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大德我白家没齿难忘,所以,我已经决定认大师为主,请大师收下我白家。”

  “请大师收下我们白家。”见此,白家之人皆都随之跪下,神色狂热的望着元若蓝。

  元若蓝眉头微挑,视线落在身前之人的身上:“你确定?”

  “若蓝大师先是救了我儿性命,如今又救了白家,故此,从今往后,我白翎将永世效忠大师,若有背叛之心,定然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既然你决定了,我也无话可说,不过我需要你们帮我找株药材,那药材名为百叶果,找到这药材的下落即刻通知我。”

  “是,大师。”拱了拱拳,白翎恭敬的应了声。!!

  第三百三十九章事情真相

  此时,丹城城门之外,飞奔而去的周楠忽然停下步伐,似想到什么,猛的拍了下手:“我终于知道那丹鼎的来历,当初茯神所用的正是这丹鼎,曾有幸见过次,难道她便是那杀害茯神的人?可以她的实力如何能够打败茯神?”

  眸光微闪,周楠的嘴角扬起阴冷的笑意:“不管如何,我只要把这消息散播出去,龙凤门定然会派强者前来,还有与茯神相交的那些强者,更有苦苦搜索着茯神下落的金神,彼时,即便她有鲁洛相护,亦难逃死,说不定连鲁洛都会死在那些人的手中!”鲁洛,你别怪我不念往昔情意,这都是你自找的!

  炼丹比试已经结束,接下来的丹城便处于场从未有过的风暴当中。白家因为白翎产生突破,实力超越了秦家,当即纠集着帮人冲入秦家,杀得片甲不留,个不剩,而秦家就此成为了丹城的过去式然而,元若蓝所需的百叶果依然没有下落。

  就在这日,寂静的白家之内,骤然响起道惊天响声。“轰隆!”强大的声音响彻天地,所有人快速跑向门外,当望见虚空当中的那群人之后,面容之上皆是显露出深深的诧异。

  “龙凤门,天煞门,雪夜门,天哪,这些宗门来我们丹城做什么?而且来的都是神尊强者,那位天煞门的门主竟然亲自来了”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貌似我们白家并没有招惹到这群强者。”

  天煞门的门主天煞扫向下方的人群,英俊的脸庞带有抹煞气:“元若蓝在哪?让她给本门主滚出来!”

  不过,听到天煞的话,身旁两位龙凤门的长老顿时紧张起来。茯神健在时,这天煞门和雪夜门皆与她交好,尤其是天煞门主,乃是她的忘年之交,当中州传扬害死茯神的女子在丹城现身,他们便已最快的速度赶来,想要提前灭杀她。

  谁知天煞门和雪夜门的速度亦是如此之快,居然同时和他们赶到,如今他们仅能期待茯神不在这里,或者传言有假,不然龙凤门的谎言必将被识破。

  鲁洛眉头皱,眸子望向众人,说道:“若蓝丫头是炼丹联盟要护之人,难道你们天煞门想要与炼丹联盟为敌?”

  “哈哈!”天煞仰头狂笑,头墨发于空中飞扬,骤然他敛住笑声,森冷的杀机从眸中现出,“你炼丹联盟是很强大,我天煞门无法与之相比,可那又能如何?不管是谁,杀了茯神就必须以命相偿!”

  老脸微微变,鲁洛紧握着拳头,冷笑道:“那你们必须先打败我!”

  “慢着!”就在这种时刻,道喝声从身后传来。众人循声向后望去,于是那抹雪白的身影撞入众人眼中。

  “你便是元若蓝?”天煞低头望向来人,血红的光芒从眸中划过,“好,很好,我会让你为此血债血尝!”他不知道这女子是如何击败茯神,许是用了什么阴谋诡计,可不管如何,这事由茯神向来最信任的人说出,定然不会有假。任何伤了她的人,都必须以命相偿!

  “没错,我便是元若蓝。”元若蓝并没有否认,只是心中却不禁叹了口气。若可以,她不想与天煞门战斗,可偏偏茯神灵魂受损严重,如今还在昏迷当中,就算这是龙凤门的阴谋,她也无法解释的清除。

  “哼,既然你承认了,也别怪我们不客气!”语罢,天煞抬起长矛,身形闪便冲向元若蓝。鲁洛猛然惊,急忙闪身挡在元若蓝的身前,蘀她接下了这道攻击。其余人见状,亦是拔出武器围住鲁洛,顿时间激烈的战斗在白家上方展开然鲁洛同为神尊中级,却奈何对方人数占了上风,很快便有了劣势。

  “看来仅能用超神器了。”元若蓝不禁叹息声,如今情况她亦是迫不得已。

  便当她拿出超神器之际,天空忽然划过抹金光,势如破竹般狠狠的刺穿了龙凤门其中个长老的胸膛。突来的变故致使众人集体傻眼,旋即所有的视线皆投向不远之处的天空

  虚空当中,女子子负手而立,金袍随风飞扬,那张俊美的脸庞毫无表情,眉间充斥着淡淡的狂傲之意,而那双如黑墨般的双眸仿佛有着睥睨天下之态。似乎在她眼下,众生不过皆是蝼蚁。

  强,这个男人大概是元若蓝来到茯域后除了炎龙和九幽魔龙之外见过的最强大的强者。且那身气势化为狂风,在他的周身环绕爱,他仅是静静而立,便给人带来种深深的压迫之感,强大到让人不敢直视。

  “金神,怎么会是金神?”

  “怎么会这样?金神怎么会杀了龙凤门的长老?”

  “没想到金神这等强者也来了”在看到虚空中的金袍男子之际,人群中骤然炸开了锅

  狂风拂过,金袍飞扬。许是不曾感受到众人的惊愕,女子迈开步伐,仅是往前跨,她的身影便已经到达了元若蓝的面前。墨发舞动,轻抚过女子俊美的脸庞,面对着元若蓝之际,她的神色建缓,薄唇微启,纵然声音冷漠,却明显夹杂着丝激动。“我终于找到你了。”

  “你找我?”元若蓝微微怔,眸中划过道异芒,“你为何找我?”

  墨瞳停留在元若蓝的身上,金神唇角浅扬,问道:“茯神在哪?我知道这个茯域仅有你才会知晓茯神的下落。”

  “什么?”元若蓝不曾答话,旁的天煞惊声叫了起来:“茯神他不是已经死了吗?而且还是被这个女人给害死的,金神,你为何说她没有死?”仿佛没有听到天煞的话,金神仅是淡笑的凝视着元若蓝。

  “你是怎么知道的?整个中州似乎都在传茯神死在我的手中。”元若蓝并未否认,而是反问出声,不过对于金神的感觉倒是转好。若他真如那些人般相信了那对狗男女的话,那么就有愧于他这身强悍的实力。

  “你可知道最了解对手的,永远不是别人,而是他直以来的敌人,”说及此话,金神望向元若蓝,微微笑,“我和茯神作对这么多年,如何能不了解他的为人与行事?虽然开始我也没有怀疑天凤,不过当天凤在某次危难时拿出茯神所拥有的超神器后,我便开始疑惑她所说的切。”

  “什么?”天煞猛然惊,脚步疾速闪至金神面前,似不敢置信的道,“金神,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天煞,难道我说的这么清楚,你还不明白吗?你就相信茯神会这般轻易被人暗算?以他的实力,即便是我都无法正面把她击败。”狂傲如她,这种时刻也不得不承认,茯神的实力并不比他差,不然那些年来便不会与他相斗了那么久,更不会在战斗的日子中渐渐被他吸引,以至于产生本不该有的感情。叹了口气,金神继续说道:“而能够暗算到他的,仅有他最信任的人”

  身体猛的僵,天煞整个人都愣住了然金神和茯神以前为敌人,然而茯神失踪的这些年来,金神为了寻她踏遍了整个茯域和神之大陆,就算是那些禁地都能够独自前往,他所作的切都被众人放在眼中。故此,他的话如何能怀疑?并且在天煞看向龙凤门长老之后,又不禁确信了几分

  此时,龙凤门那位余下的长老满脸惊恐,面色苍白,恨不得刚才死在金神手中的是他,如此也便不需要面对眼前的事情。毕竟对于天凤的所作所为,身为她的亲信还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既然你知道他们所作的切,又为何不拆穿,反而处处帮着龙凤门?”挑了挑眉,元若蓝问出了众人亦想询问的事。

  “我帮的仅是龙凤门而已,并不是天凤,当年茯神辛辛苦苦创下龙凤门,我怎会坐视它的灭亡?所以仅有龙凤门有灭门危机时我才会出手,你哪次听说过天凤那些手下遇险时我有救过?至于为何不拆穿天凤”

  声音微微顿,突兀的,金神放声大笑起来:“哈哈,我为何要拆穿她?这不是茯神自己的事吗?以他的性格,决不会让我插手龙凤门之事,而我相信,他定还活着,所以我在等着他回来亲自报复。”

  低下头,元若蓝轻抚着玄灵戒指,嘴角勾起抹欣慰的笑容。茯神,若你知道有个如此深爱着你,并了解你的女人存在,大概也会为之动容,可惜如今的你依旧处于昏迷当中,没有听到这席话。

  紧握着拳头,天煞后退两步,英俊的脸庞之上泛着丝苍白。原来这些年来,他直被蒙在鼓里,且身为挚友的他,竟然还没有金神了解他可笑他曾经竟然还以为最了解茯神的应该是自己。

  “那么,我现在可否见见茯神?”

  在听到金神的这句话后,天煞神色紧,放在腿旁的手悄然紧握,眸中的煞气早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抹激动。不管如何,茯神还活着与他来说便是最大的惊喜。!!

  第三百四十章寻找药材

  紧握着拳头,天煞后退两步,英俊的脸庞之上泛着丝苍白。原来这些年来,他直被蒙在鼓里,且身为挚友的他,竟然还没有金神了解他可笑他曾经竟然还以为最了解茯神的应该是自己。

  “那么,我现在可否见见茯神?”

  在听到金神的这句话后,天煞神色紧,放在腿旁的手悄然紧握,眸中的煞气早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抹激动。不管如何,茯神还活着与他来说便是最大的惊喜。同时,雪夜门的人亦是神色紧张,如果茯神还健在,那回去便可给门主个交代,想必门主还会嘉奖他们番。

  而此时,白家之人皆都傻眼,这消息委实出乎他们的意料。先是三大宗门气势汹汹的杀人,然后传说中的金神亦现了身,最后竟然告诉他们,曾经的绝代强者茯神还活着?这这也太震撼了,若传出去,茯域必将掀起强大的风暴。

  望了眼神色充满期待的众人,元若蓝无奈的叹息声,旋即意念动,刹那间道青光从胸膛上闪过,落到冰冷的地面之上。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聚于元若蓝身前的地上。

  只见她的面前横躺着位容貌俊美的男子,该男子像是谪仙下凡,袭青色长裙包裹着那具健壮的身体,阳光遍洒而下,落在男子苍白的面容之上。此时,他的身体微显透明,似乎会在不经意间便随风消逝。

  “茯神!”金神紧握着拳头,眸中闪过痛苦之色,“怎么会这样?茯神怎么会变成这模样?该死,是天凤那贱人吗?”

  “轰隆!”顿时,强悍的气势从金神的身上爆发而出,他转头望向龙凤门的长老,大手挥,龙凤门的长老便被他提在手中。

  “金金神大人”艰难的吞了口唾沫,老者挤出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大人,你误会了,这些都是宗主他干的,和我无关啊,大人你就绕过我——啊!”求饶的话还不曾说完,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骤然响彻天际!

  “我现在很不爽,很不爽就需要揍人,而你又是天凤的下属,自然而然,你便是我的出气筒!”金神冷笑声,抬腿狠狠的踹在老者的胸膛上。

  刹那间,老者被踹飞了出去,狠狠的摔在墙壁上,他捂着胸膛倒向地面,口中源源不断的喷出鲜血。不过这还没有结束,接下来才是他宛如噩梦般的日子

  诸人皆是怔住了,望向在金神手中被折磨的不成丨人样的老者,目光皆不禁含着同情,然而这都是他们自作自受,怨不得任何人。

  “呼!”干掉了老者,金神呼出口浊气,方才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走到元若蓝身旁。

  “茯神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会伤成如此?”

  微微垂眸,元若蓝凝视着地上的茯神,说道:“前段时间,龙凤门的三个长老发现了她的踪迹,而以他们的实力原本无法伤的了他,可他们的手中拥有克制灵魂体的火焰,那火焰让他的灵魂受了重伤,并且为了护我,他不惜以燃烧灵魂为代价提升了实力,如今他的灵魂极其薄弱,方才会进‘入昏迷状态。”

  想及当日的情景,元若蓝不禁心中痛,黑眸中顿时掠过强烈的杀机。龙凤门,当初你们给予师父的伤害,我元若蓝必将千倍万倍的偿还给你们!

  金神蹲下身体,深情的端注着茯神,眸中划过抹心痛:“茯神,我应该早些找到你,如此你便不会受伤了。”

  望了眼金神,元若蓝缓缓说道:“其实救他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闻听此言,众人皆是惊,茯神的灵魂伤到这种地步,又该如何才能救治?

  “没错,我直在搜索份药材,如今仅差最后份,若能搜集齐这些药材,便能治疗好她受伤的灵魂。”

  “什么?”金神骤然站起,大手紧紧的按住元若蓝的肩膀,神色间透着抹激动,“是什么药材?说不定我有办法弄到。”看向肩上的手掌,元若蓝皱了皱眉,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百叶果,也是最难寻的药材。”

  “百叶果?”金神的呼吸滞,许是为了确信遍,问道,“你确定?”

  “怎么?你知道百叶果的下落?”这次轮到元若蓝激动了,如果能得到百叶果,茯神的灵魂伤势便可治愈,而且还能借此再让实力恢复层。

  “没错,我知道百叶果的消息,只是”说及此,金神的话语停顿了下,旋即眸中划过坚定:“给我年时间,年之内我定会拿着百叶果回来。”语罢,最后望了眼茯神,金神纵身跃,眨眼间便消失于众人的视线中。凝视着他离开的方向,元若蓝总感觉他此行并不会简单

  “年?那这年我便进行闭关修炼,希望等师父复苏时我的实力可以更增进层。”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于修炼者来说,年时间不过是弹指间。这年中,白家的变故在有心人的传播下快速传遍茯域,而天凤和尹骆琦的’情亦被抓了出来,由此这两人已成了人们不屑嘲讽的对象。然而,却并没有个势力向龙凤门出手,因为他们在等,等茯神强势归来的那天

  “轰隆!”此时的白家后院,猛然爆发出股强悍的气势,这股气势来的及其凶猛,所有人都不禁大为惊愕,难道又有人来白家扰乱不成?

  “不对,似乎有人来突破,好像还是突破神皇高级。”白翎微微皱眉,同为神皇强者,他当然可以感应的到突破者的状态。

  “什么?突破?在白家也仅有无名大师是神皇中级,难道是他在突破不成。”

  “不,那股气势的来源地似乎是若蓝大师所在的院子”

  “哈哈,怎么可能?若蓝大师虽然可能是神皇中级,也不会这么快突破到高级吧?不然她岂不是太变‘态了?”

  “走吧,我们就知道了。”叹了口气,白翎双手负背,迈步走向门外。众人面面相觑,终究还是跟随了上去

  “终于到达神皇高级了。”厢房之中,盘膝而坐的女子豁然睁开双眸,嘴角隐含着抹淡淡的笑意:“年前,借助火炎果我的实力攀至神皇中级的巅峰,如今闭关冲击高级,没想到真的得以突破,若不是火炎果恐怕我想要突破难之又难。”

  缓缓起身,元若蓝迈步走向房门,便在她推开门的刹那间,众人突然出现在她眼帘。领头之人赫然便是白翎,俨然是被元若蓝突破时产生的风暴吸引而来,此时,望见开门而出的女子,白翎总感觉她有什么地方不样了

  “若蓝大人,”大步上前,白翎恭恭敬敬的抱拳道:“刚才我们感受到这边的院子有些异动,就急忙赶来查看,不知”说这话时,白翎小心翼翼的瞥了眼元若蓝。

  元若蓝耸了耸肩膀,不以为然的道:“没什么大事,我仅是侥幸突破了而已。”

  什么?突破?难道真是若蓝大师在突破神皇高级?这也太变’态了吧?个三十岁的神皇高级,说出去定然吓死群人。众人面面相觑,皆是倒抽了口凉气,苦笑声,表情颇显无奈。而且,这变‘态还是个神品炼丹师,级别至少是在七层以上,毕竟连炼丹联盟的周楠大师都败在她的手下。个人精力有限,怎能变态到如此程度?

  望见众人的表情,元若蓝颇为不解:“怎么,有事吗?”

  “没没事”白翎再次瞥了眼元若蓝,口中发出声无奈的叹息。

  “哦,”微微点头,元若蓝忽然想及什么,问道:“对了,金神他可有回来?年已到,他也该拿到百叶果回到这里。”

  白翎和其余人相视眼,终究还是咬了咬牙,开口:“若蓝大师,金神并没有归来,而且我们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这年来,他就好像在茯域消失了般。”

  “是么?”摸着下颌,元若蓝眉头紧锁,不知为何,她的心底隐约升起股不安之感。金神,希望你不要有事,不然若师父苏醒后知晓此事,定然会内疚生

  “好了,我们在这里担心他也于事无补,以金神那强悍的实力,若连他无法应对得了的困难,又何况我们?”

  回过神来,元若蓝的眸中划过抹光芒:“这段时日我要离开趟丹城,如果金神归来便让他在白家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