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老人的笑容猛的僵,想他堂堂的半至尊强者,最后竟然连个神尊巅峰都敢如此与他说话。

  “小丫头”无奈下,五玄老人把脑袋转向元若蓝。

  他多么希望这丫头能够体会到自己想让神丹派当炮灰的心愿。

  面对五玄老人充满希望的目光,元若蓝耸了耸肩膀:“我只是个小小的副盟主而已,又刚加入没有多久,在炼丹联盟没有话语权,所以我做不了主。”

  小小的副盟主?没有话语权?你骗谁呢?如果你说的话无用,炼丹联盟还有谁的决断能有用?

  知道元若蓝亦不打算放过神丹派,五玄老人仅能叹了口气,坐回了座位之上。

  “三位大人”

  心猛地颤,古丹的眸中闪过惊慌。

  “哗!”

  “哗哗!”

  就在这当即,有数道身影划过天际,停留于天空之上,给人带来阵阴森之感。

  所有都不禁揉了揉双臂,错愕的看着那几道被黑袍笼罩的男子。

  这些男子皆罩着黑袍,遮盖住了容貌,独有最前方的男人露出了那张英俊的容貌,如雕刻般的五官瞬间吸引了些女子的注目。

  “九幽界的人果然都来到了这片大陆”

  月眉说此话时还不望瞥向顾文渊,嘴角勾着妖媚的笑容,美眸中却闪过隐晦的光芒。

  这些年来,他们几个时常关注着元若蓝的消息,九幽界发生的变故亦有耳闻,又如何能不知道顾文渊的身份?

  能在被封印后的九幽界脱颖而出,成为九幽族的王,这男人确有配上若蓝丫头的资格。

  “什么?九幽界?难道是那传说中的九幽界?”

  “九幽界的人来此做什么?”

  众人面面相觑,眼里皆透有疑惑。

  黑零渀佛未曾听到周围议论,单膝跪地,英俊冷漠的面上始终没有表情。

  “属下黑零,拜见王与王后,不知王有何吩咐?”

  王?诸多诧异的目光投向顾文渊,所有人都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便是白永成等人亦不曾想到,他去了九幽界趟,竟然便成为了九幽界尊贵的王

  “黑零,你带领九幽界之人去往趟神丹派。”双手负背,顾文渊那俊美的面容上闪过抹阴霾,杀意肆意而出,充斥在整片广场上。

  “我要神丹派之人,个不留!”

  阵轻风吹拂而过,顾文渊站立于风中,如火般的红衣随风摇摆。

  阴冷肃杀的声音随着清风传遍每个人的耳畔,他那周身隐透着的阴冷之气直接压的诸人喘不过气来。

  古丹的身体猛的颤,还不待他求情,无数的黑色火焰从天而落,将他整个身体吞没,旋即那黑色火焰内,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天哪,这男人居然能秒败了古丹大师,要知古丹大师为神尊巅峰的强者,他拥有这番实力,难道为半至尊?”

  “不,他并不是什么半至尊,能够打败古丹大师,许是因为那黑色火焰的缘故”

  众人尽都咽了口唾沫,惊愕的看着那宛如妖孽般的俊美男子。

  男子转眸笑,便是风华绝代,倾国倾城亦不过如此。

  “若蓝,你对夫君我的处置方法可还满意?若是你满意的话,便奖赏给夫君个香吻如何?”

  语罢,顾文渊把俊脸伸向元若蓝。

  望了眼在旁偷笑的白永成,元若蓝面色红,还不待她有所动作,顾文渊便伸手把她拉入怀中,俯身而下,轻轻的在那唇上印上了个吻。

  宛如蜻蜓点水般的吻,顾文渊就松开了怀中的女子,舔舐了下红唇,渀佛还在品味着那个吻的味道

  “妖孽!我爹在这。”

  元若蓝紧握着拳头,隐约可闻骨骼脆响之声。

  这下,顾文渊才发觉岳父大人还站在这里,他刚才只顾着赶走她身旁的烂桃花,却把这尊佛给忘记了。

  “岳父大人”

  “咳咳,”白永成干咳两声,急忙收回了目光,“我什么也没看到,你们继续,对了”

  许是想起什么,白永成郑重的拍了拍顾文渊的肩膀,眼含戏谑的道:“文渊啊,你如果这么忍不住的话,你们还是先回去吧,到时候你们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哈哈哈”

  元若蓝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什么时候父亲也变得这么风趣了?

  圣夜望着两人之间的亲密,俊美的脸庞依旧透着冷意,然而那双冰蓝色的眼瞳之中却闪过抹不易察觉的失落。

  “这样也不错”

  易钦戈微微勾唇,白皙如玉的俊颜之带着祝福的笑容,轻声呢喃道。

  也许只有这般强大的男人,才有资格站在她的身旁与之并肩对敌。何况,这男人愿意为她放弃尊严,甘愿为奴,必然会疼她爱她生世!

  “若蓝,我们走吧。”

  拦腰抱起元若蓝,顾文渊身形闪,就已消失在大广场上。

  接下来的事情便于他们无关,而因元若蓝所带来的震撼,亦不在有人有心情挑战,还在议论着她那逆天的炼丹术

  熙颜洒落房内,香烟寥寥,顾文渊把元若蓝放置在床上,嘴角勾着魅惑的笑容。

  “若蓝,我”

  “砰!”

  突然,房门被大力推开,个粉雕玉琢的糯米团子冲了进来,扑入元若蓝的怀中,“娘亲你回来了,舅舅刚才欺负我,不让我来见娘亲。”

  嘟了嘟嘴,糯米团子开始告着白永成的恶状。

  读首发,无,去

  第三百六十章胖子情圣

  看到这打扰了好事的小人儿,顾文渊的俊脸当即就黑了,把将顾逸阳拉了起来,说道:“你自己出去玩,爹和娘有正事要办?”

  “正事?什么正事?”顾逸阳眨了眨眼,不明所以的望着顾文渊,“难道是想向外公样压着外婆吗?不行,那样娘亲会不舒服的。”

  听到顾逸阳的话,顾文渊的俊脸已经黑如锅底。

  缓住内心的怒火,顾文渊摸了摸顾逸阳小小的脑袋,温柔的笑了笑:“阳儿乖,爹娘真的有正事要办,你自己出去玩吧。”

  顾逸阳望向顾文渊,小脸皱起,两手拖着腮帮子进入沉思当中。

  舅舅已经告诉他所有的事情,所以他已经原谅他了,可是万自己离开后他欺负娘亲怎么办?就像外公欺负外婆样,他明明就听到外婆很痛苦的声音。

  “小爷是男人,所以小爷绝不让你欺负小爷的女人。”

  虽然他已经接受了这个爹,但娘亲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人,哪怕是他亲爹都不能欺负娘亲。

  “他更是本王的妻子!”

  顾文渊紧握着大拳,咬牙切齿的说道。

  也许该找个机会给阳儿讲讲男女之间之事,免得他认为自己是在欺负若蓝。

  “阳儿,你出去玩吧,我并不会欺负她,你娘累了,她要入睡了。”

  “真的?”张明亮的大眼,顾逸阳歪着脑袋注视着顾文渊,“可是我要和娘亲睡在起,自从去往中州后,娘亲就已为我安全着想的理由把我丢入青冥府,来到这里又仅想着修炼,所以我都许久不曾在娘亲的怀中睡觉了。”

  “不行!”

  这家伙在这里,自己还怎么继续下面的步骤?

  “我不管,反正我要与娘亲在起。”

  可是说完这话,顾逸阳又想到了白枫与他说的那袭话,可爱精致的小脸顿时皱成团,像是下了很大决心,说道:“要不,晚是你的,晚是阳儿的?”

  这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了。

  “若蓝她每日每夜都属于本王。”

  就算这小家伙是他儿子,也不能霸占着他的妻子,何况他还想给这小子添个妹妹,以免总是粘着若蓝。

  元若蓝看着这争斗的父子俩,时间感到万分无语。

  “小爷”

  两个字刚脱口而出,顾逸阳那小小的身体就被只大手拎了起。

  顾文渊回头向着元若蓝笑了笑:“若蓝,你在这等着为夫,为夫很快便会回来。”

  话落,不顾小人儿的强烈抗议,硬生生的把他给拖到门外。

  “阳儿,你想不想去个地方?”唇角上扬,顾文渊的凤眸中闪过抹笑意。

  顾逸阳刚想表达自己的不满,却不经听到顾文渊的话,大眼猛的亮:“地方?哪儿?有什么?”

  “呵呵,那里会有很多人陪你玩,你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我问你,你去不去?”

  “去,阳儿要去!”

  死命的点了点头,顾逸阳双眼发亮的看着顾文渊。

  “但阳儿可不可以叫上小若溪起去?”

  “可以,不过在去那里之前,你们需服下这枚果子。”

  语罢,顾文渊伸出手掌,在他的手心上赫然躺立着两枚黑色果实。

  “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找小若溪”

  拿起两枚果实,顾逸阳飞般的冲了出去。

  在白家这段时间,他与这年龄比他还要小的小姨关系处的不错,有事情当然要和她分享。

  不消片刻,两道小小的身影映入顾文渊的眼中。

  顾文渊勾唇浅笑,带着两个小家伙眨眼便已离开白家

  九幽界王宫。

  整个宫内散发着种阴森的气息,顾逸阳却渀佛感受不到,双大眼好奇的四处打转。

  “这是什么地方?”

  “九幽界。”

  红唇中缓缓吐露这三字,顾文渊转眸望着身旁粉雕玉琢的男孩,问道:“阳儿,让你当九幽界的王你可愿意?”

  若是把九幽界丢给他,那么他就再无时间打扰自己与若蓝温存。

  “王?”顾逸阳撇了撇唇,说道,“王有什么?又不能吃,小爷要当这个王干什么?”

  顾文渊还想说些什么,便见前方人匆匆的跑来。

  “属下黑风参见王。”

  “黑风,你这么急可有什么事?”望见来人,顾文渊的俊脸沉,渀佛刚才满脸笑意的那个人并不是他。

  “王,属下有些事要与王禀报。”

  “本王明白了,”微微点头,顾文渊的目光转向顾逸阳,凤眼里再次凝聚着满满的笑意,“阳儿,是否要随我前去?这些你听听也有好处。”

  黑风诧异的望了眼顾逸阳,这粉雕玉琢的娃娃是何人?为何王会如此温柔的与他讲话?

  手指轻点着唇,顾逸阳想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我想与小若溪去那边玩。”

  便是连顾逸阳都没有察觉他在征求顾文渊的意见。

  闻言,顾文渊不在强求,反正他有的是时间让这小子接受这个位置。

  “黑风,派个人跟着他们,若有什么事立刻来通报本王。”

  吩咐下去,顾文渊甩了甩衣袂,向着书房走去

  此时神域是夕阳西下,九幽界却是黎明初现,顾逸阳拉着白若溪奔跑在小道上,精致的小脸上流下点点汗水。

  “呼哧,呼哧,”白若溪喘了口气,停下了脚步,气喘吁吁的道,“小外甥,我已经跑不动了,我们能不能歇歇?”

  “小爷说过了,不许喊小爷外甥。”

  这小丫头明明没他大,却张口闭口小外甥,让他听的很是别扭。

  “还有,你体力好差,应该好好锻炼下,往后就由小爷来锻炼你吧,”顾逸阳老成的拍了拍白若溪的小脑袋,信心十足的笑,“小若溪,以后就跟着小爷混,小爷会把你训练的很强大,男子汉大丈夫,不应该这么弱小。”

  “可是”瞥了眼顾逸阳,白若溪委屈的道,“我是女孩,不是男子汉。”

  话音刚落,身后传来道充满疑惑的声音:“小孩?为什么这里会有两个小孩?”

  听到背后的声音,两人齐齐抬头望去,旋即映入眼帘的是袭黑衣。

  清隽皱了皱眉,俊美的脸庞没有任何情绪,清澈的眼瞳倒影着两道小小的身影。

  望着面前这两个粉雕玉琢的娃娃,清隽冷声说道:“你们是从什么地方跑进来的?这九幽界的皇宫岂是什么人都可以踏入,更何况”

  微微敛目,冷漠的视线掠过白若溪可爱的面容,他讥讽的笑:“你们难道不知我们的王讨厌女子,以至于不允许任何女子踏入王宫?没想到你才几岁的年龄就懂得攀附权贵,可惜王已经有了王后,不会喜欢你,立刻给我滚出王宫!”

  在清隽看来,这女孩必然是某个想要攀附王上的人送入王宫的,认为王对女子不敢兴趣就想把个女孩送到他的身旁,可惜那人的铁算盘注定打空了。

  白若溪不知清隽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只知道这个人讨厌自己,当即被吓得躲到了顾逸阳的身后,怯怯的看着他。

  “你想干什么?小若溪是小爷要庇护的人,你别想伤害她!”顾逸阳望了眼身后的女孩,咬了咬唇,恶狠狠的瞪着清隽。

  “我给你们个机会,立刻滚出皇宫,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眼中闪过寒芒,清隽冷冷的望向白若溪。

  他的目光森冷可怕,让白若溪打了个寒颤。

  “喂!”顾逸阳双手叉腰,怒视着清隽,“你个大男人欺负小女孩算什么本事?小爷最看不过你这样的人,你根本不是男人!”

  “你说什么?”

  清隽眸光寒,充满森冷的杀意。

  那个秘密不,不可能有人知道,但无论如何,这个男孩他绝不能放过!

  “你们违反了九幽界的规定,九幽界任何人都知道女人绝不能踏入王宫步,不然便将是死期,而王公务繁忙,没有时间理会你们这些跳梁小丑,我作为王忠心的部下,便蘀王处理这些垃圾!”

  语罢,清隽缓缓逼近了顾逸阳。

  可是他没有看到,在两方争锋间,顾逸阳的身后有抹黑影转瞬即逝

  “小若溪,你让开。”

  “可是”白若溪紧紧的抓住顾逸阳的手臂,小脸惨白的望着向两人逼近的清隽,“我们把姐夫的身份说出来吧?”

  顾逸阳并没有采纳白若溪的提议,因为他明白就算说出来这个人也不会信。

  “娘亲说过,男人应该保护女人,所以小爷不会让这坏人欺负小若溪。”

  面对着走进的人,顾逸阳的小脸上始终没有害怕,可那紧握的拳头里却溢着汗水。

  “你想要保护这个女孩,那你就先死吧!”

  微抬手掌,掌心汇聚着团火焰,清隽毫不留情的打向了顾逸阳的胸膛。

  “小外甥!”白若溪猛的惊,眼眶红,大哭起来,“呜哇,不要伤害小外甥!”

  顾逸阳牢牢的把白若溪护在身后。

  实力间的悬殊,以至于他根本就无法闪躲,眼见拳头即将到了眼前,顾逸阳的拳头越握越紧,可是他却并不后悔。

  身为男子汉,他要像娘亲样勇敢,不能让这人欺负了小若溪。

  “砰!”

  突然间,虚空中袭红衣划过,落在了顾逸阳的面前。

  挥了挥衣袖,道掌风迎面扑向清隽,重重的轰在他的胸膛上,顿时间,那具修长的身躯摔落出去,狼狈的摔倒在地。

  小小的身躯微微僵,顾逸阳愣愣的望着这抹凭空而现的身影。

  不等他回神,便落入个怀抱里,从未有过的安全感笼罩着他小小的身躯,顾逸阳的身体不禁放松下来,两个字不觉脱口而出。

  “爹爹”

  手臂猛的僵,顾文渊紧抱着顾逸阳的身体,那张俊美妖孽的容颜上闪过激动的光泽。

  “阳儿,你喊我什么?”

  “爹爹啊,难道你不是阳儿的爹爹吗?”眨巴了下明亮的大眼,顾逸阳天真的看着顾文渊,许是在意识间,紧抓着顾文渊的小手微微紧,将整个身体埋入他的怀中。

  原来有爹的感觉是这样的。

  娘亲的怀抱给他带来了温暖之感,而爹爹的怀抱则让他感到很安全,似乎有这个男人在,就可以为他与娘撑起片天。

  不由自主的,顾逸阳的嘴角扬起舒心的笑容。

  “可是爹爹”突然,顾逸阳嘴巴撇,眼泪就顺着脸颊滑落而下,“那个人说要把阳儿赶出王宫,阳儿不愿,他便要杀了阳儿,如果爹爹再晚来片刻,恐怕这辈子都见不到阳儿了,而且他还好凶,阳儿好害怕。”

  “阳儿乖,有爹爹在,不会让任何人动你分毫!”

  拍了拍顾逸阳的小脑袋,顾文渊的凤眸中划过抹疼惜,旋即抬头看向面色苍白的清隽,杀意肆意而出,如旋风席卷而过。

  他自然知道顾逸阳的眼泪和害怕都是伪装。

  可清隽想要杀他却是不假,他已经触犯到了某些东西,任何人都救不了他!

  “王,”清隽满面惊恐,黑色衣袍笼罩下的身体颤抖不已,俊脸苍白无色,扑通声,他猛然跪倒在地,惊颤的道,“王,属下不知他是小王子,俗话说不知者不罪,还请王看在属下不知情的份上饶恕属下这次。”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男孩竟是王的,王这些年经常并没有让女人近身过,又怎会出现个五六岁的小男孩?

  可是这个疑惑他不敢问出口。

  而且刚才他居然想杀了王的儿子,以王的心狠手辣

  狠狠的打了个寒颤,清隽那张俊美秀气的面容上溢满了冷汗,甚至不敢抬头望向顾文渊。

  “是吗?”冷笑声,顾文渊的俊脸阴沉的可怕,凤眸中闪烁着阴冷妖冶的光芒,“那你隐瞒真实性别来到王宫又该作何解释?”

  身体猛的僵直住了,清隽错愕的仰头,整个身体再次颤抖起来。

  他知道了,他竟然知道了这件事

  “哈哈!”突兀的,清隽仰头大笑起来,她缓缓起身,伤痛的眸子注视着顾文渊,“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纤手轻扯住头绳,用力的扯,满头青丝散落而下,随风浅扬。

  顾逸阳惊讶的张大小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