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在他左右两旁紧随着两人,其中个是位灰袍老者,另位则是中年美妇。

  “怎么是他?”

  林家纵然没受到邀请,林东却随来长长见识,然而,当他望见高台上那道邋遢的身影,当即惊愕的说不出来。

  “是他,酒楼内的那个乞丐老头”

  难怪父亲会这般的畏惧这老头,并回去狠狠的教训了他顿,原来他竟然便是大陆最强大的强者之,那高高在上的半至尊。

  想到当初在酒楼内,自己为了在菊花小姐面前展现番,毫不犹豫的得罪了这个老头,不禁狠狠的打了个激灵,双眸呈现出深深的恐惧。

  与之相比,元若蓝从始至终面色淡然,她早已猜测到他的身份,如今不过得到证实罢了。

  “咳咳,诸位,想必规则你们都已经清楚了,参加这次争夺散的年龄必须在百岁之下,每个势力选择进入参赛的人数不限,可你们要记住,实力不够进入九幽灵谷仅有死,并且在九幽灵谷内,人数是没有作用的,并且在九幽灵谷,空间系宝物都没有作用。”

  闻言,各个势力的首领都开始选择自己队伍中的参赛人员。

  炼丹联盟内,除了元若蓝之外另有四人,分别是鲁洛的弟子鲁昕,亦是莫熙颜的师父,与黄珊的弟子林雷,还有丘陵的徒弟仇贺,最后的则是位女子。

  这女子是莫熙颜的族人,名为莫灵,从开始就好奇的打量着元若蓝。

  “不知道白家参赛的有谁。”

  思及此,元若蓝循着白家所在的方位望去。

  五道身影赫然映入眼眸,其中两人在白家她已经见过,依次为大弟子白遥与二弟子白霜,随后便是火咏诗与火炎兄妹。

  只是在看向火炎身旁的男子之后,元若蓝不禁愣了下。

  “南宫尘?是他?难道说火焰门的三门主便是”

  阳光下,男子的身形潇洒如风,俊逸的面上挂着帅气的笑容,他转头望向元若蓝,悄然的眨了下眼,嘴唇蠕动了下。

  通过他的唇形,元若蓝便知道他所说之话。

  “若蓝妹妹”

  “还真是很久远的称呼。”

  元若蓝微微笑,这些年少时结交的伙伴,将是她声难以忘却的回忆。

  “好了,诸位都准本下,稍后便要出发了”

  在启临话落之后,南宫尘摊开折扇,迈着潇洒的步伐走向元若蓝。

  “南宫,你也来了。”

  “若蓝妹妹你忘记我当初所说之话了吗?我说过,我要当你的军师,为你打头阵去,”南宫尘嘴角的笑容微微收敛,俊逸的面上闪过凝重的光,“这个地图你拿着吧,有了它在灵谷内就可以避开些死亡陷阱。”

  “这是九幽灵谷的地图?”元若蓝愕然的看着南宫尘递给她的地图。

  这九幽灵谷极其凶险,运气不好神尊巅峰都会陨落在此,故此大陆内根本就没有九幽灵谷的地图,可南宫尘居然闯入九幽灵谷为她绘制了地图?

  “没错,”把地图塞入元若蓝的手中,南宫尘似察觉她心中的想法,潇洒的笑,“其实我运气不错,虽然有好几次遇到危险,不过还是幸运的活了下来。”

  紧握着地图,元若蓝露出感激的笑容:“谢谢。”

  拥有南宫尘给她的地图,在九幽灵谷内她必然可以事半功倍。

  看到元若蓝接受了他的地图,南宫尘那清澈的眸里闪过抹激动。

  “我终于能够为你做些什么了,也不愧军师这个头衔”

  他的声音极轻,可以元若蓝的耳力还是听见了,顿时心中涌现出丝的感动。

  纵然南宫尘只是几句轻描淡写,但元若蓝还是体会到其中的凶险,如果稍后意外,也许她就再也见不到南宫

  莫熙颜望了眼圣夜,在看向元若蓝南宫尘,原本清澈如水般的眸中闪过丝红光,却转瞬即逝,以至于无人发觉。

  “二师弟,”启临转头看向身旁的老者,微微笑:“接下来便交给你了。”

  “呵呵,大师兄放心吧,我会把他们传送到九幽灵谷。”

  语罢,老者扫向大广场的诸人,清了清嗓子,说道:“准备好的人都给我上前步,接下便由我来帮你们进行传送。”

  闻言,诸人皆是迈步上前,旋即道白光闪过,所有人都感觉身体如羽毛般轻飘飘的

  不过在广场其余人的眼中,便是白光闪过后那些人已经失去了踪迹。

  “大师兄,”待众人消失后,老者的看着启临的眸中凝聚着缕郑重,“你可知道最近九幽界发生的些事?”

  “九幽界?”启临明显的愣,不明所以的皱了皱眉,“九幽界怎么了?”

  “据说九幽界发生了重大变故,并且最近九幽灵谷传来异样的波动,恐怕”

  闻言,启临抬头望着纯蓝的天空,喃喃自语道:“你是在担心进入九幽灵谷的人?这九幽灵谷与九幽界相连,你如此担心也不无道理,若到了关键之刻我们出手也无妨,但是在此之前,坐着看戏便成。”

  看戏么?

  老者不再多话,与启临起抬头看向深邃的蓝天

  九幽灵谷,坐落于神域的最西边。

  这里地理位置极其险恶,凶兽极多,为大陆最凶险之地,哪怕是这片大陆至强者来到此处,如果运气不好亦无法折回。

  由此,九幽灵谷又被称之为死亡灵谷。

  “都已经分散了?不知为何这情景感到这般熟悉,”元若蓝微微皱眉,忽然想起什么,猛的滞,“对了,五玄山,当初在五玄山内亦是同样状况?”

  能够拥有同种能力,难道那老头便是五玄老人?

  不再多想,元若蓝只步迈入九幽灵谷之内

  路途上,元若蓝收了不少的令牌,因为无法使用空间系宝物,元若蓝仅能用包裹将之包起,而随着她的深入,逐渐出现熙熙攘攘的人群。

  突兀的,道声音吸引了元若蓝的注意

  “我们秦二师兄说的话你难道听不清?还不把你手中的令牌给我们交出来,如果你识相的话,我们公子会饶你死,不然呵呵这世上还无人敢违抗我们神丹派的命令!”

  神丹派?元若蓝挑了挑眉,并不打算管这闲事。

  “我我不能给你们!”

  女子望着面前凶神恶煞的三人,怯弱的后退两步,咽了咽唾沫,说道:“这些令牌是我得的,我不能把它们给你们。”

  “怎么?你想死不成?既然你想死,我们便送你程!哈哈哈!”

  男子拔出手中长剑,仰头大笑两声,寒光凛冽的长剑狠狠刺向女子的喉咙。

  女子吓得闭上双目,就在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时,只听铛的声,长剑猛然落地

  读首发,无,去

  第三百五十九章至尊丹药

  微微怔,女子缓缓睁开双眼,在看到那朝自己走来的白衣女子之际,眼里闪过欣喜:“副盟主,你在这里?”

  太好了,副盟主来人,她不用再死了

  “嗯,”缓缓点头,元若蓝视线投向那群人,说道,“她是我炼丹联盟的人,更是我朋友的族人,你们不能伤她!”

  望见来人,几人的目中皆是闪过惊艳。

  在两人的中间,站着位锦衣男子,他无疑便是这群人中的领头人,此时,男子的眼中闪过垂涎,问道:“这位姑娘,不知你是何人。”

  扫了眼锦衣男子,元若蓝面无表情的回答:“炼丹联盟的副盟主。”

  “什么?”锦衣男子愣了下,有些诧异的看着元若蓝,“你就是炼丹联盟中那勾引了盟主才获得这副盟主之位的女子?”

  说这话时,锦衣男子丝毫没感受到元若蓝冷下的眸光。

  这刻,山道旁聚屡许多围观者,如今听到锦衣男子的话,注视着元若蓝的眼里带有不加掩饰的不屑。

  没想到这女子的气质这般飘逸出尘,却是个依靠身体上位的人

  “要不你跟着我得了,哈哈,再怎么说,我也比个糟老头子强,何况我神丹派早晚有天要灭了那所谓的炼丹联盟,你呆在炼丹联盟中又有何意思?”

  揉搓着拳头,锦衣男子似看到了这女子躺在自己身下的情景

  然而,等待他的不是元若蓝的首肯,却是记飞毛腿,狠狠的踢直接把他给踢飞出去,狼狈的摔倒在地!

  “二师兄”

  诸人大惊,急忙跑至秦凌的身旁。

  “咳咳,”咳出了两口血,秦凌的面容狰狞起来,“你敢向我出手?好,很好,我会让你明白不从本少的下场,来人,把这女人给本少绑起来!”

  语罢,所有人皆是向着元若蓝围去。

  “副盟主!”

  莫灵紧紧的拽着元若蓝的衣袖,神色中带着丝担忧。

  “放心,些杂碎而已,我很快就可把他们解决。”

  元若蓝笑了笑,再望向围向她的众人之时,面色再次阴沉下来。

  “我给你们个机会,把令牌都交给我,并且向莫灵道歉,否则”

  “哈哈,真是笑话,就凭你?”秦凌狂笑两声,表情带着丝缕的疯狂,“你刚才能伤到我仅是偷袭罢了,不然你以为我会被你所伤?哼,现在我不但要绑了你,更会让你为此付出代价,对了,有件事你不知道吧?我们神丹派已经决定向炼丹联盟出手,所以你别指望炼丹联盟能为你报仇,到时候就算是你的家人,本少也不会放过!男的全部杀了,女的就抓起来让他们服侍本少爷,哈哈哈!”

  这个该死的女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他出丑,而这世上谁人不知他秦凌瑕疵必报,绝不吃亏,伤了他点,他便让她千倍万倍的偿还!

  “你说什么?”

  元若蓝不怒反笑,只是那黑眸中却带着刺人的冰寒。

  “不错,这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莫灵,把这主意记下来,彼时我们用同样的方法对待他的亲人”

  这次,元若蓝真的犯了滔天杀意。

  亲人永远是她的逆鳞,谁若想要碰触,她就在那些人碰到之前斩断他们的爪子!不给他人丝毫伤害到她亲人的机会!

  “你”感受到元若蓝身上的杀机,秦凌竟然心生恐惧,旋即想到自己居然被个女人给吓住了,又不禁有些气恼!

  “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绑了这可恶的女人!”

  “是,二师兄!”

  然而,还不等两人上前,元若蓝的身上猛然爆发出股强悍的气息,狠狠的撞击在他们的身上,直接把他们撞出去三尺之远。

  诸人惊愕的张大嘴巴,愣愣的望着站立于清风中的女子。

  秦凌愣住了,便是他都无法秒败这两人,可她却做到了,难道这女子的实力在自己之上?

  回神之际,秦凌看着向自己逼近的元若蓝,面上闪过惊慌,脚步向后退去:“你你想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可是——噗嗤!”

  话还没落下,拳落在他的胸膛之上,秦凌的身体猛然抛向后方,喷出口鲜血。

  “砰!”

  重重的落地,秦凌眼睛翻,直接昏死过去。

  这拳元若蓝没有动用全部的力量,谁知秦凌如此不禁打,见此,元若蓝无奈的叹息声:“我们走吧。”

  莫灵点了点头,扫了眼地上的秦凌,问道:“他呢?”

  “死了。”

  话落,元若蓝径自迈向前方。

  众人俨然被她的强大给怔住了,见她到来急忙让开道路,直至她身影的消失在山脚,亦愣愣的没能回过神来

  路上,元若蓝都保持着沉默,莫灵受不了这种气氛,弱弱的说道:“那个,副盟主大人,我经常听莫熙颜那小子提起过你,他很是崇拜你,不过最近他有些不正常。”

  “不正常?”元若蓝停下步子,目光落在莫灵的身上。

  “我也不知为什么,总感觉他如今有些不正常,却又说不出来什么地方不对。”

  抚摸着下颌,元若蓝沉默下来。

  她可不会忘记,莫熙颜的身体内还有颗定时炸弹。

  “这件事我会注意的,对了,说说你吧,你不应该来这种凶险的地方,可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才来此?”

  “呵呵,”揉了揉头,莫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实我也不想来,是家族长辈的要求,由于我太懦弱,所以就来长长胆气,不过我真的很想离开这地方。”

  “那你刚才又为何拼命保护令牌不被夺走?”

  “因为”莫灵紧握着手中的令牌,清澈的眸里闪烁着明亮的光,突兀的,她抬起头,坚定的说道,“我不想让族中的长辈失望,虽然很害怕,但我也想尽我所能。”

  心猛地震,元若蓝的面上露出淡淡的笑意:“稍后你就跟着我吧,就算是看在熙颜的份上,我也会保护你的安危。”

  眼睛亮,莫灵开心的笑了起来。

  “太好了,副盟主,你真是个好人。”

  好人么?

  元若蓝无奈的笑,她还是初次被人称之为好人。

  众人在九幽山谷的期限共有七日,而三日的时光眨眼即逝

  “喂,你们听说了吗?神丹派的秦凌死了。”

  “什么?这可为真?谁那么大胆敢杀了神丹派的人?”

  “呵呵,当时我可是在场,杀了秦凌的正是炼丹联盟的副盟主。”

  “快,快别说了,神丹派的诸葛云廷来了。”

  当看到不远之处的那抹身影,诸人皆是闭了声,不再议论那日所发生之事。

  “炼丹联盟?”诸葛云廷紧握着拳头,俊美阴柔的面容上掠过抹阴霾,“杀我神丹派之人,就必须为此付出代价,那个女人我绝不会放过她!”

  眸光闪过阴冷,诸葛云廷的目光环视四周,冷声问道:“你们谁知道那女人去了何处?”

  闻言,众人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有人走了出来,诺诺的回答:“诸葛大师,我看到那女子似乎踏往了北边的那块山地。”

  “北边?”冷笑声,诸葛云廷的眼里划过杀机,“来人,立刻随我走向北边方位,我会让她知道得罪我炼丹联盟的下场!”

  语罢,振了振衣袂,转身离开了这个山峰。

  望着诸葛云廷消失的方向,众人再次窃窃私语“

  ”看来那个女子这次是惹火了诸葛大师。“

  ”呵呵,这诸葛大师可是神丹派门主古丹的得意爱徒,如今年龄还不满五十,就已经突破到神尊低级,并且还是名神品七层的炼丹师,当时他的天赋震惊了众人,又岂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相比?“

  ”这下她完蛋了,诸葛大师决不会放过她!“

  直至诸葛云廷消去踪迹,身后的议论还没有消失

  杉树丛中,元若蓝用剑消去拦路的树枝,她望了眼天空上的太阳,擦拭了下额上的汗水,突然,元若蓝身子僵,急忙转身,眯眼望着身后。

  ”副盟主,怎么了?“莫灵眨了眨眼,不明所以的问道。

  微风拂过,整片山岭出奇的安静,就算是那些行人亦没有发出多大声响。

  错觉么?为何从来到了九幽山谷之时,便有种被人盯上的感觉。

  ”没什么,我们走吧?“

  摇了摇头,元若蓝收回思绪,转身便迈步继续走向前方。

  ”想走?你杀了我神丹派之人,哪有这么容易便能离开?还是留下命来吧?“

  阴冷的声音从两人身后传来,元若蓝的眉头不着痕迹的皱,转身望着那众来势汹汹之人,冷笑声:”神丹派?想要我的命可不会有这么容易。“

  ”呵呵,“低笑两声,诸葛云廷仅是轻声问道,”你以为你是谁?炼丹联盟的副盟主?这个身份可震慑不了我,纵然你能杀了秦凌,可我与秦凌并不样。“

  ”闻言,诸葛云廷身旁的青衣男子立刻出声附和。

  “没错,我们大师兄可是真正的天才,年龄未满五十便能在修炼和炼丹术上有如此成就,试问此世有几人能做到?大概仅有大师兄人,哈哈哈!”

  听着青衣男子的溜须拍马,诸葛云廷面无表情,只是阴冷的注视着元若蓝。

  “天才?”元若蓝轻笑了声,挑了挑眉,黑眸投落在诸葛云廷的身上,“抱歉,在我的面前,就算是真正的天才,亦不过是稍微强点的废物罢了!”

  此时,周围不知何时聚屡群人,在听到元若蓝狂傲的话后,尽都倒抽了口凉气。

  狂妄,太狂妄了,她还敢不敢再狂妄难道她不知自己面对的是谁?

  “你说什么?”俊美的面庞骤然沉,突兀的,诸葛云廷的嘴角上扬,勾起抹阴冷的笑容,“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行!既然你这般的看不起我,我便让你了解下我的实力!”

  “轰隆!”

  青色光芒铺天盖地的袭来,似乎要笼罩下这整片世界

  “领域?”

  “诸葛大师开始就施展出领域,看来这次该女子是完蛋了,她绝对会被领域给压成肉饼,可惜,委实可惜了个如此绝美的女子”

  这当中,看好戏有之,哀叹有之,幸灾乐祸亦有之,却无人愿意为此出头。

  众人皆是番事不关己的模样。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元若蓝无法逃脱此劫时,元若蓝的身上似乎铺开张五颜六色的网,透有惊人的气息,向着诸葛云廷的领域狠狠撞去

  “轰隆!”

  领域相撞,诸葛云廷的身体顿时如同断线的风筝般狠狠的抛飞出去,嘴中喷出口鲜血,如同漫天血雨般缓缓撒入地面上。

  “领域?她也是神尊?”

  “而且还是五行领域,般来说,领悟的领域越多,那发挥出来的力量就越小,毕竟领悟领域需要时间,故此五个同时领悟自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