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行列,注定凌驾于众生之上。

  这个大陆,白凡所知的半至尊只有召开神之盛会的那三位

  缓过神来,白凡脚步踉跄的向着厅外跑去,他需要回去警告下白菊花,别再得罪那个女子,不然,就算是他亦保不住她。

  不过以启临那性子,不会找白菊花的麻烦就是了,否则她就再也无法离开酒楼,然而,启临不找她的麻烦,她却把自己推入了深渊

  自从元若蓝治好了老祖宗的伤,她在白家便得到了特权,白零落早已吩咐下去,任何人都不许为难她。

  因为这是白零落下的命令,而不是老祖宗,再加上除白永成几人之外,无人知道老祖宗的暗伤,所以诸人皆是疑惑不已,却并没有往其他地方多想。

  此时,静谧的山路上,元若蓝被道身影拦住了去路。

  缓缓抬眸,元若蓝冷眼凝视着站在她面前的女子,冷声说道:“怎么?你忘记当初我给你的警告了?若是你想明白自己的名字到底有何意义,我不介意帮你把。”

  “你”白菊花的面色变,只是想到元若蓝将死之后,缓缓收敛怒火,冷笑声,“怎么,你以为你有白永成和家主的庇护便能不把我这个白家的族人放在眼里?呵呵,你大概还不知道吧,我爷爷已经去往了北冥门,你作为北冥门的弟子,很快便会收到门派的传信,彼时定然难逃死!”

  北冥门?

  元若蓝微微愣,她何时成了北冥门的弟子?她怎会不知道?

  突兀的,元若蓝想及几日前酒楼的争锋,这才明白是白菊花误会了,只是她却不会多做解释,因为不值得。

  “看来每次还真是有些人在找死!”

  摇了摇头,元若蓝发出声无奈的叹息,每次她不惹事,偏偏就有人喜欢招惹她。

  “你说什么?”神色冷,白菊花冷笑道,“到了这种时刻,你还要逞口上之能?呵呵,很快你就会知道我说的是否当真。”

  “很可惜,不管是否为真,至少你本人是看不到了。”

  顿时,元若蓝的身上爆发出股杀机,青丝与风中轻舞,隐约透着强大的气息。

  白菊花没想到元若蓝竟然真的动了杀意,这下才感到慌张,她明白自己并不是这女子的对手。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这可是白家”

  脚步不禁向后退去,白菊花面色苍白的望着元若蓝。

  “干什么?”嘴角浅扬,元若蓝冷笑声,“自然是杀了你!”

  闻言,白菊花再也不敢在此停留,当即转身向着前方跑去,宛如身后有恶鬼的追逐。

  元若蓝刚想追上前,却在这瞬间瞥到了物

  那是条通体青色的蛇,整有三根拇指般大小,然而它却并不是玄兽,仅是没有攻击力且无法修炼的普通青蛇。

  就在这时,青蛇亦转头望向元若蓝,两目相对间,元若蓝的嘴角勾起阴险的笑容。

  青蛇大感不妙,正想逃跑,却有只芊芊玉手把它给抓入手中,旋即向着前方逃跑的女子掷去,直对准着她的

  “我说过,我会让你明白你名字的含义。”

  拍了拍手,元若蓝双手环胸,眸含浅笑的说道。

  “啊!”

  声惊天大嚎响彻云霄,惊得整个山峰都不禁颤抖了下。

  白菊花面色苍白,额上冷汗滚滚落下,手捂着受伤的部位瘫倒在地,愤恨的望着元若蓝:“贱人,你会不得好死!”

  “可惜,我会不会不得好死你是不知道了,因为先死的会是你!”

  元若蓝并没有动作,仅是冷笑的看着痛苦的白菊花。

  刚才它在青蛇的身上涂了毒药,所以

  娇躯猛的颤,白菊花疼的脸庞抽搐起来,渀佛有无数的毒蛇在啃噬着自己的身体。

  “菊花!”

  突然,天空传来道大喝,白凡从虚空落了下来,在看到白菊花痛苦的模样之上,强烈的杀意弥漫而出。

  这刻他不管什么启临,还是北冥门,伤了他的宝贝孙女,这个女子必须死!

  白菊花是他仅有的亲人,若她死了,那他又怎能够独活?而在此之前,他会让伤她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你找死!”

  “轰隆!”

  拳上包裹着层掌风,白凡瞬间轰向了元若蓝。

  可就在这时,道剑风从后方刮来,逼得白凡收回了攻击。

  “白凡,你要杀我女儿,可有过问我的意见?”袭白衣的白永成从后方走来,他的手中握有把长剑,眉目间透着浓烈的寒意。

  “白永成?”

  白凡微微怔,白永成与他的实力相差不大,若有他相互,他绝无法杀了这女子。

  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是白永成的女儿

  “白永成,我不管你和她是什么关系,她今日必须为她所做的事付出代价,若你执意阻拦,我们便请老祖宗主持公道!”

  无论如何,她都还未正式加入白家。老祖宗又怎会为偏向个不相干的外人?所以,哪怕是菊花先挑起的争锋,这个女子也必死无疑!

  不知他是否还会有这般想法

  “不知是谁要找我?”

  苍老雄厚的声音于虚空中传来,旋即老者缓缓现出身形,眉间再无几日前的虚弱,整个人散着种强大威严的气息。

  这才是白家的领军人,高高在上的神尊巅峰强者。

  暗伤多年的折磨并未挫了他的锐气,反而比之以往更多了股令人神往的气息。

  “是老祖宗,真的是老祖宗”

  “老祖宗真的出现了,似乎他已经整整十年不曾在人前现身。”

  “外界还猜测老祖宗是否受了伤,现在不还是好好的?”

  此时,周围围绕着诸人,在望见老者的现身后皆是面露欣喜,对接下来的比试更增信心。

  “老祖宗,”见到来人,白凡眸光亮,嘴角勾着丝讽意,“老祖宗你给我评评理,白永成不知从什么地方带来个野种,这野种无法无天,不把我白家放在眼中,并出手伤了菊花,菊花是我们白家的希望,不仅天赋便是连各项才能都极为杰出,如今性命难保,又怎能让凶手逍遥法外?”

  紧握着拳头,在看到白菊花痛苦的模样后,白凡眼中的杀意更甚。

  如若不是白永成把那该死的女人护在身后,她早已是具死尸!

  “哦?”挑了挑眉,老者的视线扫向元若蓝,随后停留在白菊花的身上,“白家的希望?这白菊花的天赋确实不错,可老夫却不知,她何时成白家的希望,难道我白家便已没落至此?”

  白凡愣,为什么今天的老祖宗也不正常?

  想及在北冥门发生的切,他的心中隐隐升腾起丝不安之感。

  其余人面面相觑,老祖宗的维护他们并不是感受不到,原本他们仅以为这女子仅于家主有些关系,谁知老祖宗亦是这般护着她。

  “老祖宗,这”

  “好了,”不耐的罢了罢手,老祖宗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若蓝丫头是我白家的人,更拥有让我看中的修炼天赋,就只是杀个人而已,有何大不了的?”

  老家伙也是护短的人,元若蓝可是他的救命恩人,更是白永成这小子的女儿,于情于理他都会帮着她。

  何况,这些都是白菊花自作自受罢了,怨不了任何人!

  诸人明显愣住了,没想到老祖宗偏袒的会这般明显,甚至连个借口都不愿找。

  “啊!”

  纵然白菊花疼的在地上打滚,可老祖宗的话还是字不落的进入她的耳中。

  她本以为凭借自己白家旁系的身份可以力压她筹,谁知被她看不起的女子瞬间翻身成为白永成的女儿,与她拥有着同样的身份。

  这也就算了,然而,便连白家最大的权威都向着她

  向来心高气傲的白菊花如何能够忍受?

  想到这些耻辱与老族长的那番话,顿时噗嗤声,白菊花喷出口鲜血,手缓缓落向地面,而鼻尖微弱的呼吸亦是逐渐消失

  “菊花!”白凡仰头长啸声,黑眸渐渐染上血色,愤怒的吼道:“该死的贱人,你敢杀我孙女,我要你血债血尝!”

  这刻,他不管什么白永成亦或是老祖宗,他只想杀了这该死的女人!

  “若蓝,小心!”

  白永成面色变,慌张把元若蓝护在身后,便当他打算出手之时,元若蓝的胸膛上金光闪,刹那间十具威风凛凛的傀儡把白凡包围在中间。

  众人诧异的望着元若蓝,以他们的实力自然看出这十个傀儡的级别为神皇。

  大长老那可是神尊中级的强者,难道她以为仅凭这些神皇的傀儡便能打败他吗?

  这也真是太可笑了,神尊强者可不是随处可见的大白菜。

  不过很快元若蓝便让他们明白自身的错误

  便在白凡不屑的迎击向傀儡时,前方几个傀儡同时扬剑而上,出于种感觉,若让这攻击轰在自己身上,不死也会受伤。

  可是明白归明白,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他根本无法闪躲,仅能迎刃而上。

  “轰隆!”

  同时对上几个傀儡的攻击,白凡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退去,嘴角溢出丝血迹。

  “神器?”

  白凡眉头皱,眸光掠过傀儡手中的武器。

  “十个神器,这女人竟然拥有十个神器,看来我是小看她了,不过别以为就只有她拥有神器,这下我会让她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语罢,白凡便打算拿出自己的神器,然而不想暴露超神器的元若蓝又怎会给他机会?当即吩咐十个傀儡齐齐袭向白凡。

  紧急之下,白凡顾不上那么多,急忙抬剑迎挡,可应付得了前面,就不顾上后背的攻击,时间手忙脚乱,身上已多了多处伤口。

  反观众傀儡,仅是出现细微的裂痕罢了。

  这结果惊掉了众人的眼珠,这些还是神皇级别的傀儡吗?也太猛了吧?

  期间白凡不是没施展出领域,可惜这些领域对于没有人性的傀儡不起作用。

  “该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必须杀了那个女人为菊花报仇!”白凡紧咬着压,双眸通红的盯着元若蓝,突兀的,他狂笑起来,“哈哈,反正今天我也不想活了,所以你们都给我死吧!哈哈哈!”

  话落,白凡的身体如同气球般撑了开来。

  “不好!大长老要自爆!”

  “快跑,这该死的老家伙丧失了理智!”

  那些围观的弟子们见此面色大变,他们干什么不好,偏偏来这里看戏,这次要把性命都搭上了,神尊强者的自爆,可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抵挡的。

  并且,人旦自爆,就算是杀了他都无法阻止,因为尸体亦会产生爆炸。

  故此就算沉稳如老祖宗,此时也不禁神色变,纵然这自爆伤不了他,可别忘了这里还有无数的精英弟子。

  这些都是白家的希望。

  他刚才为何要在看戏?如果早结果了这老头,也就不会给他机会,然他为了看看这些傀儡到底还有何实力,错过了最佳时机。

  就在诸人或着急,或绝望时,清风中的那位白衣女子依然镇定自若。

  突然,道青光划过天际,直接射入白凡的身体之内,刹那间,白凡原本撑开的身体却奇迹般的干瘪了下去

  微风拂过,落叶飘落。

  诸人皆愕然的看着白凡,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何事。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白凡身体猛烈的颤抖,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惊惧。

  刚才,他明明看到那白衣女子仅是手掌轻抬,然后他自爆的力量就似乎被压制住般,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什么?是她让白凡的身体恢复如初?

  若果真如此,该女子又该是多么变态。

  如今他们终于明白为何老祖宗会看中这个女子,她确实拥有这个实力,也许老祖宗早已得知她这种神奇的力量。

  看着众人的目光,老祖宗的嘴角猛的抽。

  他可是什么都不知道,说是看中元若蓝的修炼天赋,仅是为了隐瞒她的炼丹造诣,毕竟他可不想让神丹派得知她那强大的炼丹术。

  谁知这女子给了他大大的惊吓。

  “咳咳,”干咳两声,老祖宗望向瘫倒在地的白凡,眼眸微眯,眼里迸发出冷厉的光芒,“白凡,你妄想伤害这么多的弟子,其罪当诛,但我仅会废除你的实力,接下来的处罚便将由在场这些侥幸脱身的弟子们处置,不知尔可以异议?”

  身子微微颤,白凡低下头,覆盖住眸中的绝望之色,说道:“我无异议。”

  他知道落到这些人手中,自己定然会生不如死。毕竟他差点灭了这群人,而他虽不畏惧死亡,可遗憾的是,在死之前没有杀了那女人。

  显然,此刻白凡还没有反思自身的错误,反而想着要处决元若蓝

  解决掉白凡的事后,老祖宗把元若蓝叫来大厅,郑重的说道:“若蓝丫头,不知你对这次的神之机会可有兴趣?”

  “神之际会?”元若蓝微微怔,摇了摇头,“你若想让我蘀白家参赛那就算了,因为我已经答应过人,会蘀他们参与这次的际会,而我亦是为此才来到神门城。”

  她来神域是为了寻找亲人,而前往神门城却是由于这场神之际会。

  “呵呵,若蓝丫头,这并不矛盾,”捋着白胡须,老祖宗温和的笑,“你可知这次神之际会的比试项目?”

  元若蓝没有说话,仅是静静的注视着老祖宗。

  “神之际会的展开是为了神尊陵墓,而入神尊陵墓必须拥有令牌,且个令牌仅能用于人,所以,召开神之际会的三个大人便在大陆把神尊陵墓的通行令牌插在九幽灵谷上。”

  九幽灵谷?元若蓝心中猛地动,不知这九幽灵谷可与九幽界有关系?

  “这场比试依靠实力,同样有着运气的身份,不过在里面抢夺是被允许的,获得个令牌,就等于夺到了个名次,这令牌你可以赠与他人,亦能够高价出卖,呵呵,在此争夺散过后,才是各个势力为了攀比自行举办的些比试,那些并不重要,完全可以忽略,而我所需的仅仅是令牌。”

  闻言,元若蓝眸光微闪:“好,只是白家进入神尊陵墓的人员我来定。”

  “这没问题。”老祖宗微微笑,只要进入的是他白家的人,那他就没有任何异议。

  告别老祖宗之后,元若蓝回到房内,把上次从拍卖行拍得的玄灵戒指拿了出来,微微敛目,叹息声:“这玄灵戒指不知与我拥有的有何区别。”

  可是观察良久,也没有找到突破

  就当她即将收起玄灵戒指时,青光四溢而出,充斥着整个房间

  青光之中,元若蓝轻轻闭上双眸,种感悟悄然而生,使她整个人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轰!”

  “轰隆隆”

  突然,天地玄气化为道道强大的风暴,于整个上空显出,顿时,白家的人都被惊动了,齐刷刷的跑了出来,愣愣的望着元若蓝所在的方向

  “神尊?有人在突破神尊?”

  “看那方向似乎是五长老的院落中,可五长老已是神尊,五长老夫人又是武者,若溪小姐年龄尚小,更不可能,那又会是谁在突破?”

  亮堂的房内,青光散去,那袭白衣再次呈现于清明的房内。

  元若蓝愣愣的望着自己的手掌,显然还没有从这突来的变故中缓过伸来。

  刚才她在这青光中忽有感悟,以至于突破了神皇巅峰,成为了名神尊强者。而因为她之前便领悟了领域,故此并不需要与常人样要通过半步神尊才能到达神尊。

  纵然拥有半步神尊和神尊之说,可这半步神尊是对于领悟了丝领域,却并未完全领悟的玄者的个评说,自然而然元若蓝就不需要通过这关卡了。

  只是令她奇怪的是,为何玄灵戒指会给自己带来种感悟?

  微微低眸,凝视着手中两个散着相同气息的戒指,元若蓝叹息声:“这次这两个戒指是没有任何区别了,看来我的那个猜测是真实的。”

  在玄武大陆之中,让世人膜拜又显神秘的夜家祖宗,竟然就是

  突然,元若蓝想及离开玄武大陆前茯神所说的那般话,正因为那些话,她在玄武大陆留下的任何传说都已消失,后世当然也便不知她的存在。

  同样消失的还有南王妃这个身份,这也便是为何在史记的记载中,顾文渊生无妻。

  作为当时玄武大陆的掌权人,篡改些历史并没有问题。

  收回心绪,元若蓝进入青冥府中,两个灵童早已在此等候。

  “主人,恭喜。”

  灵童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喜悦,元若蓝的突破他们无疑最为开心。

  “走吧,我们那最后扇门内又给我留了什么东西。”

  语罢,元若蓝径自朝着最后的那扇门走去。

  步入门前,元若蓝停下步伐,手掌轻放在古朴的大门上,顿时白光闪,大门被缓缓的推了开来

  门中放置着个木桌,而木桌之上仅是静静的摆放着两本书籍。

  此时,府内的众人仅是跟随了上来,在他们紧随的目光下,元若蓝走上了前。

  “终极傀儡术?”元若蓝微微怔,翻开了手中的书本,“这是傀儡术的终极炼制,能为灵魂塑造肉身,是个有血有肉并有着自己思想的傀儡。”

  塑造肉身?这不是她正需要的吗?可是

  望了眼身后的茯神,元若蓝的眉头不着痕迹的皱。

  “丫头,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茯神笑了笑,眼神温柔的注视着元若蓝,“你是怕炼制成功我便会成为你的傀儡?可这又能如何?我依旧有着自己的思想和感情,仅是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