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关门弟子,这便是他们背弃我的下场,哈哈!”仰头大笑两声,茯神的表情充满疯狂:“我才是龙凤门宗主,背叛的人决不会有好下场!”

  “你”白翎面色变,刚想开口嘲讽,忽然后方传来道冷漠的声音:“白翎,你退下去吧。”

  微微怔,白翎立即循声而望,当见到那迎风而来的女子,面上不觉露出抹欣喜:“若蓝大师”

  “嗯。”元若蓝淡淡的点头,旋即视线投向天凤。这便是龙凤门现任宗主?如今纵然她炼制成功复魂丹,可茯神恢复还需片刻,她必须在茯神苏醒之前拖住天凤

  给读者的话:

  今天四更完毕。!!

  第三百四十三章人性扭曲

  虚空当中,天凤低下眸子,居高临下的望着元若蓝,渀佛在她的眼中,元若蓝便是那微不足道的蝼蚁。“哼,你便是与茯神有关的女子?我看也不如何,哈哈,现在本宗主奉劝你句,把茯神给我交出来,不然,我让你死无全尸!”

  鄙视的勾起唇角,天凤俨然不将元若蓝放在眼中。在她看来,这女子再强也没有任何作用,遇上她仅有个下场,那便是死!纵然如今这女子似乎有炼丹联盟的庇护,可是,炼丹联盟的盟主仅是警告过她不许对中州以外的势力出手,却不曾说不能杀了这个女人!

  如今据大陆传言,茯神处于昏迷当中,必须在他苏醒之前将她灭杀,不然想及茯神那身恐怖的实力,天凤不禁打了个寒颤。不过这年来,她不曾向丹城出手,是畏惧雪夜门和天煞门这两个信服于茯神的势力,但此刻这两个势力皆忙着围剿血归门,故此她方才找到实力前来。势必要杀了那该死的男人!

  “你便是那忘恩负义,灭绝良心,和自己夫君的兄弟起,谋害自己夫君的女人,且被大陆所不齿之人?”微微扬唇,元若蓝冷笑的望着天凤,那瞬间,眉宇间带有抹霸气之色,“很抱歉,就凭你还没有资格见我师父!”

  虽然这些事都不是秘密,天凤亦处于大陆的流言蜚语当中,可如此明显的被人揭露出了事实,她不禁面色大变,美眸中恨意滋生。

  “那又能怎样?这都是他该死!”紧握双拳,天凤的眼里迸发出明显的恨意,“为何我们明明是师兄妹还是夫妻,他的天赋和实力都是这般强大,被世人所膜拜,而我却永远处于他的光芒下,哈哈,你知道那时的我有多恨这个夫君吗?并且每个女子似乎注意的都是他,无论是血煞,还是金神”说及此,天凤的表情带着丝疯狂,显然对于茯神恨之入骨。

  “凭什么?凭什么他就比我强大?凭什么他在中州有着如此高的地位?如果他死了,他的那些辉煌就都会属于我,原本我是这么以为的”

  紧握着粉拳,天凤的身体微微颤抖:“可是,我没有想到,在他失踪后龙凤门的那些人,亦或是中州的些门派强者,所关注的依然是他,作为她的妻子难道就要毕生处于他的光芒下?不!绝不可以,我绝对要超过他!”

  凝视着天凤疯狂的神色,元若蓝摇了摇头:“既然你想要超过他,为何不去努力修炼,反而做这些无用之事?”

  “努力修炼?我为何要努力修炼?”似乎元若蓝说的是多么可笑的话,天凤的嘴角不禁泛起丝嘲讽的笑容:“以我现在的实力,明明可以无忧无虑的享受,又为何还要去辛苦的修炼?只要他的灵魂也消失了,再过几十年,甚至是几百年后,世人定然会遗忘她,只记得我这个龙凤门宗主天凤,哈哈!修炼才是无用之事,杀了她就容易多了!”

  闻言,元若蓝看向天凤的眸中溢出同情之色。原来这人竟然是个疯子,不是疯子怎会说出这番话来?“你知道你为何永远比不了他?”轻迈步伐,元若蓝缓缓走向天凤,那双黑眸中闪过抹冷笑,“因为他直在努力,不然,即便他再天才,不多加刻苦修炼,同样没有令人敬畏的实力,可你仅是想着坐享其成,若是如此你还能超过师父,这当真是太可笑了。”

  这个世上没有人是绝对的天才,亦没有人无需刻苦便能成就顶峰实力。个天才,若不努力和废物又有何两样,而个废物,如果勤奋也许会成为方强者。当然,服下生灵丹的顾逸阳除外

  “哈哈!”天凤仰头大笑两声,美眸微敛,唇边的冷笑更甚,“臭丫头,你和我说这么多的话,是在拖延时间?可惜并没有多大效用,因为不会有人赶得及来救你们,而今天无论是你,还是茯神,皆难逃死!”随着最后字的落下,天凤的身上爆发出股森冷的杀意。

  肃杀之意袭击向元若蓝,如狂风卷过,但是身处于这股杀机之中的元若蓝始终面不改色,神态轻松自若。相比较她,白翎诸人就没有这么好受了,这杀意让他们感到自己与死神是这般接近

  “嗯?”柳眉微皱,天凤似乎不曾料到在自己的杀机之下,元若蓝还能做到面不改色,眼里不禁划过诧异,旋即冷笑声。

  “那这样呢?”

  “轰隆!”气势再次爆发而出,张红色的网在虚空中张开,向着元若蓝笼罩而去。刹那间,半步天空被红色的网覆盖,炽热的温度骤然传来,在这温度之中,让人感觉自己将会被焚烧殆尽。唇边冷意更甚,天凤不屑的望着元若蓝,渀佛已见到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的下场

  突兀的,天凤嘴角得意的笑容猛的僵住了,瞠目结舌的望着向自己周围笼罩而来的领域,宛如见到鬼般瞪大美眸。

  “怎怎么可能?”这女子竟真有领域?市集上的传言居然是真的,她直以为是白家故意放出来吓唬中州众人,让那些人不敢再来打白家主意。谁知,她真拥有领域,还是五行领域

  狠狠的打了个激励,天凤的神色逐渐恢复如初:“不,不对,这气势不对,她应该还不曾突破至神尊。”不是神尊就能拥有领域?这似乎也太过变‘态了。

  “轰!”

  “轰隆隆!”两个领域猛然相撞,发出惊天动地之声,惊得整个丹城都颤抖了下。旋即,相撞所产生的余波扩散而开,不小心波及到白家的那些人,刹那间被波及到之人齐刷刷的飞了出去,狠狠的摔倒在地,惊愕的望着两方的对峙。这便是领域的碰撞吗?这种对决可不是轻而易举便能见到

  “啪!”余波散去的刹那,众人只见天凤的领域裂开了条口子,不由自主的,他们脸上的表情再次呈现出呆滞,目瞪口呆的望着清风中的那袭白衣。她的领域胜过了天凤宗主?这是假的吧?

  “噗嗤!”天凤的喷出口鲜血,面色微微泛白,那双眸中蕴含着不可置信。

  “不!不可能!你的领域怎么可能胜过我?五行领域你的五行领域应该不是很强,因为你拥有五种属性。”

  在中州亦有些人拥有多属性,然而创建领域之际,基本只会选择种,就好比茯神,他当初便选择了风系领域。只因领域的领悟需要时间,若拥有多种领域,岂不是每种都需花费大量的时间去领悟?如此还不如专个领域。

  所以,在天凤看来,元若蓝拥有五种属性,那么每种皆不会领悟太深,大概仅是领悟了点皮毛罢了,又怎能与自己这个入了神尊多年的人相比?可是结果却出乎了她的意料

  此时,元若蓝亦是收起了自己的领域,毕竟张开领域所需的力量太多,以她如今的实力还是难以维持太久。

  “本宗主承认你的实力出乎我的意料,难怪向来眼高于顶的茯神会看中你,可是你以为就凭你的能力便可护住这白家与茯神?哈哈,这真是可笑至极,本宗主奉劝你句,还是乖乖束手就擒,不然本宗主定然让你生不如死!”天凤冷笑声,美眸里的杀意更甚。不管如何,今日这群人必须死!她决不允许茯神继续存活于世!

  “就凭你么?”元若蓝微微扬唇,眸光从天凤的面容上掠过,“你还没有这个资格让我束手就擒,而我也绝不会让你动师父分毫。”

  “哈哈,那我就让你看看,我是否拥有这个资格!”仰头狂笑两声,天凤微微低眸,看着元若蓝的眸光依旧像是在看个蝼蚁,那眸中的嘲讽之意是如此明显。长剑出輎,快速划过天际,直接刺向了元若蓝的身体。只是面对飞驰而来的长剑,元若蓝始终面不改色,仅是那眉宇间多了丝凝重

  “轰隆!”在长剑进入眼前之际,元若蓝的身体急速向后退去,于是这把长剑轰然落地,发出声猛烈的响声。烟尘四起,天凤柳眉微皱,轻抬手掌,当长剑飞入掌心之时,整个人都跃向元若蓝,与此同时,她举起了手中之剑,狠狠的迎头劈下

  然而,当长剑劈下的刹那,那袭白衣再次闪,与天凤的剑刚好相擦而过。止住步伐,元若蓝抬头注视着天凤,旋即缓缓抬手,把雷光闪烁的剑凭空而现,散有淡淡的压迫。

  “超神器?”天凤怔,贪婪从眸中划过。“就算你拥有超神器,使用者是垃圾,那就发挥不出多大的作用,如超神器这般之物,该有我来使用!”语罢,天凤再次抬剑,快速冲向元若蓝

  这次元若蓝并不在闪躲,而是抬剑迎接了上去,顿时狂风骤起,乌云密布,紫色的雷电在她周身环绕,让人不觉惊艳住了。

  “家主,若蓝大师她”

  “放心吧,若蓝大师不会有事。”纵然如此说,可他那紧握的双拳显露出内心的紧张。

  “轰隆!”

  “砰!”两剑相撞,强大的余波扩散而开,把遍地花草都卷入空中。

  “噗嗤!”元若蓝的身体急速向后退去,鲜血洋洋洒洒的从口中喷出,宛如盛开的玫瑰染红了地面。此时,她面色微微泛白,凝重的望着天凤。她原以为以她如今的实力能与神尊中级对抗,可惜就算借用着超神器亦无法将之击杀。

  只是如今的天凤亦不好受,她柳眉微皱,生生压制住五脏六腑的痛楚,轻迈步伐,缓缓走向元若蓝,股暴戾般的气息爆发而出。这个女人仅是区区神皇,竟然得以伤到她,那她会让她为此付出代价!

  便当天凤抬起长剑时,突然之间,不远之处传来股熟悉的气息,旋即,那道清冷的喝声传遍于整个白家大院。“谁敢动我弟子!”

  熟悉的音调随风入耳,天凤的娇躯不禁颤,像是不敢置信的抬眸,在看到虚空当中,那宛如谪仙般的男子之后,美眸中闪现过抹惊慌失措。

  “不!不可能!”急忙捂住唇,她后退两步,狠狠的摇了摇头:“不是说茯神处于昏迷当中?为何她会好好的站在这里?若是早知茯神无恙,我说什么也”想及茯神的恐怖,天凤不禁打了个激灵,娇艳的面容之上满是惊恐。

  “好久不见了,我亲爱的娘子。”唇角浅扬,茯神的视线投落在天凤的身上,然而那抹笑意却不达眼底,他的眸里为片刺骨的凉。

  “你你”天凤不停的向后退去,紧握着的双拳微微发着颤抖。

  “怎么?娘子,多年不见,你就不认识夫君了吗?”微微笑,茯神缓缓从天而落,降在元若蓝的身旁,“可是这些年来,我却直在想念着你。”没错,这些年来他直在想她,想着该用怎样残忍的方法像这对狗男女复仇!

  “你”感受到茯神眸中的杀意,天凤脸色大变,容颜顿时狰狞起来:“你不过就是个灵魂体罢了,你以为自己还有曾经顶峰时的实力吗?哈哈,这真是天大的笑话,如今你的灵魂体仅有神尊中级的实力,本宗主同样为神尊中级,所以本宗主并不怕你!”

  此话,天凤并不是说给茯神听,倒像是在劝慰自己。区区灵魂体罢了,又怎能让她恐惧?就算她曾经是名震风域的绝世强者,如今仅是个失去身体灵魂,无法与她相提并论然如此想,然而,她的额上不由自主流下滴汗水,顺着脸颊缓缓滑落

  “天凤,你知道么?”微微低眸,茯神凝望着不远之处的女子,嘴角的笑容带着冰冷的感觉,“我等这天已经等了很久了,如今也是我们该了解的时候,曾经你们联手背叛于我,就已注定这番下场,因为我最容不下背叛,即便是我的妻子,亦只有个下场,绝无例外!现在你可做好偿还我的准备?”!!

  第三百四十四章求死不得

  淡淡的话语随风拂过,天凤的拳头越发握紧,在这强烈的惊恐之下,她再也按耐不住,举剑冲向茯神。剑风在周围生成,迅猛的席卷而过,此时的天凤表情狰狞,似乎想要凭借这击便能将茯神击败。

  这剑,用了她全部的力量,而惊恐中的人往往能爆发出惊天的实力,故此上空当中,骤然形成把偌大的风剑,正以能摧毁切的气势猛然砍下。此际,丹城的诸多居民皆望见了空中此景,皆是震撼的说不出话来。这便是神尊强者的力量?与他们果真是无法相比

  “轰!”

  “轰隆隆!”强大的轰响震得整个白家皆是颤抖下,然而,当白家众人抬头望去之时,却见白家大院已化为了片废墟。

  “这这也破坏的太彻底了吧?”神尊强者的威力,果真是神皇无法与之比拟

  “咳咳!”烟尘散去,茯神干咳了两声,脚步快速后移,到定程度后方才刹住脚步,仰头之际,那双眸中冷意划过。

  “天凤,你就这么点实力吗?”

  “不!不可能!”天凤后退两步,急忙抬手捂住红唇,美眸中流露出深深的震撼。她的全力击竟然没能击败茯神?

  “你可知道为何我还能站着,”嘴角浅扬,茯神擦拭掉嘴边的血迹,紧握着长剑步步逼近天凤,“虽然你拥有神尊中级的实力,却突破没有多久,并且你所拥有的力量仅是花架子罢了,若我没有猜错,这些年你定然很少有过实战经验。”

  望着向自己走来的男子,天凤的身体再次不经意间颤抖起来初她掌管龙凤门,是借助着茯神的名义,正因为她是他的妻子,所以那些长老方才会辅助于她。不过,毕竟那些长老大部分都是茯神的人,若要让他们完全臣服还需超越他们的实力。

  所以那段时间她是从不曾有过的刻苦,可是当她突破为神尊中级,便自认为门派中无人敢反抗她而放下修炼,仅是享受着生活

  “夫夫君,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受了尹骆琦那贼人的诱’惑伤害夫君,夫君,请你看在我们夫妻场的份上,饶恕我无知时犯下的过错吧。”

  “噗通!”天凤忽然跪倒在地,泪眼婆娑的看向茯神。

  若是换成其他人,说不定会为她的眼泪动容,可惜这些年来,茯神已对这对狗男女恨之入骨,又怎会轻易原谅这些人?

  “呵呵,”茯神低笑了两声,清丽的脸庞之上毫无表情,冷冷的望着天凤,“你以为,我会饶恕个曾害了我的性命,更想伤害我徒儿的人?天凤,这生我都不会原谅你!你放心吧,很快我便会让尹骆琦下去陪你!”

  “夫君!”天凤的面容霎时苍白,尖声叫道,“我是你的妻子,也是你唯的亲人,你如果杀了我,在这个世界你注定要人孤单!”

  “亲人?”勾了勾唇角,茯神的眸中划过不屑,“你配说这两个字吗?何况”顿了顿,茯神的视线扫向元若蓝,浅浅的笑:“我不是个人,因为我还有个至亲之人,在这世上仅要有她就足够了!”

  元若蓝怔了下,旋即抬头望向茯神,在注意到他唇边那抹散着柔意的笑容之后,神色亦是不禁柔和下来。

  娇躯微微颤,天凤咬了咬牙,面上掠过抹不甘:“夫君,你忘记了吗?你曾经答应过师尊会照顾我生生世世,你怎么可以杀了我?”

  曾经在茯神的心中,那过世的师尊最最重要之人,故此天凤方才把之搬了出来,她相信这次茯神定会饶恕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想要报复这群人,她有的是时间

  果然,听到她的话,茯神沉默下来,见此,天凤内心喜,便在她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道清冷的声音划过长空,使她的身体再次颤抖起来。“若她知道你所做的事,定会支持我的决定,更何况她已是过去之人,如今我有更需要保护的东西。”

  “哗!”长剑出輎,寒气四射,茯神手执剑柄,面无表情的指着天凤,眸光中没有丝怜悯。

  “哈哈!”便在茯神逼近天凤之际,她忽然仰头大笑起来,那笑声充满着疯狂之意:“茯神,这都是逼我的!”

  “轰!”

  “轰隆隆!”虚空当中,电闪雷鸣,天凤张狂的仰头大笑,满头青丝于风中狂舞,那张妖媚的脸庞越发狰狞,旋即股滔天杀意从周身散发而出。

  “不好!”茯神脸色微微变,大吼道:“快,快退,她要自爆!”个神尊强者的自爆,足矣毁坏整个丹城!

  “什么?”众人皆是大为惊愕,目光惊恐的凝视着天凤。

  “哈哈!死吧,统统都去死吧!既然茯神你想杀我,我也绝不会让你好过!你不是很在乎你那个徒弟吗?虽然我的自爆无法杀了你,可是她却必死无疑,哈哈哈!”

  笑声惊醒的众人,时间所有人皆是快速向后退去,目露深深的惊惧,生怕若稍晚片刻便会被神尊强者的自爆炸成粉碎。

  “不管你们逃多远都于事无补,今天本宗主即便是死也要把丹城移成平地!”紧紧的咬着牙,天凤充满恨意的双眸投向茯神,“而造成这些原因的都是你,你为什么不去死?你如果消失了,又怎会发生这些事?所以你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徒弟死在这里,在后悔辈子去吧!哈哈哈!”

  天凤的笑声越发疯狂,整片天空皆暗无天日,而望到此幕的丹城居民尽都心生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