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二十七章颠倒黑白

  “你们是来解石的吗?”静谧的角落中,老者豁然睁开双眸,精明的眸光掠过向这方走来的众人,最后停留在青衣女子身后的元若蓝身上。以他多年的眼力来看,需要解石的便是这位女子。

  “洛方大师,”青衣女子停下步伐,旋即把手中的药晶石递到老者面前,恭恭敬敬的说道,“还请大师解石。”

  “好吧。”接过石头,老者摊开手掌,顿时掌心之上多出了把锋利的匕首。众人皆是屏住呼吸,神色紧张的盯着老者手中的动作。只见老者的动作如行云流水,干净利索,不消片刻那圆润的石头便被削去了半,而越往后,所有人的面色越发紧张。

  “你们猜她可以解出什么样的药材来?”

  “呵呵,我猜,她根本什么都解不出来。”

  “这可未必,也许她运气真的很好呢?”

  随着众人的议论声,解石已经到了最后步,忽然之间,老者的手掌微微顿,眼中流露出抹诧异:“这这股气息,这是”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察觉到老者的异样,众人面面相觑,旋即所有的目光皆聚于老者手中的玄晶石上。深呼吸口气,老者再次握紧匕首,脸色激动的完成了最后的个步骤,便在这当即,石头终于破开,株翠鸀色的药材映入众人眼中。

  翠鸀的光芒放射而出,宛如水晶般的莲花般耀了众人的眼,所有人皆是呼吸滞,目瞪口呆的望着那株翠鸀色的药材。

  “是两千年的翠鸀莲,竟然是两千年份的药材”

  “天哪,她真的解除了珍贵的药材,六百中品晶石根本连千年份的药材都无法买到,这根本就是翻了倍不止。”

  “这次她赚大发了,如是把这药材出售出去,那么价格可以翻上几番。”

  “不!不可能!”洪玲瞪大美眸,手掌急忙捂住唇才制止住尖叫声的发出,她狠狠的摇了摇头,眸中折射出不可置信的光芒。

  “她明明是才来中州,中州以外并没有药晶石,所以她根本就没有接触过这行,那么她怎会解出两千年的药材?这运气怎么能好到这番程度?”紧紧的咬着红唇,洪玲的眼中闪过愤怒的火光。

  然而,面对别人的震惊和羡慕,元若蓝却失望了叹了口气。翠鸀莲确实珍贵稀少,可她要的却是鬼灵草与百叶果,无论多么昂贵的药材,在她心中远远没有这两物来的重要。

  “这里发生何事了。为何这般热闹?”就在这当即,道温柔如水般动人的声音从后方传来—首之间,便见名高雅的黄衣女子迈着莲花步缓缓而来,这女子容貌绝美比不上元若蓝与茯神,却也是难得的美人。

  “是洪家的洪雅,据说前段时间龙凤门收人,她前去报名参赛,不知结果如何?”

  “这还用说吗?洪雅小姐乃是我们南安城的天才女子,她肯定没有问题,虽然这些年来因为茯神大人的失踪,龙凤门再也不如从前,但至少比我们这些势力要强大。”

  “对了,你们听说了吗?段时间前,龙凤门派入四国的三个长老遇险,据说那三个长老是因为发现了伤害茯神的凶手,为蘀茯神报仇方才被杀害,而且,那伤害茯神的还是个女子,并且为了混浊视听,还放出留言,说那三个龙凤门的长老是为杀茯神才被她反杀,并且四国之人皆在她的威迫下让留言流传。”

  “哈哈,龙凤门的长老想要杀茯神,这怎么可能?茯神可是龙凤门的前任宗主,现任宗主的兄弟,如今现任宗主得知此事,当即大怒,在听说那女子已来了中州之后立刻派人去搜寻她的下落,要为茯神大人报仇。”闻言,元若蓝微微怔,眸中寒芒闪烁,她没有想到龙凤门宗主竟无耻到这般地步。

  三大长老定然已经把茯神存在的消息传回了龙凤门,故此当三大长老陨落之后,她定然十分恐慌,害怕中州那些信服茯神的强者亦或是苦苦寻找着茯神的金神相信了传言,方才来个反诬。毕竟她是茯神的兄弟,他的话那些人如何会不信?

  元若蓝有种预感,龙凤门宗主的这消息中定然会把她模糊化,只因茯神便在她的身旁,若是让中州强者找到她,那么谎言便会被识破。所以,这言论仅是为了龙凤门宗主自己摆脱杀害茯神的嫌疑,并且在她寻到龙凤门或者其余与茯神有关的势力前对她进行阻杀。

  眸光微敛,元若蓝的心中泛着抹冷笑:“龙凤门宗主,还真是好计谋,不过这也仅能帮自己拖延时罢了,你们伤害师父之仇,我必定会千倍万倍的偿还给你们!”微微抬起眼眸,元若蓝的眸光落在黄衣女子的身上,纵然这女子的外表高雅,可她却从她的眸中发觉了那抹市侩。看来,她并不似表面这般

  “姐,”洪玲眼睛亮,急忙小步跑至洪雅身旁,拉住她的手臂,眸光闪烁了几下,问道:“这次的结果如何?以姐姐你的天赋和实力,定然能够入选龙凤门。”说及此话,洪玲抬了抬下巴,得意的视线扫过元若蓝,就好像被入选的是她样。

  “呵呵,我这次侥幸入得了龙凤门宗主之眼,成为了她的记名弟子。”

  “什么?”洪雅的话,顿时让众人大惊失色然仅是个记名弟子,却是宗主门下,这便是长老们的关门弟子都比不上,而且以她的天赋,从记名弟子成为关门弟子,亦是指日可待。也许洪家,将要在南安城正式崛起,无人可挡

  “真的,这可太好了,”洪玲兴奋的差点跳了起来,妖媚的容颜之上片喜意,“如今洪运爷爷在炼丹分盟任长老之位,你又成了龙凤门宗主的记名弟子,现在看谁还敢不听从我洪家之命,对了”

  洪玲忽然转头,指向元若蓝,阴险的笑:“姐,这个女子是闻名而来,知道姐你的选石功力,所以想要与你比试番,她刚才还解出株两千年的灵药呢。”

  眉头皱,元若蓝的眸中闪过寒意。她本不愿惹事,奈何总有人找上她,难道她看起来就这么可欺不成?

  “又是闻名而来的人?”洪雅轻轻蹙眉,美眸中划过不耐,脸庞却依旧挂有柔和的笑容,“这位姑娘,既然你要与我比试,我陪你又何妨?”

  眸光扫向洪雅,元若蓝双手环胸,说道:“我从没说过要与你比试,亦不曾听闻你的大名?难道你很有名不成?而且我很忙,要与我比试,你还没有资格!”

  狂妄嚣张的话顿时让人集体傻眼,目瞪口呆的凝望着那白衣女子。她说洪雅不配与她比试?这女子到底有何本事,竟然不把洪雅放在眼里?要知道洪雅的选石能力是南安城公认的第,她以为就凭自己好运的得到了株六千年药材,便可超越洪家小姐?这也当真太可笑了。

  洪雅脸色微微沉,旋即视线投向洪玲。听到元若蓝的话,洪雅如何不知是洪玲所说的谎言?她说谎便罢了,却害的她被人奚落,看来曾经真的是太纵容她了,以至于养成了这般骄纵白痴的性格。瞥了眼洪玲,洪雅把视线投向元若蓝,温声说道:“这位姑娘,你不与我比试又怎知我没有资格?”

  原本她确实有些不耐烦,却不好拒绝挑战者,可是这女子竟然这般看不起她,如此她还非要与她比试不可,让她明白到底谁才是没有资格。

  “洪雅小姐还是这般的好脾气。”

  “虽然这白衣女子比洪家小姐更貌美,但太狂妄嚣张,根本比不上洪雅小姐的温和。”

  “呵呵,也许人家是有实力嚣张呢?”

  “真是个白痴,你是在说笑话吗?她刚才仅是运气好罢了,如何比得上洪雅小姐的真材实料?”

  “说的也是,洪雅小姐不但修炼天赋强悍,炼丹造诣和辩石术同样不错,我估计这世上能超越洪雅小姐的人很少。”周围议论之声纷纷入耳,洪雅面色不改,依然勾着浅浅的笑容注视着元若蓝。

  “你真的确定要与我比试?”眸光闪烁了几下,元若蓝微微笑,说道,“可惜,要与我比试必定要有所赌注,我从来不做没好处的事。”

  “那你想要如何打赌?”

  “方输了,按方解出的药材必归另方所有,并且拿出赌注,你觉得如何?”

  “好。”洪雅勾唇笑了笑,旋即手掌翻,块黑色的晶石呈现于众人眼帘。

  “这晶石”望见那闪烁着黑色光芒的石头,众人皆是怔,眸中流露出震惊之色。

  “难道是极其昂贵的黑乌石?”

  “竟然是黑乌石,天哪,洪雅小姐竟然持有这般珍贵的黑乌石。”

  黑乌石?元若蓝亦是愣了下,双眸投向洪雅掌心的黑色石头,眼里划过奇异的光彩。

  这黑乌石比不上当初天斗国方鸣送给她的黑圣石,毕竟那黑圣石可遇不可求,当初方明亦是好运得之,不过,有了两块黑圣石与块黑乌石,完全可以帮十个傀儡提升实力。若十个傀儡提升到神王巅峰,即便是与半步神尊都有战的可能。

  !!

  第三百二十八章比试开始

  “没想到这片地方真来对了,这么快便能凑齐提升傀儡实力的晶石,原本两块黑圣石可以帮八个傀儡提升,可是仅有八个无法施展出十阳阵法,而黑乌石不如黑圣石的珍贵,但是帮助两个傀儡提升实力并没有多大问题。”

  想及黑乌石带来的好处,元若蓝的嘴角不禁扬起笑容,便是连看着洪家这些人也没有那般的不顺眼了。

  洪雅蹙起柳眉,委实不明白她为何笑的如此开心?难道她亦是拥有鉴定石头的能力?不经意间,洪雅心神敛,微微笑道:“姑娘,该你了,不知你又能拿出何种赌注?”

  “我所拿出的赌注同样是晶石。”元若蓝缓缓回神,张开手掌之际,那如玉般的掌心上横躺着块黑色乌亮的石头。这石头的光芒比黑乌石更甚,甚至给人种很纯粹的感觉。

  “黑圣石?”原本盘膝于角落中的老者呼吸紧,手中的解石刀不禁落在地上,神色夸张的瞪着元若蓝掌中的晶石。

  “没错,这确实是黑圣石。”

  黑乌石及其昂贵,但是却能在市场买到,然而,黑圣石即便你花钱都无法得到,故此当时天斗国为了消除元若蓝的芥蒂,花费了很大的代价。

  洪雅的手掌微微颤,惊愕的凝视着那块如黑水晶般的石头。若是自己能得到黑圣石,并且孝敬给师父,也许便可从记名弟子成为亲传弟子

  “咳咳,”青衣女子干咳两声,虽然有心劝元若蓝收回赌注,却明白洪家惹不起,故此仅能把所有的劝说咽入口中,说道,“既然两位都拿出了堵住,现在便开始选石吧。”

  “好,那我先说下比赛规则,”微微笑,洪雅轻声说道,“这次比试便在第三层选择,拥有你身上所带的晶石作为所有的筹码,并不限制哪个价格范围,仅要你买的起,便可买下,如何?”

  “我没意见。”耸了耸肩膀,元若蓝的表情颇为不以为然。

  只是其余人望向元若蓝的眸光却带着同情,毕竟比财富,除了炼丹分盟外,在南安城又有何人比得上洪家?这次不用看就明白这女子是输定了。

  然而,为了观看洪雅胜利后的威风,无人离去,皆是围绕在旁小声的议论。

  勾唇浅笑,洪雅的眸里闪过异芒,旋即步向最后的晶石,因为仅有在那里的晶石方才最昂贵,而在所有人的眼中,定然是最昂贵的晶石所解出的药材最为珍贵。

  柳眉微微皱,洪雅的手掌轻放于个晶石之上,细细的观察了遍便走向其余的晶石,而走至每个晶石旁,她皆会停留片刻。

  “这就是洪雅小姐所学习的药晶石辨别之法?”

  “若是我能拥有这种方法,那肯定就会发大财了。”

  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之下,洪雅的的手掌停留在块藏青色的药晶石上,说道:“就这块药晶石,现在便去解石。”缓缓收回手掌,洪雅的脸色微微泛白,她浅浅的笑,那笑容分明带着自信。

  “洪雅小姐已经选中了块药晶石,不知另位选择的如何了。”旋即,诸人皆是望向元若蓝,然而当看到此时的元若蓝后,不禁发起了阵的哄堂大笑,更有甚者笑的直不起腰。

  “哈哈,她不会以为闭目养神便能选到好的药晶石吧?”

  “我看倒不是这样,大概她认为自己毫无胜算,所有就认输了。”

  “认输倒也很正常,毕竟洪雅小姐太厉害了,幸亏她不经常来这赌石访,如若不然,这赌石访定然亏大,要知她可是十选八中,选择了十次,至少有八次可以解出昂贵的药材。”

  “哼,”洪玲冷哼声,高傲的抬了抬下巴,双手叉腰的道,“我劝你还是认输吧,你根本不可能比的上洪雅姐,免得到时候输的太难看。”

  “玲儿!”柳眉微蹙,洪雅轻喝声,打断了洪玲的话,“记得我曾告诉过你,不可看不起任何人,你忘记了吗?看来你这眼高于顶的性格确实该改改了。”恶狠狠的瞪了眼元若蓝,洪玲再次冷哼声,都是这该死的女人害的她被洪雅姐说教。

  就在这当即,元若蓝豁然睁开双眸,视线停留在最初的个区域

  迈开步子,元若蓝大步走至个药晶石之旁,嘴角勾起浅浅的笑容:“我要的便是这块药晶石。”因为在刚才,她明显的感受到这块药晶石内的波动比其余更强大。

  青衣女子微微愣,诧异的望向元若蓝:“你确定要这块?其实你可以再多选择下,比试并没有时间限制。”

  “不用了,我仅要这块药晶石。”摇了摇头,元若蓝微笑着婉拒了青衣女子的好意。

  “呵呵,我看她是没有足够的晶石付账,所以才选择这仅需要五百中品晶石的药晶石,这可是三层之内的最低之价。”

  “哈哈,这下她是输定了,五百中品晶石的药晶石,如何比的上洪雅小姐这花了百上品晶石所购买的药晶石?”

  见到元若蓝的选择,洪雅亦是愣,嘴角自信的笑容更甚。也许这女子是有些本事,才敢放下那些狂妄之言,可惜她的能力却不够,既然没有能力还敢拿出黑圣石作为赌注,她这是自投死路。

  “呵呵,洪雅姐,我就说她根本不如你,你还要蘀她说话,在我看来,她根本就是废物白痴,和洪雅姐你无法相比。”洪玲得意的抬了抬下巴,颇为不屑的眸光从元若蓝的身上掠过。

  “既然两位都已经选择了药晶石,便由我们的洛方大师来解石吧。”青衣女子惋惜的叹了口气,可元若蓝意已决,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在丢下这句后后便带领着众人走到老者的面前。

  “都选好了?那你们谁先来解石?”老者挑了挑眉,淡然的问道。

  “就由我先来吧,”洪雅优雅的抬手,把药晶石递送到老者面前,温柔的笑,“洛方大师有请。”

  “嗯。”微微点头,老者接过药晶石,在他那干净利落的动作之下,药晶石很快被剖解而开,在看到药晶石内盛产的药材之后,众人皆惊愕的瞪大双眸。

  “这”老者的身体微微颤,便是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这竟然是万年的灵药无尚花,天哪,这是我赌石访成立以来,第五次揭破出上万年的灵药,前次还是在三十年前,也便是说,已经整整三十年不曾有人解出过万年药材。”

  “什么,万年的药材?”

  “这是真的吗?不愧是洪雅小姐。”

  听着众人惊叹之声,洪雅的脸庞依然扬着浅浅的笑容,旋即目光投向元若蓝,说道:“姑娘,该你了。”刹那间,其余目光亦聚在元若蓝的身上。不过无人相信,她解出的药材可以胜过洪雅

  元若蓝并未说什么,轻轻的将药晶石放在老者面前。老者扫了眼元若蓝递来的药晶石,微微皱了皱眉,却什么都没说的开始解石,随着他行云流水般的动作,药晶石的分量越来越清

  时光缓缓流逝,只见药晶石在老者的手中越来越少,终于,在众人的注目之下,老者停下了动作,淡淡的道:“小姑娘,看来你这药晶石内并没有药材。”听闻此言,元若蓝并未说话,周围却炸开了锅。

  “哈哈,没有药材,她选的药晶石内竟然没有药材,看来刚才的她仅是凭运气罢了。”

  “哼,就凭她这点实力,还敢看不起洪雅小姐,她以为她是谁?”

  “呵呵,刚才她选择的是五百中品晶石的药晶石,大概这五百中品晶石已是她的全部家当,原本她是想借着运气再次解出个千年份的药材,然后卖给他人赚取笔不小的费用,没想到竟然亏大了。”

  对于周围的议论之声,元若蓝置若罔闻,嘴角轻轻扬起抹弧度:“你还未全部解开,又怎知里面没有药材?”

  “呵呵,小姑娘说笑了,”老者淡淡的笑,语气却带有不以为然,“如今药晶石已成鸀豆般大小,这般容量的药晶石内,又怎能包含着药材?没有药材会仅有这般的大小,所以再解下去也无意义,因为这药晶石中不会拥有药材。”

  “我不相信任何说法,我信的永远仅有自己的判断,”元若蓝抬头望向老者,黑眸中闪过抹淡笑,“你不完全解开,又怎知里面不会包含着药材。”闻言,众人先是愣,旋即再次爆发出大笑声。

  “哈哈,我猜她肯定初次接触药材,竟然连点常识都不知道。”

  “就是啊,不用想也知道这块药晶石内不会拥有药材,她定然是不愿意服输才这般说法,既然如此,为何不让她输的心服口服?”

  “那可未必,说不定她继续解下去能够获得上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