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给你个选择的机会,你是要与我死战到底,还是放弃紫玉果离去?”老者凝视着紫电兽,字顿的开口说道。他并不是拥有怜悯之心,而是为了不让毒素蔓延至全身,要尽量减少不必要的战斗。

  吞了吞口唾沫,紫电兽明白老者的实力胜过它,然而要让它放过好不容易成熟的紫玉果,它又有些不甘心。“就算我把紫玉果送给你,你也别想服用,除非你想爆体而亡,那就大可试试。”

  “你说什么?”青衫男子瞪大双眸,忽然,他耻笑声,“你想用这个方法来欺骗我们,哈哈,这真是太可笑了,你认为,我们会上你的当?”

  翻了翻白眼,紫电兽有些赌气的道:“信不信有你们,他死了可别怪我没有提醒。”

  见紫电兽不像说谎的模样,老者沉默下来,就在这刻,身后传来道淡淡的声音:“紫电兽说的是真的,人类直接服用紫玉果,将必死无疑!”众人皆是微微怔,循声而望,当望见迎面走来的元若蓝后,面上露出不屑。

  “你凭什么说不能服用紫玉果?”青衫男子不屑的勾了勾唇角,眸中盛满嘲讽,“我家大人实力这般强大,又怎无法抵挡的住紫玉果的力量?我看你分明是在打紫玉果的主意。”

  白眉微微皱,老者抬手制止住了青衫男子,那双清明的眸子注视着元若蓝,温和的笑了笑:“这位姑娘,不知这些东西,你都从何听来?”这次轮到元若蓝怔住了,难道茯域的人,并不知紫玉果蕴含的暴躁力量?“这些都是基本的常识罢了。”

  “常识?”老者愣了下,那老家伙只告诉他,紫玉果能化解他的毒素,却未说这些常识。

  “没错,仅有炼丹师才能让紫玉果得以服用,若是你能信得过我,可把紫玉果交给我,我帮你化解你的毒。”

  闻言,老者未曾开口,那旁的青衫男子忍不住讥笑出声:“哈哈,你不会想告诉我们。你是名炼丹师吧?这紫玉果确实能炼制丹药,却非般神品炼丹师能够制成,也仅有茯域那些顶尖势力中的炼丹师,方才有这个实力,你说你能救我们大人,鬼才会相信,我看你就是在故意骗取紫玉果。”!!

  第二百八十七章成功解除

  脸色不由得沉,顾文渊的双眼之中露出嗜血之色看了眼那个青衣男子,被他的目光扫到,青衣男子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从心底升起了丝恐惧感。慢慢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顾文渊冷哼声,他女人的实力其实别人可以随便怀疑的?

  老者的眼睛微微地眯起,淡淡的扫了眼顾文渊,然后将目光转移到元若蓝的身上,微笑着说道:“姑娘,我看你也不像是个说谎之人,所以老夫还是愿意相信你次的,青衣,将那个紫玉果交给这个姑娘。”

  “但是。”那个叫做青衣的男子不由得怔,有些不愿意。

  “青衣,难道你想要违抗我说的话吗?”老者脸上虽然还是那样的淡然,但是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听了老者的话之后,青衣的脑袋上不由得吓出了丝冷汗,急忙的开口说道:“属下不敢,属下这就将紫玉果交给那个姑娘。”说完之后,急忙的将紫玉果递到了元若蓝的面前,而且还狠狠的瞪了她眼。要是这个女子敢欺骗他们的话,他定会让她好看。

  对于青衣的冒犯,元若蓝倒是没有怎么去在意,她将紫玉果拿在手中,然后在上面切下片,挥手,个丹炉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难道她要在这里炼制丹药不成?”青衣不由得愣,但是很快就自嘲的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有些好笑。她以为自己是谁?是成名已久的神品炼丹师不成?还想要炼制出解除大人身上毒素的丹药,要知道就是大人的那个炼丹师朋友,也是没有本法炼制出这样的丹药。

  没有去管旁人的那些目光,元若蓝的手掌翻,火焰就下子升腾起来,那火红的光芒映红了她的脸蛋。很快元若蓝就开始动作起来,火焰子啊手中翻腾着,株株的药材被她扔进丹炉之中。这种丹药,除了紫玉果之外,其它的药材倒是不怎么样值钱,所以元若蓝倒也不在乎。

  “哼,只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青衣冷哼声,不以为然的说道。突然感觉到股嗜血的光芒扫视在自己的身上,他的身体不由得颤,急忙的收敛了自己的冷笑,下意识的朝后面退了几步。

  “嗯?”也许是觉察出了什么样,老者的脸上露出诧异之色,“这个小姑娘看起来不简单啊。”轻易和其他的人都很想问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地方不简单,但是他们去不敢出言询问,仅仅是可以看着元若蓝不断翻腾的动作。

  火焰在她的控制之下,变的是生龙活虎,就像是有生命样,这样的控制力实在是懒得,不管她的实力怎么样,就是仅凭这点也让人佩服不已。就算是心里对元若蓝不满的青衣,也是明白元若蓝的不般,但是他却是依旧不相信,以元若蓝的实力可以炼制出解除大人身上毒素的丹药。

  很快时间过去很久了,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元若蓝终于是收起了手上的火焰。手掌翻,个晶莹剔透的碧绿色丹药就飞到了她的手掌之中,她慢慢的转过身来,嘴角露出丝淡淡的笑意,“这就是你要的解毒丹,作为交易,剩下的紫玉果就归我所有了。”

  “哼。”青衣冷哼声,脸上还是露出不屑之色,只是眼底的那丝嘲讽没有刚开始那么的明显,“谁知道你这颗丹药是不是可以解毒,万这要是毒药怎么办?”

  目光敛,顾文渊的眼中露出丝危险的光芒,他甩衣袖,走上前去,刚刚想出手教训下那个小子,就被元若蓝给拦住了。摇了摇头,元若蓝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是不是真的,试下不就知道了,反正我的人在这里,你们害怕我跑了不成?”

  青衣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被老者给制止了。“呵呵,方正没有解药我样是死,那就死马当作活马医吧。”微微笑,老者丝毫都没有犹豫,直接的拿过丹药,在众人担心的目光之下,将丹药放进了嘴巴之中。

  “轰。”突然,老者的身体之中爆发出股强大的力量,他的身体忍不住开始颤抖起来,脸上的颜色也变得惨白起来,然后就张嘴喷出口黑色的鲜血。

  “大人。”青衣的脸色不由的变,拔除腰间的长剑,指向元若蓝,怒声喝道:“我就知道你没有安什么好心,竟敢害我们大人,我要杀了你。”当长剑朝着元若蓝刺去的那瞬间,道红衣闪过,顾文渊飞快的挡在了元若蓝的面前,只见他挥衣袖,青衣就像是被什么东西重击了样,身体朝着会面倒飞而去,狠狠的撞在后面的大树之上。

  “青衣。”其他几人马上就反应过来,脸上都露出了愤怒之色,将元若蓝他们围在了中间。

  “咳咳,你们都给我住手。”老者咳嗽了几声,将嘴角黑色的血迹给擦掉,从众人的身边绕过,来到了元若蓝的面前,对她深深地鞠了躬。

  “大人。”众人不由得惊,不明白老者为什么要这么的做。青衣刚刚从地上爬起来就看见眼前的这幕,差点惊的再次的摔倒在地。

  “大师,感谢你救了老朽命,倒是的恩德老朽此生都不会忘记,要不是大师的话,老朽恐怕就要命赴黄泉了。”对着元若蓝拱手,老者的脸上露出恭敬之色,称呼也从老夫变成了老朽。

  “什么?”众人不由得惊,这个女子竟然真的将大人的毒给解了?难道她真的是个高阶的神品炼丹师吗?以这样的水平,在神品炼丹师之中不说是巅峰,那也是高阶顶端了。

  “我们之间只是交易而已,你给我紫玉果,而我侧救你命。”元若蓝脸淡然的说道,随即将目光朝着四周看去,眉头挑说道:“但是,你们想直围着我们不成?”

  闻言,众人的神色都是有些尴尬不已,面露羞愧之色的散开了,他们只是因为太关心那个老者了而已,竟然会做出对自己大人恩人这么无礼的事情。

  “你们立刻飞大师道歉,还有”目光落在青衣的身上,老者原本那平和的目光之中,露出丝凌厉之色,“青衣,你马上给我过来,什么时候大师可以原谅你的话,你才可以和老夫起回去。”

  脸色片苍白,青衣咬着嘴唇,来到了元若蓝的面前,突然地跪在地上,使劲的磕了个头说道:“大师,青衣无意冒犯于你,还请大师原谅青衣的过错,要是大师不解气的话,可以狠狠的走青衣顿,青衣绝对不会还手。”

  元若蓝不由得感到有些好笑,她根本就没有生气,又何来解气说?以她现在的心性,是不屑和他计较的,再说他们也是关系则乱。要是自己真的揍了他顿的话,那就显得自己小气了。

  “紫电兽。”元若蓝的话语微微顿,眼中的目光微闪,双眼之中露出丝阴险的笑意,“你现在马上去罗天王府,等我回来之后,就会帮助你突破。”这个紫电兽的实力非常的不错,要是将她留在天罗王府的话,那么天罗王府就有了七个神皇,有了这样的实力,那么罗天王府可就是数数二的存在。

  原本在边锤头丧气的紫电兽听了元若蓝的话之后,不由得双眼之中散发出精光,,不知道为什么,他很愿意去相信这个年轻的小姑娘,说的话是真的。

  “妖孽,我们走吧。”说完之后,就准备离开这里。

  “大师,不知道你们要去什么地方?”

  老者的话使得元若蓝脚步微微顿,但是还是头也不回的说道:“方天城,秦家。”

  “秦家?”老者的眉头微微皱,然后微微笑,“大师,老朽还有些事情需要找你商谈,所以稍后老朽会过去找你,呵呵,在这罗天平原老朽还是有些地位的,对了,大师,老朽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老朽叫做漠然。”

  要是让罗天平原的人听见这个名字的话,定会起片哗然,但是很可惜的是,元若蓝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原因只是因为她并不知道漠然是什么人,又怎么会产生情绪波动呢?淡淡的点了点头,元若蓝没有多说什么,和顾文渊携手而行,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这个女子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吧?”注视着元若蓝的背影,漠然捋着自己的胡须,微微笑,“二十多岁的神品炼丹师,这已经不可以用天才来形容了,不管怎么样,定要和这个大师打好关系?等我将之后的事情安排好以后,就去方天城寻找大师。”

  方天成秦家,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秦天满脸微笑的接待着众多的来宾,这次的来宾除了方天成的各大势力之外,还有其他些城池的大家族。但是,方天成的实力,却是露出了诡异的面。

  秦家和欧阳家看起来非常的亲密,刘家和方家好像是起的,但是,这半年之中,方天成的惧意也是这样,犹豫五泉山上面发生的事情,欧阳家已经遭到其他两大世家的排挤,没有办法之下,他们就只有去讨好秦家,和另外的两个势力对抗。

  “呵呵,各位,今天是小女的生辰,感谢各位宾客的光临,再有,在这里我有件事情要宣布。”将手伸到嘴边,秦天干咳了几声之后,开口说道:“我秦家将和刘家解除婚约,从此之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洪亮的声音传遍了大厅的各个角落,原本热闹的大厅之中,经过他的话之后,下子就变的是安静起来,所有人都抱着看好戏的样子看向刘家。果然,在刘家那边,除了刘云峰之外,其他的人都是脸色变。方榄也是紧握双拳,想要过去讨个说法,但是却被刘云峰给生生地阻拦住了。

  “方榄,你冷静些,我本来就不想娶这个女人,解除婚约也是我心里的愿望。”刘云峰的目光看向方榄,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低声的说道。

  原本是听见两家的婚育真实的解除了,欧阳芝诺的眼里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但是却是看见刘云峰和方榄亲密无间的样子,心里有升起了嫉妒的火花。只是她心里也明白,她和刘云峰之间已经再也没有可能了。

  但是,作为这场婚约只得两个主角,个心里并不在意,是淡然处。置另个神情颓废郁郁寡欢,虽然许多人都知道秦瑶是为了个男子而伤心欲绝,但是,现在看到她这副摸样,心里不由得暗叹声。这切说到底,都是个情字弄人。

  “罗天王府王爷王妃前来祝贺。”随着这个声音落下,灯光之下,两道身影从远处走来,渐渐地映入了众人的眼中。

  秦瑶不由得抬头将目光看向大厅之外,当她看见了那抹火红色的身影之后,身体不由得颤,深处洁白的玉手,紧紧地捂住了嘴巴,眼中不断地流出泪水。是他,他竟然还没有死。

  大厅之中,除了秦家和欧阳家之外,有许多的家族都参加了追杀,现在看见安然无恙的顾文渊,个个都是震惊不已。他就是那个罗天王爷,怎么会这样?而且他身边的女子好像也换人了。当初的那个女子长相很般,但是这个王妃却是绝色倾城,怎么看也不像是同个人。

  欧阳芝诺盯着顾文渊,已经忘记了那天像是杀神样的男子,心里不由得高兴不已,果然,男人没有个不好色的,当初自己还在嫉妒那个贱人,为什么可以得到这么好的佳配,没有想到仅仅是过去了半年时间,她就被这个男子给抛弃了。但是据说那天他们两人都已经死了,为什么这个男子会活下来?

  “爷爷,他就是我看中的那个男子,今生我也是非他不嫁。”秦瑶微微地抬起头来,目光中充满了神情的看着那个男子,视线中都是柔和的光芒,让许多的男子都想要将顾文渊给取而代之。而且他的身已经有了个角色的女子相伴,这个女子的天赋和身份虽然比不上秦瑶,但是她的容貌却不是秦瑶可以比的。

  !!

  第二百八十八章惊倒片

  “爷爷,他就是我看中的按个男子,今生我也是非他不嫁。”秦瑶微微地抬起头来,目光中充满了神情的看着那个男子,视线中都是柔和的光芒,让许多的男子都想要将顾文渊给取而代之。而且他的身已经有了个角色的女子相伴,这个女子的天赋和身份虽然比不上秦瑶,但是她的容貌却不是秦瑶可以比的。

  听了秦瑶说的话之后,他身边的那个老者微微眯起眼睛,打量着门口的顾文渊,不冷不热的说道:“王爷,我的孙女对你是痴心片,不知道你会做出什么样地选择?我知道你已经有了个王妃,所以,瑶儿可以做你的侧妃,你可以好好地考虑下。”

  这个老者就是秦家的秦飞也是秦瑶的亲爷爷。他知道顾文渊的强大,更何况他还将罗天城给统了,想要逼迫他将妻子给休了的话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只能像退步,再说要是和王府搞好关系的话,对秦家也有好处的。其他的人都是脸羡慕的看着顾文渊,在他们想来,顾文渊是绝对不会拒绝的。

  “爷爷。”秦瑶的脸色不由得变,咬咬嘴唇说道:“我以前就说过,定要嫁给最为杰出的男子,但是,我也不会做别人的妾室的,更加不会和别人共侍夫,除非他将王妃给休了,要不然的话,那么我宁愿这辈子都不嫁人。”

  “瑶儿。”秦飞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丫头,看来是被自己给宠坏了。“王爷。”秦飞缓缓地转头看着顾文渊说道:“要是你愿意我们秦家原因以后归属罗天王府,而条件就是你将这个女人给休了,迎娶瑶儿为妻。”说完之后,他没有在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等待着顾文渊的回答。在他看来,顾文渊绝对是抵不住这个诱‘惑的。

  “就凭这个废物也想要让我家王爷多看眼?老狗,你是不是也太高看你的孙女了?还是太小看我的男人了我?”元若蓝挑眉,似笑非笑的说道。要是平时的话,她也难得说那么多了,直接让顾文渊自己处理就可以了,但是,这次她来秦家就是为了闹事的,自然是出口不饶人了。

  “放肆,老夫在和王爷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个女人插嘴了?”秦飞的脸色不由得冷大声呵斥着,“老夫也承认你长得很不错,你以为仅仅凭借容貌就可以留出男人吗?除了容貌之外,你有什么地方是强过我的孙女的?竟然还说瑶儿是废物,要是瑶儿是废物的话,那你自己又是什么?”

  目光从元若蓝的脸上扫过,秦瑶低下了眼睛,紧紧地握住拳头,眼里闪现出丝嫉妒的光芒。原本她才是罗天平原的第美女,但是,这个女子竟然长得比她还要漂亮,这让向高傲的秦瑶怎么可以忍受得住?她又这么可以和比自己还漂亮的女子共侍夫?

  此时,顾文渊那张原本俊俏的脸蛋上面都是阴沉之色,但是,他还是压制住了心里的暴怒,低眼看着身边的那个女子,嘴角微微扬起,“本王觉得王妃说的话非常的有道理,想她这样的个废物,哪里比得上王妃丝毫?就算是她脱光身上的衣服,本王也不会多看眼的。”

  秦瑶的脸色顿时变的是苍白不已,身体也不住的颤抖起来,那种绝美的容颜上面满是伤痛之色。什么时候她遭受过这样的侮辱?但是现在侮辱他的人,却偏偏是他深爱的男子。

  “王爷,有件事情老夫不明白。”秦飞阴沉着脸色,神色看起来有些不善,“我的孙女有什么地方不好了?你竟然说比不上她?我看这个女子根本3就只是个废物而已,王爷有着天人之姿,实力也是强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