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里面就传来道慵懒的声音:“小灰,你回来了,我的贵客可带来了?”

  贵宾室中,女子宛如猫般慵懒的躺在椅上,条腿翘在木桌上,长长的秀发倾斜而下,挂在椅子的背后该女子的容貌算不上绝世,却英气十足,光是那健康发亮的小麦色肌肤,便给人带来很舒适的视觉感。

  女子的手上套着副铁皮手套,半撑着脑袋,斜望着站在门口的两人,而脚上,同样有着铁皮脚套,牢牢的将脚腕包起。

  灰衣男人无奈的叹了口气,缓步踱入房内,头疼的揉了揉太阳岤:“溪小姐,我不叫小灰,你忘记我的名字没关系,反正,那个名字,我自己也早不记得了,所以日后喊我灰衣便成。”

  仰面站起,念溪道:“阿灰。”

  嘴角微微抽搐下,灰衣摇头叹息声,最终无奈的道:“随便你吧!”似乎这女人知道自己拿她无法,所以吃定他会按照她的想法走!

  “对了,元小姐,我还没有向你做介绍,”念溪走至元若蓝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指向灰衣,抬了抬下巴,“这家伙,你几日前见过,如你所见,他钟爱灰色,从头到尾都是灰色,而且从来只穿这种颜色,你以后也喊他小灰或者阿灰。”

  元若蓝同情的望了眼灰衣,被起了这样的小名,也难怪他会这般郁闷。

  “念溪!”灰衣显然紧紧的攥紧双拳,显然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怎么?”念溪眉头挑,用带有威胁的目光扫过灰衣,“你有意见?”

  灰衣猛然颤,俊脸急忙堆出讨好的笑容,狗腿的道:“没,我怎敢对溪小姐有意见?溪小姐,你误会了,我敬仰你还来不及,给我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有意见,稍后拍卖会要开始了,我必须去做准备,就先离开了”话落,直接如同阵风般卷向门外,折消失在两人的眼中。

  “念溪,我曾经的话,你考虑的如何了,”在灰衣离去后,元若蓝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吹散徐徐热气,轻抿口,“半个月时间,就算你传信回你的家族,也该有信息回来了。”

  “呵呵,这点事,还真没能瞒住你,”念溪坐到元若蓝的身旁,毫不顾忌的拿过元若蓝面前的茶水,饮而粳放下瓷杯后,双眼睛深深的凝视着元若蓝,“我,可否相信你的能力?”

  勾起唇角,元若蓝淡淡的笑:“我能保证,我可以带给你利益。”

  念溪突兀的轻笑起来,她站起身,耸了耸肩膀:“实话告诉你,念家那群老顽固根本不愿听我所言,只不过,我可以用自己的名义投入你手下,只要我能给他们带来利益,那群老家伙们,就不会再说任何闲话。”

  话说到这里,微微顿,念溪的神色骤然变得凝重起来:“所以,元若蓝,我愿意相信你,也愿去你的手下做事,我相信,个能拿出丹药拍卖的人,能给我带来很多的利益。”

  “多谢你的信任”元若蓝同样站起,伸出自己的手掌,脸庞的笑容格外动人。望了眼她的手,念溪嫣然笑,亦是将自己的手伸出,轻握住对方的手掌,两手相握间,内心达成共同的协议。

  “感谢诸位远到而来参加此次的拍卖会”楼下传来灰衣的声音,元若蓝松开了手,向着下方望去,当看到灰衣站在拍卖员的席位上之时,方才明白为何他总是满面笑容,原来他竟是拍卖员,那笑容完全是锻炼出来的。

  “想必诸位客人都知,我们拍卖行今天举办的拍卖会,仅拍卖样物品”听到这话,原本吵闹的场内顿时安静下来,众人都心情紧张的盯着灰衣

  “大家可还记得,五年前,南宫世家炼制的那枚让武者晋级的丹药?而今天我们拍卖的,便是此类丹药,不过,有点不同的是,南宫世家的那枚丹药,仅能让武者突破级,这次,却能晋升两级,在星武师之下,没有级别限制,也就是说,无论你是地武师,还是天武师,都能晋升,故此,我奉劝诸位句,拍得丹药后,等到到达高级别在服用,毕竟突破越往后越困难”

  “唰!”灰衣的话,在人群中引起很大的马蚤动,众人全都双眼放光的盯着灰衣手中的瓷瓶。

  “本太子出百两黄金,”包间内,名相貌英俊的男子垂涎的注视着拍卖台,眼里带有势在必得,若是他能得到这枚丹药,那他太子的地位基本是不可动摇。

  “呵呵,”声低沉的笑声从旁边的包厢传来,“皇侄儿,你也太过小气了,只有黄金百两吗?本王出黄金千两。”

  “皇叔,难道你想与侄儿争夺?”古川俊脸冷,厉声问道。

  “能人得知,皇侄有本事自可争抢。”古榀冷笑声,并不顾及对方太子的身份。

  “黄金万两”就在两人争锋相对间,从对面的包厢内传来道声音,刚开始,价格便被提到这般高度,顿时让些人目瞪口呆

  元若蓝听出这是白永成的声音,似乎想起什么,从玄灵戒指中拿出三枚丹药,递到念溪的面前:“这些丹药,你帮我送到后爹的包厢中去,其中两枚红色的丹药,让他给他夫人服用对胎儿有益,另枚是送他的,可以增长他的玄气。”

  念溪颤抖的伸出手,接过元若蓝递来的丹药,深呼吸口气,压制住内心的震惊,问道:“若他问起来是谁送的,如何回答?”

  垂眸,元若蓝把玩着桌上的瓷杯,淡淡的勾唇:“这次拍卖会的拍卖者,个故人”!!

  第二十六章甘拜下风

  包厢内,竹叶的清香弥漫在其中,白永成淡淡的品着茶水,似乎并没有为外面嘈杂的气氛影响到心情,轻轻放下手中的瓷杯,双平静如水的黑眸直视着对面的两个包间:“两位,既然这丹药是能者得之,也莫怪本将军插上手。”

  清淡的声音,如同飘渺的风,缓缓吹入两人之耳。“呵呵,既然白将军有意这丹药,那本太子只能忍痛割爱了,”古川紧握着拳头,勉强的笑了两声,在他被立为太子的当夜,古战便暗自告诉过他,不可招惹白永成,否则整个国家都会毁在他的手上。此刻,白永成想要这枚丹药,他又怎敢与之争夺?纵然心中不舍,却也仅能放弃。

  “万五千两黄金,”古榀眯起双眸,眼里带着势在必得,他可不是古川那傻子,放弃这么好的晋升机会。

  白永成刚想开口,道英气飒爽的声音忽然从包厢外传来:“白将军,可否打扰下?”然而,该声音的主人,不等白永成同意,便自顾自的推门而入。

  最新映入眼帘的是袭橘黄铯的衣裙,视线往上,就看见女子那张富有独特魅力的容貌,不觉眉头皱,面带不耐:“原来是念溪老板,不知念溪老板前来,有何指教?”

  这女人在整个古天国都算小有名气,原因无她,就因为她无论是美貌还是手段,都是翘楚般的人物,更何况,她还来自念家。念家,是古天国最大的武者世家,里面强者辈出,为国家提供了不少的人才,在这古天国内,念家仅需听人的命令,那便是古战,所以哪怕是古榀,他们都可以不用放入眼中。让白永成不解的是,他和念溪并无关系,那她为何单独来找了自己?

  “指教倒不敢当,”念溪缓步上前,坐到桌面上,把手中的瓷瓶推到白永成的面前,“只是有位客人,让我将这三枚丹药交给你,她说,令夫人身怀有孕,这其中两枚红色丹药,对夫人的胎儿有益,另枚则赠送给将军。”

  丹药?白永成猛然怔,凝视着面前的瓷瓶,并没有伸手去拿,沉思片刻,他方才开口:“很抱歉,劳烦念溪老板白跑了趟,你还是拿回去吧,我白永成,不会接受来路不明的东西”

  “呵呵,白将军大可放心,”许是早料到白永成的反应,念溪不急不慢的说道,“这是将军的个故人让我交给将军之物,而那送给将军的丹药,能够增长玄者的玄气,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将军何不选择相信次。”

  能增长玄气的丹药?此次,饶是以白永成的心态也无法淡定了然白家同样拥有炼丹师,只是那炼丹大师仅能炼制些疗伤,或者供武者突破的丹药,却怎么也无法炼制出增加玄气的丹药,而此人,却能送给自己?她到底有什么身份,和自己又是什么关系?

  “对了,”眼眸悄然流转,抹异样的光芒从念溪的眼中划过,“那位客人还说,令爱天赋卓越,有意收为徒弟。”

  “若蓝?”闻言,白永成顿时恍然大悟,黑眸片清明,“难怪”

  说什么是他的故人,不过是由于人家看中了他的女儿,用丹药进行收买,而若蓝离去已久,想必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若此事真对元若蓝有益,他断然不会拒绝,毕竟作为父亲,怎会阻断女儿前路?

  视线落在瓷瓶之上,无论真假,他都愿试,仅有增强实力,才能保护好家人。深呼吸口气,白永成伸手拿过瓷瓶,从中倒出枚金色丹药,递入口中,丹药入口即化,化为股股清凉的气息温润着丹田,白永成明显的感觉到体内的玄力逐渐增加,纵然没有让他直接突破,却也到达突破的边缘。

  感受到自身的变化,白永成心中喜,压制住内心的激动,轻抬头,目光落在念溪的身上:“帮我对那人道声谢。”

  “好,那我这便告辞,”唇角的笑容扩大,念溪的眸光扫过白永成之后,便轻点脑袋,退出门外。

  “万五千两黄金,还有没有更多的?万五千两次,万五千两二次,万五千两三”

  外面传来的声音,渐渐拉回白永成的思绪,他冷笑声,修长的指尖轻轻碰触着桌面,淡淡的话语脱口而出:“十万两黄金。”

  古榀脸色猛然变,眼神凶恶的盯着白永成所在的包厢,咬着牙报出了个数字,“二十万两。”该死的白永成,早晚有天,他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王爷,你赢了,”白永成轻轻笑,黑眸异常的清明,然而说出的话却让古榀气的差点吐血,“说实话,对于这让武者突破的丹药,我还没有什么兴趣,只是觉得报价有趣,所以才去插上脚,既然王爷如此喜欢,那做个人情让给王爷又有何妨?”

  手掌重落在身旁的檀木桌上,古榀紧握拳头,字顿的道:“白永成,算你狠!”

  “过奖,”白永成仿佛没有听出古榀话中的凶狠,拱了拱拳,浅浅的笑道,“王爷这般夸奖,实在折杀了本将军,毕竟本将军和王爷你相比,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古榀因白永成的番话气的闭上了嘴,再继续和他说下去,早晚会被他给活活的气死。

  “后爹他还真是”元若蓝亦听到了两人的争锋相对,好笑的摇了摇头,抬头间,念溪正推门而入,使得原本想要开口的青龙,只能再次伪装成镯子,呆在元若蓝的手腕之上。

  念溪走上前去,把白永成的反应和自己的谎言,尽都告诉了元若蓝,说完之后,她敛眉深思,问道:“元小姐,丹药被安普王爷拍得,可好?让安普王爷增长实力,岂不是”

  “不,”元若蓝抚摸着玉腕上的青龙,唇角勾起,黑眸划过抹算计,“这切都在我的预料当中,以古榀的性子,得到丹药后不会立即服用,只会在到达瓶颈期,才会使用丹药,你说王府里藏着枚如此珍贵的丹药,他的王府,从今往后可会太平?”

  念溪惊讶的抬眸,这才发现,对元若蓝,她真的是太不了解,这个少女,深沉的心思饶是她也不得不甘拜下风。!!

  第二十七章危机来临

  当元若蓝从拍卖行离开,已然到了深夜,她未曾和北影辰回府,反而是独自消失在如墨般漆黑的夜空。晚风吹拂而过,满头青丝在夜风中飞扬,元若蓝轻抚青龙昂起的脑袋,仰头望向天际那轮黯淡无色的月亮:“青龙,现身吧,在回家前,还有件事必须去完成。”

  “主人,人家知道了”青光闪,青龙恢复原形,伫立在元若蓝的面前。

  双明亮的双眸在黑夜中格外突出,如同浩瀚的夜空般无边无际,在元若蓝站到它的龙躯之后,化为道流光射向远方而那具身体,则被隐藏在黑暗当中。

  夜深人静,院落之中,行手提灯笼的侍卫在来回巡逻。

  闺房内,淡粉色的床帐被风撩起,露出那张娇美高傲的容貌,守夜的丫鬟不知何时打起了瞌睡,就在这时,窗外道白影掠入房中,单手拎起古晴,折间便已消只是从始至终,古晴都睡的很沉,并没有因为来人的举动便从沉睡中苏醒。

  将古晴丢到古榀的床上,元若蓝拍了拍手,嘴角扬起戏谑的笑容,转身走向黑夜间,耳旁传来青龙的声音:“主人,你这是在做什么?为何我看不明白?”青龙很疑惑,为什么主人帮这女人转移地方?对于她这种欺辱过主人的女人,直接杀了便是,何必多此举?

  “我只是在帮古榀个忙,不知,他该如何感谢我。”眸中划过冷芒,她元若蓝,对于敌人,从来都不会心软,和她为敌就得做好被她阴的准备何况她确实是在帮助古榀,免得古榀只在垂涎古晴,却碍于世俗理论迟迟不敢下手。

  青龙还是充满不解,不过它相信,不管主人要做什么,都有她的道理。步出寝房,元若蓝纵身跃,消失在暗夜下,而随着她的离去,安平王府回归了短暂的平静

  “香儿,帮本王倒茶,”元若蓝离去不久后,道人影推门而入,大手褪下身上的便服,向着门外大喝声,只是持久都未有人回答,他眉头不觉皱,“这该死的丫鬟,跑哪里去了?”

  口干难耐,古榀放弃了呼喊,大步走到桌前,给自己斟上碗茶水,仰头灌下,可是这水没能减除口干之态,反而在水入喉的瞬间,感觉股火苗在身上点燃,差点将他活活烧死。缕暗淡的月光照入房,古榀猛然发现,位少女安静的躺在他的床上。

  在安平王府中,他纵然妻妾无数,可每次有需要,他都是前往妻妾的住处,因为他从不允许任何女人睡在他的床上,可此时,却有个女人,侧身睡在床间。喉结上下滚动,古榀只感觉血液直冲脑海,他不由自主的走向那位少女。

  由于少女侧身而躺,开始古榀未看清她的容貌,直到走进才发现,这竟是他最宠爱的女儿,若是平常,估计他还能克制住自己的冲动,然而这刻,他虽然脑子很清新,却无法控制行动。手掌不自觉的褪下衣物,古榀狠狠的吞了口唾沫,翻身而上,大手挥,床帐被放了下来。

  原本沉睡的古晴,在这种时刻,居然苏醒过来,她睁眼之际,便见压在自己身上的古榀,顿时惊,这才发觉,自己早已身无寸缕,害怕的想要大喊,却发现无法发出声音。古榀并未椭,仿佛躺在他身下的,不是他的女儿

  清明,晨光乍暖,将军府内,元若蓝悠闲的坐在石凳上,朝阳落在她绝色稚嫩的脸庞,使得旁的佳儿不觉呆了眼就算看了十几年,她还是觉得,自家小姐是这般的貌美。

  “主人,那些讨厌的人又来了”就在这寂静的晨光中,道声音突兀的响起,把佳儿给吓了大跳。

  “嗯?”元若蓝眉头皱,放眼望去,眼里划过寒芒,她自然能够明白,青龙口中的那些人是谁。

  “白家?他们又来了?”缓缓站起身,元若蓝不知为何,心里感觉隐隐不安,以至于忘记青龙当着佳儿的面开口之事。

  “佳儿,你去娘亲那里,务必保护好她的安全,”元若蓝冷声吩咐,眉间带着凝重之色,“另外,青龙,你也随着佳儿前去,稍后不管发生何事,不能让娘亲踏出房门步!”

  “是,主人”青光闪过,青龙从元若蓝的手腕跳到佳儿的肩上,感觉到元若蓝内心不安的它,难得未曾开口撒娇。

  佳儿见条青蛇跳到自己肩上,猛然受到惊吓,指着肩膀,苦着张脸说道:“小姐,这里有条蛇,而且会说话,难道是玄兽不成?可是,青色的蛇,好恶心。”

  “佳儿,它是我们的同伴,你带它去母亲那里,”元若蓝拔出了腰间的长剑,话音顿,微微仰头,望向广阔的蓝天,“记住没有我的命令,你们谁也不许出来。”话落,手执长剑,头也不回的离去。

  “可是,小姐”佳儿担忧的凝望着元若蓝的背影,咬了咬唇,可她刚迈开脚步,青龙稚嫩的声音便从旁传来。

  “不要去,”青龙的声音虽然稚气,却和以往有些不同,“我们这些跟随在主人身旁的玄兽,从来都明白个道理,那便是,无条件服从主人的命令,所以既然同为主人的追随者,你必须知道,主人不管有什么吩咐,只要去完成便足矣,不要违抗她的命令,即便是,她让你与全大陆为敌。”

  佳儿的身体猛然颤,震惊的看向肩上的青蛇,她明显感觉到,这条青蛇对于元若蓝那种至深的感情。

  “其实,你并不用的,她是主人,没有什么,是她做不到的,而我们能帮她的,只是保护好夫人。”是的,在青龙心中,元若蓝便是那万能的神,没有任何她无法做到的事情,也没有任何她解除不了的危机

  松开紧握的拳头,佳儿收回目光,清秀的脸庞洋溢着坚定的光:“你说的没错,我们这就去保护夫人,只要我佳儿还活着,就决不允许那些人伤害夫人。”

  给读者的话:

  感谢无情?薄荷心打赏。!!

  第二十八章不敌重伤

  此时,护国将军府的前院,白永成双手负背,白衣飘然,脸庞带满凝重之色,目光冷冽的望着眼前诸?br/>好看的电子书b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