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ㄌ尥傅您炆涤橙胫谌说耐字小?br/>

  木灵果,与冰火之莲样稀有,却并不是元若蓝必须得到的药材。可是,就在她收回目光之时,丝异样的感觉漫入鼻尖,许是感受到了什么,元若蓝的目光再次投向木灵果。

  “不,这并不是木灵果,而是”眸光微敛,元若蓝的拳头不禁握起,眸中划过抹异样的光芒。

  “千个上品晶石。”

  原本在打木灵果主意的诸人,再听闻此声的刹那,皆是循声而望,当看到大厅内那抹醒目的白色身影,尽都愣愣的凝望着她出神。千个上品晶石?他们没有听错吧?这坐在大厅的女子竟能爆出这般价格?

  旋即,众人皆是摇头叹息。没想到这女子脑子竟然不好,明显亏本的生意还做?然,面对诸人嘲讽的目光,元若蓝依然镇定自若,至于是否亏本仅有她才知道

  “这声音”包厢内,白永成的整个身体都僵住了,眼里流露出激动的光泽。是她吗?她真的来到这神域了

  “爹爹,你怎么了?”白若溪显然发现白永成的异状,拉扯了下他的衣袖,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满是迷茫。

  “爹爹好像找到你姐姐了”

  拍卖场大厅,了却无声,许是被元若蓝的价格吓住了,迟迟不曾有人与之竞价。于是,这木灵果最后便归元若蓝所有。

  “现在是最后的压轴物品,此物是我们紫荆拍卖行提供的个神器,有什么功效我却不知,可是我能保证,得到它你绝对不会后悔!而它亦绝非般的神器。”拍卖员神秘的笑,旋即有人为她送来个玉盘,玉盘上静静躺着个古朴的戒指。

  小心翼翼的拿起戒指,拍卖员向众人展示了番,朱唇轻启:“但是,此戒并不换取晶石,仅让它自动寻找有缘人,若有人能得到此戒,日后需帮拍卖行办件在你力所能及之下的事情。”

  不换取晶石?拍卖行这般神秘,这空间戒指定然不般,而且不需晶石便能获取,这就说明在场所有人都有这个机会。舔舐了下唇角,诸人垂涎的看着拍卖员手中的玄灵戒指。

  和众人的贪婪不同,此刻,元若蓝的面上写满震惊,错愕的望着拍卖员指上的神秘戒指:“这这是玄灵戒指?”

  既然这玄灵戒指为元家老祖留下之物,在千年前出现也就不奇怪,可是为何会出现在神域,更是她的面前?龙凤神鼎,元家祖传傀儡术,玄灵戒指

  这三样与元家老祖息息相关的东西,都是她从不同的渠道获得,最后齐聚在她的手中,不经意间,元若蓝的心中隐隐产生种猜测

  可在如此境况下,元若蓝并不想玄灵戒指选中自己,毕竟闷声发大财比较好,她纵然不怕这群人,却也不想整日遭人追杀。所以,在众人皆是向前伸长脖子时,仅有她隐了隐身体

  “哗!”谁知就在这刻,道鸀光射向了元若蓝,欢快的在她的周身飞舞而起。元若蓝的面色微微黑,她不想的事情偏偏就是发生了

  哀叹声,元若蓝伸手抓住玄灵戒指,既然如此,那也只有这样了,她并不是什么怕事之人,顶多怕麻烦而已。便在她握住玄灵戒指的刹那,所有的目光皆投向她,目光中带着惊疑和嫉妒,甚至还有些隐隐的不屑。

  “我说,你们拍卖行不会拿什么东西来忽悠我们的吧?神器会自动选主没错,但这戒指竟然选择了个女子,定然和其余的神器没有什么区别,不像你说的那般神秘。”

  “没错,我赞同他的说法”

  面对着众人的质疑,拍卖员报以浅浅的微笑,温声说道:“诸位,虽然我同样很惊讶,可这是戒指的自动选择,我也毫无办法,另外请诸位相信我们拍卖行的人品,这种欺诈顾客之事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

  质疑的声音渐渐变小,显然神域的人还是愿意相信着紫荆拍卖行。既然她说这戒指确有神秘之处,那么就算灭杀了这女子也需得到神器,个没有什么实力的人是保护不了贵重物品。何况,神器本身便能引起人类的贪婪之心

  眸光微敛,元若蓝冷眼掠过众人,眼中带着抹寒意。

  “咳咳,”干咳两声,拍卖员微微笑,“这次的拍卖会就到这里,都散场吧。”

  随着拍卖员此话的落下,诸人有条不紊的望着拍卖行外走去。元若蓝刚抬起步伐,头顶之处传来道温润的声音:“若蓝,真的是你吗?”身体怔,她缓缓抬头,凝视着面前这张熟悉的俊颜,竟然感觉恍如隔世。

  “若蓝”喉结上下滚动了番,白永成的眸中溢着激动的光芒,千言万语,终究只成了句话,“若蓝,你变了许多。”

  她,再也没有当年的锋芒,整个人都显得比较内敛,而使她发生这般变化,那这些年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感受到白永成眸中包含的浓浓亲情,元若蓝亦不禁为之动容:“爹,我来见你了”是的,她来见他了,那个当年将她带离云家火坑,并给她无限关爱之人。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白永成揉了揉元若蓝的脑袋,热泪盈眶的道,“这些年来,你娘直念叨着你,日日夜夜期盼着你回来,来来来,我先给你介绍下,这是你的妹妹白若溪。”

  拉过身旁的女娃娃,白永成的视线却始终盯着元若蓝的脸庞。眸光转向旁边,元若蓝这才发现他身旁那位粉雕玉琢的女娃娃。此时,女娃娃正好奇的望着元若蓝,脆生生的喊了句:“姐姐。”这声姐姐让元若蓝心头软,不觉伸出手摸了摸女孩的小脑袋。

  “爹,”微微抬头,元若蓝笑了笑,道,“我们去见娘亲吧,许久不见,我想看看娘亲是否还好。”

  “好,她这刻在白家,我这便带你前去。”

  白家在神门城有专门的临时驻扎地,距离紫荆拍卖行并不是很远,仅需半个时辰便已到达,只是与般的势力不同,白家的驻扎地在个山峰之上。刚迈入山峰,便见位老者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

  “三长老?”白永成微微怔,诧异的问道,“你这般匆忙是要去何处?”

  “五长老,”见到迎面而来的白永成,老者急忙停下步伐,面上闪过欣喜,“太好了,你回来了,对了,冰火之莲呢?”

  凝视着白洛天的表情,白永成神色微微透着凝重:“冰火之莲在大长老手中,还请麻烦三长老跑趟,以老祖宗之令传他回来,而我先老祖宗如何了。”他神色这般慌张,难道是老祖宗的暗伤又再次复发了?

  “好。”微微点头,白洛天的眸光从元若蓝的身上掠过,旋即快速向着山峰下飞奔而去。

  “怎么?你有事吗?”元若蓝的眉头不着痕迹的皱,父亲拍买冰火之莲是为了白家的老祖宗,难道那老祖宗出了什么差错?

  “若你有事就先去吧。”

  “不行,”白永成不留余地的拒绝了元若蓝的提议,“你对这里并不熟悉,还是由我先送你去往心儿的住处。”

  “不用了,不是有若溪吗?”

  张了张口,白永成许是还想说些什么,可看到元若蓝坚定的表情,终究仅能化为声无奈的叹息:“好吧,但若遇上哪个不长眼的招惹了你,不用客气,给我狠狠的揍!”

  元若蓝愣了下,嘴角扬起抹怀念的笑容。当年初次随父亲前往古天国的后宫,他同样说了这么席话

  “我知道,可如果你需要帮忙,别忘了找我。”语罢,元若蓝牵起白若溪的手,朝着山峰的另边走去,那抹盛雪的白衣很快化为个白点,在他的视线中消失

  白家,为大陆最顶尖势力,身为白家之人皆有着种优越感,其中最为明显的便是大长老的孙女白菊花。

  这白菊花貌美倾城,又拥有着强悍的背影,是以整日都有些趋炎附势之人拥围在她的身旁,而听多了那些马屁,她自认为自己真有如那些人说的那般杰出。故此,她决不允许有人违逆她。

  然而今日,却有个女子当着那么多的面让她失了面子,这让她肚子尽是怒火,如果不是最近为神之际会,她不会轻饶那个女子!紧握着拳头,白菊花面色沉了下来,便就在她的目光望向前方之时,道白色的声音不经意间撞入眼帘

  “是她?哼,这真是天堂有门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行,果真是老天有眼,这么快就能让我洗前耻!既然你来到我白家,那我就让你有来无回!”若她死在白家,那又有何人知道?想及此,白菊花的嘴角不禁勾起抹冰冷的笑容!!

  第三百五十八章抢夺令牌

  “姐姐,娘亲就在”

  白若溪转过小脑袋望着身旁的女子,精致的面容上扬起灿然的笑容,而那双黑眸宛如星夜般散着耀眼的光芒,可她话还没落下,面前的阳光就被道身影挡住。

  阳光洒在小道之上,黄衫女子微微停下步伐,完美的脸蛋上带有丝不易察觉的高傲。

  “我们又见面了。”

  如黄莺般的声音使元若蓝停了下来,眸光微抬,淡淡的掠过白菊花的面容:“你挡住我的路了。”

  俏脸微微变,白菊花压制住内心的怒意,冷笑道:“怎么?你忘记你今天所做的事了?别以为你巴结上白若溪这小丫头就能让我放过你,这也当真太可笑了,在外面我确实不能拿你如何,可别忘了,这里是我白家!”

  在她看来,这女人是查到了自己的身份,害怕得罪自己才巴结上了白若溪,然而可惜的是,白若溪的父亲与爷爷可是死对头,并远远不如爷爷在白家的地位。

  个刚从小地方搬来的人,如何与爷爷这个土生土长的相比?她相信很快这些该死的家伙就会垮台!

  “你胡说!”白若溪小脸通红,明亮的大眼睛狠狠的瞪着白菊花,“她是我的姐姐,才没有巴结我,我不许你胡说!”

  “呵呵,”低笑两声,白若溪的面上闪过不屑,“白若溪,我看在你是白家之人的份上才好心提醒你句,这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别被她给欺骗了,她让你喊她姐姐就明显的是不怀好意,定时趋炎附势之辈!所以她并不是你姐姐。”

  “你你”

  白若溪急的面颊绯红,大眼里闪烁着无限的委屈。

  姐姐明明就是姐姐啊,这是爹爹说的,可为何白菊花却说她不是姐姐?

  “姐姐,你是若溪的姐姐对不对?”拉住元若蓝的手,白若溪委屈的看着元若蓝,双眸中浮现出层水雾,而那双大眼中含有明显的期待。

  “嗯,”轻轻点头,元若蓝浅笑的望着白若溪,可在抬头扫向白菊花之时,黑眸中寒芒四射,“让开!别让我再重复第二遍!”

  白菊花没想到在白家这女人还敢这般嚣张,容颜再次变:“你可知你是在与何人说话?若是得罪我,任何人都庇护不了你,彼时你仅有死!”

  眸中闪过抹冷冽,元若蓝飞起脚,狠狠的把白菊花给摔了出去。

  “砰!”

  白菊花狼狈的跌倒在地,嘴角溢出丝血迹,满目错愕的看着那白衣女子。

  她不曾想到,这女人真有胆子在白家向她出手!

  好,很好,她会让她为此付出代价!

  紧握粉拳,白菊花面容铁青,眼里迸发出强烈的恨意,却不待她爬起,只脚便狠狠的踩在她的胸膛。

  “噗嗤!”

  鲜血喷洒而出,白菊花脸色惨白的盯着元若蓝,咬牙切齿的道:“你会后悔的!”

  耻辱,这是她有生以来最大的耻辱,这个女子绝对会为今日之事后悔!

  杀意从眸里划过,然而当元若蓝望向身后的白若溪之际,杀机微微收敛,遂看着白菊花,嘴角勾着残忍的笑意。

  “若不是不想让若溪看到血腥的幕,现在你便已经是具死尸,但往后别在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

  眸子微眯,元若蓝冷笑道:“我会让你了解下你名字真正的含义。”

  挥了挥衣袂,元若蓝抬起脚,再次狠狠的踩下,确定断了几个肋骨之后,方才走向白若溪:“若溪,我们走吧。”

  “好。”

  白若溪拉住元若蓝的手,咧开嘴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

  “对了,姐姐,”眨了眨眼,白若溪可爱的问道,“她名字真正的含义是什么?”

  眸光落在白若溪精致的面容上,元若蓝神秘的笑:“也许很快你便能知道了”

  白菊花

  不知她可有机会证明这名字真正含义?

  幽雅清净的厢房,蓝衣美妇端坐于窗前,正神情认真的坐着女红,那双美眸中时不时流露出感怀之情。

  轻风缓缓吹入,秀发轻舞,突兀的,兰心似感受到什么,不禁停下手中的工作,抬头望向门外的院落

  落叶纷飞,秋风撩人。

  静谧的院中,白衣女子绝美的礀容骤然映入瞳孔,她的手猛的滞,啪嗒声,手里的针线突然落地,她却并未察觉。

  “若蓝?”

  急忙站起身,周围的物品被扫落地,然而兰心却不管不顾,径自奔向房门,这时她恨不得能够瞬移,可以瞬间到达她的身旁。

  便在这当即,元若蓝亦是发觉飞奔而出的美妇,两人相视间,兰心不觉红了眼眶,急忙伸手捂唇才制止住哭声。

  “若蓝,你来了?你真的来了”

  天知道这些年来她是如何的想念她。

  纵然在风域时间过的极为缓慢,不过短短几年时间,然而在神域,却过去了将近五十年,这些年中她又是如何在思念中度过?

  “娘亲。”

  微微扬唇,元若蓝展露出抹轻柔的笑容,满怀感念的道:“这些年来苦了你了,是我不孝无法陪在你们身旁,不过从此往后,我们家人再也不会分开。”

  兰心伸臂拥抱住元若蓝,泪水顺着眼眶流了下来。

  “若蓝,有你这句娘便感觉值了。”

  没有任何的话,能比的上女儿的句辛苦你了让她能有满心的感动

  “若蓝,小溪儿,你们两个怎么会遇到起?”

  缓缓放开元若蓝,兰心擦拭掉脸上的泪水,视线从她两个女儿的身上扫过,脸疑惑的问道。

  闻言,元若蓝把拍卖行的相遇五十的告诉了兰心,兰心这才知元若蓝是如何来到白家,不禁大为感谢命运。

  “来来来,若蓝,你进来看看”

  拉住元若蓝的手,兰心把她拉入厢房之中。

  顿时,满屋的衣物映入元若蓝的眼帘,从外表便可看出这些衣物是从襁褓中的婴儿到成年人,颜色大小各不。

  “若蓝,我在想等你再次出现的时候应该有了孩子,却又不知你何时会回来,又不知你的孩子是男是女,多大年龄,所以我就各个服饰都做了几件,而从婴儿到十五岁的我都已经完成了”

  看着满屋精致华美的衣物,元若蓝的心中溢满了感动,黑眸中隐约带着丝水光。

  “娘,望到这些阳儿定然也会开心,现在我就可以让他出来见你,对了,小枫儿也在这里,你也有几年不曾看到他了。”

  语罢,两道光芒闪过,元若蓝的身旁骤然多出两抹身影。

  第眼,兰心的目光就落在顾逸阳可爱的脸庞上,便再也无法移开视线。

  “这这便是若蓝的孩子?都已经长这么大了。”兰心揉了揉顾逸阳的小脑袋,美眸中闪烁着激动的光泽。

  想当初,若蓝也仅是个孩子,如今却已经做了母亲,她这个当娘的感到很是欣慰。

  “你便是阳儿的外婆?”顾逸阳张明亮的双眸,嘴角勾着可爱的笑容,“外婆,娘亲这些年来经常提到外婆你,所以阳儿早就想见外婆了。”

  若是佳儿等人望见这小恶魔除了对待元若蓝之外还会有这般乖巧的面,必然会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只是却无人知道在顾逸阳的心中,既然元若蓝是第位,那创造出她来的两人就会排第二位,不然他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优秀的娘亲?

  至于佳儿和冰月诸人,就只能排到第三位吧

  “好孩子,”兰心弯腰抱起小人儿,眼中露出浓浓的笑意,忽然,她似想及什么,转眸看向元若蓝,问道,“对了,若蓝,南王呢?他怎么没有和你在起?”

  神色黯,元若蓝并没有说话,转眸望着门外的蓝天,整个人透有种孤寂的气息。

  妖孽,我相信不日之后,你便会回到我的身边

  白枫注视着元若蓝的身影,俊美青涩的面上闪过心疼,这些日子以来,他早已通过佳儿的口得知那场变故,自然知道她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心爱的男人为了她放弃尊严,甘愿为奴,被人驱使生,那她又该有多么的心疼?

  紧握着拳头,白枫的面上闪过坚定。

  顾文渊,既然你爱她,就必须陪在她身旁,不离不弃!而虽你做的都是为了她,但如此不负责任的离开,你对得起她吗?

  若是在神之际会后再见不到你的身影,即便是闯入九幽界也必将你拽出来!

  只因为他不想再见到她这般孤独的模样

  兰心知道元若蓝的身上定然发生了什么变故,为了不唤起她不好的记忆,所以不在多问,而是逗弄起了抱在手中的顾逸阳

  朴素的木屋之中,老者盘膝坐于窗前,苍老的面容上微微泛着苍白,而他的两眉间隐约呈现出道如蚯蚓般的黑线。

  “老祖宗”

  在场诸人皆担忧的望着老者,眸光中隐含着深深的忧虑。

  而白家的家主白零落得手中则捧着株雪莲,这正是他用老祖宗的名义从大长老的手中获得的。

  纵然三长老白洛天假借老祖宗的名义传唤大长老,可又怎会真让大长老见到老祖宗?毕竟老祖宗如今的状况不易见人。

  除了白永成,白洛天与白零落之外,再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