在场当中,亦有不少的女子,她们听到顾文渊这番霸气的告白,没有人能不为之动容。天下女子何其多,又有多少人能做到,此生此世眼里仅容得下她个人?可是,却有个男人做到了,就算是为心爱的女子去死,亦是甘之如饴。可惜,为何这般的男子,偏偏不是她们夫婿?这女人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能拥有这般完美的夫君?因此所有女人望向元若蓝的目光,皆含着赤果果的嫉妒,恨不得把她取而代之。

  神色冷,欧阳丰的眸中闪过阴冷歹毒之色:“老夫已经规劝过你,既然你不听,反而想要找死,老夫变成全于你!诸位,我们起上,杀了这对狗男女,神器便属于我们!”挥了挥手,欧阳丰咬牙切齿的说道。

  “慢着!”在众人打算动手之际,道冰冷的娇喝从后方传来。所有人齐刷刷的循声而望,见到出言的女子后,皆都不禁叹嘘声。

  “是秦家的秦瑶小姐,不知她想要做什么?”

  似不曾看到周遭众人脸上的诧异,秦瑶迈着轻盈的步伐,踱步走到前方,此刻的她,神色如既往的冰冷高傲,美眸中隐含着对众人的不屑。“那个女子你们可以随意出手,可是这男人,你们却不能伤。”她的声音冷漠如旧,然而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果真不愧是罗天平原第美女,秦家秦瑶,这等气势在同龄人中恐无人能够相比。

  “秦瑶小姐,不知这是为何?”人群当中,位中年男子皱了皱眉,语气似有不解。向来视男人与无误的秦瑶小姐,竟然会维护个男子?难道前段时间的那段传言是真?秦瑶小姐真的在寻找个男子的下落?这得知,顿时碎了干男子玻璃般的心

  “因为,他是我看中的男人,所以你们不能伤。”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秦瑶转头扫向顾文渊,但是顾文渊却从头至尾都未曾望她眼,这不禁让她的心微微颤。原本对这男子,她仅有份好奇和淡淡的倾慕,可他刚才席话,却让她不禁为之心动,哪怕他所说的对象并不是她

  而身为女子,生的愿望无非便是嫁给好男人,不只要有出尘的容貌,强悍的实力,还需有颗痴心。这些年来所遇见之人,仅有他达到了此三样,饶不得秦瑶不心动。她相信,若自己能屡获他的情,那么同样可以得他片痴心和生死不弃。

  感受到秦瑶的视线,顾文渊皱了皱眉,视线终于转向了她,然而,那双阴冷的凤眸中却带有明显的厌恶与不屑。没有多言,顾文渊挥了挥衣袖,束红光闪过,直射向秦瑶的眼睛。秦瑶猛然惊,来不及多加思考,急忙拉过人挡在自己身前。

  “啊!”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传入云霄,诸人不禁颤,惊愕的凝视着秦瑶冷漠无情的容颜。秦瑶并未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何不妥,她嫌恶的把面前之人推开,拍了拍手,冷笑道:“你看不起我?不过你越是这样,我对于你的兴趣也便越浓烈。”总有天,她会让他的目光仅在她身上逗留

  皱了皱眉头,顾文渊眼中的厌恶更甚,他觉得和这女人说话是对他的种侮辱,所以从始至终,他都懒得开口。

  “秦瑶小姐,你也看到这臭小子的态度了,今天,即便是你要阻止,我们也必将把他诛杀于此!”

  欧阳丰冷笑声,迈步上前,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