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你不过是没人要的废物,元若蓝,现在没有任何人能够再给你撑腰,当初你对本郡主所做的切,本郡主会点点偿还给你!”

  古晴倨傲的扬着脑袋,不屑的眸子从元若蓝的脸庞扫过,眼里划过抹不甘。凭什么这废物能长得如此绝色?每次看到她的容貌,自己就有种想要划破她脸的冲动!

  “元若蓝?她就是那元若蓝?护国将军的继女?”

  “什么护国将军,护国将军早已不存在了,当初的将军府也被改为了元家,那元家是什么东西?本小姐从来不知道。”

  “呵呵,我可是听说,这元若蓝是个废物,无法成为武者,所以白将军才抛下他们母女独自离去。”

  “原来是个废物艾哈哈,我看也是如此,她就是个空有美貌的花瓶,像她这种花瓶,没有资格来皇宫这种地方。”

  嘲讽的声音传荡在后花园中,元若蓝的眼底深处漫出缕寒光,手掌缓缓抬起,然而还未等她出手,身旁两道影子“唰唰”掠向古晴,随之而来的是阵清脆的巴掌声。

  “你以为你是郡主就了不起?敢骂我家小姐,活得不耐烦了?你应该庆幸,某只火爆的家伙没有前来,否则你现在就已经尸骨无存了,”佳儿清秀的小脸满是愤怒,两边开弓,她动作快的叫人眼花缭乱,众人只见阵风在古晴的脸上刮来刮去。

  “佳儿,让开!”冰冷无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在最后巴掌落下后,佳儿身形闪,将位置让给了元冰月。

  “砰!”修长的美腿用力的踹向古晴,古晴未曾有所反应,便被这突如其来的脚给踹飞出去,重重的落地,发出声闷响。

  “郡主,郡主你没事吧?”那群跟随着古晴的众人,早被吓傻了眼,直到古晴的贴身丫鬟青岚的呼唤声响起,他们方才双双回神,急忙奔向了古晴,脸上的担忧亦看不出真假。

  “郡主,你怎么样了?”

  “郡主”

  古晴勉强的爬了起来,目光愤怒的盯着佳儿和元冰月,咬牙切齿的说道:“来人,把这两个该死的丫鬟给本郡主抓起来?今日,本郡主必定让她们碎尸万段!”

  元冰月冷冷的扫了眼古晴,唇角勾起不屑的冷笑。这三年来,古晴到处散播谣言,说是元若蓝身为废物,白将军方才丢下她离去若不是主子顾及到白家,为了不再自己刚刚崛起时遭到白家的破坏而选择隐忍,才让安普王府逍宜这么久。

  否则,安普王府怎还会存在?以主子的能力,灭了古天国亦不是难事,古晴不过个郡主罢了,又有什么值得嚣张?既然今天主子答应参加赏花会,也就代表,她不再打算隐瞒自己的实力

  “想要动我的人?那也该问我元若蓝答不答应!”便在古晴的人要动手前,元若蓝迈步上前,眼中带有桀骜不驯的光芒,狂妄霸气的声音在后花园内轰然炸响竟让场地变的静寂非常。

  佳儿手托着脸颊,两眼发光,满脸崇拜的说道:“小姐真是太酷了。”

  元冰月凝视着站在风中的白衣少女,布满冰霜的容颜逐渐融化,唇角浅扬,黑眸里带着憧憬的光亮:“主子永远都是万众瞩目的存在,无论是她的能力,亦是性格,都是这般的优秀。”是的,她的主子是这般的优秀,没有任何人的光芒可以掩盖住她。

  “啊,是谁!是哪个贱人,伤了我的宝贝女儿。”尖锐的声音划过长空,宛如在寂静的水面投入块石子,骤然起了波澜。

  安普王妃紧紧的握着古晴的手,满眼心疼,只是在看向其余人时,尖细的眼睛眯起,愤怒的问道:“刚才到底是谁伤了本王妃的女儿?真是好大的胆子,连我安普王府的郡主也敢伤害,即刻给本王妃滚出来自行了断,不然就等着被诛灭九族!”

  元若蓝面色沉,随后望见紧随而来的古榀,缓缓勾起唇角,若是让安普王妃知道这三年古晴和古榀的暗度陈仓,不知会如何?

  “晴儿,”古榀急忙大步迈向古晴,看到她红肿的脸颊,心头怒火燃烧,转过视线,紧紧的盯着元若蓝,“又是你?哼,白永成那混蛋不在,我今日倒想知道,还有谁护得了你!”话落,便要吩咐人拿下元若蓝,便在此际,道凌厉的声音打断了古榀的举止。

  “在这赏花会上,朕不希望有人惹是生非。”

  道明黄铯的身影映入元若蓝的眼帘,中年男子神色威严,目光冷厉,大步跨上台阶,坐在紫檀木椅之上,他的身旁跟着位同穿明黄的男子,该男人容貌英楷气质非凡,眉宇间和那位中年男子有几分相似,不用多说元若蓝便知道,他便是太子古川。

  “今日,朕召开赏花会的缘由,想必众位都已明了,至于正妃的位置,朕还需多加考虑,而召你们前来,则是为了太子府侧妃之位。”

  虽然无法成为正妃,让众女很是遗憾,可太子府还没有侧妃,若能进入太子府,便是太子府的女主人,故此在古战的话落下后,众女皆脸期待的注视着古战。

  “对于侧妃,朕的心中已有个人选。”冷酷的眸子掠过众多佳丽,最终他的视线停在元若蓝的身上,“那个人,便是曾经的护国将军之女元若蓝,明天你便收拾东西入住太子府。”

  这些年,古战收回兵权,并放纵他人欺辱将军府,心中也有愧疚,毕竟曾经古战帮了他许多,但白家的人在离开前曾找过他,让他不许帮助元若蓝母女,如今三年过去,应该无碍,为了弥补愧疚之心,他才做了这番决定。

  而若白将军还在,他便能让她当正妃,然而此刻,个侧妃之位对她来说都是高攀了,她不可能不愿意。因为没有女人,能够抵挡住权利的诱‘惑。

  “元小姐,你还不快谢皇上恩典?”太监安仁看到面无表情的元若蓝,认为她是由于兴奋而呆愣住了,赶忙出声提醒。!!

  第三十四章强悍实力

  诸多羡慕嫉妒的视线齐聚在元若蓝的身上,在她们看来,这少女是走了狗屎运,否则个无权无势的人,如何能够成为太子府侧妃,便是成为太子的小妾她都没有这个资格。循着众人的目光,古川的视线汪在那袭如雪般的白衣之上。

  这是古川初次看到元若蓝,他的眼中划过毫不掩饰的惊艳,自己的那些女人,亦是古天国有名的美人,却不及眼前少女的十分之当然,最吸引他的不是她的容貌,而是那身无人可及的气质。

  并且他看过许多女子眼里的贪婪,唯独此少女,神色漠然,双黑眸透着冷冽的光,自己堂堂太子,倒像是无法引起她的注意。

  呵呵,有意思

  古川勾起唇角,英俊的脸庞扬着兴致浓浓的笑容,他许久没有遇到让他敢兴趣的女人,既然如此,这个女人他非要得到不可,在古天国,还没有女人能逃出他的掌心。

  “元小姐”见元若蓝还是没有反应,安仁眉头微微皱,再次用那尖细的声音提醒。

  唇角浅扬,元若蓝缓缓抬颌,微风拂过,满头青丝轻轻飘扬,不知为何众人都感觉到,元若蓝的气势似乎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别说是侧妃,便是太子妃之位,我元若蓝,同样不稀罕!”

  少女狂妄霸气的话语,骤然回响在整个后花园内,所有人都被她嚣张的话语给惊傻了眼,谁都没想到,她直接抗旨不尊,这可是死罪啊,即便白永成和皇帝的关系再好,皇帝也断然不可能放过她!

  古晴心中窃喜,这该死的贱人,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砰!”古战拍案而起,太阳岤上青筋暴起,脸色铁青的怒吼,“元若蓝,你这是在藐视皇权?你可知抗旨不尊为何罪名?朕看在白将军的份上,再给你次机会,朕问你,你可愿意成为太子府侧妃?”

  元若蓝微微敛眉,神色逐渐带上不耐,冷眸扫过古战,唇边勾起抹不屑的弧度:“我藐视你,你又能拿我如何?别以为你是皇帝就可为所欲为,这片大陆,没有任何人能安排我的命运,即便是天也不能,何况是你?古战,三年的忍气吞声,不代表我怕了你们所有人,如果我要杀你,也没有人能够阻止!”

  她忍了三年,只为了不让白家知道她的势力,如今她没有必要继续隐藏下去,那又为何还要让他们认为她可欺?

  “放肆!”古战冷喝出声,颤抖的伸出手指,指向元若蓝,怒道,“来人,将元若蓝给朕拿下!”无数的侍卫从四面八方围来,把元若蓝三人团团包围在中间,手中的剑指向她们的脸。

  站在包围圈的中间,元若蓝面无表情的扫过周围的侍卫:“佳儿,月,我们走,谁若阻拦我们离开,杀无赦!我倒要看看,今日有多少不要命的人!”

  “是,小姐主子”

  因为进入皇宫,不允许携带佩剑,故此佳儿和元冰月皆赤手空拳的冲了上去。

  把闪亮的剑刺向佳儿的后背,佳儿似乎背后长了眼睛,在剑接近的刹那,快速转身,脚将那把到近前的剑给踹成两段,手掌再狠狠的劈向了偷袭者,那人猝不及防,顿时脑袋被劈开了花。

  元若蓝双手抱胸,摇了摇头:“这就是皇宫侍卫的实力?大部分也只在大武师。”

  这三年里,身为武师的龙云飞到达地武师高级,而佳儿在这六人中实力最强,为地玄师巅峰,其他四人,元非零和元冰月在地玄师高级,元风与元茗希到达地玄师中级,以他们的实力,在这古天国中,鲜有对手。

  忽然,道黄铯的影子扑向元若蓝,那黄影的手中执着把长剑,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然而,元若蓝依然双手抱胸,头也不抬,仿佛没有察觉到危险的迫近。

  怕被战斗波及而躲到旁的古晴,眼见长剑要刺中元若蓝的脑袋,眼里顿时涌现出欣喜之色。这贱人,总算要死了,哈哈

  关键之际,阵冷风刮过,元冰月的身影骤然在元若蓝面前出现,白衣飘然,她的脸庞带着浓重的寒意,修长的美腿踹向黄衣侍卫手中的剑,只听“砰”的声响,黄衣侍卫的剑忽然脱手,坠落到地。

  “主子,这里交给我了,”元冰月微微抬颌,语气冰冷的说道。

  “好。”元若蓝点点脑袋,目光落在黄衣侍卫的身上,那瞬间侍卫的信息跃入脑海。

  皇宫第高手,侍卫统领,实力是在天武师的低级,这等实力的对手,元若蓝完全提不起兴趣,而元冰月纵身为地玄师高级,实力却等同于天武师高级,所以交给她完全可以放心。

  见到侍卫统领的出现,古战缓缓松了口气,虽然古战年轻时候也是远近闻名的天才人物,然而多年的养尊处优和国事繁忙,早已让他忘记如何战斗,实力亦是止步不前。

  元若蓝的视线透过人群,落在古战的身上,不知为何,注意到她的眸子,古战不觉浑身颤。迈开步子,元若蓝走向古战,沉重的脚步之声,仿若巨石狠狠的击在古战的心上。

  随着她的脚步声响起,天空忽然被乌云遮赚电闪雷鸣,狂风乍起,条青色的龙盘旋在天际,庞大的身躯遮掩住太阳而踱步行走的元若蓝,白衣狂舞,青丝在风中凌乱,强大的气势直让人不敢忽视。

  “这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惊讶的目光投向乌云密布的天空,眼里全带着疑惑之色,显然不明,这条青龙从何而来。

  望见青龙,古战的眼里划过道希冀,纵玄兽森林中也有龙族,但青龙属于传说中的龙,它的存在,亦不是任何人都能知道,他也是在古籍上无意间方才看到。古籍上所说,唯有拥有王者之气的人,方才能驯服青龙。难道这青龙,是为他而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想到,青龙早已认元若蓝为主,毕竟元若蓝身为女子,又如何能成为王者?!!

  第三十五章悔之晚矣

  “敢问青龙大人,您是为何而来?”古战供了供拳,面露敬色,绕是他为九五之尊,亦不敢在青龙强大的气势下有任何的造次,便是连言语都用了敬语,以示尊重。

  皇宫内院,众人都目光艳羡的投向古战。陛下称呼它为青龙?难道陛下和它熟识吗?也是,仅有陛下这般的帝王,才能认识如此强大的玄兽。

  “你是问我为何而来?”青龙听到古战的话,低下眸子,大大的的眼里充斥着浓重的讥讽,嗤笑出声,“个小小的皇帝而已,有什么资格问我问题?”

  古战的脸色猛然变,便在此际,阵青色的光芒穿过厚厚的乌云,照在青龙庞大的身躯之上。在光芒的笼罩中,青龙的身形渐渐产生变化缓缓的,光芒消散,位青衫少年出现在青龙原来盘旋的地方。

  只见该少年身形单爆长着张娃娃脸,宛如婴儿般的肌肤看起来柔嫩且有光泽,他手指点着唇,双明亮清澈的眼睛四处转悠,最后停在元若蓝的身上,嘴角扬起如阳光般绚丽夺目的笑容。

  众人惊叹,好可爱的少年,根本和那气势宏大的青龙完全是相对立的。

  而随着青龙的迈步而下,缕阳光照射向密布的乌云内,满天的乌云被阳光驱散,露出那片纯净的蓝天。

  “青龙大人”古战惊讶的瞪大眼睛,未曾料到堂堂青龙是个这般稚嫩的少年人。

  “你是第个称呼我为大人,并对我这般恭敬的人类,”青龙眨巴了下那双总蕴含着水光的双眸,含着手指头说道,“所以本大人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本大人的来意很简单,为找本大人的主人而来。”

  “青龙大人的主人?”古战再次愣住了,难道这条青龙,已经被人驯服了吗?不知是何人有这种本事,可以驯服如此强大的青龙。

  “呐,她就是本大人的主人。”循着青龙手指的方向,古战等人皆望见了旁的元若蓝。

  这这有没有搞错?这条青龙是她的?不,不可能,定是有什么地方给弄错了,个女子,怎会拥有王者之气?

  其实真正搞错的是古战,王者之气代表的并不是人间帝王,而是大陆至尊穿越之前,元若蓝身为元家下任家主,声名早已远扬大陆,可她却从未放下过苦修。

  青龙依稀记得,当年那尚且八岁的小女孩,朝着身受重伤的它伸出了手。她说,有朝日,她定会跨上大陆巅峰,成就至尊之位,接受世人的膜拜,而它跟着她,永远不会后悔

  面前的女孩,明明才不过八岁,可青龙从她的身上感受到王者般的气魄,不禁相信了她的话,从此之后追随身旁,而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主人在哪,何处便是他青龙的家。

  古川望了眼青龙,再看向元若蓝,眸中划过抹亮光。若是他得到元若蓝,岂不等同于得到青龙?彼时,他就可以借助青龙之力,统四国,饶是她再优秀,也不过是个女人,他还不相信,有他古天国太子无法得到手的女人。

  “元若蓝,青龙是你的?”古战紧紧的握着双拳,心里涌上不甘,在他看来,女人都只是男人的附属品,凭什么驯服青龙?

  “古战,请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认为,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元若蓝迈步上前,提起古战的衣襟,面容狂傲,“今日我来此,是为了告诉你,我元若蓝,不再忍让,谁若再招惹元家的人,休怪我大开杀戒!”手掌甩,狠狠的将古战甩到地上,拍了拍手,转身说道:“青龙,佳儿,月,我们走!”

  “陛下,陛下你没事吧?”众人终于回过神来,急忙向着古战奔跑而去,脸庞皆带着毫不掩饰的担忧。

  在安仁的搀扶下,古战从地上爬起,凝视着元若蓝的背影直恨得咬牙,可没有胆子阻拦,瞬间,古战似乎苍老了几十岁,开始为曾经的决定而后悔。若自己没有那般对待她们母女,那她是否便会成为自己的助力?可惜,悔之晚矣

  “小姐,为什么不杀了古战?”走出皇宫,佳儿无聊的摆动着头发,清澈的眼里闪烁着疑惑的光芒。

  “暂时还不能让他死,”元若蓝冷冷的笑,随即勾起唇角,眸中寒芒四射,“这件事,我自有主张,现在我们先看好戏便成,第场好戏,稍后便会上演,而且我还需古战将此消息传到白家,告诉他们,我元若蓝不日就会杀上北山。”

  佳儿依然满脸不解,忽然发现不见了青龙的踪迹,问道:“小姐,青龙那家伙呢?”

  “我让他去办件事了”元若蓝低下眸子,遮掩住眸里的寒意,淡淡的说道。

  佳儿微微愣,联想到元若蓝刚才所说的好戏,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姐,你回来了?”

  步入元家门前,个软儒儒的东西从中冲出,扑到元若蓝的身上,两手抱住她的腿,抬起脑袋,两眼弯起,粉雕玉琢的小脸带满笑意:“姐姐,欢迎回来。”

  元若蓝低下身子,轻揉着白枫的脑袋,脸庞之上,尽是宠溺的笑:“小枫儿,娘亲呢?”

  话音刚落,袭蓝裳的兰心迈步而出,她的面容隐有忧郁,张了张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元若蓝抱起白枫软软的身子,站起身,目光落在兰心的脸庞:“娘亲,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若蓝,你不觉得小枫儿很怪吗?”兰心叹了口气,眼含担忧的说道,“哪有个小孩子,岁时就能说出完整的话?他现在才两岁,你看看他,长的如此快,倒像四五岁了,便连心智都比拼七八岁的孩子。”

  佳儿心中窃笑,小姐天天给少爷泡药澡,更让他把珍贵的丹药当零食,少爷若像个普通的孩子才怪了,有这么个变‘态的小姐,她身边的人都不可用常理推断,而且她可不会告诉夫人,少爷已经开始修习玄气,否则把夫人给惊傻了可不好。而这世上,除少爷,还有谁能拥有这般优越的待遇?

  “我元若蓝的弟弟,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