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难道天,真要亡他?

  “你们两个欺负个,怎么好意思呢?接下来,便由我来对付你们。”忽然,不远之处的天空,传来道温柔动听的声音。这声音是如此优美,让所有人不禁为之动容,便当众人循声而望之际,两道蓝光划过天际,直接射入两个老者的胸膛

  “噗嗤!”两声闷响清晰入耳,在所有人望去之际,便见两个老者的胸膛上飚射出两道血注,他们皆是惊恐的瞪大双眸,显然到死都不能瞑目。

  “死了?”

  “还是秒杀?这怎么可能?”诸人皆是愣住了,于此,他们才望见天空之上的那抹蓝色身影

  女子迎风而立,蓝发轻舞,袭蓝衫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体,那双蓝瞳中蕴含着温柔如水般的气息。她纵然没有王妃那般绝世倾城,亦没有王妃的狂傲自信,却带给人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在她温柔的笑容中,有种如沐春风之感。

  蓝衣划过天际,女子飘落到郑天宇的面前,问道:“我来这里是问你们件事,你们的王妃是否叫做元若蓝?”

  郑天宇微微怔,旋即回神,这才明白,眼前的女子是为若蓝大师而来。“没错,不知姑娘是”

  蓝衣女子从衣襟中掏出张纸,用力甩,摊开在郑天宇的面前,“画中的戒指,可在你们王妃的身上出现过?”

  郑天宇扫了眼画纸,当即惊,因为这画中的正是元若蓝所拥有的玄灵戒指。“这确实为我王妃所拥有的戒指。”

  “真的是她。”心猛地颤,女子的蓝眸中浮现出抹激动。她本只是抱着试的态度,毕竟风域同名的人太多,谁能想到,她果真在此压制住内心的激动,蓝衣女子微微露出抹笑颜:“若是她回来,麻烦你告诉她句,她曾经的伙伴,在麒麟族等她。”说完此话,蓝衣女子飘然转身,眨眼间便消失于午后的天空下。

  “麒麟族?”所有人皆是愣住了,目瞪口呆的注视着女子消失的方向。茯域的人,没有人会不知晓麒麟族的强大,这可是真正的流势力,能和麒麟族扯上关系,前途定然无量。这个蓝衣女子,居然是麒麟族的玄兽?而且还和王妃相识?如此罗天王府在罗天平原的地位,还有谁敢不承认?

  在王府外,有许多的围观者,亦有其他家族的探子。刚才所发生之事,已被诸人快速传回家族,当得知这些事后,原本对于王府店铺采取打压的势力,都急忙收回命令,生怕招惹了麒麟族那杀人不眨眼的女子。他们感受到,这片罗天平原,将要掀起场惊涛骇浪!!

  第二百八十三章回到王府

  幽深的山谷内,女子盘膝坐在水池之中,|乳|白色的液体没入她的脖颈,轻轻荡漾,随着她的吐息纳气间,|乳|白色的水液竟然缓缓流入她的体中。此刻,女子面容苍白,神色间充满痛苦,但是她还是生生忍耐住了这份苦痛。

  “轰隆!”骤然,股强大的玄气风暴席卷在整个山洞内,生出异样的景致,直至良久,玄气风暴方才渐渐消散,原本盘膝而坐的女子缓缓睁开双眸。

  “神王低级我终于突破至神王低级。”望了眼掌心,轻握,女子的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

  “上官琦曾说,五泉山的五泉圣池能让人往后的修炼事半功倍,只是他理解错误了,因为,五泉圣池的功效,并不是协助人突破,亦不是减少突破时间,而是让人脱胎换骨,我感受到,纵然我现在的实力为神王低级,身体强度却比拼高级”

  她的身体强度,本就超过般的人,但是若没有五泉圣池的帮助,她最多也仅能比拼神王中级,如今,她有把握,如果使用神器,即便是与神王巅峰,都有战的可能。

  红衣飘过,顾文渊站在元若蓝的面前,绝世俊美的脸庞扬起魅惑的笑容:“蓝儿,洞外的黑雾已经消失了,我们也该离开这里,毕竟不知什么时候,黑雾会再次出现。”

  “好。”点了点头,元若蓝缓缓起身,凌厉的眸光投向洞外的天空,字顿的说道:“秦家,欧阳家,还有当时所有参加围捕的家族,我会让你们从此往后鸡犬不宁!”

  许是为了回应元若蓝的心情,山洞之外的蓝天不在似最初的纯净,透着丝灰蒙蒙的气息,如她这刻的心境

  罗天城,罗天王府。

  秋风飒爽,落叶纷飞,大厅之中,郑天宇端坐在首席之上,忽然,他似感到什么,苍老的身躯微微颤,霍然从木椅上站了起来,那双清明的双眸死死的盯着门外。

  “天宇大师,发生何事了?”黄腊藤不解的皱了皱眉,疑惑的注视着郑天宇。

  “是若蓝大师和王爷”紧紧握着拳头,郑天宇苍老的脸庞满是喜意,他按捺住内心的激动,颤抖的说道。闻言,顿时间,在座之人齐刷刷的站起,不敢置信的望着郑天宇。

  “天宇大师,你说什么?王爷和王妃挥来了,这是真的吗?”黄腊藤的脸上亦是带满惊喜,天知道,在王爷和王妃失踪的这段时间,他们是如何度过了。他们回来,等于王府再次有了主心骨

  黄腊藤的话刚落,身旁闪过抹红色的身影,只见黄玲已用最快的速度冲出门外。

  大厅之外,昏黄的天空下,白衣和红衣相织于起,在秋风中拂过,两人携手而站的身影,不禁惊艳了众人的眼。

  女子白衣盛雪,容貌倾城,让人惊为天人,她那双深邃的黑眸,透着股与生俱来的霸气,恍若那高高在上的王者。

  而她身旁的男子,红衣如火,俊美绝世,这般堪称妖孽的男子,哪怕是女子都会自愧不如,他无论是精致完美的五官,亦或是那双充满诱‘惑的红唇,都使人内心充满惊艳。

  “王爷,王妃,你们终于回来了。”黄腊藤大步上前,抱了抱拳,声音中带着慢慢的欣喜,过于激动,致使他的身体不禁颤抖起来。

  淡淡的点头,元若蓝的眸光环视众人,随即视线停留在郑天宇的身上。“你成功突破了?”

  “呵呵,侥幸而已。”郑天宇笑了笑,谦虚的说道。他感觉到,这次再次见到若蓝大师,她的实力似乎比往常更强。“那个,若蓝大师,你现在的级别是”

  “刚刚突破至神王。”元若蓝耸了耸肩膀,语气颇为不以为然。

  “我靠!”哪怕是做好心理准备,郑天宇听到元若蓝的这句后,都有种骂娘的冲动。若蓝大师还未年满二十五吧?个不满二十五的神王?即便是伊家的绝世天才易钦戈,亦只在二十五突破至神王,如今她不但炼丹术远远超越了他,更在修炼方面超过易钦戈。

  她还敢不敢再给他变’态是不是老天闲他以前太过顺畅,才让这种变‘态来打击他?这还让不让人活了?此刻,郑天宇满脸郁闷,其余人亦不好过。黄腊藤苦笑声,年多前,黄玲激发出了血脉的力量,从此往后修为日升千里,可是如今,她也仅是神将高级罢了,和王妃依旧差的很远

  “对了,”微微顿,元若蓝眯了眯双眸,说道,“在我和妖孽不在的这段时间,王府可有出什么事?”

  听到元若蓝的问话,众人面面相觑,最终还是由身份最大的郑天宇开口。“半年前,诸多势力都已离开了五泉山,仅有若蓝大师和王爷未曾归来,孙家有消息传出,亲眼看到若蓝大师你与王爷命丧,所以这半年内,孙家直围攻王府。”

  孙家?元若蓝神色冷,黑眸里散着凛冽的寒意。

  瞥了眼元若蓝和顾文渊,郑天宇再次说道:“原本以我的实力,无法打败孙家两个神皇,亦然可以苦撑,可就在昨天,孙家其中个神皇低级产生突破,便当王府遭遇危机时,是个蓝发蓝眸的女子救了我们的姓名。”

  “蓝发蓝眸?”元若蓝微微怔,眸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没错,那女子自称是你曾经的伙伴,她还说,她在麒麟族等着若蓝大师。”

  身体猛的颤,元若蓝呆滞了半响,猛然间,她回过神来,把拎住郑天宇的衣襟,声音略带颤抖:“那个女子,真是如此说?”

  郑天宇愣了下,她似未曾预料到,元若蓝会有这般强烈的反应。“她确实说了这些话,开始,该女子是询问你的名字是否为元若蓝,再后来,她舀出了幅画,画面上正是若蓝大师您所拥有的空间戒指。”元若蓝的玄灵戒指与空间戒指并不样,世上仅有这么个

  “蓝儿。”顾文渊紧紧拥住元若蓝的肩膀,心里由衷的为她感到开心。

  缓缓松开了手,元若蓝转身凝视着身旁的妖孽男子,她的声音依旧有着不可遏制的激动:“妖孽,是麒麟,真的是她,她还活着,这真是太好了。”前世,眼睁睁的看着麒麟在自己面前与敌人同归于尽,却无能无力,那成为她最深的痛,若不是为了保护她和她的家族,麒麟决不会死。

  那个温柔的女子,性格同样是那般执着,帝国如何,哪怕是毁灭,都与她无关。只因城门前,站着她的主人,而背后却有需要保护的夜家,所以为了还帝国个安宁,她使用了传承记忆中的绝招,敌死之际,她同意献祭出了自己的性命

  “蓝儿,你这么在乎其他人,小心你夫君我吃醋。”手臂伸,顾文渊把元若蓝拉入怀中,诱人的红唇边勾起绝美的笑容。虽然如此说,但是元若蓝的心情不禁影响了他,让他的心亦是充满舒爽之感。任由顾文渊拥抱着她,元若蓝并未有任何的反抗,良久,她才平复了下内心的激动,离开他的怀抱。

  “那么,这半年来,上官家可有何举动?”缓缓转身,元若蓝的视线落在郑天宇的身上,淡淡的问道,“还有,罗天城之外,可有信息传来?”

  “上官家并没有举动,大概是采取看戏的态度,”白眉微微皱,郑天宇不解的扫了眼元若蓝,“罗天城之外并无信息,为何若蓝大师会问此话?”

  没有信息?元若蓝抚摸着下颌,脸庞闪过疑惑。以秦家这般庞大的势力,不该查不到顾文渊的消息,那又为何未曾找到罗天王府?不管如何,这是好事,否则罗天王府如何经得起这么多势力的围攻?大概没有等到麒麟,就已经被灭的丝不剩。

  元若蓝当然不知,孙家想把神器独吞,又怎会暴露顾文渊的身份?他早已把罗天城中有关两人的消息禁锁,这也便是为何秦家打听不到两人身份的缘故。在罗天平原,孙家和秦家两方势力相差不大,要做到这点并不是非常困难

  “我和妖孽不在的这段时间,店铺生意如何?”

  “这个”踌躇片刻,郑天宇小心翼翼的瞥了眼元若蓝,说道,“罗天城的诸多势力,都认为若蓝大师和王爷已死,所以”

  不用郑天宇多说,也知道店铺肯定被那些中小势力欺压。

  “王家呢?”挑了挑眉,元若蓝的声音冷了分。

  “王家倒是没有参与,只是也没有相助”

  “看来他们还真当我已经死了!”元若蓝冷笑声,股冰冷的肃杀之意弥漫而开,冷声道:“朱雀,帮我去把罗天城凡参与这件事的势力首脑们都给我请来,若是有人不愿前来,那么,你就把火烧了吧。”

  闻言,众人齐齐打了个寒颤,目瞪口呆的注视着元若蓝。所有人都知道,元若蓝这次是真的动怒了!!

  第二百八十四章挨个算账

  “哈哈,老子好久没有活动活动了。”只见元若蓝的胸膛闪过道红光,然后便有道嚣张狂妄的声音传来。红发飞扬,男子仰头长笑,英俊的容颜之上仅是狂傲之色,那双火红色的眸子渀佛有着股霸气,而该男子的周身漂浮着层火焰,让院中的温度直线上升。

  “呵呵,老子也想尝试下,突破后的力量。”顿时,红色的火焰划过天际,向着前方疾射而去

  半年前,四兽好运的得到四束光芒的洗礼,在吸收完光中蕴含的力量后,他们已最快的速度突破至神皇,以至于千流和金纹虎都在强呼不公平。

  望着朱雀消失的方向,元若蓝收回眸光,淡淡的道:“我们去厅中等着,想必不用多久,朱雀便能归来。”也是她和那些势力算账之时了,而罗天城仅是个开始

  稀薄的阳光照射进来,落满大厅,在大厅的正中央,齐聚着罗天城诸多势力,如今这些在普通百姓眼里高不可攀的势力首脑,皆是惊慌的望着正前方的男女。

  他们永远不会忘记,便在刚才,个红发红眸的男子冲入他们家族,让他们立刻滚去王府见他的主人,原本他们不应允,谁知那男子二话不说,就放火烧院。

  家族诸多神王高手,竟不是他的招之敌,以此推测,该男子实力为神皇强者。不得已下,众人方才随之前来王府,这才知王爷和王妃已经归来,那个脾气火爆的红发男子,居然是他的契约兽

  “想必本王和王妃找诸位来,原因你们已经知道了。”修长的手指轻点桌面,顾文渊勾起红唇,抹阴冷的笑意在唇边绽放,让人不寒而栗。“这些日子,本王的商铺,还真得感谢诸位的招待”

  众人齐齐的打了个寒颤,惊恐的注视着那俊美如同妖孽般的男子,股彻底的凉从脚底窜入心中,不禁冒出丝寒意。凤眸微敛,顾文渊冷笑身,不快不慢的开口说道:“在本王和王妃失踪的此段时间,商铺损失惨重,难道你们就不需给本王个交代?”

  众人面面相觑眼,苦笑声,他们明白,若自己不给出这个交代,绝难逃死。“王爷,王妃,我安家愿意十倍赔偿王府损失。”说此话的,是安家家主安翔,此时他正脸肉痛,天知道说出这番保证他所下的决心。

  当初,孙家和王府的战斗,那毕竟是他们之事,为何他就忍受不了诱惑抢了商铺的丹药?如今孙家早已被郑天宇带人灭门,他们这些人同样不会有好下场。

  “十倍赔偿?”突兀的,顾文渊轻笑起来,他的笑容充满嘲讽,只是他并没有多言,而是望向元若蓝,轻声道,“王妃,你说他这提议如何?”

  “你认为,我们王府缺这些?”骤然间,元若蓝的面容布满狠厉,黑眸中闪烁着睥睨天下的霸气。

  “你们只有两个机会,服用我的毒药,生效忠于王府,或者是死!这两个机会你们可以选择,我也会给你们时间考虑,不过我没有多大耐心,三息之内,不给我答案,那么我会为你们做出抉择”眸光环视下方众人,元若蓝的表情充满冷冽。

  “王妃,”安翔皱了皱眉,终究还是下定决心,说道,“我们虽然是过错方,却罪不及死,你不觉得你这处事方法有失公允?”

  元若蓝懒得再多话,直接唤道:“朱雀!”

  众人只见元若蓝的身旁闪过抹红光,朱雀就已到达安翔的面前,轰隆声,全身火焰猛然爆发而出,仅是个瞬间的功夫,就已把安翔吞噬殆尽,便是连丝灰尘都未留下。

  “主人的命令,你们仅能选择服从,谁如果不答应,就如同这人的下场!”张开手掌,朱雀的手心之上腾升起团火焰,映照在他英俊的脸庞之上,缓缓的,他勾起唇角,红眸中闪烁着两簇火苗。“老子最近手痒痒的很,你们谁若想死,老子绝对不介意送你们程。”

  鲜红的火苗,配合着他此时的神情,让众人的内心皆是充满惊恐,毕竟安翔的结局在这里,他们即便再不愿,也不敢开口多说话。

  “我等愿效忠王爷和王妃。”众人齐刷刷的跪倒在地,表明了自己的决心。

  微微点头,元若蓝从玄灵戒指中舀出两个瓷瓶,手掌挥,把瓷瓶抛给了郑天宇。“把瓶中的丹药发下去,谁若不服下丹药,杀!另外,你去趟安家,找个人担任安家家主之位,并让他服下丹药,若是他同样不愿意,那安家就无存在的必要!”

  “是,若蓝大师。”接住飞来的药瓶,郑天宇毕恭毕敬的出声道。

  关于这些人是否忠心,元若蓝并不在乎,被丹药牵制住性命,他们绝不敢背叛。“至于王家”元若蓝冷笑声,眸中划过寒意,“从此往后,王家便是我王府的奴隶!而以后,谁若犯了同样的错误,亦是如此!”

  身为她的下属,在如此之刻选择置身事外,他真以为自己死了,就无人能牵制住他?她原本给过他机会,仅是用毒药控制住他,却并未限制什么,既然他未曾珍惜,以后就仅有成为奴隶的份!众人面面相觑,不禁为王家未来的生活默哀

  顾文渊和元若蓝归来的消息,已用最快的速度传播在整片罗天城,于此同时,朱雀的横空出世,外加罗天城诸多势力的效忠,让整个罗天城都掀起了阵强烈的风暴。并且这风暴毫无停歇的趋势,反而以最快的速度向着罗天城外席卷而去。

  上官家族,气氛凝重的书房之内,上官洛静静而坐,倚靠着椅背闭目眼神,旋即他缓缓睁开双眸,精明的双眼中划过异芒。

  “琦儿,这段时间之事你也听说了,你觉得我上官家族该如何做?”

  “我曾经和他们有过接触,这两人都深不可测,”上官琦叹了口气,继续道,“父亲,以我看来,我们需趁这机会和他们结交,毕竟我们没有战胜罗天王府的把握。”

  “哦?”挑了挑眉,上官洛那张苍老的脸庞上掠过丝笑意,“琦儿,你这便随为父前往王府,为父亦想知道,这堂堂的罗天王爷与王妃,乃是何等人也。”话落,上官洛站起身,振了振衣袂,向着大厅之外走去。

  罗天王府内,已有人通知元若蓝和顾文渊上官家前来求见,当听到此消息后,两人皆是没表现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