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诸人,而他的面前,站立着四人,其中两人赫然便是白云桥与白云岩天,另两人从衣着上便可看出,他们来自于火家。

  “少主,我再给你最后次机会,可愿随我回家族?若你执意不肯,休怪我动手!”白云岩天握了握手中的剑柄,面色冰冷的给白永成下了最后通牒,他敛了敛眼眸,深深的注意着白永成的表情,手里的剑不自觉的拔出截

  从始至终,白永成都沉默不语,那双深邃的双眸,让人无法窥视到他心中再想些什么。

  “将军”霖满脸警惕的盯着面前众人,执剑的手不禁握紧,声音带着不可遏制的紧张之意。这些,到底是何人,为何要带走将军?将军若离开了,夫人和小姐该怎么办?纵然仅是短短五年的相处时光,可就是这五年,他们都喜欢上了温柔如水的夫人,和那风华绝代的小姐。

  白永成紧紧的攥着拳头,良久,在心中下定决心,然而还未曾等他开口,道嚣张至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真是笑话,就凭你们也想带走我元若蓝的后爹?当我是死人吗?今日,除非我死,否则,你们谁也别想拆散我的爹娘!”

  “若蓝,你”白永成的身躯猛然颤,他缓缓转身,凝望着那向他走进的少女,喉结上下滚动,张了张口,最终还是发出声无奈的叹息,“若蓝,我不想拖累你和心儿。”

  迎着晨光走来的少女,身着袭如雪的白衣,腰间系着根白色束带,满头青丝懒散的落在肩后,随风轻扬如此绝色的少女倒是少见,但更主要的是,她那仿若有着睥睨天下之态的眼神。

  “后爹,从你最初打算和娘亲起疼爱我的时候,你便是我所认可的亲人,并且五年前,是你把我和娘亲救出火坑,那么五年后,该换我来保你,护你,”目光渐柔,元若蓝唇角上扬,勾起浅浅的弧度,随后视线投向眼前四人,收起浅笑,目光坚定的道,“我说过,除非我死,不然你们休想带走后爹!”少女的脸庞,依然稚气未脱,然而那坚定的眸光,却不禁晃了所有人的眼。

  “哈哈,”闻言,白云桥顿时仰天大笑,他的笑容充满讥讽,仿佛元若蓝所言是多么可笑的笑话,“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和老夫这般说话?既然你自己找死,老夫怎会不成全你?”拳头包裹上层土黄铯的光芒,白云桥快速的袭向元若蓝,他似乎能够预料到,这少女脑袋开花的景象。

  “若蓝,小心!”白永成脸色霎时间惨白,这刻,他什么都来不及思考,急忙伸手把元若蓝揽入怀中,将自己的后背对准白云桥的拳头。

  “少主!”白云桥和白云岩天顿时惊,谁也未曾料到白永成会做这般抉择,然而,他却已然收不回自己的攻击

  “后爹,我说过的,以后我来保护你。”元若蓝紧紧的握着拳头,缓缓仰头,手掌用力向前推,白永成立刻被她推离了身边,正当白永成诧异为何元若蓝会有这么大的力气时,白云桥的拳头已经重重的轰在了元若蓝的后背。

  “扑哧!”口鲜血从口中喷出,元若蓝面容苍白,她擦拭了下嘴角,转身之际,唇边扬起嘲讽的笑:“你的攻击,只有这么点威力吗?”

  其实来之前,元若蓝吞下枚增强防御的丹药,否则白云桥的这拳下去,不死也会重残而若没有足够把握,她刚才断然不会鲁莽的用身体去挡这招攻击。

  “什么?这怎么可能?”白云桥后退两步,满脸惊愕的凝视着元若蓝≡己纵没施展全力,却也动用了五分的力量,可是她却仅吐出口鲜血?

  “看来,我小看你了,”眯了眯眼,白云桥冷笑声,阴险的眸中冷芒四射,“不过不管如何,你必须死!下辈子,千万要记赚别与老夫为敌,否则只会重复这世的下场。”

  “咳咳,”元若蓝干咳两声,咳掉口鲜血,擦掉嘴边的血迹后,方才扬起脑袋,神色始终未变,无论她实力如何,光是这份临危不惧的心性,便为让其余人颇为欣赏。

  “又是你们这两个老家伙,你们还有完没完,老子已经警告过你们了,别再来捣乱,你们就听不到老子的话吗?当我玄兽森林中的玄兽真他妈可欺?老子今天非好好教训你们这些老杂毛!”忽然间,道大喝从后方传来,在众人齐齐望去之际,便见两个身着黑衣的男人大步走来

  开口的,正是其中那身形粗狂的男人,正当男人满脸愤怒的上前时,旁边双手伸出来,紧紧的拽住他:“五弟,别冲动”袭黑袍,掩盖住他面容上的表情,玄豹松开了拉住玄鹰的手,双眸子落在火家两人身上:“你们是火家的人?”

  闻听此言,左旁的白发老者抬起眼眸,淡淡的扫了眼玄鹰:“想必你们便是玄兽森林中的兽王?什么时候玄兽也开始管起人类的事?老夫奉劝二位句,不该管的闲事不该多管,否则,便是你们兽皇来了,也保不了你们。”

  玄豹苦笑声,元若蓝从没告诉过他们,将军府要面对的强敌,除了白家,还有个与白家齐名的火家。

  “玄豹,”元若蓝眉头微微皱,沉思片刻,从玄灵戒指中拿出个玉瓶,丢给玄豹,说道,“三年之期不再算数,上次你帮助过我,这是我答应给你的东西,以你们的实力,无法对抗他们四个,所以现在你们两个立刻离开这里。”

  接住抛来的玉瓶,玄豹惊讶的望向元若蓝,许是没想到,在这种时刻,她做出的是这番决定。玄鹰的脸庞同样划过震惊,很快回过神来,大步上前,挡在元若蓝面前,“老子向来说话算数,答应了保护你三年,就必须做到,若遇到危机便脱逃,传回玄兽森林,老子还有什么资本管理那些属下?”

  “五弟”玄豹微微怔,得到丹药,他的伤便能治愈,也就可以不用管这场战斗,可是“五弟说的没错,我们玄兽之所以与人类不同,就源于我们都信守承诺,做出的承诺,即便付出性命,也不能推毁。”

  元若蓝欣慰的笑了,这两头玄兽,果真没有让她失望,然而,这次她却没有任何把握脱离危机,所以刚才的举止,倒并不是什么试探,毕竟她元若蓝虽不是好人,却也不愿拖累无辜。

  “哼,你们若都想死,老夫便送你们程!”白云桥冷哼声,层土黄铯光芒再次包裹住拳头,于此同时,其他几人皆拿出武器,把玄豹兄弟团团包围在中间,因为玄豹和玄鹰属于玄兽森林,所以他们完全不用顾忌那个势力。

  “六长老,这两头玄兽我们来对付,你去把那嚣张的丫头给我教训顿,记赚留她命便可。”白云岩天在逼近两兽后,向着那走向元若蓝的白云桥吩咐声。

  阴险的笑,白云桥渐渐朝着元若蓝走进,眼里划过道冷芒:“臭丫头,老夫会让你知道,得罪老夫的下场。”

  “若蓝!”白永成心里痛,快步跑向元若蓝,然而他的速度依然慢于白云桥。

  “轰!”威猛的拳头轰向了元若蓝的胸膛,那瞬间,她的身体宛如断了线的风筝,抛了出去,狠狠的摔在墙角里,顿时鲜血从她的身下蔓延而开,绽放出朵鲜艳的血花。这次,不是她不躲,而是她根本无法躲开。实力,果然还是实力不够,如果她有前世的力量,又怎会在这被欺压?

  “若蓝!”

  “小姐!”

  白永成和愣同时大喊,注意到再次逼近元若蓝的白云桥,白永成脸色骤然变:“住手!我和你们回去,但不许再伤害她,否则我不介意让你们永远也交不了差!”

  脚步猛然停下,白云桥冷冷的望了眼元若蓝,不禁浮出冷笑,自己那掌,想必已经让她葬送了大半条命。

  “走吧!”既然白永成做出决定,白云岩天几人也不在与玄豹兄弟纠缠,转身走向白永成,至于元若蓝,他们没有再多看眼。

  “将军,你真要离开?”耳旁传来霖的声音,白永成却未予理会,他紧握双拳,心痛的目光投向墙角中的少女,旋即强迫自己收回视线,紧随四人迈向将军府的大门。

  便当五人即将跨出门槛之际,身后猛然扑来道炙热的气息,随之而来的是少女冰冷的声音:“我还没死,谁允许你们离开?”

  众人齐齐回首,在看到眼前令人震惊的幕后,竟然同时傻眼,满脸呆滞的站在原地。只见少女缓缓从墙角爬起,身上燃烧起熊熊火焰,头青丝紧随着火苗拂动,有着说不出的华丽之感,而少女的背后,似乎长出了双火焰翅膀,就连整个将军府的温度,都逐渐攀升。

  不等诸人回神,元若蓝的身上忽然传出道暴躁的声音:“是哪个混蛋,伤了老子的主人?找死!”!!

  第二十九章强强联手

  整个天空,都仿若被火焰点燃,众人震惊的抬头,映入眼瞳的是只浑身冒火的火鸟,只见火鸟挥动着火焰翅膀,无数的火焰顿时划过长空,直直的飞向白云桥诸人,丝毫不给人反应的时机。

  “这,这是什么东西,从哪里冒出来的?”白云桥全身被汗水浸湿,后退两步,满眼惊惧的望着炙热的火焰,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这种时刻,他竟然有了种立即脱逃的冲动。

  朱雀庞大的身躯覆盖住头顶的天空,火焰把周围的树木焚烧的丝不剩,似乎这整个天空,都是它的地盘。

  “四四哥,”玄鹰账折,呆愣的问道,“这只玄兽是从哪跑出来的?它的气息都能比拼二哥和三哥了,大概玄兽森林中,超越他的就只有老大和皇。”什么时候,外界多了个这般强大的玄兽,他们玄兽森林却没有任何消息?

  “少主,小心!”白云岩天见到从天而落的火焰,顿时大惊失色,急忙个步伐上前,手掌舞动起个宛如太极般的动作,仿佛如同那柔软的风,吹动着他的白发,奇迹般的,火焰的威力居然下降几分

  “轰隆隆”火焰砸到地面,瞬间将白云岩天覆盖,其余三人内心皆是怔,都没想到,这只火鸟拥有这般强悍的实力。

  “咳咳,”火焰中,传来声咳嗽声,在众人注目下,衣衫褴褛的白云岩天踉踉跄跄的走出,此时的他,颇为狼狈,仿若是何处走出的难民,和最初那光鲜的他无法形成对比。

  “五长老,你没事吧?原本老夫想救少主,可惜被五长老抢先步了”危机解除,白云桥松了口气,迈步走到白云岩天面前,那张无耻的老脸之上,带着满满的担忧,似乎真的为他的。

  心中发出声冷笑,不只他人,便连白云岩天都为他的这番话感到不屑。离白永成最近的是白云桥,而白云桥和他的实力不相上下,若说白云桥真的打算救白永成,又怎会被他抢在前方?

  暖风吹过,元若蓝的脸庞滑下滴汗水,鲜红的火焰照耀着她绝色的脸庞,在看到白永成似乎无大碍后,紧提的心缓缓放下,随即皱起柳眉:“朱雀,别误伤了后爹。”

  随着元若蓝的话落下,团红色的火焰将朱雀包围。狂风突起,火焰逐渐拉长,便当众人以为它又要施展什么能力之际,火鸟忽然消失了,而它刚才所在的天空,静静的站立着位少年。

  这位凭空冒出的少年,从头到尾尽是红色,只见那头如火般的长发随风而扬,划过长空时带着阵阵火花,两道火红的剑眉,为他的容颜更增英气,红色鲜艳的薄唇轻抿,勾起浅薄的弧度。少年的容颜极其英楷脸颊轮廓深刻,霸气侧露,火红的眸子闪烁着两簇火花,掠过在场众人:“刚才到底是哪个混蛋伤了老子的主人?乖乖的站出来让老子焚烧了你,竟敢趁老子睡觉之际欺负老子的主人,你们个个都活腻了是不?”

  而当朱雀的目光掠向白云桥时,微微眯起双目:“你这老头,眼睛太细,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刚才可是你欺负老子的主人。”

  “你”白云桥为之气结,胡子乱颤,居然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不知为什么,老子看你非常不爽,既然让老子不爽,那就必须给老子出气!”身形闪,朱雀冲向白云桥,他整个人都似乎化为个火球,路过之处尽被点燃。

  白云桥倒抽口凉气,脸色变再变,他们全没想到,不配被他们放在眼里的元若蓝,会拥有这般强大的玄兽,这等实力,已超越了玄兽森林的那两个兽王,仅凭他人,无法与之对抗。该死,凭什么她能得到这种玄兽?而他却连个玄豹兄弟那种级别的都没有?

  “你们三个还愣着干什么?别忘了我们的任务,他只是个人,我们却有四个,还会怕他?”白云桥急忙向着其余人大喊声,随即抬起拳头,迎上朱雀的攻击。

  “让你这老东西尝尝老子火焰拳的威力!”

  “砰!”拳头上包裹着层火焰,快速划过长空,挥向白云桥的那张老脸两拳相撞,白云桥顿时感到气血翻涌,脚步猛然向后倒退,便当他止住步子后,道威猛的气息再次迎面而来。

  “火焰腿!”

  此次根本不容白云桥反应,瞬间被朱雀给脚踢飞了出去,身体重重的摔在角落之中,他咳出口鲜血,双目狰狞的盯着朱雀:“臭小子,你会为你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彼时,我会让你们兽皇亲自来处决你。”在白云桥看来,朱雀和玄豹兄弟样,同来自于玄兽森林。

  “兽皇?”朱雀挑了挑火红的眉,副不以为然的涅,“那算什么东西?改天老子捉来给老子的主人当坐骑。”

  玄豹和玄鹰同时抽搐了下嘴角,这人兽不愧为主仆,竟说了同样的话,那个强大的男人成为坐骑?真的无法想象会是如何的场景

  “六长老,接下来的战斗交给我们即可,”白云岩天缓步走到白云桥面前,提起手中的间,淡淡的瞥了他眼,便将目光投向朱雀,“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无法与白家为敌。”

  火家的两人长老,在此时也站到朱雀面前。然而朱雀却始终神色轻松,仿佛并没有把这三人放入眼中。

  “呵呵,这下三对三,刚好,”玄鹰摸了摸鼻子,笑的格外阴险,“老杂毛们,你们可别把老子我给忘掉。”

  几人脸色皆是微微变,朱雀的实力,完全可以挡住他们其中两人,而白云桥受了伤无法作战,如此来他们的人数还是不够。

  “少主,”紧紧握着拳头,白云岩天面容铁青,扭头看向站立在旁的白永成,说道,“白家和火家的实力,你最为清楚,若你愿意主动与我们回去,说不定还能救这些人命,否则,他们的下场只有个,那便是,死!”

  给读者的话:

  感谢35400的打赏!!

  第三十章最后决定

  烈日笼罩下,白永成紧紧的握着拳头,英俊的容颜霎时间惨白,眸子不禁投向后院中兰心所在的方向,那眼里浮上不舍,不知为何,望到他的目光,元若蓝的心咯噔了下。

  “我和你们离开,”嘴角的苦涩开始蔓延,白永成苦笑声,随即视线落在元若蓝的身上,“不过,我有些话要和我的女儿说,你们都去外面等我。”

  白云岩天眉头微微皱,沉思片刻,说道:“好,我们在门外等你,希望你不需太久”丢下此话,白云岩天和火家的两位长老相视眼,扛起白云桥迈步走向门口,既然少主答应随他们离开,给他些时间做告别又何妨?

  “若蓝,对不起,”白永成低下眸子,大手轻轻的揉着元若蓝的脑袋,唇边扬起浅浅的笑意,轻叹口气,“他们说的没错,如果这次我不随同他们离开,接下来前来的,便是两家真正的高手。”

  元若蓝攥紧拳头,抬起稚嫩的脸庞,黑眸里坚定的光芒闪动:“不管来多少人,我都不会让任何人,拆散我们家!”

  “若蓝,你放心,后爹只是回家而已,不会有任何事,我不愿意娶火家小姐,也没有人可以逼迫我,”白永成欣慰的笑,此生能拥有个如此的女儿,他还有何憾事?

  “而且,后爹相信你,”忽然,白永成收敛住笑容,神色严重的凝视着面前的少女,“若是我不离开,只会牵累你和心儿,而以你的能力,不出几年,就会拥有足够的实力,彼时,再前往白家,后爹会在那等你。”

  说话间,白永成扫了眼朱雀,正因为朱雀的出现,让他感觉到元若蓝的神秘,要不如此,他也不会做出这般决定而他愿意回白家,仅为了给她足够的时间成长罢了。

  浑身猛然颤,元若蓝低首不语,她亦明白,白永成所言在理,可她真要如此眼睁睁的看他离去?

  “少主,时候不早了,我们是否该出发了?”门口之处,传来白云岩天不耐的声音。

  “若蓝,记住了,后爹在白家等你们,”白永成伸出大手,将元若蓝的脑袋按到胸前,轻轻的拍了下她的背,眼眸中满含温柔,随后不舍的放开了手,最后望了眼后院的方向,便将目光转向霖,“霖,你跟随我许多年了,也是我最信任的人,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心儿与若蓝麻烦你照顾了”

  “将军”霖张了张口,话到了口边,却不知如何说出来。

  脚步声,渐渐的朝着门外走去,越来越远,可是从始至终,元若蓝都低垂着脑袋,没有看白永成眼,头发遮盖住脸颊,使人无法看清她的表情,然而她颤抖的身躯,还是将她的感情显露无疑。

  “主人,是否要我去拦住他们?”朱雀担忧的瞥了眼元若蓝,随后目光投向府外,火红色的眸里燃烧起两簇火花,他才不管那群人是谁,他只知道,让主人伤心的人,死千次都不为过!元若蓝不予理会,掌心溢出淡淡的血丝,漫入泛白的指缝当中。

  步子迈出将军府门槛,白永成按捺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