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么样?”他也是在昨天刚刚得到这个消息的,于是就急急忙忙的赶来了这里,毕竟元若蓝去天斗国了,自己应该好好地照顾王府的,但是却偏偏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那个人已经被我抓住了,王府之中也没有什么损失。”

  闻言,漠然不由得松了口气,好在王府也没有什么损失,不然的话,他还真不知道怎么样去面对元若蓝了,就在他刚刚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王府之中个下人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王妃,辛豆国的亲王前来拜访。”

  漠然不由得微微愣,有些不明所以起来,辛豆国的亲王前来拜访若蓝大师有什么事情?“王妃,王妃。”还没有等他想明白怎么回事,又有个护卫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说道:“王妃,天斗国的安泰大师和放方明大人前来拜访。”

  什么?漠然有些惊讶的差点摔倒在地上。天斗国的安泰大师,可是公认的四国第炼丹师,若蓝大师的实力纵然很强,难道还超过了安泰大师不成?更何况,天斗国为四国第,便是因为有了方明这个半步神尊。而且方明晋升为半步神尊比他更久,若是真战斗起来,他可不定方明的对手

  “辛豆国和天斗国?”元若蓝眉头微微皱,绝美的容颜冷了下来,“让他们进来吧,我也想知道,他们来这里到底所谓何事。”

  “是,王妃。”两人同时拱了拱拳,快步向着门外跑去。

  半响,两国之人便在王府仆人的带领之下走了进来,“呵呵,若蓝大师,好久不见,听说若蓝大师的王府中最近出了些变故,可有什么需要我们辛豆国帮忙?若有需要,我们必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安亲王大笑两声,快步走了进来,他那熟络的语气使元若蓝不禁再次皱起眉心。

  好久不见?他们似乎就从来不曾见过!!

  第三百二十章示好之举

  “若蓝大师,我天斗国也样,”见被安亲王抢了先机,方明赶忙开口,“大师若有需要,我天斗国愿意永远站在大师这方。”

  轻抚着手上的玄灵戒指,元若蓝不冷不热的语气说道:“紫林国之事我已经处理好,就不劳烦你们相助了。”

  闻言,众人相视眼,嘴角皆含着苦笑。

  “那个,若蓝大师”安亲王迈步上前,小心翼翼的拖着个蓝色木盒,恭恭敬敬的递到元若蓝的面前,“若蓝大师,这是我辛豆国的祖传之物,名为魂玉,若是灵魂受损,可以用来慢慢的恢复。”魂玉?元若蓝内心动,脸上却没有任何表现,仅是轻抚着手指上的玄灵戒指。

  咬了咬牙,安亲王下定决心,从衣袖中拿出物,再次递送到元若蓝的面前。“这同时我们辛豆国祖传之物,乃是株风火双系的药材,因为风火双系的玄者极为难寻,这药材在这里并无用处,不如赠给大师,相信大师会找到它的用处。”

  心猛地颤,元若蓝装作不在意的接过两物,说道:“好吧,这两样东西我接受了。”茯神便是风火双系的玄者,说不定这药材往后会起到作用。

  送出这两样物品,安亲王的心都在滴血,可是想到若如此便能消除位超神品炼丹师的敌意,怎么来说都值得。这都怪那些白痴,说什么不好,偏偏帮着紫林国和龙凤门,若不然怎会需要大出血?

  “若蓝大师,前段时间我出巡无意中获得枚药材,这药材即便是安泰大师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还请若蓝大师帮忙鉴定下。”话落,方明从空间戒指中拿出株幽蓝色的小花,清香扑鼻,顿时让人神清气爽。

  望见药材的刹那,元若蓝的心再次动,然而面容之上依旧毫无表情。“空灵草,复魂丹的种药材。”复魂丹,至少能让茯神的实力再恢复层,没想到这么快便有人送来了空灵草,如今仅差几株药材了。不过,想仅凭株丹药便消除她的不满,这怎么可能?不让他大出血她怎会善罢甘休?

  “若蓝大师,除了这之外,我还有样东西要给你。”擦拭了下额头的冷汗,方明张开手掌,他的掌心之上静静的躺着两块矿石。“这是黑圣石,我天斗国总共也只有这么两块,如今我便将它赠与若蓝大师。”

  “嗯,”点了点头,元若蓝手掌挥,把药材与矿石装入玄灵戒指当中,“对了,我最近想要扩长地盘,天斗国的轻落平原和辛豆国的星灵平原我要了。”这两个地方,个盛产药材,个拥有无数矿脉,正适合如今罗天王府的发展。

  “好说,好说,既然若蓝大师需要,我愿意双手把地盘奉上。”两人纵然很是心疼,这种时候却根本顾虑不了那么多,谁让曾经那些白痴的罪了她?也不看看个超神品炼丹师岂是那些白痴可以得罪?

  然而,旁的漠然却不禁傻眼。这到底在搞什么?这两个国家是个比个自私,个比个小气,怎会如此不求回报的送上这些珍贵的东西?还把两国最大的地盘赠给她?四国聚会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这些人会有着如此大的变化?

  便当漠然不明所以之际,黄腊藤快步跑入大厅,还来不及喘口气便急忙说道:“王妃,有三人前来拜访,他们自称是来自中州,此次炼丹比试的三个裁判。”说此话时,黄腊藤瞥了眼元若蓝,眼里有着不加掩饰的震惊。中州那是风域众人心中的圣地,这般强者来王府拜访,如何能让他不震惊?

  “什么?”漠然惊讶的跳了起来,目瞪口呆的张大嘴巴。炼丹比试的三个裁判?不就是那三人吗?以鲁洛大师的性格居然没有直接冲进来?他何时变得如此礼数了?更何况丘陵大师那般的眼镜高傲,竟然也愿意在门口等人通报?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哈,若蓝丫头,别怪我们几个老家伙不请自来啊。”随着声大笑,鲁洛大步跨入门槛,当看到旁的漠然之后不禁愣,问道,“漠然小子,原来你也在。”

  小子?漠然嘴角微微抽,好歹他也是个老头子了,被人称为小子这感觉有多怪异?可是他却不敢出口反驳,仅能微笑着点了点头。“是,我来找若蓝大师,不知鲁洛大师你来此所谓何事?”

  “我们几个老家伙要回中州了,顺路来给若蓝丫头道别。”

  顺路?漠然的脸部肌肉再次抽动了下,这路还真够顺的,要知道去往中州的道路并不在这边,如此可是绕了很远的距离。还顺路?顺你妈的大西瓜,鬼才相信这个理由。

  “若蓝大师,这是你该得的令牌,有它你便可出入中州,若你遇上无法解决的麻烦,可以去我炼丹联盟寻求帮助。”丘陵挥了挥手掌,道青光射向了元若蓝。

  元若蓝抬掌握住青光,旋即张开掌心,张藏青色的令牌赫然呈现于她的眼中,只见这令牌青光闪烁,个斗大的丹字雕刻极为清晰,并隐约透着股淡淡的药香气。

  什么?丘陵大师这严肃的老头子竟然称呼她为大师?漠然张大嘴巴,惊讶的说不出来话,然后视线落在令牌之上,眼中的震惊更甚。这令牌不同于般,不但能自由出入中州,更能在炼丹联盟享受些福利,为何丘陵大师会把如此珍贵的令牌交予她?

  “那个”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漠然的目光片呆滞,“若蓝大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

  “呵呵,”美妇捂唇娇笑声,眼含秋波,略带戏谑的说道,“漠然小子,我可是听说这丫头是你介绍给鲁洛老头的,怎么,你自己对她也不了解吗?”

  “黄珊大师,你就别卖关子了,还是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漠然苦笑声,这女子隐藏的如此深,自己又怎会什么事都了如指掌?他纵然知道他的炼丹术很强,可在炼丹联盟中,丘陵大师的地位仅次于炼丹联盟的盟主,能让他这般对待,恐怕她的炼丹造诣定然强到离谱。

  “呃,你居然不知道?”黄珊瞪大双眸,吃惊的望着漠然。被她的目光所及,漠然恨不得羞愧的钻到地缝中去。

  “咳咳,”鲁洛干咳两声,瞥了眼黄珊,嘴角含笑的道,“你就别逗他了,呵呵,漠然,你真不知道若蓝丫头是超神品炼丹师?”

  “哦,原来是这样,超神品等等!”苍老的身躯猛的颤,漠然整个人都愣住了,瞳孔睁大,震惊之色尽显于老脸。“你你说什么?超神品炼丹师?”

  不!不可能!风域除了万年前的火神之外,竟然还有人能晋升为超神品炼丹师?这这也太过梦幻了吧?而且,还是个三十岁不到的超神品炼丹师,她还敢不敢再变,态果然人不能和人比,不然会气死人!难怪丘陵大师亲自登门拜访,难怪两大国家的人会变得这番大方,如若她是名超神品炼丹师,那就什么都说的通了。

  “哎!”漠然叹了口气,颇为哀怨的瞥了眼元若蓝,“认识你必须心脏足够强悍,不然早晚有天会被你给吓死。”耸了耸肩膀,元若蓝无奈的笑,旋即目光落在鲁洛三人的身上。

  “天斗国如何了?四国聚会已经结束了吧?那龙凤门的三人”神色微敛,元若蓝的黑眸中闪现出抹强烈的杀机。

  鲁洛相视苦笑,这小丫头还真是记仇。只是他们又如何知元若蓝于龙凤门的仇恨并不是比试的缘故,在遇到茯神之后便已注定这等结果。

  “四国聚会确实结束了,落月国的天才们皆已返回,熙颜小子也与队伍走在起,很快便会到达罗天平原。”说这话时,鲁洛扫了眼漠然,他最后两句话完全是说给漠然听的。

  “至于龙凤门”鲁洛微微皱眉,面色透着凝重,“自从你们离开后那三人便已离去,所以天才们间的比试也仅能不了了之,关于他们去了何处,我却不知。”闻言,元若蓝神色依然没有变化,仿佛所有都在她的意料当中

  “呵呵,若蓝大师,”黄珊捂唇轻笑,美眸时不时瞥向元若蓝,“若你去了中州,欢迎来我黄家做客。”

  “滚你的!”鲁洛瞪了眼黄珊,旋即笑容满面的望着元若蓝,“若蓝丫头,我们最先遇上,也是我最先发现你的变‘态,所以要做客也该去我鲁家,我鲁家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去你家?”黄珊瞥了瞥唇,语气颇为不屑,“你那儿子好,色成性,孙子如狼似虎,若蓝大师去你家不会被他们给拆了?所以还是我黄家比较安全。”

  “你”鲁洛气的满脸通红,恨恨的瞪了黄珊,丝毫不顾及两人同事多年的情谊。

  “够了!”丘陵眉头皱,冷声打断两人的争锋,“若蓝大师若要做客,也是去炼丹联盟,难道你们的家族比炼丹联盟更好?而且去何处,改由若蓝大师亲自决定。”

  闻言,两人当即噤声然炼丹联盟中人都有各自家族,却皆是属于联盟,故此她若去炼丹联盟,于黄家和鲁家皆有益处,何况丘陵说的没错,这些事该有若蓝大师亲自决定,他们做不了主。

  “各位的好意我心领了,”元若蓝拱了拱拳,微微笑道,“我在中州有些事需完成,待我办成那些事后,必定去炼丹联盟拜访各位。”!!

  第三百二十二章终于来了

  “大师,若你有事需要帮忙,可以随时去炼丹联盟寻求帮助。”丘陵那张始终严谨的面容之上,奇迹般的勾起抹淡淡的笑意,让旁的漠然看傻了眼,原来这老头也是会笑的。

  “定”元若蓝微微笑,说道。

  “那我们便告辞了,若蓝大师,我们在中州等你。”淡淡的笑,丘陵的视线深深的注视着元若蓝,“我很期待,你的名字响遍中州的那天。”话落,拱了拱拳,丘陵轻轻的甩了甩衣袂,最后望了眼元若蓝便转身离去。

  凝视着三人远离的身影,元若蓝抬头望向纯净的蓝天,心底发出声叹息中州?她也是时候前往中州了,不过在此之前,还需等待敌人的上门。

  随着三人的离去,两国之人亦都尽相离开,漠然见到王府并无大碍,也启程回到了莫家,便当这些人离开不日后,落月国的天才们都回来了。这路众人都长了不少见识,尤其是四国聚会时发生之事让人津津乐道,诸人似乎还沉浸在那份喜悦当中。

  除了易钦戈被易恩罗给带回了皇城,其余人皆都赖在了王府之内,尤其是落月国的公主莫婷,她与顾逸阳简直是臭味相投,两人天到晚想着如何折磨紫林国的两个老头。于是,紫林国的两个神皇巅峰往后的日子根本是生不如死,天天被折磨的只剩下口气,然而顾逸阳的枚丹药喂下去,又成为了生龙活虎的小白鼠。

  在这种强烈的痛苦之下,两人皆都后悔万分,他们惹谁不好,偏偏招惹了这些恶魔,若是在给他们次机会,定然不会选择与落月国为敌

  没有了神皇巅峰的紫林国,无需元若蓝出手,自然有人替她灭掉,并且灭掉紫林国之后,还把紫林国的地盘恭恭敬敬的送到她手中。对此,元若蓝当然不会拒绝,地盘越多,于她来说实力便越强悍。

  紫林国皇室需有人接收,元若蓝自己并不想成为女皇,便让黄腊藤前往紫林国自立为皇,黄腊藤本不想接受,奈何元若蓝意已决,容不得她拒绝。

  而此段时间,不知是谁爆料出元若蓝为超神品炼丹师,故此无数的强者蜂拥而上想要加入王府,其中更甚至有许多神皇强者。由此,罗天王府进入前所未有的顶峰时期

  可是这种情况不曾持续多久,便在这日的午后,罗天王府的天空之上多出三道人影。“想必这便是那罗天王府”虚空之中,黄袍老者迎风而立,股肃杀之意从那枯老的身躯中漫出。

  “古林,邱贺,我们这便下去,虽然这段时间紫林国被灭,好歹我们已经得到了那样东西,用它完全可以打败茯神,而且若那女子真和茯神的灵魂有所联系,那么她便必须死,个超神品炼丹师的恐恐怖你们皆知,绝不能让她们活着进入风域。”三人相视眼,身影如浆时掠向地面。

  轰隆声,整个王府之内皆是颤抖了下,所有人都大为惊愕,凝视着凭空出现的三个老者。“快,快开启护院法阵!”随着此话的落下,王府大院骤然发生变化。

  乌云密布的天空之下,无数玄兽奔腾而来,烟尘滚滚,然而面对这番情景,三人皆是面不改色,嘴角含着不屑的笑容。

  “哼,雕虫小技!”黄谷不屑的冷哼声,长结抬,道凌厉的剑风狠狠的刮向诸兽。

  强大的剑风把诸兽席卷入空中,化为碎末消散于天空之下,旋即剑风把天空狠狠的劈开了道口子,刹那间撕裂开来,发出声强烈的爆炸声。

  “扑哧!”郑天宇喷出口鲜血,身体快速的向后落去。在黄腊藤离开之后,阵法便由他掌管,如今被强行破开,他本身亦承载定的攻击力。

  “这便是神尊的力量吗?”强行支撑着爬了起来,郑天宇面露苦笑,“看来阵法仅能对神尊以下有效。”不知龙凤门这三人来这里到底所谓何事,可惜炼丹联盟的三位大师都已离去,不然

  “罗天王府的待客之道就是如此?”黄谷讥讽的笑,眼中透着浓烈的杀机,“让你们王府的王妃给我滚出来,否则我便把罗天王府所有人都屠杀殆尽。”霸道的声音传遍于整个王府,诸人皆惊愕的望着黄谷三人,脸庞之上不满深深的恐惧。

  此时,王府后院,元若蓝抬头望向不远之处的蓝天,喃喃自语道:“他们终于来了么?枫儿,阳儿,你们去青冥府中,不许出来!”

  “大姐”白枫微微怔,咬了咬唇,略显青涩的俊颜之上掠过坚定,“我之所以不曾先来风域,而是去往神之大陆历练,所谓的便是助你杀敌,如今敌人杀上门来,我却躲起来让你人面对,如此,我还算你的弟弟吗?”

  心头暖,元若蓝拍了拍白枫的脑袋,微微笑:“不管你长多大,在我心中都是那个需要我保护的小家伙,所以,保护你是理所当然,若你真想帮我的话,以后阳儿的护卫任务便交予你了。”

  “姐”凝望着面前的这张笑颜,白枫似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好,我会帮你看着阳儿,往后亦是如此,只要我白枫还活着,他就不会有任何危险。”这是姐姐交给他唯的任务,他绝不能让姐姐失望。

  “娘亲,”顾逸阳拉了拉元若蓝的衣袂,可爱的小脸扯出抹僵硬的笑容,水汪汪的大眼睛直视着她,“娘亲会没事的,对吗?娘亲不要让阳儿的好不好?”

  俯下身子,元若蓝揉了揉顾逸阳的小脑袋,柔声说道:“放心吧,这世上能要娘亲性命的人还没有出生,娘亲不会有生命危险。”

  “嗯,”点了点小脑袋,顾逸阳可爱的笑了笑,“那阳儿在青冥府乖乖等着娘亲。”

  “好。”

  元若蓝微微笑,挥了挥手,把两人收到青冥府后方才向着前院走去。前院之内,已聚集了不少的人,莫婷第眼便望见了元若蓝,急急忙忙的奔跑而来,气喘吁吁的道:“若蓝大师,阳儿呢?我刚才没有找到他。”

  看到莫婷眼里不加掩饰的担忧,元若蓝的嘴角轻轻扬起:“放心吧,他和枫儿都被我送到安全的地方了,不会有事。”

  “那就好”莫婷明显的松了口气,这些日子的相处下来,她很喜欢这精明腹黑又狂妄的小家伙,当然不消他遇上危险。

  “若蓝姐姐”漠熙颜心中喜,快步走到元若蓝的身旁,清澈的大眼里闪烁着纯净的光芒,这当中似乎仅有他方才面不改色。易菲菲纵不曾说话,却与漠熙颜左右的站在她的旁边。

  微微抬眸,元若蓝望向前面三个老者,冷笑道:“龙凤门?还真是稀客,我这小小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