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诡异的气息漫入空中,透着令人窒息的压迫,即便是黄谷三人在这压迫下都不禁面色苍白。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聚于漠熙颜的身上。“我不想杀人,真的不想杀人,可是”泪水顺着那张还略带稚嫩的脸庞滑落,漠熙颜紧紧的咬着唇,“你们为什么要让她落泪,为什么要伤害她?”

  “熙颜”元若蓝微微怔,诧异的眸光落在漠熙颜的脸上。这般的漠熙颜是她从未见过的,如今他似乎完全变了副模样

  “轰隆隆!”天色大变,乌云覆盖着整片天空,狂风骤起,漠熙颜站立于狂风当中,墨发拂过稚嫩俊美的脸庞,他的黑眸中透有嗜血的光芒。

  “若蓝姐姐,为你,我愿成魔,任何让你落泪,让你伤心的人,都该死!”他永远无法忘记,当看到她留下滴泪时的辛酸,他亦无法忘记,当他以为她失去生命时的恐惧。这些年来他不能杀人,甚至不能有任何杀意,仅有如此才能不被魔体入心,可这次为了她,就算是成魔又如何?他绝不会放过这些伤了她的人!

  “轰!”

  “轰隆隆!”

  天空之中,电闪雷鸣,在众人惊愕的注目之下,漠熙颜的那袭黑发逐渐变为血红,黑眸亦是被火红色的光芒所充斥。这是个完全不同的漠熙颜,却是同张的面貌

  少年迎风而立,红发狂舞,血红色的眸子透着嗜血残忍的光芒然朱雀同为红发红眸,可朱雀带给人的感觉是火爆嚣张,然而这少年的身上却充斥着阴冷肃杀之气。

  “轰!”微微抬手,三道红光化为箭矢,以迅雷之势猛然袭向黄谷三人。

  “噗嗤!”三声闷响清晰入耳,黄谷三人猛然瞪大双眼,低头望着胸口处的血洞,眼神逐渐涣散,缓缓的,那双瞳孔失去了焦距

  秒杀了?堂堂神尊强者,就这样被秒杀了?这个少年到底是何人?不过任何人皆明白他绝不是漠熙颜,不只是实力间的差距,更是两方给人感觉的诧异。漠熙颜单纯的宛如张白纸,而他则是手犯无数杀戮的恶魔。

  “漠熙颜”许是下意识的望了眼元若蓝,眼里夹杂着丝不明的意味,旋即手掌挥,道掌风刮向茯神,刹那间包裹着她的黑色火焰消失殆尽。微微怔,元若蓝来不及多问,急忙抬起手掌,锁魂珠立刻向着三人飞射而去。然当元若蓝收回锁魂珠后,黑色的珠子内俨然多了三个透明的人影。

  “你想要干什么?”察觉灵魂被禁,黄谷惊恐的大喊道。

  “干什么?”勾了勾唇,元若蓝冷笑声,“当然是让你们生不如死,五年之前,在这锁魂珠内我曾禁锁过个灵魂,可惜她仅是坚持了七七四十九天便化为了灰烬,可想必以你们神尊的灵魂,坚持个几年不成问题,这几年内,你便在这里经受灵魂灼烧的痛苦,让你们尝尝相同的滋味,放心吧,在这里我若不想让你们死,你们是绝无法死!”

  浑身猛的颤,黄谷的老脸上溢满惊恐:“恶魔!你这个恶魔!快放了我们!”

  “放了你?不,我不能放你!”元若蓝摇了摇头,微微笑,“因为我是在帮你,若是你们离开了锁魂珠,灵魂定然会消失,我怎会眼睁睁的看着你们灭亡?所以为了让你们多存在几天,你们还是呆在这锁魂珠内比较安全。”

  “不,若蓝大师,我求你,求了放我离开,我宁可灵魂覆灭,也不想留在这里!”

  闻言,元若蓝笑了起来,她的笑容充斥着冷意:“当初你们伤害我师父时怎不知会有今日?而且我会让你们看清楚那对狗男女的灭亡!这次对付你们并不是靠我的实力,但是杀那对狗男女,必将是由我与师父亲自动手,放心,那天决不会远”

  虽然这次没能亲手杀了这三人,可下次必定依靠自己的力量,而她提升实力迫在眉睫,若是她有足够的力量,那么自己就不会产生这么多的变故。紧握着拳头,元若蓝神色透着坚定。是时候前往中州了,或许到那里方才能找到突破的机遇

  此时,众人望着元若蓝的视线充斥着满满的震撼,旋即股凉意窜入脚底,直入心中,让诸人齐齐打了个寒颤。尤其是选择背叛之人,心里溢满着深深的恐惧。龙凤门的三位强者身死,灵魂被禁锢,是否接下来便会轮到他们了?

  当然元若蓝可没空去管他们,但是从此往后,他们与各自所在的家族便成为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这便是他们选择背叛的代价!莫婷嘴角扬起笑意,激动的差点跳了起来,看向裘零的目光带着丝不屑和幸灾乐祸。哼,谁让这混蛋忘恩负义,这下受到报应了吧?

  “师父,”易菲菲急忙跑到元若蓝的面前,眸中含着层水雾,“师父你没事吧?刚才真的吓死我了,我还以为”

  “我说过,我不死,谁也别想让我死!”元若蓝微微扬唇,她这不是狂妄,而是有着死而复生的资本。

  只是她原本以为和龙凤门对上不成问题,没想到竟然会有压制灵魂的火焰,若不是她判断失误亦不会如此,所以下次,这种事决不会发生。而且,若是茯神能复生,便毫无畏惧之物眸光微闪,元若蓝的眸中透有凝重之色,也许是该想办法让茯神恢复肉身。

  “呵呵。”声沙哑低沉的笑声随风飘过,“漠熙颜”微微抬头,嘴角浅扬,血色红眸中闪烁着柔和的光芒:“青儿,许久未见,你的性格还是这般毫无变化。”布满柔情的眸光盯着元若蓝,那张俊美的脸庞勾着浅浅的笑容。

  元若蓝微微怔,眉头微微皱起:“我不叫什么青儿,你是否认错人了!”

  “不,你就是青儿,你的身上有她的气息!”俊美的脸庞猛的变,“漠熙颜”的视线牢牢的盯着元若蓝,眸里划过抹痛楚,“青儿,你忘记我了么?你怎么可以忘记我?”

  少年的表情带着丝疯狂,眸中红光大盛,充斥着诡异的气息

  “咳咳,若蓝丫头”茯神干咳了两声,支撑着站了起来,清丽的容颜上惨白无色,虚弱的似乎随时会倒下。

  “这个人不般,你要小心些。”不知为何,她感觉到这红发少年的实力强大到离谱,哪怕是她巅峰期都不会是他对手。可他又是谁?为何会称呼若蓝丫头为青儿?

  “青儿,你真的忘记我了吗?”注意到元若蓝眸中的淡漠,“漠熙颜”俊美的脸上显露出丝痛苦,他大步上前,紧紧的按住元若蓝的肩膀,愤怒的吼道:“你怎么可以忘记我?难道你把我创造出来不需要负责?我不许你忘记我!绝对不许!”

  强大的力量让元若蓝不禁皱了皱眉,面容瞬间冷了下来:“我说过是你认错认了。”

  她三世为人皆不曾有他的丝毫映象,那么便仅有个可能,是这男子把她误认为了那所谓的青儿。

  “若蓝丫头”茯神猛的惊,急忙跑向元若蓝。

  血红色的眸子微敛,“漠熙颜”转头望向奔来的茯神,低沉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刚才救你是看在青儿的面子上,若是你敢接近这里步,我必让你生不如死!”

  “轰隆!”股强悍的气息袭向茯神,乃至于向这方奔来的莫婷诸人皆被气势所及,身体尽都向后抛了出去,轰然落地。

  尘土漫扬,“漠熙颜”收回嗜血的眸光,便在这瞬间,寒光乍现,前方把长剑猛然刺向他的心口,带有势如破竹之势。

  微微怔,“漠熙颜”并不曾闪躲,仅是不敢置信的望着元若蓝,眼里流露出深深的痛楚:“你想杀我?原来你把我创造出来,便是为了杀我,既然我的性命是你给的,你要便拿去吧,但你可要想好了,我若死了,这白痴小子同样活不成。”

  长剑到胸前毫米处汀了,元若蓝紧紧的握着剑柄,冷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夕扬他在哪里?”

  “呵呵,”红唇轻扬,那双血红的眸中闪过异样的光芒,“我便是他,他便是我,只是那小子太过单纯白痴,而且他接近你,同样是我的情绪影响罢了。”

  闻言,元若蓝愣了下。漠熙颜曾说她的身上有他喜欢的味道,而这少年又言她拥有青儿的气息,这青儿到底是何人?为何会与她有所牵扯。

  “我说过我并不是什么青儿!我现在只想知道,夕扬什么时候回来!”

  “青儿,我已经说过了,我和他是同人,谁呆在你身旁又有什么关系?”

  忽然,少年身体颤,似是感受到了什么,血红色的眸中闪过嗜血的红光,他猛然上前,握住抵挡在胸前的长剑,深呼吸的了口气,问道:“青儿,你的身上为何会有男人的气息?告诉我,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紧紧的握着剑刃,鲜血顺着掌心流淌而下,他却丝毫感受不到痛楚,眸中闪烁着愤怒的火光:“为什么,为什么你曾经把我创造出来后不愿再看我眼,如今依然不愿多看我下?青儿,你为何对我这般残忍?为什么?”

  !!

  第三百二十五章提升实力

  “你要我说多少次?我并不是什么青儿,你认错人了。”元若蓝眉头微微皱,望了眼少年紧握着长剑的手,语气不冷不热的道。

  渀佛不曾听到元若蓝的话,“漠熙颜”那双充满柔情的双眸紧紧的锁定着她。“青儿,这辈子能当你男人的仅有我,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不能接近你!所以,那个在你身上留下气息的男人,我会让他从这个世上消失!”

  心猛地颤,元若蓝微微抬眸,冷漠的黑眸投向面前的少年。“刚才你出手相救我很感谢,但若”眸光微敛,抹杀意从眼里弥漫而出,“你敢伤害我所在乎之人,我绝对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握着剑刃的手再次紧,鲜血顿时如河流般留下,然而他却似乎没有知觉。

  “青儿,那个男人对你来说这么重要?既然你这么在乎他,那么,我更不能让他活着,”眸中红光大盛,少年松开了手中的长剑,猛然上前,紧紧的按住元若蓝的肩膀,怒吼出声,“告诉我,那个男人在哪里!”

  “轰隆!”在他这声大喝落下,全身气势猛然爆发而出,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狂风骤起,乌云铺盖着整片天际,少年立于狂风当中,红发狂舞,表情带着丝的疯狂和愤怒。

  “若蓝丫头!”茯神大惊失色,手掌支撑着地面,用力的站了起来,刚走了两步,双腿不禁软,再次摔倒在地。手掌微抬,她似乎想要抓住那袭白衣,可是视线不禁模糊起来,逐渐失去了意识

  “不能,不能伤害若蓝姐姐!”忽然之间,魂之中传来剧烈的颤抖,少年的身体猛的怔,眸中愤怒的红光渐渐散去,便在此瞬,乌云消失,天地回复了最初的平静。便当天地回复平静之际,少年单薄的身体缓缓倒地,旋即众目睽睽之下,那头红发缓缓变为了纯粹的黑色

  “熙颜!”元若蓝猛然怔,急忙伸手接住少年的身体。

  轻轻睁开眼睛,只见那双嗜血的红眸已回归清澈如水,漠熙颜唇角扬起,泪水却不经意间从眼角滑落。“若蓝姐姐,对不起,我不该让魔入心,我不该动了杀意,若是我没想要杀人,那个红发的漠熙颜就不会出现。”

  “熙颜,你没有错,又何须道歉?如果不是你,怎能制服龙凤门的三人?”

  身体微微颤,漠熙颜握住元若蓝的手,少年还显稚嫩的脸庞掠过坚定的光。“若蓝姐姐,就算他是我,我也绝不会让他伤害你。”即便他们是同人,他亦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熙颜,”微微低眸,元若蓝凝视着这张俊美的脸庞,轻声道:“以后我不会再让你犯杀意,更不会让你杀人。”

  这个单纯如纸的少年,本就不该被血液污染,今日之事,往后决不会发生。而虽红发的漠熙颜称他们是同人,但不知为何,他总给人带来种危险之感,若不铲除,黑发的漠熙颜也许有天便会永远消失不见。抱着漠熙颜的手微微紧,元若蓝的眸中寒芒闪烁,她绝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师父!”见漠熙颜并无大碍,元若蓝松开手,快速闪至茯神的身旁,当望见茯神那透明的身体,内心不禁酸:“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受伤,这是我给你的承诺!”今天的教训她会吸收,永远不再小看敌人,所以往后她不会再让身边人受到伤害

  双手挥,元若蓝把茯神的身体收入青冥府,仅有在青冥府她方才会恢复的最快。

  “师父,师祖她没事吧?”易菲菲眼含担忧的望着元若蓝,轻声问道。

  “我决不会让她有事。”抚着手指上的玄灵戒指,元若蓝的脸庞露出抹坚定,旋即目光微敛,投向院落中寂静无声的诸人。

  “郑天宇,这些选择留下和王府共存亡的人,不管是加入多年者,亦或是最近新入王府的皆可重用,至于其余人”元若蓝冷笑声,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不想再看到他们,更不想四国之内有什么家族势力和他们有关系。”

  裘零她可以不管,毕竟裘零不属于她的手下,不过想必莫婷诸人是不会放过他。然而这些人选择加入罗天王府,却在关键时刻叛变,这种人如何留得?她元若蓝从不会对背叛者心慈手软。那些背叛了罗天王府之人,在听到元若蓝的这句话后,心底不禁升起股绝望。

  不过龙凤门这些行为倒是除了她心中块隐患,毕竟不久之后她将前往中州,难免王府内有人横生是非,如此来排除了这些不良因素,余下来的皆为忠心之人。这下,她便可放心的踏入中州。

  而如今的罗天王府处在四国各大势力的视线当中,因此这边发生之事亦用最快的速度传播开来,尤其是茯神的下落,在茯域掀起了场惊涛骇浪

  “你们五个都打定主意了吗?真的要这样做?”卧房之中,元若蓝亲抿了口茶水,缓缓放下手中的杯子,眸光落在四兽的身上。

  白发随风飞扬,天皇柔和的眸光落在元若蓝的身上,俊美如仙的面容上挂着轻柔的笑容:“没错,我们已经做了打算,以我们如今的实力,若你遇上强劲的敌人根本无法帮上忙,所以我们决定去神域,等有了足够强悍的力量再回来助你杀敌。”

  挑了挑眉,元若蓝的视线落在其余四兽的脸庞。“那你们呢?”

  “若蓝,我不想那天的事再发生了,”清幽张大眼睛,可爱的小脸上扬起抹浅笑,:“因为我想保护你,往后的你的敌人越来越强,作为你的玄兽,我们的责任便是护着你的安全,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我和他们相同,”雪天耸了耸肩膀,眼里划过狐狸般的笑意,“而且,你都鲜少用我对敌,下次回来,我定会成为亲爱的主人你的战力,不过,主人你需给我奖赏才行。”

  “色狐狸,”清幽瞥了眼雪天,说道,“我劝你还是别调,戏若蓝,不然,就算朱雀不把你变为烤狐狸,小鄀儿也会找你试药去。”

  狠狠的打了个寒颤,雪天的脸庞急忙挂上谄媚的笑容:“主人,我是在开玩笑的,真的是在开玩笑。”

  “那个”见元若蓝的目光投来,银蛇脸庞露出抹笑意,可是由于半边脸颊上蛇鳞的缘故,这笑容颇为狰狞。

  “我是被逼的,他们说我只会施毒,实力太弱,所以就逼我起去神域。”

  闻言,元若蓝没说什么,旋即视线望向最后的金纹虎。沉默半响,金纹虎方才说道:“我的仇人便在神域,故此听说他们要去神域,我也便顺路前往。”

  “好吧!”缓缓起身,元若蓝望着面前的五人,微微笑,“我会尊重你们的决定,我听枫儿说白家已整体迁至神域,你们若去了神域帮我去转告他们声,我在茯域切安好,无需牵挂。”

  如今已许久不曾见到家人,而当年在玄武大陆所经历的依然历历在目,故此在解决完龙凤门后,她便会前去神域与爹娘会和。微微抬头,元若蓝望向门外的蓝天,眸光幽邃深远,渀佛透过天空看见远处的亲人

  “哎,王雄,你说我们这些天都在这里守着门干啥?反正通过这里的人少之又少,有的时候月半月都不见人影。”

  偏僻的草原之上,栋古老雄伟的大门静静的竖立于此。大门两旁分别站着两人,只见人身着青色铠甲,手执长枪,满是无聊的倚靠着大门。与之相反,那位被称为王雄的男子则如同尊雕塑,动不动的站立在门旁。

  “李利,你还是少些废话。”

  就在这时,抹身影不经意间撞入眼帘,王雄身体怔,说道:“有人来了。”

  “有人?哪里?”

  李利猛然收回心神,循着王雄的目光而望,在看到那迎面而来的白衣女子之际,眼中划过道明显的惊艳。纯蓝的天空下,阳光遍洒而下,似为女子铺上层金色薄纱。只见这女子容貌绝美,五官极其精致,白衣盛雪飞扬,尽显遗世独立的气质。

  “这位姑娘,”李利赶忙上前两步,满脸堆着笑意,“请问你可是要前往中州?进入中州需出示中州势力所颁发的令牌,不知姑娘可有令牌?”

  扫了眼古老的大门,元若蓝缓缓收回心绪,便当她打算拿出令牌之际,背后道急速奔驰的声音骤然传来。李利微微愣,诧异的视线落在不远之处飞奔而来的玄兽之上。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为何这么多人要进入中州?

  烟尘滚滚,那头玄兽到了大门之前方才急刹车,此时元若蓝方才注意到这玄兽是以速度著称的风虎,而风虎的背上坐着位年龄不大的红衣女子。

  “喂,”红衣女子挥了挥手中的长鞭,微微抬了抬雪白的下巴,说道,“本小姐要进入中州,还不快帮本小姐办手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