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贱人,我知道,我知道定是你,是你用了什么丹药把我变成那副样子,我要杀了你这个小贱人,你去死吧!”云婕顾不上地上的衣裳,面色狰狞的向着元若蓝扑去。

  然而,她还没有到达元若蓝的面前,便有股剧烈的疼痛传遍整个身子,痛的她停下了脚步,整个人都卷缩在地面之上。刚才元若蓝喂她服下的两枚丹药,个是让她恢复神志,另个便是化骨丹

  看着自己女儿这番痛苦的样子,云尘长叹了口气,此瞬间仿佛苍老了几百岁,神色充满了颓废,再也没有最初的高傲。今日过后,云家势必会成为个过去式

  纵然云家内亦不乏神尊强者,却仅有三个而已,云尘在火家陨落,其余两人又如何与火焰门的三个门主相比?并且寒风还带来火焰门的精英弟子。若火家与云家联合,说不定火焰门还无法灭得了云家众人,可惜如今火家不愿帮助云家,故此云家的结局早已注定。

  而正因为火炎兄妹忌讳两大势力的联合,才不曾妄自动手,等寒风带领着火焰门之人到来后,便是他们与云家算账之时。很快,云家被灭的消息就流传于整个火云城,诸人亦是知晓了火炎兄妹的身份,和那位年轻神秘的炼丹大师,皆是唏嘘不已看,谁知此事会已如此的结局收场。

  至于火家纵然没有伤亡,却失去了个最为重要的机会。正因为火烙曾经所作出的决断,以至于火炎兄妹都不会原谅他,这生火洛枫也不愿再留在火家

  城门外,秋风萧瑟,元若蓝转头望向身后众人,微微笑道:“诗诗,火炎,寒风,如今我要赶去神门城参加神之际会,不知你们今后有何打算?”

  “若蓝,你不知道么?”眨了眨眼,火咏诗妩’媚的笑,“我们火焰门归属于白家,而白家恰巧有这个资格参加这次神之际会。”

  “什么?”元若蓝猛的怔,神之际会是仅有两个大陆最强大的几个势力方才能够参与,白家居然有了这个权限?

  “难道枫儿没有把这些事情告诉你?”这次轮到火咏诗愣住了,她没想到元若蓝还真不知此事。

  “在神域之内也有个白家,当年神域的白家中的个子嗣去往了玄武大陆,并且在那里留下了血脉。”顿了顿,火咏诗继续说道:“正因为如此,所以玄武大陆的白家才整体迁移至神域,不过我却是为你归属,所以我很希望你能得到白家的大权。”

  拍了拍元若蓝的肩膀,火咏诗的眸中涌现出坚定的光。她相信不日之后,这个女子定然会站在神域的巅峰,成为万人敬仰的存在,白家的家主不是白痴,不会不知该如何抉择。“另外,成叔叔因为获得了场际遇,如今的实力也是神尊。”

  元若蓝神色柔,嘴角不经意扬起轻柔的笑,只是那眸光却越发的坚定。没想到爹也有了如今的实力,那她就更需要努力修炼,趁早突破至神尊,仅有绝对的实力,她才能保护那些被她放在心中之人。

  “只是”话语滞,火咏诗扫了眼元若蓝,“我和大哥还有寒风需要回火焰门趟,之后便直接前往神门城。”

  “好,那我们神门城再相见,”收回神思,元若蓝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对了,既然你们是火焰门的三个门主,那另个又是何人?”

  “呵呵,”讪笑两声,火咏诗眨了眨眼,“那个人也是你认识之人,至于是谁就容我卖个关子,往后你就知道了,那么若蓝,我们便先走步了。”语罢,火咏诗用胳膊肘撞了撞火炎,好笑的道:“大哥,我们走该了,怎么?你舍不得若蓝吗?放心,很快我们就会相见。”

  眸光从元若蓝的身上收回,火炎笑了笑,俊美如神的面上划过异样的情绪。“小妹,走吧,我们是时候回火焰门了。”话落,火炎再次望了眼元若蓝,转身与火咏诗向着后方走去

  元若蓝目送着诸人离去,直至他们的身影消失方才收回眸光,转身离开了城门,眨眼间那袭白衣便已消失于蓝天之下。

  神门城,坐落于神域的中心之处,亦是最为繁华素锦的城市。

  每隔百年之久,这里便会举行神之际会,邀请大陆最强大的势力参与,每至这个时候,神门城都是强者皆至,就算是平常难以见的神尊高级与巅峰,在此时皆能看到。

  发出者大陆盛会邀请的乃是三个神秘的强者,据说这三人的实力已至半至尊的地步,在这没有至尊的天地间,半至尊就是他们心目当中的神。

  可是这也仅仅是传说罢了,谁也不知那三人到底有多么强悍的力量。只不过即便是些神尊巅峰的强者,在这三人面前都会毕恭毕敬,不敢有任何造次,以至于让诸人更疑惑三人的实力。

  此时,神门城的长街上,车水马龙,繁闹昌盛,是个富有盛名的城池该有的景象。

  和别人三三两两并肩而走,亦或是身后带着帮跟班的人不同,白衣女子独立而行,但她绝世的容貌和出尘的气质不觉吸引诸人目光。女子五官精致,青丝慵懒的散于身后随风浅扬,袭白衣似雪,干净的似乎不染尘埃,不会有人想到,这女子的手上便染鲜血

  “已经到神门城了,也不知炼丹联盟的那些人亦或是白家诸人可有到来。”抚着下颌,元若蓝微微抬眸,眼底划过异样的光芒。

  “如今距离神门城还有数日时间,我还是先找个地方住下,现在也很难找到他们,等待了盛会之日,必然能够相见。”想到这里,元若蓝迈步便向酒楼走去,忽然,她看到了前方的道人影,不禁停下步子,眸中闪过诧异。

  “他怎么会在这里?”没想到初入神门城便见到了个熟人

  “死老头,别挡在我们酒楼的门口,去去去,给我边去!”酒楼大门口,小二不耐的驱赶着个老头,眉宇间满是厌恶之色,仿佛面前那邋遢不堪的老者玷污了他们的门楣。

  被人如此驱赶,那老者也不气恼,仅是脸庞依旧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这酒楼有这般以貌取人之人,不出百年必然毁之,我纵然不会为此大动干戈,却总有人看不过去,哈哈”仰头大笑两声,老者转身向着台阶下走去。

  “呸!”朝着老者啐了口唾沫,小二不屑的说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人?至尊转世还是半至尊强者?我看你不只是乞丐,更是骗人的江湖术士,在这神门城内,能够得罪我们神门酒楼的简直是少之又少!”

  老者淡然笑,不在多语,仅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曾想百年之后,他果然语成谶,因为酒楼的小二狗眼看人低得罪了当时大陆的个大势力,被灭的连丝渣都不剩。

  突兀的,老者前方的光芒被道身影挡住,他诧异的抬头,当望见挡在他面前的白衣少女之后,眼底划过笑意,口中却说道:“这位姑娘,不知你拦住老朽作何?”

  “不管怎样,我们都算熟人了,所以有些事我要问你。”

  “呵呵,姑娘说笑了,”老者捋着乱糟糟的白须,微微笑,“老朽不过是个糟老头子,又怎会知姑娘问题?所以姑娘是找错人了。”

  “是么?”元若蓝抚着下颌,眸中划过阴险的光芒,“那我又该怎么让你想起来?帮你把胡子点点拔光可好?”

  想到自己没有胡子的惨样,老者不禁打了个激灵:“不知姑娘想知道什么问题?”

  “青冥府,”骤然间,元若蓝的神色凝重起来,“青冥府到底是何物?为何青冥府的主人就需要承担往后的责任,而青冥府又怎会有这般神奇的力量,它到底是由谁创造而出,火神又是怎么回事?另外,你是谁!为何我会成为青冥府之主?”

  这些问题直困扰着她,而她并不是没有问过灵童,可惜问三不知,如此,仅有找到当年把青冥府传于她之人。出于种预感,这老头定然不是普通人。

  “呵呵,小姑娘,你的问题也未免太多了,这样吧,老朽我还未用膳,要不我们先找个地方我在回答你的问题。”老者笑容满脸的望着元若蓝,这个小家伙可不好糊弄,只是现在是否要告诉她实情?

  “好,那我们就去这间酒楼吧。”抬眼望向近在咫尺的酒楼,元若蓝淡淡的说道。如今已近客流高峰,其他酒楼与此相隔渐远,若是等到他们到达岂不是人满为患?故此仅能在这酒楼内用膳。

  小二见远去的乞丐老头又再次折回,厌恶的皱眉,他冷笑着正要开口,却见老头身旁的白衣女子瞥了他眼,便是这眼让他犹如掉入冰窖般寒冷。顿时,所有的话皆被咽入口中,愣愣的望着两人踏入酒楼的背影

  自从两人的走进,喧闹的酒楼霎时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齐聚于两人的身上。乞丐?个乞丐还进入酒楼?这这到底是在搞什么?

  “雅间。”酒楼管事正想赶走老者,便在此际,道淡漠的声音清晰入耳。

  在他抬首间就见束光芒射来,急忙伸手接住飞来的晶石,管事望了眼后便收回目光,面露笑意:“两位客官,里面请。”

  语罢,朝着站在门口的小二吼道:“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带两位客人去雅间?”不管对方何等身份,有钱便是大爷,傻子才不赚到手边的钱。

  撇了撇嘴,小二满心不愿的走到两人跟前:“跟我来吧。”让他给个乞丐带路?这岂不是说明他连乞丐都不如?真不知道管事到底是如何想的,这个乞丐根本没有资格踏入他们酒楼

  雅间内,元若蓝往自己的面前斟上杯茶水,淡淡的抬眸:“你是否该回答我的问题了?尤其是你到底是谁!”

  眸光闪过异芒,老者毫不客气的拿起元若蓝面前的茶水,仰头咕噜声的喝入肚中,并砸吧了两下嘴,摇头叹息:“这酒楼的茶水倒是不错,可惜就是小二太没有素质,连茶都不给我们倒便离开了。”

  眉头不着痕迹的皱,元若蓝揉搓着手掌,说道:“你是在转移话题?”

  “呵呵,”放下手中的茶杯,老者讪笑两声,“你问了那么多问题,我该回答你哪个较好?其实你应该已经接触过火神了,不是吗?该说的他都告诉了你,又何必再问我?”

  元若蓝眸光微敛,这个老头果真不简单。

  “我想知道的是青冥府的来历,为何你当初会把青冥府交给我?”

  “青冥府的来历不该由我来告诉你,”摇了摇头,老者无声的叹息道,“等到日后你自然便知,至于为何选中你为青冥府的继承人”

  声音微微顿,老者笑了笑:“因为我不喜欢神域和茯域的年轻人,就想去玄武大陆那片落后之地碰碰运气,正巧就听到了关于你的传言,在那片落后的大陆之中,竟然还能有你这般的天才,以你的天赋若出生于神域亦或是茯域,必定是惊采绝艳般的人物。”

  不喜欢神域和茯域的年轻人?元若蓝嘴角猛的抽,这老头果然行事诡异,与常人并不般。

  “这么说,你并不是随便选择,而是经过万般打听后的决断?”

  “当然如此,青冥府的继承人怎能随便?我看中了你的天赋和行事,故此才把青冥府交到了你的手中,呵呵,既然你是我选中的人,那我也算是你的师父。”

  “纵然青冥府给我带来了必须解决的任务,但无可厚非,若不是青冥府的缘故,我不知死了多少次,更不会发展这般迅速,因此这声师父是你应得的。”确实如此,没有青冥府自然就不会有那些神器和超神器,更无法成为超神品炼丹师,所以她如今拥有的切,皆与青冥府脱不开联系。

  “小丫头,希望我没有看错人。”叹息声,老者的眸中闪过忧虑。

  “你是在担心混沌?”元若蓝神色微微透有凝重,“这混沌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可知此次的神之盛会?每隔百年便会举办神之盛会,该神之盛会所举办的原因便是为了争夺神牌。”

  “神牌?”微微怔,元若蓝诧异的道,“这神牌又是何物?”

  “神牌是进神尊之墓所必须要的通行证,每个势力皆可通过赛事获得这神牌,数量不限,切但凭自己的实力。”

  神尊之墓?元若蓝挑了挑眉,并不出言打岔,仅是静静的听着。

  “神尊之墓顾名思义,即便是神尊踏入那片地方都会死亡,哪怕是神尊巅峰亦是如此,所以那里的可怕是众人皆知,可为何又有那么多人争锋前往?原因便是”望了眼元若蓝,老者捋着胡须,继续说道,“在神尊之墓内修炼,将会比外界快数十倍,而危险和收获往往是成正比”

  元若蓝看向老者,眼底划过抹光芒。听老者用如此的语气叙述这事,元若蓝对于他的身份隐隐有了猜测

  “并且,”话音顿,老者的面上闪过凝重之色,“经过数万年的演变,混沌已有了人形,而神尊之墓便是关押他们之地,若让混沌来到大陆,将是场浩大的灾难。”

  “这么说,神尊之墓我是必定需要前往?”挑了挑眉,元若蓝的手指轻点着桌面,“碰巧我对于神尊之墓有些兴趣,因此数日后的神之际会我会全力以赴!”

  微微笑,老者不在说话,便当气氛变得沉默下来之际,门外传来道青年人的声音。

  “菊花小姐,这间雅间确实不错,我们今日就在这里用膳吧。”

  “噗!”元若蓝刚给自己斟上杯茶,然而茶水刚喝入口中,却不禁听到这令人遐想的名字,顿时喷出了口水,面上闪过怪异之色。

  “小丫头,你怎么了?”老者不解的看着元若蓝,不知她为何会对个名字起这么大的反应。

  “咳咳,”咳了两声,元若蓝擦拭掉嘴角的水渍,可容颜上还是带着抹怪异。菊花?居然会有人叫这名字

  就在两人皆都诧异间,雅间的门被推了开来先走入的是个青衫的青年人,其次而来的是在群人簇拥下的黄衫女子,他们似乎都不曾想到雅间内有人,皆是愣了下。

  “小二,这里怎么会有人?”青年人眉头皱,眉间带着丝不满,“既然这里有人,你何故将我们带来此处?”

  “呵呵,林公子请息怒,”小二不屑的扫了眼元若蓝与老者,旋即再次看向青年人,说道,“因为今日客满,实在没有空余的厢房,以林公子你这般高贵的人,怎能在那喧闹的大厅之中?所以我才自主主张带林公子前来此处。”

  “客满?”青年人再次皱了皱眉,抬眸望向元若蓝,在看到她的刹那眸中闪过惊艳,不过想及身后黄衫女子尊贵的身份,又很快把那抹惊艳给很好的收起。

  “两位,这是枚上品晶石,你们就把这厢房让给我们吧。”微微抬了抬下巴,青年人的语气算不上恶劣,可眉间的高傲之色把他给出卖了。这两人当中其中个竟是乞丐,想必这辈子都无法见过上品晶石,他愿意拿出上品晶石,他们必然不会不应。

  望着桌上的上品晶石,小二吞了口唾沫,早知这林公子这般大方,就不该带着他来找麻烦,可惜,真是可惜

  轻抿了口茶水,元若蓝放下杯子,薄唇中淡淡的吐出三个字:“我拒绝。”

  拒绝?这女子竟然眼睛都不眨下便拒绝了?这可是上品晶石,不是到处可见的大白菜,仅有白痴才会选择拒绝。于是诸人看向元若蓝的目光俨然似看个白痴,没想到该女子长的这般绝世倾城,却是个没有脑子的白痴。

  “你”青年人面色猛的变,话刚刚到了口边,便被道突如其来的声音制止了。

  “林东,你先退下。”此声犹如黄莺,美妙动人,黄衫女子于众人敬仰的目光下缓缓上前,嘴角含着微笑,说道:“这位姑娘,不如你把雅间让给我们,我们交个朋友如何?”

  挑了挑眉,元若蓝冷笑声:“若是我说不呢?”

  “放肆!”林东容颜骤然沉,冷声大喝,“你以为你是什么人?菊花小姐和你交朋友那是你的福气,竟然还敢这般不知好歹!我命令你即刻跪下给菊花小姐道歉!”

  纵然这女子绝世倾城,论身份却远远不如菊花小姐的尊贵。不然为何会与个乞丐在起?大势力中的人决不会做这番自贬身价之事。许是因为元若蓝的那句话,黄衫女子不在开口,似乎也在等着元若蓝的道歉

  “咳咳!”老者把拳头放在口边,干咳两声,眼中含笑的道,“小姑娘,这环境也被这群人破坏了,要不然我们便离开吧?”无论如何,这老头都不知是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像他们这种人怎会与年轻人计较?估计从头至尾,黄衫女子诸人都无能让他多看眼。

  “哼!”林东冷哼声,迈步上前,挡住老者的去路,冷声说道,“若是早如此不就没事了?可惜你们现在想走也不行,她必须给菊花小姐道歉!”抬了抬下巴,林东趾高气昂的望向元若蓝。如此好的机会能够在菊花小姐的面前表现,他又怎会放弃?只是可惜了这般绝美的女子

  面对林东的处处相逼,即便是以老者这般淡薄不想放低身份与年轻人计较的性子亦不禁为之动怒。突兀的他忆起元若蓝的性格,老脸不禁扬起笑容,再次坐下,俨然副看好戏的模样。别看这丫头好欺负,其实任何欺负她的人都会有悲惨的下场

  “你想让我向她道歉?”嘴角浅扬,然而元若蓝的眸中却是片寒意,“我元若蓝做事从只顾本心,不畏其他,何况”扫了眼虎视眈眈的众人,元若蓝浅浅的品了口茶水。

  “你们帮人闯入此处,并要我把这雅间让给你们,我不愿就需道歉?看来这神域亦不过如此”摇了摇头,似乎不管在何处,她总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