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袢岷偷囊恍Γ巧羧缰槁溆衽贪愣恕?br/>

  “即便是过去了这么多年,你们依旧这番忠心,所以我很欣慰,接下来的事情便由我们来解决即可。”

  “是,宗主。”三人相视眼,后退几步,刚才的战斗他们都受了不轻的伤。

  “这些丹药你们拿去服用吧。”元若蓝随手挥,个玉瓶抛向了洛鹰。洛鹰接住玉瓶,诧异的望了眼元若蓝。

  “啧啧,你们这三个家伙还真是好运,”茯神扫向不明所以的洛鹰,摇头轻笑两声,“想要从我这徒儿的手中获得丹药可是不容易的,即便是我都仅服用过颗罢了,现在她给就是瓶,我无法不羡慕你们三个。”

  能够治疗神尊伤势的,那可是超神品丹药,若放到这片中州,即便是顶尖势力都要为之争夺,这几人竟然还带着这种疑惑的表情。

  宗主的弟子?三人皆是怔,纵然宗主有许多记名弟子,可他却从来不会称那些人为徒儿,能被他如此相称的也仅有他的衣钵传人。这女子是宗主的衣钵传人?可宗主的最后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咳咳,”洛鹰干咳两声,从玉瓶中拿出两枚丹药递给银雪与昇凌,说道,“既然宗主这么说了,你们就服下吧。”话音刚落,两人便迫不及待的吞下丹药。

  丹药入腹的刹那,股暖流传遍身体的所有经脉,原本所受的伤势在此瞬间复原,并且玄气亦是随之恢复。感受到身体的异样,银雪和昇凌相视眼,眸中皆带着深深的震撼。瞬间恢复神尊伤势的丹药,怎是神品就能办到的?难道这是传说中的超神品丹药?这怎么可能?

  宗主的徒儿到底是何人,为何出手便是有着如此神效的丹药?旋即两道目光落在洛鹰的手上,他们真恨不得扑上去把那玉瓶给抢过来。看到这两道如狼似虎的视线,洛鹰急忙倒出口丹药,把余下的给丢入空间戒指中,最后还不忘舔舐下嘴角,使得旁人都很想把这老头给暴揍顿。

  “恢复神尊伤势的丹药”尹骆琦狠狠的打了个激灵,愕然的望向茯神,“你突破到超神品了?”

  “不,”耸了耸肩膀,茯神冷笑声,“你以为我如今的灵魂状态能炼制丹药?这些都是我徒儿的杰作罢了,我的实力确实比她强大,可凭天赋和炼丹术,我远远不如她。”

  茯神承认自己的炼丹造诣不如元若蓝,也相当于默认元若蓝为超神品这个事实。毕竟茯神是神品巅峰,能胜过他的也仅有超神品

  “好了,尹骆琦,现在该到我们算总账的时候了。”清冷的声音狠狠的撞击在尹骆琦的心中,他的俊脸上闪过恐慌,突兀的,于众目睽睽之下,尹骆琦猛然跪倒在地,伤心的道:“茯神,这些都是天凤逼我这么做的,这些年来,我直都想着你,不曾把你忘了,亦日日夜夜的后悔,看在我们曾经那份情谊的份上,你饶恕我这次,可好?”眸光微闪,尹骆琦心底闪过抹得意,这个男人曾经亦是那么的爱护他,所以怎会忍心杀了他?

  眼中掠过丝鄙夷,茯神唇角的笑意更甚:“是么?她逼你的?可是当初她与我说过,这些都是你逼她的,那么到底是谁逼谁?”

  见茯神还没有下手,尹骆琦以为他相信了他的话,心中不觉喜:“没错,都是她逼我的,若是你不相信,可以让天凤出来与我对峙,我有办法让她说实话。”反正天凤已经死了,她永远也不会知道真相。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眸里闪过滔天杀机,茯神的嘴角却勾起戏谑的笑,“若蓝丫头,你便让天凤暂时出来下,让他们好好的对峙。”尹骆琦愣住了,不明所以的注视着茯神

  让天凤暂时出现?既然茯神来到此处,天凤定然遭遇不测,又如何现身?那么茯神此话又是何意,试探还是并未多久,元若蓝便解决了尹骆琦内心的疑惑。黑色光芒闪过,刹那间四抹奄奄息的身影呈现于柳风山脚之处。

  只见这四人的身体皆是透明,面色苍白可怕,神色间带着不加掩饰的虚弱,而本身为神尊强者的三个长老,实力竟然退化至神将。可见这些日子他们在锁魂珠内所承受的非人般的折磨。如果他们不是什么神尊强者,恐怕早已魂飞魄散,消失于人世间然天凤在锁魂珠内日子较短,不曾退化的如此明显,却亦是退到了神尊低级。

  “凤儿,你还活着?”俊颜煞是苍白,尹骆琦愕然的望着天凤,丝从未有过的惊慌掠过心头。

  “你很期望我死,是吗?”天凤讥讽的笑,苍白的面容尽显狰狞,“我死了你是否就可为所欲为?哈哈,虽然我确实已身死,但并没有魂飞魄散!”笑声微敛,天凤凶狠的瞪着尹骆琦:“尹骆琦,你这个混蛋,我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的,这些明明就是你逼我的,不然我怎会做出伤害夫君之事?”

  语罢,天凤的视线转向茯神,泪眼婆娑的道:“夫君,这都是他逼得,与我无关,我不要再去那片黑色的地方,求你放过我这次。”说及此,天凤的眸中闪现出惊恐之色。此生,她再也不要进入锁魂珠内,在那里面简直便是生不如死!

  “师父,”元若蓝拍了拍天凤的手,眸光从恐惧的两人身上扫过,“这样吧,不管到底是谁逼谁,我只愿留下个人,你们先打架,谁若胜了我会考虑绕过他的性命。”听闻此言,两人的眼睛皆是亮,望着对方的眸中不禁涌现出杀机。

  “凤儿,看在我们多年情意的份上,你就自我了结吧,放心好了,你若死了,我会每年为你烧高香,不会亏待你。”

  “哈哈,尹骆琦,你以为我不知你这么多年的虚情假意?以你那性格又怎会对个女子付出真心?这刻,你竟然好意思说这番话?若是只有人可活,那个人必然是我,所以你就去死吧!”仰头狂笑两声,天凤眸光狠厉的说道。

  “哼,你以为如今的你还会是我的对手吗?这当真是最可笑的笑话,既然我给你面子你不接受,那就别怪我不客气!”长剑出輎,尹骆琦飞身而起,接住天际那把寒光凛冽的长剑。!!

  第三百五十章宗之主

  他的嘴角噙着抹冷笑,不待天凤有所反应,身体骤然在空中旋转,如同飓风般刮向天凤,犹带着势如破竹般的强悍气息。灰尘漫扬,无数片落叶被他卷入空中,似乎整个人都化为了道龙卷风。

  天凤面色变,可是她曾经的神器已归为元若蓝的战利品,故此这当即没有任何的武器,仅能空拳与之相搏。关注着两方之间充满杀意的战斗,曾被元若蓝捕捉的三个长老面上皆带着悔恨与失望。

  这便是让他们当初选择背叛茯神而效忠之人吗?为何会是这样的德行,若早知如此,决不会再做出那番决定。正因那时的茯神并不注重他们,为了获得权利与地位,他们方才助了天凤臂之力。如果他们不曾背叛,那么想到那种情景,三人皆是面露后悔,可惜悔之已晚。

  “看到了吗?”元若蓝缓步上前,微微抬头,端注着山脚下在上演的这幕,说道,“我曾说过,留着你们的灵魂是为了让你们亲眼看着龙凤门的覆灭,现在你们可看到了?不过这还不够,当初你们给师父带来的伤害,不尝受尽灵魂撕裂的痛苦又怎能轻易消亡?”

  她永远无法忘记,在罗天王府前茯神决裂的背影。所以别以为这么轻易就可魂飞魄散,他们的灵魂只能在锁魂珠内被渐渐消磨。闻言,三人齐齐打了个激励,心底被绝望给充斥

  银雪等人相视眼,又不觉对宗主这个弟子了解了番。仅凭两句话便能让这对狗男女自相残杀,呵呵,这等惩罚倒也不错

  “噗嗤!”长剑没入天凤的胸膛,天凤的娇躯猛的颤,紧抓住胸前的长剑,咬牙切齿的说道:“尹骆琦,你这忘恩负义的狗贼,你会遭报应的!”

  “报应?哈哈,该遭报应的人是你,贱人,你去死吧!”

  “砰!”尹骆琦拔出长剑,脚踹在天凤的胸膛上,把她给踹出几米之远。看到尹骆琦的这个举动,旁人皆朝他露出讥讽的目光。

  “哈哈,我赢了,我终于可以不用死了!”种绝处逢生的喜意充斥在心中,尹骆琦不禁仰头大笑,良久,方才收敛笑声,兴奋的望着元若蓝:“你说过,我若胜利就会放过我,那么现在”

  抚着下颌,元若蓝的唇边勾起阴险的笑容:“我只是说考虑考虑,并未就真的答应放过你。”

  俊脸猛的变,尹骆琦紧握双拳,面色铁青的道:“你想要说话不算数?”

  “放心,既然你赢了,当然不会让你和他们样痛苦,反而会让你死的万分舒畅”

  望着元若蓝嘴角阴森的笑容,尹骆琦狠狠的打了个哆嗦。

  “我听说有种公的玄兽,它们长相其丑无比,不爱女人,却喜男人,尤其是像你这种细皮嫩肉的男人。”唇角笑容更甚,元若蓝的声音阴森冷漠,使人犹如掉入地窖般寒冷。

  “你不是喜欢这些事吗?所以你应该感谢我给了这个机会,对了,忘记告诉你,那种玄兽是群居的,并且爱好共享同个男人。”

  尹骆琦惊恐的瞪大眼眸,脚步快速后移:“不,你不能这样,茯神,求你帮我说句话,无论如何,我当初和你都是兄弟情深,你难道忍心见我如此吗?”

  祈求的目光看着茯神,此刻,他只希望这个男人可以心软下。可是,茯神是会对仇人心软的人吗?他唇边扬起讥讽的笑,从始至终,那双眸光都不曾在尹骆琦的身上停留下。见她这番模样,尹骆琦是真的绝望了

  “金神,既然来了那便出来吧。”许是感受到什么,元若蓝微微抬头,面朝着蓝天淡淡的说道。

  金神?尹骆琦怔,面上掠过恐慌,这金神不是失踪了吗?怎么会来到这里?以金神对茯神的情谊,那么自己狠狠的打了个激灵,尹骆琦浑身颤抖不已。

  “呵呵,刚才打的倒是挺精彩。”随着话音的落下,那漂亮如天仙的女子现出了身形,金袍轻扬,女子威压霸气的双眸落在尹骆琦的身上,抹杀机从眸中划过。

  “金神,他的事便拜托你了。”元若蓝双手负背,面上充斥着冷冽的气息。

  “找那种其丑无比的玄兽?”金神仰天大笑两声,笑声满是霸气,“哈哈,你不愧是茯神的弟子,心肠样的恶毒,放心好了,我定会把他交到那些玄兽的手中。”茯神微微怔,旋即瞪了眼金神,这眼中倒颇含着嗔怪,让金神的心瞬间柔和下来,眸中蕴含着柔情蜜意。

  看到这两人间的互动,元若蓝微微笑,不由自主想到那妖孽俊美的男人,心亦是化为了滩柔水。妖孽,何时我们才能再次相见?我相信,你定会归来

  手掌挥,金神把惊慌的尹骆琦提在手上,最后微笑的望了眼茯神,纵身掠向远方,眨眼间便消失于蓝天之中。

  “这丫头还真是狠毒,呵呵,尹骆琦这次是完蛋了,必定会受尽侮辱而死,幸好我们几个没有得罪这样的变态。”银雪等人相望眼,皆是庆幸万分。

  元若蓝收回心绪,望向旁的茯神,说道:“走吧,虽然两个罪魁祸首已死,却还有残余之人,而今日的龙凤门必定要大换血。”

  唇角勾起冷笑,元若蓝的周身散出凛冽的寒意。背叛茯神,选择效忠于天凤之人,都绝不能放过,龙凤门并不需意志如此不之人。如今的龙凤门,还不知晓场大难即将来临,依旧如同以往般的平静。

  “轰隆!”突然,声轰响骤然传来,打破了此刻的这份安宁。

  听闻此声,刹那间在龙凤门内跑出数人,惊愕的望着虚空当中的几人:“银雪长老,昇凌长老,洛鹰长老,还有”望见那袭青衫之际,人群当中的许多人皆瞪大双眸。

  “茯神?不,不可能”茯神不是在昏迷中吗?宗主已经去往丹城截杀,银雪等人似乎也被骆琦公子所围,为何他们会出现在这里?宗主和骆琦公子呢?想到那种可能性,诸人尽都颤抖起来,面露恐慌。

  “轰!”

  “轰轰轰!”元若蓝缓缓抬手,她的面前凭空出现数千把剑,其中最为惹眼的是剑阵正中间那把带有紫色雷电的长剑。随着她的指挥,长剑划过天际,已迅猛之势射入人群。

  “噗!”

  “噗噗噗!”

  长剑直穿过身体,数人渐渐倒向冰冷的地面。见此,银雪几人亦是冲入人群当中,而与此同时,血煞门和雪夜门在自家门主的带领下来到了龙凤门。于是场杀戮就此展开

  血腥充满整个宗门,尸体堆满院落,在众人的屠杀下,龙凤门的人皆无法反抗,被诸人如切菜般切下了脑袋。这场战斗没有持续多久,在这期间,银雪趁机离去,把被关起来的诸人放了出来

  “经过这场屠杀,余下来之人都可信任,”元若蓝微微笑,转眸望向茯神,“所以以后的龙凤门,你管起来就比较轻松。”闻言,茯神不曾开口,只是内心却已打定主意

  如今的龙凤门处于中州诸多势力的视线中,因此这场战事以飞快的速度传遍于整片中州,各大势力听到这道讯息,第时间询问真假。当得知茯神真的回归,并成为龙凤门宗主之时,皆派人前往问候,即便如今的茯神实力不如从前,可她的威名依然响彻茯域。和外界的喧闹不同,这时的龙凤门却安静异常,并没有过多的人讨论那场战事。

  “你真的决定了?”大堂之中,元若蓝眉头皱,黑眸落在茯神坚决的面容上,问道。

  在茯神的下方,还跪着甘龙凤门弟子与长老,此刻,诸人皆是惊愕的望着茯神,似不曾料到他会做出这番决定。

  “若蓝丫头,你是我的弟子,弟子承师业乃正常之事,而且这些年掌管龙凤门我也累了,所以这重担我便交到你手中。”

  茯神嘴角噙着笑容,慵懒的倚靠着椅背:“何况,我是灵魂状态,又能做的了什么?”

  眉头微微皱,元若蓝叹息声,看来进入神域后是时候想办法为茯神恢复肉身,不然有着太多的不变。

  “好,我仅是暂时蘀你掌管。”轻轻扬唇,茯神阴险的笑,既然愿意接手龙凤门,想要放弃可没这么容易,若蓝丫头,余后的生,就由你来蘀我辛苦吧。

  微微敛目,茯神的眸光投向呆住的众人:“啧啧,由我这个弟子当宗主,你们的好处绝对少不了,现在你们还不拜见宗主?”

  银雪三人相视眼,想及元若蓝给出的丹药,皆是朝着对方点了点头,朗声说道:“参加宗主大人。”有这三人开口,众人纵然不了解元若蓝,却依然暂时认下这个宗主。何况她是茯神的衣钵传人,接收龙凤门亦是理所当然。

  抚着下颌,元若蓝的视线扫过众人:“经过此场变故,龙凤门余下的人少之又少,你们很不错,至少面临生命的威胁亦是选择忠于茯神,也许我们龙凤门的人数不多,却各个都会成为精英,你们有没有信心?”豪迈的声音响彻大堂,轻易调起了诸人的情绪。

  “有!”!!

  第三百五十二章再遇火炎

  “好,既然你们有,我同样会不留余地的培养你们,稍后你们所有人皆可来我这里报名,领取适合你们修炼的丹药,这些丹药中有的为辅助作用,帮助你们加快吸收的速度,有的则直接突破,每人都可限量领取。”闻言,众人呼吸紧,面色涨红的望着元若蓝。

  茯神微微笑,她还以为要让这些人认可若蓝丫头还需段时日,却没想到这丫头这般会蛊惑人心,看来她真是多虑了

  “好,这些日子你们受苦了,都下去休息吧,修炼的事情明日再言。”罢了罢手,元若蓝淡淡的道。不消片刻,众人都已散去,整个大堂之内仅余下元若蓝和茯神两人。

  “若蓝丫头,你可知我当初为何要把龙凤门建立在龙凤山上?”缓缓起身,茯神微笑着说道。愣了下,元若蓝不明所以的注视着茯神。“因为当年,我在龙凤门内发现了个阵法,在这阵法当中时间流逝的极为缓慢,阵法内的三个月,相当于外界的十年。”

  转眸望向元若蓝,茯神的面色不禁严肃起来。阵法三月如同外界十年?这时间的流逝比神域还要快速,毕竟茯域的年仅相当于神域的五年。

  “这件事就算天凤和尹骆琦也不知道,不然这些年不仅仅只有这番成就,而除了我之外,你是唯知道此事之人。”

  “你告诉我这些,是为了”

  “我要你入阵法修炼,很快便要去往神域,在前去神域前,你需产生突破,毕竟你如今的实力还是太低了,只是那阵法内有些危险。”

  “我明白了,”元若蓝微微颌首,神色凝重的道,“我愿意进入那个阵法,你这便带我去吧。”凝望着自己这弟子,茯神的嘴角扬起欣慰的笑

  便当元若蓝入阵法修炼的同时,和茯域相隔甚远的神域。静谧的院落中,女子静立于小溪旁,眸子定定的看着平静的湖面,妖媚的面容上掠过丝忧愁。

  “大哥,父亲的伤如何了?”男子的步伐停在她的身后,俊美的脸庞不带表情:“那些人根本不让我们见他,只是那个老头曾找过炼丹师,却被断言,他活不了多久了。”

  “呵呵,”低笑两声,火咏诗的嘴角勾起丝苦笑,“大哥,我从来没有想到,玄武大陆的火家并不是我们的家族,我们只是被丢弃在玄武大陆的两个私生子女,虽然开始我也恨父亲,可是他也充满了无奈,毕竟母亲是他唯心爱的女子,我们被丢弃他同样不知,更何况他是为了救我才”

  那时候,她仅是刚出生罢了,大哥又才牙牙学语,又如何知晓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