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知道可不可以解除那个剧毒,但是,我只能说,要是我都无法解除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也就不会有人可以解除这个毒了。”她说的都是事实,毕竟,现在的茯域就只有她个超神品的炼丹师,要是她都没有办法救治老族长的话,那试问还有什么人可以办到?

  “哼,狂妄至极。”议事厅之中传来个不屑的冷哼声,显然是议事厅之中的人听见了元若蓝说的话。

  顾逸阳拽了拽元若蓝的衣角,脸上露出丝微笑,稚嫩的声音缓缓地传进众人的耳朵之中,“娘亲,你有没有听见只狗再叫?真是吵死了,阳儿可不可以将那只狗给宰了?”他的语气听起来副天真无邪,再加上脸上露出的可爱的表情,然人还以为他听见的还真是狗叫声。

  “阳儿,你去将那只狗给宰了,但是千万不要吃那只狗,万要是直疯狗的话怎么办?”白枫的眼中满是笑意,抬手在顾逸阳的脑袋上面揉了下,眼中满是笑意。

  这次顾逸阳倒是没有躲开白枫,那双眼睛只中都是明亮的光芒。“娘亲说了,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是会拉肚子的,我自然是不会吃那些脏东西的。”

  噗嗤,蓝晨珞在边上忍不住的笑出声来,她似乎可以看见此时火长老的脸色,这简直是太痛快了,谁让这个该死的老家伙竟然敢瞧不起若蓝主人的?走进大厅之中以后,果然看见此时火长老的脸色铁青片,但是,身为麒麟族的强者,又怎么会去和个小孩子计较?只得硬生生的吃了这个闷亏。

  “咳咳。”水长老干咳几声之后,满脸微笑的说道:“火长老,童言无忌。”

  “哼。”火长老不屑的冷哼声,让后将目光转向蓝晨珞,语气带着质问的意思说道:“小姐,左护法说这个女子是你的主人,还破坏了麒麟族的阵法,这件事情可是真的?”

  “是的。”蓝晨珞看了眼火长老,不客气的说道:“我蓝晨珞想要认谁为主是我的自由,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质问我?”

  “你?”火长老的脸色不由得变,想到蓝晨珞尊贵的身份和强大的实力,他也只能将这些怒火压在心底,“小姐,你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我的身份?我的身份就是主人的契约兽。”蓝晨珞冷冷笑,丝毫也不给他面子。

  火长老还想在说些什么的回收,却是被道优雅的声音给打断了,“火长老,来者都是客,这些事情稍后再说,怎么样?”这个声音非常的好听,像是可以抚平人的心灵,以至于元若蓝都不由得转头看去。

  袭银色的衣袍映入眼帘,优雅俊美的男子坐在高位之上,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只见那个男子的容貌真的非常的精致,蓝颜如水,使人不由自主的就沉浸在其中。但是,元若蓝只是淡淡的看了眼就收回了目光,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改变。

  “你就是晨珞提到的那个人?我是麒麟族的族长,叫做蓝月,你既然是晨珞的朋友,就喊我蓝叔就可以了。”

  元若蓝的嘴唇微微抽,这个男子看起来非常的年轻,怎么看也不想是晨珞的父亲,而且叔叔这个称呼,她实在是喊不出来。“你们不是老族长身中剧毒吗?时间越晚变化就越大,还是先情况吧?”

  看见元若蓝不愿意,蓝月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眼睛之中有些好奇,他想要知道可以毁坏护山阵法的女子,还可以带给自己多少的震撼。要知道那个护山阵法就是神尊都破坏不了,他是怎么样的将它毁坏的?

  “哼。”火长老冷哼声,嘲讽的说道:“族长,我看她根本就不会有这个实力,天山派的毒药岂是什么人都可以解的?要不然的核算,老族长也不会受这些年的苦了。”

  蓝月的眉头微微皱,用警告的眼神看了眼火长老,然后落在元若蓝身上,开口说道:“走吧,我这就带你去看我的父亲。”

  元若蓝随着众人朝着老族长的住地走去,路上也是沉默不语,只有顾逸阳的心里好奇不已,双眼睛到处的看着。

  “若蓝,这里就是我父亲住的地方了。”突然,蓝月站住脚步,转身对着身后的女子说道,双眼之中满是笑意,但是那眼底满是担忧之色。

  “我先进情况怎么样。”元若蓝看了眼蓝晨珞,知道了元若蓝的丝,蓝晨珞微微地点了点头,伸手将紧闭的房门给打开,股腐朽的气息迎面扑来,让人想要吐。在蓝晨珞和元若蓝走了进去之后,蓝月等人也是想要忍受住那作呕的气息走进去的时候,个小身影抢先步冲进了里面。

  那个小家伙进去之后就四处的张望,稚嫩的脸蛋伤势白玉样的晶莹,面对死亡的气息他竟然脸色没有丝毫的改变,不由得让蓝月的心里非常的好奇。这个小家伙看起来样不简单,可以面对这样的死亡气息而面不该死的,他是第二人,至于说第人就是元若蓝了。

  “嗯?”也许是觉察到了床上之人的气息,元若蓝的眉头不由得皱,脸上出现了丝凝重之色。

  在前世的时候,蓝晨珞很少看见元若蓝露出这样的神色,不由得心里颤,紧握住双拳,有些紧张的问道:“主人,我也有他”跟随在身边的众人闻言不由得愣,但是族长都没有说话,他们自然不敢多说什么。

  “虽然是有些麻烦,但是我还是有把握可以治愈的。”

  什么?听了元若蓝的话,麒麟族的众人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副难以置信的麽样。他们对小姐带回来的这个人类直抱有怀疑的态度,但是现在听这个女子可以解除老族长身上的毒素,这,这是真的吗?此时所有人都没有办法相信元若蓝说的话,除非她可以用实力证明。

  “哼。”火长老冷哼声,不屑的看了眼元若蓝,嘴角露出嘲讽的笑意。他可不会相信这个女子真的有这个本事,但是,碍于族长在边上,他才没有将那些讥讽的话说出口,但是,这声冷哼,已经代表了他心里的不屑了。

  顾逸阳瞪大了眼睛,狠狠的盯着火长老,双眼之中满是怒火,“老头,你哼什么哼?难道你是个猪不成?小爷的女人说她有把握那就自然是可以的,而且除了她之外,也没有人可以救这个老头子了。”

  “你?”火长老快要被气死了,伸出手来颤抖着指着顾逸阳的小脸蛋,怒声说道:“臭小子,你有没有家教?这就是你对待长辈的态度吗?”真是气死他了,这个小混蛋竟然跟出言侮辱他,他强者的自尊怎么可以允许个小孩子侮辱他,要不是看在族长的面子上,他早就要出手教训这个臭小子了。

  “长辈?”顾逸阳不由得翻了个白眼,那个小脸蛋上面都是天真之色,“娘亲从我很小的时候就教育我要孝顺长辈,到那会死那也不是阳儿的长辈,阳儿为什么要尊敬你?”

  火长老此时的脸色又由白转青再由青转白,因为实在是太过生气,他的身体不住的颤抖起来,双眼紧紧地盯着顾逸阳,“本长老不和小孩子般见识,但是,不要仗着有小姐的保护,就在这里为所欲为,要是你你娘没有那个本事的话,那么我们麒麟族也不是好欺负的。”!!

  第三百零二章接除毒素

  顾逸阳对着火长老做了个鬼脸,然后很快的就躲在了白枫的身后,露出个小脑袋,嬉皮笑脸的说道:“娘亲是不会失败的,老头你就等着看好了。”

  冷哼声之后就没有再说火烧面,但是火长老那双眼睛之中还是露出不屑之色。那边的对话自然是都落在了元若蓝的耳中,她冷漠的扫了眼火长老,双眼之中散发出凛列的寒意,然后将目光看向蓝月。

  “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老族长中的剧毒是叫做藏蛇的毒素,这种毒素是用藏蛇的内丹;炼制的,会慢慢地渗进中毒者的身体之中,使中毒者像是死人样,散发出股沉重的死气,般来说,中了这个毒素的人,年之内必死无疑,由于老族长是神尊强者,所以凭借自己强悍的身体,硬撑了五年,虽然现在依旧昏迷不醒,但是依旧有些意识存在,但是,他最多可以活半月的时间。”

  闻言,众人的心都提了起来,他们都可以感受到老族长的生命气息是越来越少了,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他只有半个月活命的时间了。“那么姑娘可有什么办法可以救治老族长?”水长老看着昏迷不醒的老族长,忧心忡忡的说道。

  “方法也不是没有的,但是要找到那些材料非常的困难,你们必须在半个月之内找到那些材料,不然的话,就算是神尊降世,也无法挽回他的生命。”说完之后,元若蓝将炼制丹药需要的材料都说了出来,好在麒麟族的收藏还是很丰富的,再加上势力的强大,半月之内凑齐这些材料应该不是困难的事情。随后蓝月安排不少人出去寻找药材,然后安排元若蓝下去休息。

  深夜,星光不满的天空,元若蓝好不容易将顾逸阳哄睡着了,然后独自人来到了屋顶之上,抬头看着那片星空发呆。“妖孽。”双拳紧握,元若蓝的嘴角露出丝苦笑,眼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丝柔情,“晃就五年过去了,现在阳儿已经四岁了,而你到底什么时候会回来?”要不是顾逸阳的话,他早就去九幽了,而现在这样的寻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今晚的星光非常的漂亮,若蓝,不会介意我坐在这里吧?”优雅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元若蓝并没有开口说话,双手抱着膝盖,视线注视着夜空,仿佛透过这个夜空可以看见那个熟悉的面容。蓝月微微笑,没有再去询问元若蓝,自顾自的坐在了她的身边。

  “二十年前,我在麒麟山下,捡到了身受重伤的晨珞,而且还收她做了我的义女,只是晨珞的性格比较温柔,总是对人保持着定的距离,所以我就非常的好奇,你们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你对她来说会这么的特别。”

  元若蓝微微怔,他原本以为蓝月是晨珞的亲生父亲,没有想到他们是这样的关系。“我和麒麟。”元若蓝微微笑,目光在注视着远处的夜空,叙事回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嘴角露出丝笑意,“说是主仆,其实是亲密的伙伴,朋友,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当年不管是发生什么事情,她总是守在我的身边,为我而战,为了我不惜牺牲性命。”

  蓝瞳之中露出丝笑意,蓝月的嘴角微微扬起,柔声说道:“若蓝,现在你还没有三十岁吧?而这二十年以来,晨珞举动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从来就没有见过她和任何人类女子接触,难道你是十岁之前就认识晨珞了?你们以前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为什么我感觉到你们之间有许多的故事?”

  曾今?元若蓝露出丝苦笑,他们曾经是在千年之后,这些事情又怎么好跟蓝月说呢?除了妖孽之外,再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人知道她的过去。

  “呵呵,你不想说也没有关系,我不会勉强你。”微微的笑,蓝月慢慢的站起身来,弹了下身上的灰尘,双蓝色的眼睛注视着元若蓝说道:“若蓝,我恶意感觉到你和晨珞样,有个温柔的内心,所以,孤独并不适合你,我想晨珞也不想看见你像这个样子。”

  身体微微颤,元若蓝的心里升起股异样的感觉,虽然这些年以来,她极力的掩饰着自己对妖孽的思念,但是,像白虎他们那些契约兽,又怎么会感受不到他的心情?既然妖孽早晚有天会回来了的,为什么不可以暂时先将他放下呢,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炼之中,要是她有足够的实力的话,那么当初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谢谢。”元若蓝终于是收回了视线,转身看向身边的男子,诚恳的说道。是的,她不应该再这样子下去了,或许佳儿他们无法感觉到自己的思念,但是和她有契约的那些玄兽,则是可以轻易的明白她的心情。为了不让大家在担心自己,那么以后她不可以再这样子了只会在这里默默地等待着妖孽的归来。蓝月微微笑,没再说什么,那袭蓝色的衣袍在风中飘荡,成为这个夜晚独有的景致。

  岁月如梭,时光飞逝,麒麟族不愧是落月国最大的势力,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已经将那些材料收集齐全了,就是元若蓝不由得为麒麟族的能力感到惊叹。材料到手之后,元若蓝就开始炼丹,而其他人则是在门口等着。时间分秒的过去,在所有人都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原本紧闭的大门慢慢的打开了,袭白衣从房间之中走了出来,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主人,娘亲,姐姐。”看见元若蓝出来之后,三道身影快速的来到了她的身边。此时元若蓝的脸上满是疲惫之色,想必炼制这颗丹药消耗非常的大,看她脸上虚弱的样子,三人心里都非常的心疼。

  “娘亲。”顾逸阳撅着嘴巴,明亮的眼睛之中闪着泪花,似乎是随时都要哭出来了,“娘亲,以后不要炼制丹药了好不好阳儿看见心疼。”

  “我没有事的,阳儿不用担心。”元若蓝宠溺的摸着顾逸阳的脑袋,看来以她现在的实力,炼制超神品的丹药还是有些吃力。

  “但是。”顾逸阳嘴巴撅,双眼通红的看着她,看见娘亲这样的辛苦,他好想为她做些什么。

  “丹药我已经给老族长服用了,至于是什么样的效果,你们进来看看就可以了。”似乎是觉察到了众人心里的疑惑,说完这句话之后,元若蓝转头对着白枫和顾逸阳说道:“阳儿,枫儿,我们出门很长时间了,也该回王府了。”

  顾逸阳撇撇嘴,他虽然是不想要回到王府,但是更不想待在麒麟族,他可不会忘记这半个月以来,麒麟族的那些混蛋都瞧不起他的娘亲。“好吧,娘亲,我们回去吧。”拿着元若蓝的手,顾逸阳的脸上露出可爱的微笑。

  “等等,主人,我要和你起离开。”看见元若蓝要走了,蓝晨珞急忙开口说道。在这半个月的时间之中,他们已经是完成了契约,蓝晨珞自然是要和元若蓝起离开了。要是在平时的话,麒麟族定会阻止她离开的,但是此时所有人都心系老族长的病情,当然也没有时间去管蓝晨珞会不会离开了。

  走进房间之中,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浓浓的生机,不由得是阵目瞪口呆,愣愣的看着床上的那个老者。虽然老者现在还没有苏醒,但是任何人都可以感受到他身体之中散发的勃勃生机。毒素竟然解除了。

  这怎么可能?那个女子竟然真的可以解除老族长身上的毒素?难道她是个超神品的炼丹师不成?但是在茯域之中,什么时候出现了个超神品炼丹师?尤其是出言侮辱的火长老,只见她的老脸上面露出羞愧之色,躲避着众长老对他的嘲讽目光。

  “族长。”过了会儿之后,水长老皱眉说道:“若蓝大师已经离开了,但是她为什么没有提出任何要求,她救了老族长的性命,就算是她提出在困难的要求,麒麟族都会妈满足于她,但是”他的话也同样是其他长老想说的,其中也包括火长老在内,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蓝月的身上。

  微微笑,蓝月抬头朝着远去看去,叹了口气说道:“她出手救父亲的性命并不需要回报,想必是因为晨珞的关系,我可以预感到,用不了多长的时间,茯域将会因为这个女子产生场风暴,风暴之后,她将站在世界的顶端。”众人是面面相觑,似乎没有料到族长会给那个女子那么该的评价,也许他们真的是老了,从今以后的茯域,是这些年轻人的天下了。

  “王妃,你终于回来了。”王府还是和以前样的安静,元若蓝迈步走了进去,黄腊藤就急匆匆的走了出来,恭敬地躬身说道:“皇城易家的人来了,天宇大师正陪着他们,王妃可要过去?”

  “易家?”元若蓝微微怔,眉头微微的皱,“你带他们下去休息,我去见见易家之人。”易家之人来这里做什么,难道皇城发生了什么变故不成?!!

  第三百零三章四国大比

  “呵呵,易老头,直接说吧,你来我们罗天王府有什么事情?是不是落月国出了什么事请?”大厅之中,郑天宇喝了口茶杯之中的水,然后将茶杯放在桌子上,漫不经心的看了眼易恩罗,微笑着说道。

  易恩罗伸手捋了捋自己的白胡子,嘴角露出惬意的神色,开口说道:“这个王府的生活倒是非常的不错,看来你在这里过得不错,都称呼这里是你们的王府,而陛下只是给了你段假期,但是你在这里呆就是五年时间,现在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嘴角微微抽,郑天宇鄙夷的看了眼易恩罗,语带不屑的说道:“你这个老家伙,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转移话题,再说我在这里过的很好,也没有必要回去。”反正每个月他都会给皇族足量的丹药,至于他在什么地方根本就不重要。

  微微笑,易恩罗朝着大堂门口看去,就在这个时候,元若蓝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中,尖见此,易恩罗急忙的站起身来,快步朝着门口走去。“哈哈,若蓝大师,边多年,别来无恙啊。”

  “刚刚疼人禀报会所易家有人前来,没有想到是易前辈亲自来了,这段时间有事我离开了王府,让你久等了。”元若蓝走进大厅之中,随意的客套了几句之后,就做了下来,满脸微笑的等着易恩罗开口。

  “呵呵,若蓝大师,实不相瞒,这次我之所以来这里,也是有事相求。”拱了拱手,易恩罗满脸的微笑,对于元若蓝他可不敢去摆什么强者的架子。要知道她不断是个神品炼丹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