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含着满满的嘲讽,“你不会就以为凭借着十个神王巅峰的傀儡便能打败我?这也当真是可笑至极,真是个白痴!”

  面对着风林的冷嘲热讽,元若蓝并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她仅是抬起手掌,轻轻拍,顿时十个傀儡冲向了枫林,快速的把他包围在中间。也便在这时,傀儡皆都换下了原本手中持有的武器

  “什么?超神器?不!不可能!”风林面色骤然变,望向元若蓝的眸光透着抹贪婪,“没想到,你的手中竟然有十把超神器,不过从现在开始,这些超神器便属于我,哈哈哈!”语罢,风林仰头大笑,那张俊美的脸庞透有狂喜之色。这可是超神器,不是大白菜,在整个风域超神器都屈指可数,而他们龙凤门亦是因为茯神的缘故得以拥有把。!!

  第三百三十章物归原主

  但是,那些傀儡所持有的武器传出的波动,明显便是超神器该有,若能获得这些超神器,那龙凤门的实力绝对涨了层不止。这个女子真是白痴,竟然把超神器送上门来,既然如此,他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轰!”长刀猛然落下,风林冷笑声,不以为然的抬剑抵挡,便当攻击近入眼前之际,他才感觉到丝不对头,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横空袭来。

  “砰!”两剑相撞,风林后退两步,胸膛之处隐隐作麻,他的神色终于有了丝慎重。

  “什么?”铁辛瞪大双眸,吃惊的望着那十个傀儡。原本他以为若蓝大人的傀儡根本不是风林的招之敌,谁能想到竟然把风林给逼退了?这他这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该死,这明明是神王级别的傀儡,为何却拥有着这般的战力?”风林紧握着手中的长剑,眉心微皱,冷眼掠过把他包围在中间的傀儡。眸光微闪,风林面色凝:“若是我能冲出这包围圈,说不定情势便会发生改变。”思及此,风林不再强行对战,而是寻找着突破口,似想要借机离开傀儡的包围之中

  “铁辛盟主,不知你可知道这人是谁?”元若蓝抚摸着下巴,把目光从战斗中收回,视线落在铁辛震惊的老脸之上。为了不受到打扰,在开始帮傀儡提升实力前,她在周围布下了设置,故此外面发生了何事,她却点都不知晓。

  面上的惊讶缓缓退去,铁辛眉头微微皱,说道:“此人乃是龙凤门宗主的关门弟子风林,在中州的天才中亦是排的上名号,如今四十多岁就已经到达了半步神尊,这等天赋能将之超越的人少之又少。”

  “龙凤门宗主的关门弟子?”眸中寒芒闪烁,元若蓝拳头握,嘴角泛着森冷的笑容,“那个女人算什么龙凤门宗主?早晚有天,龙凤门必将物归原主!”铁辛诧异的张了张口,显然不明白元若蓝话中的含义。物归原主?这是什么意思?“那么,他手上的超神器便是茯神之物?”抚摸着下颌,元若蓝眸光闪烁,淡淡的道。

  “确实是这样,据说茯神大人是感应到自己的危机,不想超神器被他人抢夺,所以在离开前交托给了她的亲妹妹代己保管。”

  “是么?”元若蓝勾起唇角,黑眸闪过抹嘲讽的笑,“当时茯神的实力似乎已经足够强大,若借助超神器,能击败她的人又有多少?而且以你们对茯神的了解,她岂是会那种不战而降之人?”

  闻言,铁辛不禁愣,确实如若蓝大人所言,茯神的性子并不是会不战而降之人,若借用超神器,她即便打不过敌人,逃跑也不成问题,既然如此又为何把保命的法宝给了他人?难道说这些年来,龙凤门的现任宗主直在说谎?见铁辛有所猜出,元若蓝微微笑,并不在多言,毕竟这些事与炼丹分盟没有干系,她亦不想借助他人的力量复仇。

  “砰!”大刀重落而下,闪过抹金光,狠狠的落在风林的长剑上。“噗嗤!”股强劲的力道击入胸膛,风林的身体顿时飞射而出,喷出口鲜红的血液,如同漫天血雨洒落而下。

  就在风林转首之时,旁边的大刀再次落了下来,他来不及挥剑抵挡,身体急忙在地上打了个滚,方才险险的的躲过了这道攻击。

  “该死!”擦拭了下额上的冷汗,风林大喘了口气,面容逐渐阴沉下来。身为龙凤门宗主门人的他,何时被逼得如此狼狈?这个女人真该死!若他不是独自来到这里,或许便不会这般被动。

  此时的风林,头发凌乱,衣衫褴褛,再也没有最初的光鲜。突然,十个傀儡同时执起武器,身体如剑般的冲向风林,随着他们的越来越近,风林只感觉心口被股气堵住,渀佛下刻便会窒息而亡。

  “慢着!”突如其来的喝声传过天空,骤然间十个傀儡的步伐滞,停留在了原地,而他们手中的武器离着风林仅有分毫。见此,风林的颗心没有落下,反而高高提起,警惕的注视着向他走进的女子。

  “我只想问你几个点问题,”停下步子,元若蓝面无表情的望向风林,说道,“第个问题,你们龙凤门是如何知道我的下落?”

  “这点告诉你也无妨,是洪家传来的消息。”反正洪家仅是个棋子罢了,就凭洪家那女人怎能入得了师父的眼?若不是想要洪家帮忙找寻这女子的下落,师父怎会给她记名弟子的身份?

  洪家?冷笑声,元若蓝的眸中散着凛冽的杀意。看来这洪家注定是留不得,若不是她及时帮助傀儡突破,麒麟必将遭遇生命危险,所以,她决不允许洪家的留下。

  “好,那么第二个问题,龙凤门神尊以上的强者有多少?我想知道的不是表面,而是真实情况。”

  微微怔,风林冷笑声,嘴角勾起嘲讽的笑:“你以为我会告诉你这个问题吗?哈哈,你简直是在做梦,我不会背叛宗门。”

  “你不愿说?”挑了挑眉,元若蓝微微笑,“没有关系,我会让你看样东西,不知看了之后你是否愿意告诉我这些?”

  语罢,微微抬起手掌,突兀的,她的掌心多出了颗诡异的黑色珠子。透过这颗黑色珠子俨然可以看到三个人影,然而这三个人影的身上皆是绑着锁链。在他们的头顶之上,黑色闪电不时落下,火焰奋力燃烧,渀佛可以预料得到这三人承受的苦痛。

  “三位长老!”风林猛然惊,身体不禁颤抖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铁辛再次瞪大双眸,吃惊的望着锁魂珠内的三人。他们不是龙凤门的三个长老吗?难道最近传言中的女子便是她?

  唇角浅扬,元若蓝轻轻握住锁魂珠,敛目望着风林:“我再给你次机会,你到底愿不愿意说出来?如果不愿意没关系,我会等到你愿意告诉我的那天,只是那段时间,你的灵魂同样需要在这锁魂珠内度过。”

  此刻,锁魂珠内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喊叫声,让风林不禁感到股凉意袭入身体。“我说,我告诉你。”紧握着拳头,风林面色泛白,整个身体颤抖不已。若真被这锁魂珠禁锢,那可是生不如死,他绝不要承受这种痛苦。

  “在明面上,龙凤门拥有十三个神尊,其中三个已死,灵魂被你禁锢,另外还有十个,其中九个为神尊低级,我师父则是在神尊中级,但是,龙凤门怎会仅有这点实力?其实龙凤门真正拥有的神尊是二十个,除却已死的三个,还剩十七个神尊低级。”

  神尊中级?元若蓝的拳头紧紧握住,如今她距离神尊还是异常遥远

  “最后个问题,”神色微敛,元若蓝的表情骤然严肃起来,“龙凤门内,如今依然信服着茯神的神尊又有哪些?”这些事,她务必搞清楚,亦可方便往后的行事。

  风林微微怔,低下头微微沉思,就在这时,他感觉到锁魂珠内的声音越发响亮,使他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我说,我说”似乎下定决心,风林艰难的抬头,俊美的脸庞片苍白,“在龙凤门内,昇凌长老,洛鹰长老,银雪长老这三人始终信服着茯神,直对茯神的失踪抱有怀疑之心,并且秘密搜寻着茯神的下落,你想要知道的我都告诉了你,给我个痛快吧。”

  微微点头,元若蓝缓缓转身,凝视着那片纯净的蓝天,轻声下达命令:“杀了他吧。”闻言,风林终于松了口气,比之生不如死,他宁可选择死亡

  “噗嗤!”长剑没入身体,股鲜血喷射而出,风林嘴角勾起抹笑容,身体渐渐倒向冰冷的地面,视线模糊间,他渀佛看到自己被迫离开家人,被强行送入龙凤门的场景若有来世,但愿不要再成为龙凤门的弟子。

  “这把剑也算是物归原主。”元若蓝捡起地上的长剑,向剑身上打入抹精神力,强行抹去了长剑上的契约。

  而炼丹分盟内引发的变故不自觉的吸引来了许多人,然而因为来的过晚,所以除了铁辛外,其余人皆只是看到个结局。人群当中,洪齐惊恐的望着元若蓝,身体不禁打了个寒颤,旋即转身向后逃离,用最快的速度往洪家奔去。风林大人死了,这怎么可能?这事必须回去告诉家主,在那恶魔杀人之前,把族人全都转移,因为他相信,那个女子决不会放过洪家。

  香烟寥寥,厢房之中,透过那红色床帐隐约可见那对相依的男女。“噗嗤!”突然,天凤张开口,喷出口鲜血,那张娇艳的面容霎时苍白。

  “凤儿,你怎么了?”尹骆琦伸手握天凤的手,俊美的脸庞带有不加掩饰的担忧,然而那双眸中却始终片冰冷。

  “我和风火剑的契约强行被人抹去了。”咬着牙齿,天凤脸色铁青的道。!!

  第三百三十二章满门遭殃

  “什么?”尹骆琦猛然惊,剑眉微皱,“能抹去你的契约?难道风林遭遇了神尊强者?不然,怎会如此?”当然,元若蓝能抹去契约是借助了青冥府的力量,否则怎能轻而易举的办到?

  “看来风林遭遇了危险,”粉拳紧握,天凤的表情冰冷如霜,眸中寒芒闪烁,“而最近昇凌,洛鹰,银雪这三人越来越不服从我,更甚至在怀疑我,并且昇凌已经离开了龙凤门,去寻找与茯神有关的那女子的下落,便是连我的话都不信!看来必须尽早铲除那女子,绝不能让她和昇凌那老家伙见面!”

  “凤儿,既然他们不听令,为何不杀了他们?”眼里闪过杀意,尹骆琦抬起手掌,做了个砍人的动作。

  “不行,”摇了摇头,天凤的面色满是不甘,“这三人曾是茯神最忠心的属下,若他们死了,难保金神不会怀疑我,他们怀疑到没有关系,若是连金神都疑上了我们,那么”

  真不知金神为何会喜欢她那白痴?以她尊贵的身份,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何必执着于个失踪多年的人?大概整个风域的人都不曾想到,曾和茯神身为死对头的金神竟然直爱恋着他,若不如此,也不会这么多年来放弃所有基业,苦苦搜寻着她的下落。

  “这些年来,龙凤门之所以还能没被那些敌人灭掉,是因为金神的镇压,如果不是金神痴恋于茯神,恐龙凤门已被人灭去,如果金神知道我们谋杀了茯神,定难逃死。”说及此,两人相视眼,皆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那抹恐惧

  “洪齐长老,你这么匆匆忙忙的干什么?”

  洪玲正从洪家后院走出,不经意间撞上了洪齐,望见他这副模样不觉心中喜:“难道是那白痴女人被龙凤门给灭了?哈哈,这真是太好了,谁让她敢于我洪家为敌!”

  “砰!”抬手,洪齐狠狠的挥向洪玲,刹那间,洪玲被他的这掌给拍飞出去,惊愕的抬头望着那张气愤的老脸。

  “你才是白痴,这些都是你惹出的祸,是你,都是你害了整个洪家”他早该阻滞他们的,可那时他同样以为有龙凤门出手,那女子必死无疑,谁能想到竟然会是这等结果。

  “洪齐长老”洪玲被这掌打蒙了,不明所以的注视着洪齐。

  “洪齐长老,你这是在做什么?”大门之中,道洪亮的声音骤然传出,洪然双手负背,大步跨出门外,紧皱着眉头望向洪齐:“玲儿不管做错什么,你也不该这样打她。”

  “父亲,洪雅姐”看到那迎面走出的两人,委屈的泪水在洪玲的眼眶中打转,她委实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洪齐长老发了这么大的火。

  “家主,已经来不及多说了,快,快通知洪家族人离开这里,若不然就再也来不及了。”洪齐的神色充斥着紧张之意,如果晚了步,说不定洪家便将不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逃过这劫定然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走?”洪玲微微怔,不解的皱了皱眉,“我们在这里好好的,为何要离开?”

  与洪玲相反,洪雅沉思片刻,缓缓抬头,问道:“洪齐长老,是否炼丹分盟那边出了变故?风林师兄他”

  “这些事以后再解释,东西也不要收拾了,二少爷呢?快把他叫出来离开这里。”

  然而,话语刚落,道大喝划过虚空,猛然落入众人耳中。“洪家的人都给我听着,统统给我滚出来受死!”

  “完了,这下完了”听闻这道声音,洪齐身体软,瘫倒在地,面上显露出深深的绝望之色

  “什么人?”洪然面容变,抬头望向深蓝的天空,于此同时,众人皆是抬目而望,于是这瞬间,那抹风华绝代的白色身影不禁撞入眼帘。

  “是她,她怎么还活着?”洪玲面色变,紧紧的握着粉拳,恨意充斥在整个眼眸。

  “她应该死在龙凤门的手下,为什么还会活着?像她这种人有什么资格活着?”紧紧的咬着牙齿,洪玲恨不得把虚空当中的女子撕成粉碎。

  “既然她还活着,那是否风林师兄出事了?”洪雅微微怔,急忙摇了摇头,“不可能!风林师兄已是半步神尊,又有师父给他的超神器,怎可能打不败这个女子?那为何她依然好好的活着?”还是说,风林师兄根本不曾去炼丹分盟?可以洪齐长老的神色看来又并不是如此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虚空之内,女子迎风而来,面冷肃杀,就在她抬手间,身旁骤然多出了十个金光闪闪的傀儡,这些傀儡皆面无表情,冷漠的望着下方那群如同蝼蚁般的人类。旋即,又有无数道身影凭空而现,站立于女子的身后。

  “这些人类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见到元若蓝所露的这手,众人的神色皆是充满震惊,目瞪口呆的望着虚空当中那密密麻麻的人影。这些人内,独有五人最为突兀,亦是站立在最前排。朱雀红发如火,红眸怒火灼烧,英俊如刀削般的面容上带着明显的怒意;麒麟蓝发似水,向来温柔的蓝眸中片冰寒,蓝衣随风轻扬,手中的蓝剑散着凛冽的光芒。

  袭白衣飘过天际,白虎迈步上前,站到元若蓝的身旁,那双冷峻的琥珀色眼眸唯独在看向身旁女子之时,方才会溢出丝柔情。青龙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手指放到唇边,好奇的双眸四处打量,那张可爱的正太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至于最后个玄袍男子,则始终保持着沉默,言不发的盯着下首处的众人。

  “杀!”随着这个字的溢出,所有之人皆俯冲而下,强烈的杀意弥漫于整个洪家,充斥着令人胆寒的气息。

  “洪齐长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洪然后退两步,脸色铁青的道。他可以感受到,那冲在最前方的五人赫然便是神皇级别的玄兽,更别说后方还有那么多的人群,难道今天天真要亡他洪家?

  “完了,这次我们是彻底完了,”洪齐目光呆滞的望着虚空,心中充满绝望的他俨然放弃了抵抗,“你们知道吗?风林大人已经死了,并且他的超神器也被夺走了。”

  “什么?”心猛地惊,所有的目光齐聚于洪齐的身上。

  艰难的吞了口唾沫,洪齐神色绝望的道:“这是我亲眼所见,风林大人便是被那女子身后的十个傀儡所杀。”

  能够杀了半步神尊的傀儡?不!不可能,那十个傀儡的等级仅在神王巅峰,以他们的实力怎能击败身为半步神尊,并持有超神器的风林?这是假的,没错,定是假的

  “我知道你们不信,但这种时刻,我有必要骗你们吗?”苦笑声,洪齐叹了口气,“早知如此,当初为何要做出这番决定?”顿时,众人心中皆充满着悔恨,可惜悔之晚矣。

  洪玲捂住嘴唇,眸中流露出不可置信之色,她根本不愿相信眼前所发生的切,然而事实摆在面前,饶不得她不信。此时,洪家的变故吸引来了诸人围观,所有人都有种预感,从今往后,洪家便成为了南安城的过去式。凝望着底下的杀戮,元若蓝从始至终面不改色,渀佛被宰杀的并不是人类

  “若蓝大人,”铁辛站到元若蓝身前,神色越发恭敬,“不知若蓝大人接下来有何打算?”

  沉默半响,元若蓝微微抬头,看着不远之处的天空,说道:“我打算去找齐另外两株药材,因为这些药材与我来说意义非凡,必需用最快的速度将其搜齐。”

  “那大人何不去丹城碰碰运气?”

  “丹城?”元若蓝微微皱,眉头紧皱,“那丹城是何地?”

  “这丹城乃是炼丹师圣地,在其中定然会寻到大师你需要的药材。”铁辛笑了笑,毕恭毕敬的抱拳说道。

  眸光微闪,元若蓝抚摸着下颌,嘴角扬起微微笑意:“好,那么我便去趟这丹城,不过铁辛盟主,还劳烦你帮我找份中州地图。”

  “大人,你放心吧,这事便包在我的身上,定会让大人感到满意。”

  次日,洪家被灭门的消息传播到在整个南安城,而铁辛亦真如他所言,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