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噙着笑容,云婕俨然就是副我都是为她好的模样。

  “这事我不答应,”豁然站起,火烙扫了眼云婕,“如果洛枫苏醒,定然不会允许此事的发生,曾经你所做的事让洛枫痛苦了那么多年,如今我不想再看到他颓废的模样。”语罢,火烙振了振衣袂,抬步向着厅外走去。!!

  第三百五十四章你算什么

  “父亲!”云婕紧跟着站起,急忙说道,“两天前,我爹他已经找到救治洛枫的办法,不过在此之前”

  眸光微闪,云婕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她相信火烙明白她的意思。脚步微微滞,火烙轻轻闭上双眸,良久方才睁开,叹息声:“切随你。”

  儿子和孙女之间,他还是选择了自己儿子的性命,只是他该想想洛枫苏醒过来之后该如何向他解释。火烙明白自己她将那女人看的如何重。凝视着火烙离去的苍老背影,云婕的嘴角泛起抹冷笑。老家伙,与我斗?最后还不是要听我的话?谁让你有自己看中的人

  “这里便是火家。”火炎停下步伐,缓缓转身,温暖的阳光笼罩着那袭修长笔挺的身影,男子俊美如神般耀眼的面容上带有淡淡的笑意。

  “走吧,我也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诗诗。”抬头望向庄重阔气的门庭,元若蓝的容颜上并没有多少情绪。

  轻轻点头,火炎转身向着火家大门内走去,纵然他是私生子的身份,却依旧流淌着火家的血液,故此门人倒不曾阻拦,仅是诧异的望了眼元若蓝。

  火家的院落格外静谧,仆人自顾自的打扫着庭院,唯独元若蓝两人走过之后方才抬眸,望着元若蓝的目光中有着不加掩饰的同情。

  该女子是何人?为何会与这私生子在起?不管如何她入了火家是绝对无法离开,凌天少爷可不会放过这般绝世倾城的女子。

  仿佛不曾看到诸人怜悯的目光,元若蓝仅是径自走在火炎的身旁。想到稍后便可见到分散已久的故友,她的面色不禁柔和下来,黑眸中盛满微微笑意,不知多年不见,诗诗可有变化?

  “小妹好像不在房内。”推开房门,映入眸中的仅是空荡荡的房屋,火炎的眉头不着痕迹的皱,转身离开房间,随手抓住个路过的丫鬟,问道:“霍咏诗去了哪里?”

  丫鬟微微怔,在看到面前之人是不被认可的私生子后,俏脸上划过嘲讽:“火炎少爷,奴婢难道还要看着咏诗小姐不成?”

  “我再问最后次,她在哪里?”寒芒呈现于俊脸之上,火炎的黑眸紧紧的盯着丫鬟,声音冷漠的令人心惊。

  望着此刻的火炎,丫鬟狠狠的打了个激灵,颤颤巍巍的说道:“咏咏诗小姐被少主夫人给喊去了书房。”

  狠狠的甩下丫鬟的手臂,火炎身形闪,快速向着书房的方向掠去。凝视着火炎和元若蓝消失的方向,丫鬟拍了拍胸膛,她不明白为何这私生子有如此大的气场,刚才的他太可怕了。

  书房之内,霍咏诗的视线落在云婕的身上,冷漠的说道:“说吧,你找我来有什么事,我可没有那么多耐心陪你。”

  云婕面色变,旋即想起自己的目的,不禁压制住内心的怒火,嘴角扬起抹笑意:“咏诗,这些年来真是苦了你了,我这个做大娘的会好好补偿你。”霍咏诗狐疑的看向云婕,心底暗暗生起了警惕之心。

  “所以”揉搓着拳头,云婕的眸中划过异样的光芒,“我为你找了门好亲事,对方可是云家的旁系,虽然你过去仅是通房的身份,可总比般的人家要强。”

  垂下眼帘,霍咏诗遮盖住眼里的寒意,冷笑声:“别说是云家旁系的通房,即便是云家嫡系的正妻,我霍咏诗也不会同意,你还是别白日做梦了!”

  “砰!”云婕拍案而起,容颜铁青的怒吼出声,“臭丫头,你别不知好歹,让你为云翔的通房已经是看得起你,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个私生女而已,还想飞上枝头变凤凰?你配吗?我告诉你,你不答应也得答应,我是你大娘,这件事我做主了。”

  突兀的,霍咏诗轻笑起来,她的笑容充满嘲讽的意味。“我只有亲娘,并没有什么大娘,我的婚事凭什么要你做主?你又是以什么身份?即便是和我相依为命的大哥都不曾强迫我去做我不愿意做之事,而你”打量了眼云婕,霍咏诗不屑的扬唇:“更加没有这个资格!”

  “你”手指指向霍咏诗,云婕气急失语,那张高雅的面容瞬间扭曲起来。

  “臭丫头,你太放肆了!如今你父亲昏迷在床,就由我这个大娘来管教你!”说及此,云婕抬起手掌狠狠的挥向霍咏诗的面容,然而她的掌心还不曾落到霍咏诗的脸上,便被只纤细的手腕给紧紧的拽住。

  霍咏诗紧握着云婕的手臂,旋即扬起另只手,啪的声,云婕白皙的面容上霎时多出五个鲜红的指印。

  “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教训我?你配吗?别以为你是云家的嫡系就可为所欲为,抱歉,我霍咏诗不会买你的帐,你还是滚回你的云家去吧,免得在这里丢人现眼!”

  她是云家嫡系又如何?她还是火焰门的四门主,论身份不比她低。想必寒风已经得到消息,带领着火焰门的人前来,彼时她就更不用把这女人放在眼里。

  捂着面颊,云婕俨然愣住了,作为云家骄傲的她何时被人如此对待?现在打了她巴掌的还是个晚辈?回过神来,云婕顿时怒火冲天:“臭丫头,我要杀了你!”

  “你想杀了我?好啊,我等你来杀我,就怕你没有这个本事。”

  “贱人,你去死吧!”拔出长剑,云婕面容狰狞的砍向霍咏诗。

  见到迎面而来的剑,霍咏诗冷笑声,轻巧的闪身而过,旋即抬脚狠狠踹向云婕的胸膛,这脚霎时把云婕给踹飞出去。

  “砰!”云婕的身体落在书桌上,将书桌给砸成了两段。

  望着云婕狼狈的模样,霍咏诗双手抱胸,轻点着脚尖,说道:“云婕,你知不知道我已经忍你很久了?哈哈,你不是要杀我吗?那就来吧,我倒要看看我们是谁先杀了谁。”她忍耐的已经够久,再也忍不下去了,依她的脾气没有直接杀了云婕已经是极限,若不是寒风还不曾带着火焰门的诸人到来,她真想去砍这女人刀。

  这时的云婕头发凌乱,胸前明显有个脚印,再也不复以往的光鲜。紧握拳头,云婕从地上爬起,双眸狠狠的瞪着霍咏诗:“贱人,你敢伤我?好,很好,我会让你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就算是洛枫都不可能庇护的了你!”说到最后,云婕不禁狂笑起来,笑声充满疯狂之意。

  “少主夫人,这里发生什么事了?”书房之门被猛然推开,众护卫快步走进,云婕指着霍咏诗,咬牙切齿的道:“来人,帮我把这贱人抓起来,我要把她碎尸万段,哈哈哈!”如今的云婕,再也不复人前的高贵清雅,那脸上的笑容不禁令人毛骨悚然。

  众护卫相视眼,手持武器把霍咏诗团团包围在了中间。眸中闪过凛冽的寒芒,霍咏诗的嘴角微微上扬,便当她想要拿出武器之时,道冷漠的喝声突兀的传入耳畔。

  “住手!”身体猛的颤,霍咏诗轻扬脑袋,于是,那两道身影清晰跃入瞳孔

  “若若蓝”她是在做梦吗?若蓝真的来到了神域?在她的视线当中,那袭白衣渐渐走近,霍咏诗不禁捂住双唇,眼里流出欣喜的光芒,种无法言语的激动流传出来。真的是她,若蓝真的来了

  元若蓝停下步伐,看着那前世今生的挚友,股温暖的感觉流淌于心间。“诗诗,我来见你了。”

  “我就知道,你定会来,若蓝,我等你很久了”放下手,霍咏诗扬起唇角,眸里迸发出明亮的光芒。

  火炎望了眼元若蓝,再看向霍咏诗,总觉得这两人间有种别人无法拥有的默契,而在对方面前的她们,他亦从未见过。也许,这便是她们之间那坚不可摧的友情。

  “你是何人?”云婕神色沉,阴狠的视线投向元若蓝,“难道你和霍咏诗这贱人是伙的?我劝你还是别多管闲事,不然”

  眉头不着痕迹的皱,元若蓝冷漠的扫了眼云婕,就当她刚想动手之时,门外个仆人匆匆跑了进来。

  “少主夫人,云家主来了。”

  “爹?”云婕微微怔,冷眸扫过霍咏诗,“稍后再与你们算账。”反正这些人在云家也跑不掉,她先情况再言。而火炎既然是神皇巅峰,这些护卫不是他的对手,故此她并未让护卫把他抓起。此刻爹前来这里,是否便说明丹药炼制成功?

  “若蓝,我们也吧。”霍咏诗神色微敛,这时没有时间给她叙旧,只因她也想知道,云家老狗来此是否便证明拥有救治父亲的办法?不过因为元若蓝的到来,霍咏诗倒是并不担心。她相信,若此事有人可以救治父亲,那人便非她莫属

  当云婕赶到时,火洛枫的房中已围绕着群人。而众人最前方的是位白发老者,这老者赫然便是云家家主云尘,亦是云家的神品炼丹师。!!

  第三百五十五章完全治愈

  云尘转眸扫了眼云婕,在看到她头发凌乱的模样时微微皱眉,却最终不曾说些什么,仅是拿出了枚丹药。

  “这便是我根据洛枫的伤势研制出的丹药,只要服下这丹药他便可恢复。”说及此,云尘得意的抬了抬下巴,毕竟火洛枫是被黑暗系神尊玄兽所伤,黑暗玄力已入体,且至今神域都不曾有人炼制过消除黑暗玄力的丹药。如果他的实验成功,必将记名于史册。

  “太好了,”火烙心中喜,面露感激的道,“云尘大师,辛苦你了。”

  闻言,云尘脸上的得意之色更甚,便在他要把丹药喂火洛枫服下之时,道红光闪过,射入云尘的掌心,刹那间他手心的丹药化为了粉末。众人皆是愣住了,循着红光的来源之地,结果看到了霍咏诗身旁的白衣女子。

  “你在干什么?”云尘双眸通红,暴怒的道,“你知道这丹药花费了我多大的精力吗?你可知炼制有多困难吗?我成功了次,不代表次次就可成功,如今却被你毁了,你要陪我的丹药!”他流传千古的机会就这么没了,如何能不愤怒?这个臭丫头该死!

  “如果他真服下这丹药,必然会爆体而亡!”眸光掠过云尘,元若蓝淡淡的说道。

  “爆体而亡?哈哈,你懂什么?我会害死自己的女婿吗?个废物也敢质疑堂堂炼丹师的成品,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火家主,这女人到底是什么人?反正你们火家今天务必给我个交代。”

  紧握着拳头,云尘的眸中闪过疯狂之意?虽然这丹药是为了救治火洛枫,但也与他的未来息息相关,火家若不给他交代他誓不罢休!

  “这个女子是何人,为何会来我火家?”火烙面色沉,眸中似燃烧着熊熊怒火,眼见儿子的救命良药被人破坏,他这个当父亲的如何能不暴怒?

  “父亲,她是霍咏诗那私生女的朋友。”紧紧的咬着贝齿,云婕想及在书房所受的侮辱,当即恶声说道。霍咏诗,这次你是完蛋了,即便是火烙也不可能再庇护你!

  “我已说过,他如果服下这丹药必然爆体而亡。”眸光环视四周,元若蓝的声音云清风淡,话语中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哈哈!”云尘仰头大笑两声,面容铁青的道,“火家主,个私生女而已,真不明白你们火家为何会收留她,像她这种女人根本不配来到火家,自从她的出现,洛枫不但收了重伤,更连唯的希望都破灭,我怀疑她是故意而为!所以请火家主下令,把这两个贱人给抓起来碎尸万段!”顿时,所有的目光聚于两女的身上。

  火炎眉心紧皱,缓缓迈步上前,挡在元若蓝和霍咏诗的身前,俊美如神的面容冷冽肃杀,若是这些人胆敢伤她们分毫,他必灭火家和云家满门!

  “这”火烙微微怔,纵然他处于愤怒中却没有昏了头脑。不管如何霍咏诗兄妹都是火家血脉,又怎会故意谋害洛枫?这件事定然与他们无关,可这女子毁了救命良药亦是事实。

  “你不愿意承认?”元若蓝冷然的笑,蹲下身捡起丝粉末,递到云尘的面前,“那你来尝尝如何?”

  云尘老脸猛的变,他确实在丹药里加了点拥有狂暴效力的药材。因为这仅是实验罢了,实验的对象又不是自己,成功与否便看火洛枫的造化,丹药若成功,自己便将名留青史,失败也没关系,毕竟炼丹师都有失败的经历,火烙也无法责怪他。

  谁让这小子直让自己的女儿守活寡?也不怪他拿他做实验,如果不是为这原因,他怎会为旁人这般废寝忘食的研制?

  “怎么,不敢尝吗?还是你只是抱着侥幸,若是炼制成功,在神域的史册上必定有你的名字,而如果失败,死的人也不是你。”许是被元若蓝说中了心事,云尘的身体猛的颤,老脸上闪过慌张。

  冷笑声,元若蓝渐渐的向着云尘逼近:“就凭你这种废物,也敢称自己是炼丹师?便是世上的炼丹师都死绝了,你也没有资格成为炼丹大师!你可有想过若你失败的后果?没错,你不在乎他的生命,但他是我挚友的父亲!你如果要做实验就去找你云家的人,谁若让诗诗感到不快,那么”眸光微敛,抹杀机从眸中迸发而出:“我必为她杀之!”

  霍咏诗微微笑,望向元若蓝的眸中现出感动之色,为了这样个重情重义的女子,即便是付出生命又如何?因为她值得

  “放肆!”老脸大变,云尘紧握着拳头,愤怒的吼道,“我是云家家主,神品炼丹大师,你也敢杀我?”

  “哈哈!”元若蓝不禁放声大笑起来,“云家?神品炼丹师?那又如何?就算是至尊临世,也别妄想动我的朋友,你以为你比至尊更让我忌惮?”

  众人皆都愣住了,没想到世上还有这般狂傲嚣张的女子。她以为她是谁?竟然敢这样和云家家主,名尊贵的神品炼丹师说话?即便是火家主也不会说出这番话来。云尘气的浑身颤抖,俨然说不出任何话来。

  见云尘并没有反驳元若蓝说他是为了做实验之话,火烙的神色微微沉,难道这老家伙真是为做实验而让洛枫服用丹药?

  “火家主,”云尘缓缓回神,转眸望向火烙,“我承认我并没有万全把握,可这又如何?我不救他,他仅有死,反而这丹药能给他线希望。”

  闻言,火烙的面色才稍微好转,云尘说的确为事实,若云尘不救他,他只有死,反之倒还有希望。可如今丹药被毁,也便等于最后的希望破灭

  想到这里,火烙的眸中不觉充斥着绝望,他来不及处置元若蓝,仅是悲伤的望着床上那面色苍白的英俊男子。

  便在他悲痛间,元若蓝手掌挥,鼎丹鼎呈现于众人眸中。丹鼎,难道这女子要炼制丹药?诸多目光落在元若蓝的身上,眸中含着讶然之色。

  “呵呵,”云婕低笑两声,不屑的勾了勾唇,“你以为你是神品炼丹师不成?这私生女的朋友又怎么可能有神品的炼丹师?我劝你还是别在这丢人现眼!”

  云尘亦是冷笑声,眸光颇为不屑,似不认为元若蓝可以炼制出此类丹药。仅有火炎兄妹对她抱有很大的信心,尤其是霍咏诗,美眸溢出激动的光芒,既然若蓝愿意着手炼制,是否便证明她有把握救治父亲?

  火焰腾地升起,元若蓝手掌挥,数颗药材堆在她的身旁。这些年来她的收获颇丰,再加上赌石访所获得那些,玄灵戒指中已堆满灵药,而碰巧其中便有炼制光灵丹的药材。

  望着神色凝重的元若蓝,云尘父女依旧眼含嘲弄,冷笑的等着这个女子出丑。整片神域能够消除入体黑暗玄力的丹药根本没有,不然云尘亦不会在炼制出后那般激动,既然那么多炼丹大师都无法做到,又何况这个名不经传的女子?

  “嗤!”火焰晕染了元若蓝的双眸,她抬手擦掉额上的汗水,继续手中的动作毫不间歇。

  “哼!”冷哼声,云尘不屑的说道,“狂妄自大的丫头,稍后你便会明白与我相比,你根本什么都不是!”

  纵然元若蓝认出云尘使用狂暴的药材,然而随便个炼丹师皆可感受到那股狂暴的力量,这并不能说明什么。也许她确实是名炼丹师,但决计不会超过自己。

  凝视着元若蓝手中的动作,火烙紧紧的握着拳头,不知为何,他既希望这女子可以炼制出丹药,却又不希望如此。如果她能成功炼制,火云两家关系势必破灭,若这女人失败了,那么扫了眼床上的火洛枫,火烙无奈的叹息了声。

  “砰!”便在众人各怀心思之时,丹鼎之内猛然爆发出碰撞之声。元若蓝挥了挥手,枚晶莹碧透的丹药如流行般射入她的掌心,旋即转身面向着霍咏诗,摊开手掌,说道:“拿去给你父亲服用吧。”从元若蓝手中接过丹药,霍咏诗并未言谢,只因她们之间并不需如此客套。

  “慢着!”云婕突然喝住了霍咏诗,冷笑的扫过元若蓝,“想必诸位都看到她刚才是如何做法,明明嫉妒我爹,却还找什么烂借口为她冒犯的举动开脱,我怀疑她这丹药是毒药,不能给洛枫服用。”

  霍咏诗面含嘲讽,身形闪便跃向四柱大床,在众人反应过来之时,她已经把丹药给塞入了火洛枫的口中。

  “你在干什么?”高贵的面容瞬间变,云婕紧握着拳头怒吼出声,“我就知道你这贱人不安好心,你想要害死他吗?”诸人亦面色不善的看着霍咏诗,她刚才的举止实在太引人怀疑。

  “咳咳咳!”突兀的,道轻咳声打断了众人的思绪。

  火烙苍老的身躯猛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