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5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极快的速度命人帮元若蓝制出副极其详细的地图。

  这地图与市场上卖的并不相同,详细到哪个山脉有哪个级别的玄兽都明显的标出,确实为元若蓝省却了大麻烦。旋即,元若蓝给铁辛留下瓶丹药便离开了南安城。毕竟她不想欠炼丹联盟人情,因此才留下这瓶丹药,原本铁辛想要拒绝,可是当元若蓝说出丹药的药效后,便抱住不愿撒手,然后直目送着元若蓝的离去

  想要从南安城用最快的速度到达丹城,必须经过座玄兽山脉,这玄兽山脉地势复杂,极其凶险,是以,许多人宁可绕远路亦不愿通过这里。!!

  第三百三十三章突发状况

  此时的玄兽山脉,位白衣女子独自行走于这片人烟稀少之地。落叶纷飞,女子的脚踩在枫黄的落叶之上,发出沙沙般低沉的声音,在这安静的玄兽山脉中显得各位清晰入耳。

  “玄兽山脉内的玄兽果真强大,不过这几天来的战斗已经让我的实力得到了稳定,至少不会如同刚突破时那般虚浮。”手指抚着下颌,元若蓝喃喃自语的道。她之所以选择步行而不是借用青冥府的飞行力量,所为的便是稳定实力,毕竟仅有战斗才能使人更快进步。

  “吼!”忽然,声狼啸从前方传来。元若蓝神色微敛,放眼望去,便见草丛当中窜出了只火红色的狼。

  “人类,不要再往前走了,不然你仅有死路条!”火狼目光警惕的望着元若蓝,低沉沙哑的声音从口中缓缓吐出。

  手掌伸,元若蓝摊开掌中的地图,只见地图之上的这条道路标着个大大的叉子,俨然是条死路。玄兽山脉的道路诸多,若是放弃这条,也仅是晚个几个时辰罢了,既然是条死路,如今还是先放弃较好,毕竟谁知道那里面会有什么东西。便当元若蓝转身的瞬间,胸膛处的青冥府骤然传来强烈的波动。

  “嗯?”元若蓝微微怔,转头望了眼火狼身后的道路,眸中划过异样的光芒,“为何青冥府会有如此强大的反应?难道那里有吸引着它的东西?”若果真是如此,即便是冒险,她亦必须前去趟

  “人类,你还不走?”见到元若蓝毫无离开之意,火狼的声音逐渐透着丝不耐。

  “抱歉,那片地方,我必须前去趟。”

  “我已经警告过你了,那边是必死之路,你为何要去?”火狼似有些不解,疑惑的注视着元若蓝。

  微微笑,元若蓝字顿的道:“因为,我有非去不可的理由。”能吸引青冥府之物,定然强悍无比,若自己能获得那物,说不定可以让本身实力大增,如此,帮茯神报仇亦指日可待。

  “哼,你要过去,势必要打败我。”火狼冷哼声,也不顾元若蓝的意愿狠狠的向她扑了过去。元若蓝眸光微敛,她能够感受到这头火狼的强大,比她先前遇上的那些玄兽更强,故此丝毫不敢大意,急忙拿出了雷霆之剑。

  “神剑?”感觉到神剑的压迫,火狼微微滞,似乎不曾料到元若蓝的手中竟然拥有神剑。“吼!”又是声狼啸,火狼张开血盆大口,猛的扑向元若蓝。

  就在这时,元若蓝高举起雷霆之剑,刹那间,乌云密布,雷光闪烁,剑身上放射出无数雷电,猛然轰向火狼的身体。大吼声,火狼灵活的穿梭在雷电之中,顿时周围的地面被焀出了无数的坑,然而它却没有被伤到丝毫。

  快临近元若蓝面前时,火狼纵身跃起,身形渀佛化为个火球,狠狠的撞向元若蓝,它似乎已经预料到这女子被自己撞成肉饼的情景。然而,便当火狼靠到元若蓝之际,那袭白衣忽然失去踪迹,见此,火狼不禁愣,回首的瞬间把紫色雷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之上。

  “额,”愣了下,火狼的视线扫向脖子上的雷霆之剑,讪笑了两声,说道,“呵呵,这位大人,我刚才是和你开玩笑的,你饶过我吧,我保证不再阻拦大人你。”

  收回雷霆之剑,元若蓝眉头皱,总感觉火狼认输的太快,却也没做多想,转身向着那条被称为死路的道路走去。因此她不曾注意到,在她离去的刹那,火狼眸中闪而过的光芒。

  “没错,她的身上确实带有火神的气息,难道她是火神的传人,或者是其他与火神有关的人?曾经火神救过我的性命,所以就放了她吧,何况火神留下的那样东西,似仅有与他有关的人物方才能取到手,只是她能否安全退出却不得而知。”

  直至元若蓝消失,火狼方才摇晃着尾巴离开了此处。恩,刚才战斗了场,肚子有些饿了,该觅食去了,希望她能活着出来吧!若是元若蓝听到这番话,定然会惊讶万分,毕竟火神是万年前的人物,为何这条仅是神皇级别的火狼会与他有关?

  “这里是”骤然间,元若蓝停下步伐,眸光环视四周,目光中呈现出抹诧异。

  四周空无物,甚至连花草树木都不见,为何这种地方会被称之为死地?不管如何,都需小心谨慎,也许周围有隐藏的危险。

  “轰隆!”

  “轰隆隆!”

  便在这当即,身后传来猛烈的轰响之声。在元若蓝转身的刹那,便见身后的来路都已被断去,并且似有只无形的口,吞噬了所有的地,并且正不断向她这方席卷而来

  “该死!”元若蓝面色悄然变,这刻也管不了这么多,想要进入青冥府内,却猛然发现与青冥府断去了所有的联系。

  “青冥府无法进入?为何又出现了五玄山内所发生的状况?”既然青冥府无用,那仅能依靠自己的力量逃生,毕竟如今的她已经不再依赖青冥府。想及此,元若蓝身形闪,快速的向着前方奔去,而后面的狂浪紧追不放,所有的生路都已经被断绝。地面不断的在塌陷,烟尘滚滚,旋即地块皆已消失,似乎被吞噬了般。元若蓝不敢向后看,仅是拼命的向前奔跑。

  “唰!”突然,她急忙刹住脚步,惊愕的看着前方奔腾滚滚的火海。火海不断冒着水泡,徐徐热气不断上升,仅是接近这片地方便可感觉到炽热的温度,这温度渀佛能把人烤熟。后方是绝路,前方是火海,两条路皆是死,难怪会被称之为死路。

  “不行,我元若蓝岂是坐以待毙之人?”想到这里,元若蓝沉默下来,抚摸着下巴深思,在这火海上方,肯定飞也无法飞过,那么又有什么方法可以摆脱险境?

  突兀的,胸膛上的青冥府再次发出灼热的温度,致使元若蓝的眉头再次皱起:“为何在这里青冥府继续有了反应,难道这火海下有吸引青冥府的东西,青冥府定然不会害我,所以不妨试,也许有生的可能。”望了眼到近前的狂浪,元若蓝的面上划过坚定,旋即转身跃入火海。

  “扑通!”声落水声清晰入耳,那袭白衣很快被汩汩火海吞没,消失于纯蓝的天空下

  幽静的山洞之中,女子静静的躺立在地面上,那紧皱的眉心显露出丝痛楚,忽然,女子的手指微微动,缓缓睁开了那双略显迷茫眼眸。

  “我还活着么?”揉了揉头疼的脑袋,元若蓝的眸光逐渐变为清明,她环视四周,微微笑:“原来我真的还活着,而这便应该是火海底下。”

  缓缓起身,元若蓝细细的打量了眼周围的景致。就在这当即,青冥府再次传来灼热的感觉,似在指引着她的道路,然而当元若蓝想要进入青冥府当中,却依旧被股力量阻挡。

  “算了,还是这山洞内有什么东西。”见自己无法入青冥府内,元若蓝放弃了再次尝试,旋即迈步走向山洞之中,只是越往里她的神色越发警惕,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嗯,那是?”元若蓝突兀的停下步伐,眸光微带着愕然

  只见山洞之中,颗偌大的古树之上挂着颗鲜红的果子,这果子鲜艳欲滴,如同火焰般娇媚动人。“火炎果?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火炎果?”

  在青冥府内的炼丹书籍上,曾提到过这种传说中的灵果,火炎果纵然分类为药材,却不能炼制丹药。而这火炎果是经历万万年方才生出,数量极其稀少珍贵,若火系玄师吞服下火炎果,可产生晋级作用,并且没有任何后遗症。

  若是让风域之人得知这里竟然拥有火炎果,即便是神尊强者都不会坐视不理。可是为了火炎果会在这种地方?深呼吸口气,元若蓝压制住内心的激动,身形闪便到达虚空当中,手掌挥采下火炎果,方才缓缓落地。

  身为火炎果这种级别的灵药,必须采下即服,否则便会失去原有的效用。思及此,元若蓝并不多做思考,急忙把火炎果吞入腹中,在火炎果入腹的刹那,股强劲的力量再体内横冲直撞。

  元若蓝紧握着拳头,嘴角溢出丝血迹,她那张绝美的脸庞微微泛着苍白,却依旧紧握拳头,生生的承受着这股暴躁的力量。为了实力,受些痛苦亦是值得

  好在狂暴的力量不曾持续多久,很快便已消散,旋即元若蓝的体内爆发出强悍的力量,道晋级的风暴在头顶出现。

  “轰!”

  “轰隆隆!”

  强大的风暴立刻在头顶盘旋,而晋级所产生的力量狠狠的轰在山壁之上。良久,风暴散去,元若蓝微微扬唇,说道:“终于到了神皇中级,如今的力量,仅要不遇上神尊应该没多大问题。”毕竟,神尊的领域是她所忌讳的,在她没生出领域之前,则无法和神尊对抗。然而便当元若蓝想离去之时,青冥府再次散出灼热的感觉。!!

  第三百三十四章被人救下

  “难道青冥府所指引的东西并不是火炎果?那山洞之内还有比火炎果更珍贵的东西?”元若蓝眉头皱,沉默片刻,终究还是迈步向着山洞内走去。不消片刻,扇大门映入元若蓝的眼瞳之中,在接近大门之际,胸膛处得灼热感越发剧烈,显然青冥府所指引的便是这扇大门。

  “那是什么?”突然,元若蓝停下步子,闪身躲在墙壁之后,观察着不远之处的动静。

  只见大门之前,群手执长剑的傀儡在其中徘徊,这群傀儡的实力皆是在半步神尊,离神尊仅有步之遥。

  “嘶!”元若蓝不禁倒抽了口凉气,神色越发凝重。

  “以我如今的实力,对付个倒不成问题,可如此多的半步神尊,我根本无法对抗,那么到底是继续前进,还是后退?”

  “反正已经得到了火炎果,也不算白来趟,那便暂且退去,等有了足够的实力再去那扇大门内窥究竟。”想到这里,元若蓝便要离去,可就在这刹那,股热浪席卷而来,她还没能有所反应,便被突如其来的火海吞没

  此时,玄兽山脉中,行人正行走于幽静的山道之上。这行人中最为明显的那位锦衣男子,纵然这男子的容貌算不上英俊,可他那平和的眉目却给人种很是舒服的感觉。

  “少爷,这里有个人。”猛然间,前方传来道声音,男子眉头皱,翻身下马,向着声音传来之地走去。

  走到那人面前,男子扫了眼地上那昏迷不醒的白衣女子,轻声说道:“如今离丹城已近,不会再有什么危险,就把她带上吧,个女子在这里太不安全了。”

  “是,少爷。”

  幽静的玄兽山脉,辆马车行驶与这条崎岖不停的山道之上,而这辆马车周围环绕着数匹骏马,因道路险恶之故,马车的速度极其缓慢。此时,马车之中,淡淡的阳光折射而入,落在女子苍白的面容之上。眉头微微皱,女子缓缓睁开双眸,在注意到自己如今所处的位置时,心中不禁怔,诧异之色从眸里划过。

  “这里是”

  “姑娘,你醒了?”就在这时,车帐被掀了开来,个满嘴络腮胡的中年男子走了马车之内,憨厚的揉了揉脑袋,说道:“刚才你晕倒在草丛中,是我们少爷让带上你,不知你身体怎么样了。”

  晕倒在草丛中?对了,她是看到了那些傀儡,然后被火浪席卷而入,之后似乎被送出了那片火海,然后发生什么她便不知道了,“我并无大碍,多谢了。”

  “呵呵,姑娘不用客气,”揉了揉脑袋,男子咧嘴笑了起来,“对了,姑娘,这些日子你就和我们同行吧,到了丹城你再独自离开,毕竟以你人的实力很难通过玄兽山脉。”丹城?元若蓝微微怔,难道他们也要去丹城?如此倒省却不少麻烦

  “阿达,快点来准备准备,稍后我们又要继续出发了。”忽然,马车外传来道清润的声音,这声音极其平和,却给人种如沐春风之感。

  “姑娘,少爷已经在喊我了,你就放心吧,我们定会安全把姑娘你送到丹城。”说完这话,阿达笑了两声,退到了马车之外,于是整个马车又仅剩下元若蓝人。

  “主人,你没事吧?”在元若蓝垂首间,灵魂之内传来道稚嫩的声音。

  “我没事,器灵,你可知道那扇门中到底有什么东西?”

  “这个,主人,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器灵言辞中似躲避着元若蓝的追问,旋即急忙转移话题,说道,“主人,刚才我正想把你带入青冥府时,那几个人就发现了你的身影,我感觉他们并没有恶意,所以便没有强行将你收入府中。”

  见器灵不愿多说,元若蓝亦不在追问,她相信与她契约的青冥府决不会背叛她。便在这当即,马车再次行动了起来,趁这时候元若蓝拿出枚丹药吞入口中,开始治疗火海给她带来的伤害

  “轰隆!”然而,就在元若蓝刚吞入丹药后,马车之外骤然传出道声响,惊得整个马车都颤抖了下,她眉头轻微的皱,却并未离开这辆马车。借助火炎果的力量,她不但突破到神皇中级,更已经临近高级,还是趁此机会稳固下刚刚晋升的实力

  “少爷。”阿达拔出阔刀,站到白衣男子身旁,旋即视线落在前方众人身上,眸光带着缕警惕。同时,所有人亦拔出了手中武器,把白衣男子护在中间。对方的那群人中,领头的是个中年男子,长的尖嘴猴腮,眸中闪烁着阴险的光芒。

  望着白衣男子众人,他阴笑了两声,说道:“哈哈,白落风,我早已知道你们今天将到达丹城,已在此等候许久,所以你还是把你们运输的药材给留下来吧,不然”眯了眯眼,中年男子的声音透着威胁。

  白落风的心猛然惊,紧紧的握着拳头,向来平和的眉目间透有抹冷意。该死,为什么秦家的秦飞会在这里?并且似乎对自己的举动了如指掌,难道白家出现了细?

  “不可能?”白落风还没有发话,旁的阿达大叫起来:“我们就算死也不会把药材交给你们,少爷,我们挡住这些人,你先走!”这些药材是白家的希望,绝不能被这群人夺走!众人相视眼,齐齐挡在白落风的面前,面无惧色的盯着秦家之人。

  “阿达,你们”白落风微微怔,温和的眼里闪过束痛苦,他不想把这些人丢下,可是白家的药材绝不能丢,否则他愧为白家子孙!

  “哈哈,走?你们走的了吗?”秦飞仰头大笑两声,拍了拍手掌,顿时间从四面八方在此涌现出无数的人,把白落风诸人团团围在中间。在这包围圈中,别说是人,即便是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阿达,看来这次我们真的在劫难逃,”白落风苦笑声,望了眼身后的马车,说道,“秦飞,这是我白家与你秦家之事,那边马车上的姑娘是被我无意所救,与我们两家没有任何干系,稍后你能否放她条生路?”

  “哈哈,白落风,你是在说笑吗?不管她是谁,既然在你白家的队伍中,就必须死!”白落风面色微微变,面庞上闪过抹后悔。

  当初他救下她,仅因这山脉玄兽诸多,凶险异常,个昏迷的女子独自留在这里,必将会尸骨无存,谁知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若早知如此,他说什么也不会收留下她

  “来人,谁若杀了白落风这小杂种,大爷我重重有赏,哈哈哈!”阴险的笑声传遍于整个山道,让白家之人的心皆是颤,紧紧的将白落风护在中间,神色慎重的盯着向他们毕竟之人。

  “少爷,我们该怎么办?”阿达紧紧握住刀柄,心中充斥着紧张之意。他死没关系,可少爷和白家所需的药材绝不能出任何差错!不然他万死难辞其咎!

  “阿达,如今的状况已经没有选择了,我们仅有战,即便是我们全军覆没,也要让他们付出不小的代价!”

  身体微微颤,阿达的神色逐渐坚定:“少爷说的没错,兄弟们,我们起上吧,杀个够本,杀两个还赚了,哈哈”话落,阿达举起阔刀,冲入敌军之中,他那双眸中逐渐染上血红的光。

  “没错,阿达大哥说的对,我们起杀吧,他想让我们死,我们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哼,秦家了不起?不过就是群胆小鬼罢了,不然为何来拦截我们的药材?”

  “就是,有本事和我们白家堂堂正正的决斗!”

  顿时,空气中弥漫着强烈的杀气,所有人都杀红了眼,手中的武器毫无规章的往敌人身上招呼,不留情面!从始至终,秦飞仅是眯着双眼注视着这场战斗。突然,秦飞的身形闪,快速拔刀,如同闪电般狠狠的向着白落风的脑袋砍去。

  “少爷,小心!”在转头的刹那,众人看到这道场景,不禁吓得双腿发软,急忙喊道。白落风微微怔,仰头的瞬间,那把大刀离他是如此之近,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时间难道,他要死了吗?嘴角泛起苦笑,白落风缓缓闭上眼,静静的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铛!”预料的疼痛不曾袭来,反而传来道清脆的声音。身体不禁颤,轻轻睁开?b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