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龙凤门的门主是茯神的时候,宗门的管教是非常的严格的,只要是别人不去主动的招惹他们的话,他们也不会去招惹别人的,现在换了门主之后,不仅是实力不如之前,就是他们也变得这么的狂妄。早晚有天,他们会将茯神创下的基业毁于旦。

  “龙凤门?”道充满了杀意的声音从边上传来,当众人转头看去之际,就见身白衣的女子漫步而来,绝美的脸上此时阴沉的像是狂风暴雨即将到来。

  “娘亲,姐姐。”顾逸阳和白枫看见走来之人是,不由得快速的跑了过去,但是,在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之时,不由得颤。

  “你是龙凤门的人?”微微的抬头,元若蓝的眼中充满了杀机,心里有股强大的怒火在熊熊的燃烧。“原来龙凤门也不过如此。”虽然不知道龙凤门现在有多大的变化,但是只要看下这三人的表现,就可以知道现在的龙凤门是什么状况。

  “若蓝丫头,这三人就是那两人忠实的走狗,当初他们也参与了那件事情之中,当年他们只是神皇巅峰的实力,要不是我被那对狗男女暗算的话,身负重伤没有办法施展出强大的力量,就算是他们手里有神器也那我没有丝毫的办法,没有想到,他们三人现在竟然达到了神尊低阶的实力。”脑海之中,传来了茯神充满恨意的话语。

  “臭丫头,你又是什么人?敢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黄袍老者眯着眼睛,冷冷的看和元若蓝。

  “黄骨大人,她就是鲁大人维护的那个女子。”田舟看了眼元若蓝,咬牙切的的狠狠说道,双眼之中散发出强大的杀机。

  “鲁洛大师?”黄骨微微的愣,杀意稍微的收敛了些,“看在鲁洛大师的面子上,我可以饶你命,你赶快离开吧,我可以不和你计较了。”

  目光微微敛,元若蓝冷冷笑说道:“要是我说不呢?”。!!

  第三百十五章灵牌反应

  “那么就算是鲁洛大师也庇护不了你。”不屑的目光从元若蓝的身上扫过,黄骨的脸上满是嘲讽之色,他真的不知道鲁洛大师心里是怎么样想的,竟然要庇护这样个年轻的女子,难道她是鲁洛大人儿子的私生女?但是,来这里的不仅仅是鲁洛大师,炼丹盟的丘陵大师的身份更加的尊贵,想必以丘陵大师严谨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庇护破坏规矩的落月国的。

  “呵呵,我也无法庇护得了他吗?”就在这个时候,声地小声传来,声音之中带着丝冷意,使得黄骨的身体不由得颤。

  抬头之间,就看见迎面走来了三个人,当看见丘陵大师也在起之后,不由得微微地松了口气,随即目光冷漠的扫过天斗国和辛豆国之人。被他的目光所以,两国之人的身体不由得颤,都不由自主的低下了脑袋,不敢再看他眼。

  黄骨的小动作自然是被丘陵看在了眼里,他默不作声的我看着黄骨,用威严的声音说道:“看来这里非常的热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这样子的,丘陵大师。”黄骨冷冷笑,阴沉的目光看了眼元若蓝,然后快步走到三人的面前,拱拱手恭敬的说道:“落月国的易钦戈不顾比赛的规则,想要击杀已经认输的对手,所为裁判,我需要公平处理,所以我就出手阻拦,谁知道落月国的这些人根本就不将我这个裁判放在眼里,公然和我对抗,我正打算要处置他们。”

  说完这些话之后,黄骨又看向元若蓝,义正言辞的说道:“尤其是这个女子,竟然说我们中州之人不过如此,向她这样的白痴,根本就不配站在这里,而我作为个裁判,必须要给紫林国个公正的裁决。”

  “是这样子吗?”丘陵的目光扫向天斗国和辛豆国的众人,声音之中带着丝威严。

  “没,没凑,黄骨大人说的是真的,事情确实如此。”说这话的是辛豆国的个天才,他虽然不满意黄骨的处事之法,但是他不得不这么说,除非他想要得罪龙凤门。那些观看了脸比赛的人拼命的对自己国家之人使眼色,奈何他们都不知道这些是什么意思,自然就顺着黄骨的话说了。

  听了众人的话之后,黄骨冷冷笑,他似乎已经看见了落月国接下来的下场了。

  “你胡说。”漠熙颜紧紧地握住拳头,俊美的脸上片通红,那双纯净的双眼之中,散发出熊熊的怒火,“师祖,事情根本就不是这样子的,明明是他们”

  鲁洛抬手,阻止了漠熙颜说下去,看向黄骨的目光带着丝嘲笑,“熙颜,你无须多言,这些是我们会处理的。”龙凤门,呵呵,他们还真的以为身为中州之人就可以为所欲为?在中州的诸多势力之中,龙凤门已经没有当年那么的强大了,要不然的话,也不会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招收弟子了。

  “丘陵大师。”拱拱手,黄骨朝前走走了几步,嘴角露出丝冷笑,恭敬地说道:“你也听见了,落月国的这些人和鲁洛大师的关系,要是让鲁洛大师来裁判的话,难免会有失公允,还望丘陵大师亲自主持公道。”

  眯了眯眼睛,丘陵用威严的目光看了眼黄骨,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朝着元若蓝哪里走去。黄骨以为丘陵要亲自出手对付元若蓝,不由得露出得意的笑容,但是,他还没有得意多久,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就像是看见了魔鬼样,双眼瞪的大大的,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若蓝大师,你没有什么事情吧?”元若蓝身为超神品的炼丹师,他的炼丹技术是茯域的第,喊她声大师也不为过,而且,要是可以得到她的指导的话,那么自己的炼丹技术说不定可以更上层楼,突破第九层,达到神品巅峰炼丹师的水平也是指日可待了。

  “什么?”众人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副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擂台上面的丘陵大师。虽然丘陵大师没有对元若蓝做出卑躬屈膝的举动,但是就是他脸上淡淡的微笑,就让人感受到他心里对于元若蓝的恭敬,可以让中州个堂堂的炼丹师这个样子,难道这个女子的炼丹术比他更强?

  “喂,那个炼丹比试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几国之人很快就回过神来,急忙的开始询问观看了炼丹比试那边发生的事情。

  “什么事情?你说是什么事情?没有看见我刚才直在给你使眼色吗?”

  “我怎么知道你想要表达的丝是什么?赶快跟我说说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丘陵大师会对她这个样子,那个女子到底是什么人?”

  “哎,刚才你真的不该帮助龙凤门的人说话,你知不知道这次的比试之中,在那两个测试的阵法之中,若蓝大师突破了第几层?那可是第十层,根本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就算是以前的茯神大人和炼丹盟的盟主,也只不过是突破了第九层而已,你知道第十层代表着什么吗?那可是超神品的炼丹师。”

  “什么?超超神品?这,这怎么可能?”使劲的咽了咽口水,广场上面的人目光都集中在那个说话之人的身上。那个人只是天斗国个普通的修炼者,什么时候有这种万众数目时候?但是,他心里现在可是点也开心不起来,因为他为天斗国接下来的命运感到担忧。

  “我也希望这件事情不是真的,但是这现在就是事实,你们知不知道超神品炼丹师的强大?只要她说句话,有都少人抢着为她效忠?又有多少势力愿意为她卖命?我天斗国确实是强大无比,但是和中州拥有的神尊比起来,把简直是不值提。”

  这些话让所有人都傻眼了,脸惊愕的看着擂台上面的那袭白衣。就算是落月国的人也是呆住了,他们虽然也知道元若蓝的炼丹造诣很强大,但是却没有人会想到,她已经达到了传说之中超神品的实力。

  我靠,这还是个人吗?她也才二十几岁而已,还没有达到三十岁的年纪,就成为了现在茯域唯的个超神品炼丹师,这样的天赋简直是超级变’态,就算是那些还几百岁的老者,也不过是个神品炼丹师。

  “哎。”易恩罗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看向元若蓝的目光变得非常的复杂,“六年之前看见她的时候,她虽然也是非常的变‘态,但是,和今天比起来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下来才只过去了六年时间而已,她的成绩已经让中州之人也是刮目相看了,也许自己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件事情就是,和她搞好了关系。”个超神品的炼丹师,对于茯域来说,必将产生很大的轰动,他似乎已经看见了元若蓝站在金字塔顶端的情景。

  “师傅永远都是最变’态的。”易菲菲的手在胸前紧紧地握在起,双眼睛之中散发出异样的神采。

  易钦戈并没有说话,那张惨白的脸蛋上面,闪现出丝复杂之色,嘴角微微地扬起,露出丝微笑,那双碧绿色的眼睛光满闪烁。现在她变的是越来越强大了,要是想要紧跟她的步伐的话,就必须要加快修炼,要不然的话,就会被他狠狠的抛在身后。

  水云和莫婷脸崇拜的样子看着元若蓝,他们的心里有种信心,要不了多久之后,这个女子必将在中州掀起场风暴。只因为只要是有她的地方,就不会再太平下去。眨了眨可爱的眼睛,顾逸阳微微笑,那稚嫩的小脸蛋上面满是骄傲的神色,只因为她是他的娘亲,此生此世,他最大的幸福就是成为了娘亲的孩子。

  “姐姐,不知道这些年没见,你到底成长到了何种的地步?”白枫微微地叹,灿烂如同星辰般的眼睛之中,蕴含着慢慢的笑意。他心里唯的遗憾就是,这些年没有带着自己姐姐的身边,见证她的丰功伟绩。

  “超神品炼丹师?”黄骨不由得朝后面对了几步,使劲的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不,不可能的,她怎么会是超神品炼丹师?但是,炼丹师测试的那个阵法他是知道的,是由个强者创造的,绝对不会出现错误的。要是早知如此的话,说什么也不愿意去帮助紫林国的那些混蛋了。

  此时,另外两个裁判也缓过神来,突然之间,个身着黑衣的老者,感觉到自己的手上传来阵炙热,低头朝着手上的戒指看去,眉头微微地皱起。“灵牌?茯神的灵牌怎么会出现反应?难道说”

  “古蔺,发生什么事情了?”白袍老者看向身边之人,脸上露出不解之色。

  “是茯神的灵牌有反应了。”

  “什么?”白衣老者猛地已经,脸上露出惊慌之色,“你是说茯神大人的灵牌有反应了?这怎么可能?”!!

  第三百十八章急速赶回

  扫了眼广场上面的人,宝袍老者看见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回收,才传音说道:“茯神的身体虽然是被我们毁灭了,但是,你要知道他有个保护灵魂的魂珠,他就是借助那个魂珠逃走的,这些年以来,这个令牌直都没有反应,就表示茯神的还没有死亡,只要是他还没有复生的话,我们就要尽快的找到他,要不然的话,等他活过来之后,茯神的恐怖我想你是知道的,到时候我们都会生不如死。”

  这些年以来,为了以防万,他们直在寻找对付灵魂的办法,而这次来这四国,是想要招收些人才,第二就是想要寻找些东西,要是可以得到那个东西的话,就算是茯神的实力在强悍,那他也不会是他们的对手,而等这场比试结束之后,他们就要前往紫林国取回那个东西。

  要不是因为那个东西的话,就凭紫林国这些废物,他们是不会去多看眼的,两人对视眼,随即将目光看向元若蓝,他们很明显的感应到,茯神的灵魂波动就是从元若蓝的身上传出来的,这个女子肯定和茯神之间有些关联。

  紧紧地握住拳头,元若蓝将心里的愤怒压制下去,就算是茯神的实力恢复到神尊低阶,那么也不是这三个人的对手,所以就算是现在她很不甘心,她也知道现在不是出手的时机。不知道现在突破到了神皇,第五个房间之中会有什么东西,等她开启了第五扇门之后,再做打算,不管怎么样,既然龙凤门的人已经来到了这里,就不能让他们安全的回去。

  “紫林国?”元若蓝冷冷笑,目光之中散发出强大的杀机,嘴角微扬,迈步走到紫林国众人的面前,“我元若蓝曾经说过,定会将你紫林国连根拔起,从此以后,紫林国将不复存在了任何敢帮助紫林国的人,同样也是,死。”

  “你?”田舟紧紧地握住拳头,脸色是铁青片,开口说道:“我紫林国这么多的人,岂是你说灭就可以灭的?犯下这么多的杀戮,你就不害怕下地狱吗?”

  “哈哈哈,地狱?”元若蓝狂笑起来,嘴角微微地勾起,眉宇之间都是狂傲之色,“我手上本来就沾满了鲜血,但是这样又能怎么样?那是因为你们该死,既然已经接下仇怨了,那我是绝对不会让这些仇怨在延伸下去的,就算是要下地狱的话,我也要将地狱搅他个天翻地覆。”

  “难道不就不害怕遭天谴吗?”田舟浑身颤,脸色铁青的吼道。

  “天谴?”元若蓝的嘴角笑意更加的浓烈了,眼神之中却是有藐视天下之态,仿佛将天地万物都不放在眼里,“要是真有这样的本事的话,它到可以给我个天谴看看,但是,我元若蓝的性命只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就算是天也无法收。”

  狂妄,实在是太狂妄了。元若蓝的这些话让众人下子就目瞪口呆起来,愣愣的看着这个身霸气的女子。,在茯域之中,有些人还是比较相信天谴的,她要有多狂妄才可以说出这番话来,应该也就只有这个女子不相信天谴了吧?

  易钦戈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慢慢的走到元若蓝的身边,俊美的脸蛋上面都是坚定之色。“我的性命是你所救,要是下地狱的话,我易钦戈定会陪着你。”

  “若蓝姐,我也要跟你起去地狱。”漠熙颜走到元若蓝的身边,那张单纯的脸上满是微笑,但是仔细看的话,还可以发现里面的丝红晕。“因为若蓝姐身上有我喜欢的味道,所以”

  我身上有你喜欢的味道?听了他的话之后,元若蓝不由得愣,疑惑的目光看向了漠熙颜,只是她也没有多想,只是淡淡的开口说道:“枫儿,你来保护阳儿。”

  “大姐,你就放心好了,我会好好地保护他的安全的。”伸手,就将顾逸阳强行的拉进了自己怀里,然后慢慢的退出了战场。知道自己的实力没有办法帮助自己的娘亲,顾逸阳撇撇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安静的待在白枫的怀里,双大眼睛紧紧地盯着元若蓝。

  “若蓝大师。”莫婷不由得站了起来,苍白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在之前我就和已经决定追随若蓝大师了,要是若蓝大师选择入地狱的话,我们定会追随大师去地狱大闹番,何况,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因我而起,我愿意和若蓝大师同对敌。”

  “是的,若蓝大师,要是去地狱的话,不要忘了我个,哈哈。”马上就有落月国的天才接着开口说道,接下来表示要和元若蓝起进地狱的人越来越多。

  “不就是区区紫林国吗,仗着实力的强大经常地欺负我们落月国,还想要伤害我们莫婷公主和易公子,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们做出反抗。”

  “哼,不就是地狱吗,只要有若蓝大师在,必定将地狱搅得是天翻地覆,而且就算是我们要下地狱的话,也是之后的事情,反正先我们步下地狱的人是看不见了。”

  目光从众人的身上略过,元若蓝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想要之随我的话,仅凭你们现在的实力还不够,你们还是努力修炼吧,你们都是落月国的天才,相信以你们的天赋,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在茯域闯出番天地。”

  众人的身体不由得震,满脸崇拜之色的看着元若蓝。正因为元若蓝的这番话,让她在离开茯域前往中州之后,在落月国引起了番修炼风暴,而中燃这样的努力修炼,就是为了走出茯域,追随着他的脚步。

  “这个丫头倒是非常的适合做个领袖。”鲁洛捋着自己的胡须,再次的感叹声,“为什么我的那个儿子私生子是大堆,就没有个像她样优秀呢?真是气死我了,要是我有这样个变态的孙女的话,那该多好,可惜的是,我那些孙女没有个争气,孙子也没有个是个东西的,不然的话,到时真的想将她给拐回家。”

  想到这里他就更加的有气了,要是他的孙子有个是杰出的话,说不定还有些希望,但是,那些不成器的东西,没有个是配得上若蓝丫头的。突然,鲁洛像是想起了什么,眼睛眯起,朝着元若蓝身边的漠熙颜看去。“漠熙颜这小子倒是非常的优秀,又是我的徒孙,要是他可以”

  “呵呵,鲁洛老头,你不会是让熙颜上场吧?”黄衣美妇眼睛微微地眯起,说道:“虽然年纪不是什么问题,但是,就是熙颜那小子太单纯了,指望他去追女人?你不会是在做梦吧?在说了,别人现在已经都有儿子了,你啊,还是不要有这个想法吧?”

  就像是当头盆冷水,将他心里的那些热情给浇灭了,他撇了撇嘴,不由得用幽怨的眼神看了眼黄衣美妇。难道想想还不行吗?他就不相信,她的心里会没有什么想法。

  “哈哈哈。”突然前面传来的声大笑。田舟勾了勾嘴唇,冷冷地看着元若蓝,“呵呵,罗天王妃,也许你可以将我杀了,但是,你罗天王妃同样也会完蛋的,哈哈哈。”

  “你说什么?”神色变,元若蓝的脸色马上就冷了下来。

  “其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