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开双眸,于是他清晰的看到秦飞的剑落到地上,与众人面上毫不掩饰的愕然。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人?”秦飞眸光微敛,阴冷的眸子环视四周,冷声喝道。清风吹拂而过,整个山间除了风声再无其他

  便当众人都屏住呼吸四处观望之际,道淡漠的声音悄然划过,落入众人耳中:“舌燥!”

  诸人皆是怔,不禁循声而望,于是那抹迎风而来的白色身影映入在那双双瞳孔中。女子袭白衣,盛雪飞扬,绝美的容颜上不带丝情绪,那双眉间透有与生俱来的狂傲霸气,光是迎面走来,就产生股强大的气势。!!

  第三百三十五章出手击杀

  “你是何人?为何要多管闲事?”秦飞回过神来,阴冷的视线望着元若蓝,“我劝你还是别多管闲事,我秦家不是你能得罪的起。”

  微微抬起眼眸,元若蓝淡淡的注视着秦飞:“你们打扰到我修炼了。”

  “什么?”猛然怔,秦飞不明所以的问道。

  “我说,你们打扰到我修炼了,”眸光敛,元若蓝的身上猛然爆发出强悍的气息,如同飓风般席卷于空中,“既然打扰到我修炼,岂能这般容易完事?”

  “轰隆!”语罢,股气势骤然用处,如破竹般凶猛的撞击在秦飞的胸膛。砰的声,秦飞顿时倒飞出去,狼狈的摔倒在地,旋即口鲜血喷了出来,染红了他面前的地面。

  “这怎么可能?”众人皆惊愕的瞪大双眸,震惊的凝视着那袭在风中飘扬的白衣。堂堂的神皇低级,竟然就被她给秒败了?那么这女子的天赋又该有多么变态?难怪她敢独自闯入玄兽山脉。仅要不入玄兽山脉那些禁地,这里的危险于神皇强者来说不足为惧。

  “咳咳!”秦飞咳出了两口血,强撑着身体爬了起来,尖锐的双眸中充满狠意,“我秦家在丹城亦算的上个大家族,你敢伤我,秦家定然不会放过你和你的家人!”

  挑了挑眉,元若蓝眸光透着抹淡然。“是么?那我也想知道秦家是如何的不放过我,”长剑扬,元若蓝迈开步伐,向着秦飞渐渐逼近,“你可知道,我元若蓝此生最恨的便是威胁,你千不该威胁我,更用那些我所在乎之人威胁于我。”

  寒芒从眸中划过,元若蓝的嘴角勾起抹浅笑,只是那笑容却带着森冷的寒意。“唰!”剑光闪过,刹那间鲜血飚射而出,颗头颅滚了下来,落到地上,只见那个头颅上的眼睛依然瞪大,仿佛死不瞑目。

  “秦飞大人死了?”

  “这这怎么可能?”

  “恶魔,她是个恶魔,我们快逃。”见此,秦家之人皆是打了个寒颤,哪还有最初的威风?急忙转身不要命的向山下逃去。

  “哈哈,现在风水逆流转,兄弟们,都给我冲,杀的他们片甲不留!”阿达大笑两声,拔出阔刀,最先冲了过去。

  失去了秦飞,那些人不过是群乌合之众罢了,如何经得起这群疯子们的屠杀?很快便死于白家人的武器之下。收起长剑,元若蓝缓缓转身,从始至终她都面不改色,仿佛死于剑下的不过是个蝼蚁。

  “若蓝姑娘,刚才多谢你出手相救。”微微笑,白落风拱了拱拳,面露感激的说道。

  抬头望向蓝天,元若蓝的面色依旧不改:“我说了,他们这是打扰了我的修炼。”

  闻言,白落风仅是笑了笑,不管出于何种原因,元若蓝救了他也是事实,他欠下了这位女子条性命。

  “若蓝姑娘,不知你打算去往何处?”

  “丹城。”在风域,除了炼丹联盟之外,就属丹城拥有最多的炼丹师,而炼丹师们身上总会携带着无数珍贵药材,也许会寻到她所需要之物。

  “若蓝姑娘要去丹城?这正好,我白家便在丹城,为了答谢若蓝姑娘的搭救之恩,就让我白家做东道主,如何?”白落风眼睛亮,微笑着说道。

  眸光闪烁了下,元若蓝沉默片刻,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好。”在丹城,若是能有熟悉的家族,想必与她的形势也有很大的益处。

  见到元若蓝答应了自己,白落风眼中的笑意更甚,旋即他望向归来的白家众人,声音平和的道:“都准备下,我们这便出发了。”

  是,主人。”整齐划的声音在蓝天下响起,众人皆是整顿完毕,继续向着丹城的方向疾驰而去。

  路上白家之人尽都缠着元若蓝问东问西,似乎想要知道她是如何修炼的,为何年纪轻轻就这般厉害?最后烦不胜烦,元若蓝推说伤势未曾恢复,便把众人都打发走了。待清净下来,她便继续进入修炼当中,就在到达丹城之时,修为已经初步稳定

  此时,白家之内,白翎把拎住面前之人的衣襟,面色铁青的道:“你说的是真的?秦家真的怕人去阻截风儿他们?”

  “是是真的,”吞了口唾沫,那人艰难的说道,“据说昨天就已经出发了,还是由秦飞亲自带领,现在恐怕少爷他已经”

  “砰!”手猛的松,猝不及防之下,那人被白翎丢到地上。

  “我早就和风儿说过不必亲自前往,他却不听,现在可如何是好?”白翎失魂落魄的呢喃出声,眸中呈现出抹绝望,“并且,秦家竟然派个神皇去阻拦,以他们的实力,怎能与秦家神皇相对抗?”

  就在这时,门外人忽然匆匆来报:“家主,少爷他回来了”

  “你说什么?”狠狠的打了个激灵,白翎瞬间回过神来,把提起来报之人,面色激动的问道。

  “风儿他没事?这是真的吗?太好了,来人,快与我去迎接少爷。”语罢,也不等待众人集合,就急匆匆的往着门外奔跑而去,速度之快直让人咋舌,可是想及白翎对白落风的疼爱,又不禁有些释然了。

  门外,白翎刚迈出门槛,便看到了翻身下马的白落风。“风儿。”急忙上前,白翎打量了眼白落风,见他无碍之后方才松了口气:“你没事?这可太好了,为父听说秦家的秦飞去阻截,我还以为”

  “父亲,这多亏了若蓝姑娘,若不是她,恐怕我们这次必将全军覆没。”

  “若蓝姑娘?”白翎愣了下,这才发现后方马车上走下的白衣女子。这女子纵然容貌绝美,却显得这般年轻,他真的是救了风儿他们的人?若真是如此,这也太变态了吧?

  “呵呵,家主,我告诉你,若蓝姑娘她的实力十分强悍,”阿达咧嘴笑了起来,神色间充满着崇拜,“你知道当时的情景有多危险吗?秦飞的剑就离少爷毫米之近”听闻此言,白翎的心骤然提起,目光中带满紧张之色。

  见到白翎的表情,阿达继续说道:“然后,颗石子咻的声飞射出来,打掉了秦飞的剑,而发起石子的人正是若蓝姑娘,之后的事情很简单,若蓝姑娘仅是凭借气势就击败了秦飞,并剑砍下了秦飞的脑袋,对了,秦飞的尸首已经送回秦家,家主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去秦家看看,哈哈!”许是想及秦家的惊愕与愤怒,阿达不禁仰头大笑起来。

  “什么?”白翎整个人都呆住了,剑秒杀秦飞?这实力也太变态了吧?别告诉他,这女子年纪轻轻便已经是神皇强者,不然他会被吓死。

  “咳咳!”干咳两声,白翎强迫自己收回眸光,说道,“既然药材已经运来了,就给无名大师送去,也许借助着这些药材,无名大师会冲击至神品第六层,不管如何,我们和秦家的炼丹比试必须获胜,不是为了那珠鬼灵草,而是为了我们的地位!”

  鬼灵草?元若蓝微微怔,这是否算得来全不费工夫?“你们是想借着这些药材便能让炼丹术更进步?”元若蓝迈步上前,淡淡的摇了摇头,“这绝不可能,即便是把这些药材皆炼制完,都不可能有所进步,炼丹术绝没有你们想的这般简单,否则风域为何能达到六层以上的少之又少?”元若蓝的话,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白翎张了张口,似想说些什么,然而就在此际,门内传出道苍老沙哑的声音:“哼,小丫头,你不是炼丹师又懂什么?你怎么知道我无法进入六层?”话音刚落,道身影从门外闪出,只见老者双手负背,眯起双眸,面上略带不耐之色。

  “无名大师。”白翎走至老者身旁,抱了抱拳,神色恭敬的说道。

  罢了罢手,老者微微敛眉,冷笑的望着元若蓝:“小丫头,你能杀了秦飞,我承认你天赋不错,可是这却不代表你能向个尊贵的炼丹师指手画脚。”

  面对老者的冷嘲热讽,元若蓝并未生气,仅是注视着老者,说道:“三天,我保证三天之内,让你进入炼丹师测试阵法的第六层。”

  “你说什么?”老者微微怔,旋即似乎听到好笑的笑话,不禁大笑起来,“我没听错吧?哈哈,你说你能三天之内让我进入第六层?”

  其余人面面相觑,面上不觉闪过抹好笑。她以为她是谁?神品巅峰炼丹师吗?竟然还保证三天之内让无名大师进入六层。仅有那些与元若蓝相处过的白家之人方才对她抱有信心,不知为何,他们有种感觉,这女子并不是会说大话之人,既然她这般说了,就定然拥有她的把握。

  “你没听错,三天之内,我会让你进入六层,若你真迈入六层,鬼灵草我要了,如果我没有做到,我随你处置,不过,在这三天中你必须听我的命令。”

  “好,这是你说的。”嘴角勾起抹嘲讽的笑,老者的语气含有丝不屑。反正还有半月时间,浪费三天也没有关系,他会让这个小丫头明白,太过狂妄可不是什么好事,在这大陆定会吃亏!!

  第三百三十六章成功晋级

  炼丹室内,药香宜人,老者坐在药材中间,把这些药材分类,此时,他的神色间带满愤怒,显然没有料到那女子让他做的第件事便是把药材分类。并且,还仅有半个时辰!平常这些事都是丹童所做,他从不插手,但是半个时辰内又能做的了什么?如此多的药材,根本不可能在半个时辰内将之完成。

  “哼,到时候你无法帮我完成进行突破,我绝不会轻易的饶恕你。”冷哼声,无名手中的动作猛然加快,如行云流水般蘀那个个的药材进行分类。然而,就算他的速度再快,依然不曾在半个时辰内完成任务。当元若蓝走入炼丹室时,无名才分类了半有余,至于其他的依旧杂乱的堆在旁。

  “我不干了!”看到元若蓝的到来,无名豁然起身,恶狠狠的瞪着元若蓝,“你是在故意甩老夫?怎么可能有人在半个时辰内把这任务完成。”

  眸光从无名的脸庞掠过,元若蓝并不多言,径自走了过去,她随手挥,原本被无名分开的药材再次聚拢到起。旋即,缓缓蹲下身子,在她的手中所有的药材都开始动了起来

  望见这让人眼花缭乱的动作,无名瞪大双眸,吃惊的凝望着元若蓝,时间说不出话来。而当他终于回神后,却猛然发现诸多药材皆被有条有理的分类而开。十分钟她竟然只用了十分钟便分类出药材,这怎么可能?难道她是名炼丹师,并且比自己更为强大?这这也太变‘态了吧?

  “你找到自己的错误了没有?”拍了拍手,元若蓝缓缓转身,说道,“我敢保证,你的炼丹术比你的丹童强大,可若比赛分类,你却连他都不如,名合格的炼丹师,不能所有事情都假借与他人之手,等你能够在半个时辰内分类出这些药材再来找我。”语罢,元若蓝不在多话,转身离去,把无名人丢在这炼丹室内。

  凝视着元若蓝的背影,无名那张苍老的脸庞满是惊愕,到了这刻他才明白,元若蓝这番的做法不是在恶整自己,而是有意指导她寻到错误。不由自主的,无名望向元若蓝的眼神微微发生变化

  白家大堂,白翎端坐在首席之上,手指轻敲着桌面,在望向下方之人时,眸中划过冷厉:“秦家主,不知你此刻光顾我白家,到底有何用意?”

  “哼!”秦阳冷哼声,旋即眼里闪过狠辣的光芒,“白家主,你白家之人杀了我秦家之人,难道就不该给我秦家个交代?”

  “交代?什么交代?”白翎拳头握,嘴角泛着冷笑,“鬼灵草明明是我秦家先发现,却被你们争夺而去,纵然鬼灵草很珍贵,我们也不是必须要得到,但是,这有失秦家的面子,何况之后,你又阻截我白家队伍,妄想杀我百家之人,所以是你该给我个交代才是。”

  “哈哈,”仰头大笑两声,秦阳豁然起身,阴狠的眸光投在白翎身上,“珍贵的药材本就强者得知,你白翎家族仅有个神品五层的炼丹师,又怎能比的上我秦家那位神品六层的罗尼大师?所以你们没有资格拥有鬼灵草。”

  他之所以夺走鬼灵草,则是因为听说炼丹联盟中的周楠大师在寻找这种药材,又怎会错过这巴结炼丹联盟的机会,如今周楠大师已来到此,无论如何都不能错失良机然他与白家定下约定,却没有把对手放在眼里,只因白家是绝不可能获得胜利。而若与周楠大师牵扯上关系,秦家就可攀上炼丹联盟这条大船。

  神色冷,白翎的面容瞬间阴沉下来:“半月之后的比试,我白家不会输给你。”

  “哈哈,”似乎听到多么可笑的笑话,秦阳仰头大笑两声,勾唇冷笑道,“就凭你们白家那废物,怎么可能击败我们秦家的罗尼大师?另外,由于你白家杀了我秦家之人,以至于我现在心情很不好,所以比试提前,定为三天之后,并且输的方立刻离开丹城,永远不得涉及炼丹!”

  面色猛然变,白翎紧握着大拳,眸中蕴含着冷意:“若是我不同意呢?”三天,仅有三天,无名大师怎可能进入六层?

  “这由不得你,”笑容微敛,秦阳的眼里透有抹寒芒,“这次比试将有炼丹联盟的周楠大师主持,你仅有参赛或者认输,不过我劝你还是认输,自动的离开丹城较好,免得到时数的很难堪。”

  “周楠大师?”白翎的脸色越发难看,紧握着的拳头微微颤抖。

  “父亲,”白落风的两眉微微皱起,步到白翎的身边,“父亲,答应吧,我白家决不会不战而降,三天,三天我相信无名大师会突破。”说是相信无名大师,他不过是信任那个女子的实力。不知为何,他有种信心,这个女子定然能在三天内让无名大师更进步。

  “呵呵。”低笑两声,秦阳的嘴角扬起嘲讽的笑,似乎为白落风的话感到很是可笑。这次,他们白家是输定了,而那之前所做的切都是无谓的挣扎

  深呼吸口气,白翎站了起来,面容阴沉的道:“好,我答应你!”因为这种情况容不得他不答应,谁能想到这秦家竟然能找来炼丹联盟的大师?而炼丹联盟仅需句话,白家便会在丹城消失。

  “哈哈,白家主,你好好的准备下卷铺盖滚蛋吧。”见白翎答应他的要求,秦阳顿时放声大笑,旋即振了振衣袂转身离去,他也要回去准备了,当然他所准备的便是接收白家

  微微叹了口气,白翎把白家所有人都召来,当白家众人听到秦阳的来意,都不禁大骂秦家无耻,尤其是无名,感受到他身上的重大压力。三天,若仅有三天时间,他凭借自己的力量无法突破,故此现在也仅有相信她了。

  于是接下来,无名躲在炼丹室内整整三天,三天的闭关修炼他不曾出现过,除了元若蓝之外,也无人进去打扰他。如今的无名,已是白家仅有的希望

  三天之后的早晨,晨光大亮,那扇关闭了三天的大门终于在众人的期待下打开,袭灰衣,神色虚弱的无名在诸人的注目下缓缓踏步而出。

  “无名大师,”白翎急忙迈步上前,面上略带紧张之意,“如何了?”

  “呵呵,”低笑了两声,无名的脸色纵然苍白,却带着不加掩饰的喜悦,“侥幸,我侥幸已经能够炼制出第六层所需的丹药,不过这也多亏了若蓝姑娘。”

  此刻的无名俨然对元若蓝佩服的五体投地,或许这女子的炼丹级别并不是很高,可无可厚非,她拥有着丰富的经验。而且,在她的背后定然有个强大的师父,不然怎会拥有这般宝贵的知识?

  “这么说,无名大师你成功进入了第六层?”白翎眼睛亮,神色间充满喜意。其余人相视眼,眸中亦带着明显的激动。

  此时,丹城中心的大广场上,聚集着无数前来看热闹的群众,而在这广场最中央的赫然便是秦家之人。只是秦家之人,包括罗尼在内,皆对着个白袍老者毕恭毕敬,以至于令群众疑惑起了那位老者的身份。

  “白家的人来了。”不知是谁说了这句后,顿时所有的目光皆是齐聚于后方那群踱步而来之人的身上。

  “你们猜,这场比试到底谁会赢?”

  “这还用说吗?定然是秦家的罗尼大师,据说他已经是神品六层的炼丹师了。”

  周围响起嘈杂的议论之声,却丝毫不曾对白家之人造成影响,这倒让众人不禁起疑,为何白家是这番胸有成竹的模样?难道短短三天,无名大师突破了?这怎么可能?

  “哼,你们终于来了,如此,便开始比试吧,”秦阳冷哼声,不屑的眸光扫过来人,旋即转身望向白袍老者,说道,“周楠大师,这场比试便请您主持,我等相信大师公正。”

  “嗯。”淡漠的点了点头,周楠微微抬头,眉间带有抹倨傲之色。

  “你们开始吧,比试我炼丹联盟自会主持。”反正这比试与周楠来说不过形式罢了,既然秦家想要借此赶走白家,他给他们这个面子又何妨?无论如何,鬼灵草都会成为他的所属物。若是得到这株鬼灵草,便可尝试炼制神品八层的丹药,若是他达到神品八层,在炼丹联盟的地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