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刚才夫人你运动累了,所以这次就轮到为夫来好好的服侍夫人”

  于是,接下来又是室春光

  晨光初亮,王宫内的书房之内,诸人皆都愕然的望着正在上演的这幕。

  “若蓝,你累不累?需要为夫帮你捏肩捶背吗?”

  “昨天我们运动了夜,你应该渴了吧,为夫这便为你斟茶。”

  “若蓝”

  元若蓝无奈的揉了揉额头,看着这围着自己忙活的俊美男子,咬了咬牙,道:“妖孽!”

  闻言,顾文渊停下步子,这才注意到书房内的这些人,不满的皱了皱眉,凤眸阴冷的从诸人身上掠过。

  “王,你是男人,你是九幽界的王,怎么能为了个女人放低礀态?”

  说此话的,还是昨夜被顾文渊轰出去的黑衣男子,因为昨夜之事历历在目,故此他的声音带着几分的小心翼翼。

  “本王确实是男人,可本王同样是个丈夫,疼爱妻子亦是本职,本王并不感觉这样的行为有什么不好。”

  在顾文渊看来,能为元若蓝做些什么便是他的骄傲。

  然而,旁人却不了解他的举动,当即有些傻眼,九幽界那令人提起名号就恐惧万分的新王怎会拥有这样的面。

  他确是他们的王?不会被谁给掉包了吧?还是说王被鬼给附身了?

  众人面面相觑,皆从对方的眸中看到了那抹惊讶。

  若这幕让九幽界爱慕王的女子看到,不知会拥有什么样的表情

  “清隽,你三番两次冒犯本王的妻子,看来还是没有太大的觉悟。”凤眸微敛,顾文渊阴冷的扫了眼黑衣男子,声音冷漠的不近人情。

  “噗通!”

  黑衣男子急忙跪倒在地,背上惊出了声冷汗。

  “清隽无意冒犯王后,还请王恕罪!”

  “刚才的话我不想再听到第二次,否则”眯起双眸,顾文渊的眼里闪过阴森森的光芒,“你就自行了断!”

  浑身颤,清隽冷汗直冒,低头道:“是,遵命。”

  “黑零,”顾文渊收回视线,凤眸转向旁静默不语的英俊男子,“你带领众人前往神域,我们九幽界也是时候出现在俗世眼中。”

  因为仅有超然的势力,方才能保护她的安危,而他会借此机会让世人知道,她元若蓝是他的女人,谁若伤她,必然生不如死!

  “是,王。”

  黑零恭敬的拱了拱拳,低沉的嗓音带着男性特有的磁性。

  五日后,秋风中的大广场上,诸势力都已找找的在此默默等候,恭迎着那些远归的弟子们,即使是那些势力中向来严谨的老人都抱以慈祥的笑容。

  “宋烈,你们炼丹联盟就只选择了五个人,看来情势并不怎么好,哈哈,就凭五人又能获取多少的令牌?”

  古丹仰头大笑两声,不放弃丝嘲讽宋烈的机会。

  撇了撇嘴,宋烈不以为然的道:“哼,有时人数起不到作用,说不定你们神丹派的人都已经死了,而我们炼丹联盟的人员虽少,却个个都是精英。”

  “宋烈,你也太异想天开了,”不屑的笑,古丹眼里的讽意更甚,“我确实知道那些人不可能都活着回来,可我神丹派中却有着云廷和秦凌,以他们两个的实力绝无问题。”

  尤其是诸葛云廷,他本身不只为神尊,更拥有着他给的封印符,就算遇上神尊巅峰的凶兽亦有逃跑的时机。

  “你是说诸葛云廷那小子?虽然那小子实力确实不错,不过他的运气应该不会好,说不定马上就会有人来向你通报那小子的死讯,哈哈哈!”

  这句话完全是宋烈故意气古丹,谁想竟然会语成谶。

  “白痴!”望着宋烈的那张老脸,古丹冷冷的说道,“哪怕是你炼丹联盟的人都死绝了,云廷都不会少根汗毛!”

  显然对于那封印符,古丹抱有着很大的信心。

  可就在这时,神丹派个参加争夺散的弟子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还来不及喘口气,他便急忙开口:“门主,大事不好了?”

  面色沉,古丹内心隐隐透有股不好的感觉,沉声问道:“发生何事了?”

  “是是大师兄和二师兄他们,他们都已经死了”

  “什么?”

  直感觉天旋地转,古丹的脚步踉跄了下,把拎起面前之人的衣襟,面色苍白的道:“你说什么?不,不可能,即便是遇上神尊巅峰的凶兽,云廷也有机会逃脱,他怎么可能会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咽了口唾沫,弟子哭丧着张脸:“门主,这是真的,二师兄被炼丹联盟的副盟主所杀,大师兄为了蘀二师兄报仇找上那副盟主,却没想到”

  神情呆滞的松开手,古丹的眼中充满绝望。

  他生的骄傲就这么没了,这些都是由于炼丹联盟,该死的炼丹联盟,他会让他们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紧握着拳头,漫天杀机扩散而开,古丹阴冷的望着宋烈。

  “哈哈,我早说很快有人来向你通报诸葛云廷的死讯,你却不信,现在可知我老头子不是在说胡话?”

  捋着白须,宋烈大笑两声,心中颇为爽快。

  那丫头真是不错,不愧是他炼丹联盟的副盟主。

  杀的好,杀的真是太好了,反正和神丹派的仇早已结下,也不介意多上笔!不过他也没想到自己仅是随便说说,那小子就真的死了。

  难道自己便是传说中的乌鸦嘴?

  “宋烈,我要杀了你为我徒儿报仇!”

  古丹抬拳狠狠的轰向宋烈,然而,拳头还没有靠近他的老脸,便有股气势将之拦住,旋即轰的声,古丹的身体顿时倒飞出去,口吐鲜血。

  “你们若有恩怨可以在稍后的比试中解决,现在争夺散还没有结束,我不想看见有人私自出手,不然就取消进入神尊墓地的资格!”

  淡漠的声音随风而来,古丹的身体猛的震,这才察觉自己如今所处的地方。

  五玄老人掠过古丹,收回眸光,微微皱眉:“大师兄,前几日九幽灵谷的波动越发剧烈,想必是九幽族搞出来的鬼,看来大陆又要不平静了。”

  “呵呵,九幽族被困在九幽界内,也是时候要问世了,何况九幽界的王不是那小丫头的夫婿吗?大陆不平静,可不会有太大的祸端,对了,小师妹,那几个小家伙如何了?”

  “大师兄,原来你已经知道了,”月眉吐了吐舌头,嬉笑道,“我只是训练了下小丫头身边的那些玄兽们,又不是在帮她,应该不会有多大问题,如今这些小家伙们各个都到达了神尊,如此,小丫头进入神尊墓地就更多了分把握。”

  “这样也好,因为她若失败,那么就再也无人能消除混沌。”

  叹了口气,启临的神色带着分忧虑

  此时,参加争夺散的人已经纷纷归来,与初去九幽灵谷相比,元若蓝的身旁多了个俊美的胜过神的男子。

  男子的出现,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个男人是谁?他有参加这次的争夺散吗?为何我却没有见过他?”

  “而且他还和炼丹联盟的副盟主走在起,据说那副盟主是依靠着美貌与身体才走到了这步,真是可惜了这般风华绝代的男子。”

  “若是这男人是我的该多好,不过这世上能配得上他的人根本没有”

  广场之上,响起纷纷议论之声,白枫在看到顾文渊的刹那不禁怔住了。

  突然,手上空,原本被他桥的小人儿不知何时奔向了元若蓝。

  “娘亲,你回来了,阳儿等了你很久了。”

  顾逸阳扑到元若蓝的怀里,粉雕玉琢的面容上扬着可爱的笑容,但是当他看到旁的顾文渊之际,紧握着元若蓝的衣袖加深了力度,灿烂的眸里带着警惕。

  “娘亲,这个男人是谁?”

  顾文渊微微怔,低首凝视着身旁这精致的娃娃,凤眸里掠过抹激动。

  “若蓝,难道他是我们的孩子?”

  若蓝真的生下了他们的孩子?他要当父亲了?

  望着面前这与他犹如个挠刻出来的小男孩,顾文渊的心情激动万分,抱住身旁的元若蓝便狠狠的亲了口。

  元若蓝懵住了,他的反应也太激烈了

  “若蓝,谢谢你,太谢谢你了,我要当父亲了,哈哈哈!”

  顾文渊把握住元若蓝的双肩,丝毫不顾这是在大庭广众下便仰头大笑起来,似乎想要借此来平复下激动的心绪。

  良久,他敛住笑声,激动的望着元若蓝:“若蓝,我们的儿子他叫什么?”

  “顾逸阳。”

  “易鄀?”顾文渊轻喃出声,旋即笑意染上眼角,“易鄀,忆妖若蓝可是这意思?”

  刚想上前的白枫愣住了,大姐称呼姐夫为妖孽,所以阳儿名字的含义便是回忆妖孽?自己竟然没有猜到这点,恐怕除了姐夫之外,也无人猜测而出。

  “喂!”

  突然,道稚嫩的声音吸引了顾文渊的视线。

  顾逸阳双手叉腰,大眼瞪着顾文渊,不满的嘟唇道:“你就是那个抛妻弃子的坏人?呜,舅舅你干什么,放开小爷,小爷还没问他要交代呢。”

  话还没有说话,白枫就扛起顾逸阳小小的身体,头也不回的离去。

  “你不是要交代吗?关于你爹的事情舅舅会告诉你。”

  “你放开我!”挣扎了两下,顾逸阳还是无法挣脱白枫的禁锢,不禁涨红着张可爱的脸,“可那是小爷的女人”

  可惜,白枫并不理会这叫嚣的小子。

  在顾逸阳的心中,自己那从未谋面的父亲就是抛妻弃子的人,不然怎会让娘亲人独自撑着偌大的家?

  每次看娘亲那么辛苦,他都会很心疼,由此也对那离开了他们的父亲并没有好感。

  而若不是父亲抛弃了他们,嘉姨和月姨在自己问起爹爹的事情时总是吞吞吐吐,不对他吐露个字。

  故此,顾逸阳早给顾文渊贴上坏人的标签。

  稚嫩的声音渐行渐远,顾文渊挑了挑眉,把将元若蓝扯入怀中:“若蓝,你这是男女老少通吃吗?”

  嘴角微微抽,元若蓝有些无语的道:“那是你儿子。”

  “儿子也是男人,”视线转向元若蓝,顾文渊微微笑,“不过我这儿子似乎是对我有些误会。”

  淡淡的笑了笑,元若蓝轻叹口气。

  “许是阳儿的性格太过冲动,若是他当初知道你的事,必然会不顾切的去往九幽界,所以大家才选择隐瞒着他,没想到却造成他的误解,不过如今你已经归来,枫儿会向阳儿好好的解释。”

  “若蓝,”紧紧的拥住元若蓝的肩膀,顾文渊的俊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这些年来你辛苦了,遗憾的是,阳儿的出生我无法伴在你的身旁”

  而这必然会成为他生当中最大的遗憾。

  听着两人的对话,那些女子方才知两人之间的关系,于是,望向元若蓝的目光有着不加掩饰的嫉妒与不屑。

  就凭她那种用下三滥手段成为炼丹联盟副盟主之人,又有何资格站在这男子的身旁?

  这刻,顾文渊依然沉浸在他晋升为父亲的喜悦中,对于周围投来的目光直接选择无视,整张眼里仅容得下人。

  期间,元若蓝察觉道阴冷的目光始终注视着自己,她不用看便知视线来源。

  “神丹派?”紧攥拳头,元若蓝冷笑声,“看来我和神丹派的仇恨已经结的很深,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元若蓝并不是怕事之人。”

  不过,诸葛云廷手中拥有封印符,古丹必然也会持有,还需小心谨慎为好。

  “呵呵,文渊,你回来了?”

  白永成迈步上前,拍了拍顾文渊的肩膀,温润的笑了笑。

  “岳父大人,别来无恙。”抱了抱拳,顾文渊的眸中蕴含着满满的笑意。

  这声岳父大人听得白永成很舒服,而且顾文渊所做之事他通过白枫的口已经得知,因此对这女婿也越来越满意。

  “文渊!”

  “主人!”

  便在这时,两道惊喜的声音从后传来。

  寒风身形闪,落到顾文渊的面前,欣喜的道:“主人,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为何我感觉你的状况不佳?”

  看着面前的寒风与迈步而来的南宫尘,顾文渊双手负背,妖孽般的俊脸上扬起抹笑容:“寒风,南宫,看来你们这些日子进步了很多。”

  “那是当然,”南宫尘摊开折扇,微笑的望向元若蓝,“我可是说过要当个人的军师,你说是吗?若蓝小妹妹?”

  那亲密的称呼让顾文渊微微敛眉,他再次伸手把元若蓝扯入怀中,警惕的看着南宫尘那张俊逸的面容。

  “南宫,若蓝已是我的女人,你收起不该有的心思。”

  “顾文渊,你还像以前那样爱吃醋,真不知若蓝妹妹怎么忍受得了你。”

  寒风揉了揉头,后退两步,他怎么感觉这里的气氛有些不对。

  顾文渊冷哼声,阴冷的凤眸扫过南宫尘:“我的女人是否忍受得了与你何干?就算你是我年少时的朋友,也别妄想打她的主意!”

  如果不是南宫尘是他的朋友,更为元若蓝身入险境取得地图,顾文渊是绝无法容忍他,而若换成其余人,恐怕无法好端端的站在这里。

  并且元若蓝与南宫尘是好友,他不得不顾及元若蓝的心情,因此也仅是警告了几句罢了,希望南宫尘能明白元若蓝已经是他的女人。

  圣夜望了眼这方,蓝眸内快速闪过抹不易察觉的光芒,旋即表情又恢复到以往的冷漠不近人情,周身散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

  “三位大人!”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大广场上的平静。

  于众目睽睽下,古丹面色苍白的走上前去,拱了拱拳,咬牙切齿的道:“我神丹派要挑战炼丹联盟,比试炼丹术,还请三位大人准许。”

  争夺散后,便是各大势力的挑战赛,亦是争名夺利解决恩怨之时。

  “若是炼丹联盟同意,我便准许。”五玄老人看向古丹,面无表情的说道。

  纵然五玄老人如此说,可在这种时刻断然不能拒绝,否则只会被大陆各大势力看不起。

  “比试?”宋烈眨了眨眼,副欲欲代试的模样,“比试好啊,我也正等着这种时刻,你们神丹派想要派谁上场?”

  “哼!”振了振衣袂,古丹冷哼声,“神丹派我亲自上场,不知你炼丹联盟要派何人,哈哈,不过不管派何人都必输无疑!”

  “是么?”勾了勾唇,宋烈阴笑道,“不试你又怎知?若蓝丫头,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闻言,众人皆是愣。

  什么?宋烈盟主要派副盟主出场?古丹大师已升为超神品,她有这个实力吗?看来是宋烈明知必输无疑,便随便差遣人出塞。

  “哈哈!”仰头长笑两声,宋烈不屑的扬唇,“这是你炼丹联盟找死!”

  见到这突发的变故,白家的人都紧张起来,即便是被元若蓝救治的老祖宗也不相信她能够获胜。

  从始至终,除了高台上的三人之外,仅有顾文渊与白永成的脸上带着信心十足的笑容。

  “抱歉,因为这比试太突然了,以至于我没能做好准备,”眸光闪烁了几下,元若蓝微微笑,“所以有些药材麻烦你们神丹派帮忙准备下。”

  面色冷,古丹冷哼道:“凭什么要我神丹派帮忙准备药材?”

  “那就没有办法了,”摊了摊手,元若蓝无奈的叹了口气,“我虽然很想与你比,可惜我很穷,没有炼丹的药材,为此不得不放弃比赛,让大家失望了。”

  听到元若蓝的话,诸人面面相觑,小声的在底下议论开来。

  “看来这女子想要借此放弃比试,且也不会损害她的威严,真是好心计啊。”

  “你们说,她的计谋能否得逞?”

  “呵呵,这倒很难说,古丹大师是不会如她意的。”

  果然,古丹和众人样的想法,认为元若蓝是自以为不是他的对手,随便找个借口打算放弃比试,而他又怎会如她的愿?

  “什么药材?”

  微微抬了抬下巴,古丹神色倨傲的道。

  “药材我都写在这纸上了。”

  把手中的宣纸递给古丹,古丹仅是扫了眼就面色大变。

  她所需的药材皆是极其珍贵,数万年都难以生出株,如果自己不给她药材,她必然会以此为借口放弃比试。

  “来人,去神丹派仓库里把这些药材拿了。”咬了咬牙,古丹忍痛说道。

  为了打败炼丹联盟,付出些药材又能如何?只是他竟然不知这些药材是炼制什么丹药所需的,想必这些药材她根本用不着,仅是为了报复自己罢了。

  不消片刻,有人拿来了元若蓝需要的药材,检查完药材后,元若蓝就拿出了龙凤神鼎。

  这次她要炼制的便是至尊品的神魂丹!

  比试正式展开,所有人皆是认真的望着参赛的两人。

  此刻,古丹所有心神皆投入到炼制当中,故此也没有看向元若蓝,不知她是否用那些丹药炼制。

  只是与古丹的镇定相比,元若蓝的面色却渐渐苍白

  “看来那女子似乎不行了。”

  “她炼制的似乎很吃力,就算是动作也没有古丹大师那般利索。”

  “若蓝丫头她到底在干什么?”宋烈神色紧张,紧握着拳头,以他的眼里自然可以看出元若蓝此时的状况。

  “若蓝丫头不是超神品吗?她怎么会炼制的这般吃力,不知道她那身体能否承受的住,哎,早知如此,我就不该答应比试!”

  望着元若蓝惨白的面容,宋烈满是后悔的说道。

  如果他能知晓这状况,哪怕被世人不屑,也不该让这丫头去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