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

  “若蓝!”

  “若蓝妹妹!”

  “若蓝”

  “大姐!”

  那些与元若蓝有关系的人皆是紧张的大喊出声,旋即不顾切的冲了过去。

  然而,有两道身影比两人更快步

  圣夜与易钦戈同时到达元若蓝身旁,两人相望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抹异样的光芒,然后左右的把元若蓝包围在中间。

  “圣夜,钦戈,你们两个让开。”

  元若蓝紧抚着手上的玄灵戒指,神色间带着浓重的肃杀之气。

  “若蓝姑娘”

  易钦戈愣了下,白皙俊美的脸庞透着抹担忧。

  但圣夜却未曾言语,往旁边退去,那双冰蓝色的眸中依然带着冷漠的光。

  望了眼元若蓝,易钦戈沉默片刻,终究还是离开了这片战场。

  擦拭了下额上的汗水,元若蓝缓缓起身,面色冰冷肃杀,旋即众人便见她举起手掌,把把剑凭空现于她头顶之上的上空中。

  剑上透着浓重的威压,于此同时,元若蓝手里的剑也飞入虚空,处于正中的位置。

  “天哪,神器,这么多的神器!”

  “我这是在做梦吗?有生之年竟然得以见到这么多的神器。”

  “这剑阵中的会不会是超神器?不然如此的神器怎会服服帖帖,而且仅有超神器的威压,方才能给人带来这种感觉。”

  望着虚空中漂浮的数千把剑,众人皆是满目惊愕。

  宋烈苦笑的摇了摇头,无奈的叹息声:“这丫头还真是隐藏至深!”

  面对着诸人惊诧的话语,元若蓝始终神色不改,薄唇中冷冷的溢出四字:“万剑归宗!”

  顿时,无数把剑划过天空,留下道道五颜六色的光芒,向着少年所在的地方落下。

  “轰!”

  “轰隆隆!”

  数剑轰然落地,尘土暴起,覆盖住整片院落。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紧张的盯着被灰尘覆盖的地方。

  狂风席卷而过,吹去满天沙尘,衣衫褴褛的俊美少年缓步而出,嗜血的红眸紧紧的盯着元若蓝。

  “虽然你没能伤到我,却仅凭神尊中级的力量便能把我逼得这般狼狈,哈哈,不愧是我的青儿,我发现越来越不想放开你了,该怎么办呢?”

  身影闪过,少年闪至元若蓝的面前,两指箍住她的下巴,眸里嗜血的光芒渐退,取而代之的是抹温柔。

  “青儿,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我怎么会舍得伤害你?我这便带你离开,不会让任何人打扰到我们!”

  闻言,诸人皆都面色大变,圣夜与易钦戈刚想上前,变故徒然发生

  “噗嗤!”

  声闷响在这寂静的院落内显得格外清晰。

  少年的身体猛的怔,微微低头,红眸落在胸前的匕首上,像是不敢置信的抬头望着元若蓝:“为什么?青儿,你为什么要如此对我?”

  “啊!”

  拔掉匕首,少年抱着脑袋仰头大吼,骤然间,周身爆发出强大的气势,那气势似乎有着毁天灭地的悲伤。

  狂风起,红发狂舞,少年的声音响彻云霄,令人震耳欲聋。

  “轰!”

  气势扩散而开,猝不及防的把元若蓝给轰了出去。

  “扑哧!”

  口鲜血喷出,如同漫天血雨般洒落于地。

  身子微微僵,少年回过神来,那双红眸中闪过懊恼与心疼,似想要伸手拉住元若蓝,然而元若蓝却伸腿踢掉了他的手,身体径自落往地面。

  因为她感受到了,感受到了他的气息

  就在南宫尘几人都想上前时,突然,股热浪迎面冲来,当诸人回神之际,便见袭红衣缓缓而落,轻巧的接住了那即将落地的身体。

  红衣飞扬,男子的身影宛如鬼魅,那张俊美阴沉的面容带着肃杀之气。

  “伤了本王的女人,死!”

  随着个死字脱口而出,强大的气浪猛然卷向了少年

  “轰!”

  “轰隆隆!”

  天地大变,无数的火焰向着少年聚拢而去。

  少年见到元若蓝被顾文渊接在手中,心底微微松了口气,可他还没回过神来,便见黑色火焰从四面八方笼罩而来。

  “轰!”

  火焰瞬间吞灭了少年的身体,然而,就当诸人以为少年将死之时,火焰中爆发出股强大气息,束红光射向云霄,旋即如同烟火般四射而开。

  “嗯?”

  神色微敛,顾文渊的目光首次出现了郑重之色。

  这个少年是个劲敌!

  “你就是那个玷污了青儿的女子?”

  随着此话的落下,抹身影从火焰中走出。

  少年身形修长,嘴角溢着丝鲜红的血迹,俊美的脸庞挂着冷笑,红发狂舞,妖异的红眸中闪烁着残忍血腥的光。

  “难怪你能得到青儿的心,这实力确实不错,可她是我的女人,任何玷污她的男人,都必须死!”

  “青儿?”顾文渊挑了挑眉,红唇凑到元若蓝的耳旁,暧昧的道,“若蓝,他为何会喊你青儿?看来在为夫不在的时候你又招惹了些烂桃花,稍后回房为夫在惩罚你。”

  元若蓝打了个激灵,顾文渊说的惩罚,必然是

  忽然想及当年在风域时,他整整五天五夜没让自己下床,那种经历她不想再尝受次。

  “我不认识他,”元若蓝急忙摇了摇头,“大概是他认错人了,在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他这个人物。”

  眉尖微挑,顾文渊放眼看着少年:“你可听到了?本王的妻子说不认识你。”

  紧握着拳头,少年面色阴沉,突然他仰头发生声大吼,身体快速掠向顾文渊:“她只能是我的女人,你死了她就会属于我!”

  没错,只要这个男人死了,假以时日,青儿便会忘记他,彼时她就只会属于自己。

  “若蓝,你在这里等着为夫。”

  放下怀中的女子,顾文渊拂了拂衣袂,迈步上前,那瞬间,俊美妖孽的容颜阴沉下来。

  “本王的女人,永远只属于本王!”

  “轰隆!”

  突然,把血色弯廉凭空现于顾文渊的面前。

  红色的光芒映照着整片院落。

  众人皆是愣住了,惊艳的望着狂风中那抹绝世风华的男子。

  似乎唯有这般强大的男子,才够资格站在她的身旁,与之并肩而行。

  此刻,顾文渊手握血色镰刀,红衣在狂风中狂舞,墨发飞扬,整个人散出种狂魅强大之气,让众人无法移开眼。

  红唇上扬,抹森冷的笑容挂在嘴角。

  “血镰出必隐血,而你是这百年中第个逼我动用血镰之人。”

  “看来你是动真格的了。”

  少年冷笑声,面无表情的望着顾文渊:“可是,仅凭你人的力量,又如何能杀得了我?而如今我便要在青儿面前把你打败,让她明白你与我无法相比!”

  语罢,少年快速冲向顾文渊,于此同时,把长剑徒然现于他的掌中。

  “砰!”

  血镰与长剑相撞,余波从两人周身扩散而开,强大的力量使两人周围的切化为乌有。

  元若蓝回头望了眼身后紧闭的房门,旋即拿出雷神剑,身形闪,便已到顾文渊的身旁,冷声道,“谁说他仅是人?”

  顾文渊转眸看着元若蓝,凤眼中蕴含着满满的柔情。

  “若蓝。”

  “妖孽,你知道我的性格,我不想躲在你的背后寻求庇护。”

  以妖孽的力量想要打败他是不会轻易,如今他们要做的仅是坚持,若等茯神完成突破,彼时联手即可将之拿下。

  “好。”

  魅惑的笑,顾文渊微微点头。

  望着两人间的互动,少年血红的眸子被妒火充斥,手中的长剑挥,道剑风朝着顾文渊席卷而去。

  身子微侧,顾文渊躲了过去,旋即扬着血镰冲向少年。

  元若蓝和顾文渊分别在他前后,面对顾文渊时,少年毫不留情,唯独面对元若蓝的攻击,他方才收了力,不忍伤她分毫。

  “文渊,若蓝,你们定要平安无事。”紧握着拳,白永成担忧的望着两人。

  时间缓缓流逝,两方的战斗完全是持平的状态,然而少年和顾文渊身上都带了伤,只是两个情敌似杀红了眼,攻击越来越刁钻。

  “轰!”

  “轰隆隆!”

  就在这时,紧闭的房门内射出两道光芒,鸀火两束光相缠射入上空,驱散满天乌云。

  “这是怎么回事?”

  “半至尊,竟然有人在突破半至尊”

  “而且还是风火两系的半至尊。”

  白家的老祖宗已经在此,那又是何人在产生突破?

  “风火两系?”宋烈微微怔,许是想及什么,愕然的瞪大双眸,“风火两系?难道是她?对了,除了她又会有何人?”

  于是,所有的目光齐聚于宋烈的老脸上,似乎不明白这老家伙在说的到底是谁。

  房门突然被推了开来,袭妙曼的青衣迈步而出,那如同九天玄女般清丽的女子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师父,你成功了?”

  元若蓝收起剑,视线投向迈出房门的女子。

  “嗯,”微微点头,茯神的唇边带着浅浅笑意,“多亏了你的丹药,我不但修复了受伤的灵魂,更借此突破至半至尊。”

  什么?

  闻言,诸人诧异的看着元若蓝。

  她炼制的那丹药能让神尊巅峰到达半至尊?纵然那是至尊品丹药,也太变态了吧?

  于是,所有人望向元若蓝的目光皆含着炙热。

  少年眉头皱,扫了眼茯神后,目光停留在元若蓝的身上,眼里划过抹势在必得:“青儿,总有天,你会成为我的女人!”

  听到这话,元若蓝便知大事不好,可等她放眼望去,就见少年挥了挥手,地上骤然腾升起股红雾,待红雾散去,那抹修长的身影便失去踪迹。

  元若蓝抬眼望着他消失的方向,眼中杀意不减:“跑了。”

  “若蓝,”顾文渊轻拥住她的双肩,柔声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伤你分毫。”

  紧握着拳头,元若蓝没有说话,仅是黑眸中却已显露出她的情绪。

  “副盟主,熙颜他他真的已经死了吗?”莫灵紧咬着嘴唇,双眸蓄满泪水。

  “什么?”鲁洛猛然惊,大步上前来,问道,“若蓝丫头,发生什么事了?”

  眸光微微暗,元若蓝终究还是点了点头:“熙颜的灵魂已经被他吞噬,这是他亲口所说,所以,熙颜他已经”

  苍老的身躯微微颤,鲁洛的眼中流露出悲伤。

  “我本以为这仅是暂时,看来熙颜是被他给完全控制了,不然也不会”

  “丫头,”茯神拍了拍元若蓝的肩膀,旋即望向顾文渊,问道,“你可有什么感觉?”

  凤眸闪过深思,顾文渊缓缓抬头,俊美的脸庞带着异样的光芒:“你是说他的身体?没错,本王察觉到他的体内确实存在另个灵魂,只是进入了沉睡。”

  莫灵的泪水猛然止住了,愕然的看着茯神与顾文渊。

  闻言,元若蓝亦是惊:“妖孽,你们是说熙颜他还活着?”

  “若蓝,”揉了揉元若蓝的双肩,顾文渊的语气充满酸意,“你这么在乎其他的男人,你就不怕你夫君我吃醋?”

  “如果你真的吃醋了,那就不会说出来,只会用行动表达。”

  “看来还是若蓝你了解为夫,那为夫就用行为来表达下为夫的醋意。”

  话落,顾文渊拦腰将之抱起,身影徒然消失

  此刻众人方才从这变故中回神,惊讶的看着茯神,从今往后,大陆的半至尊又将多了个,不,刚才那红发少年与九幽界的王,似乎都是强大的半至尊。

  只是他们带给世人的震惊,远远不如身为至尊品炼丹师的元若蓝

  “咳咳,天色已经不早了,大家都请回了,有什么事以后再说。”清了清嗓子,老祖宗干咳两声,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众人再不满,也仅能就此离去,可凡是总有个例外

  “老子的副盟主在这里,凭什么要老子离去?老子偏不走,白老头,快拿好吃的好喝的来招待老子。”

  宋烈死皮赖脸的呆在了白家,任凭老祖宗怎么赶都不肯离开。

  见到盟主这番模样,鲁洛等人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他们不认识这老家伙,真的不认识

  夜色如水,月光悠悠。

  元若蓝躺在顾文渊的身旁,侧头望着身旁的男子,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妖孽,阳儿呢?他为何没有与你起回来?”

  挑了挑眉头,顾文渊的眼中闪过笑意:“他找到更有趣的事情,这段时间不会来打扰我们。”

  于此同时,九幽界的王宫内,粉雕玉琢的小男孩看着面前大堆的奏章,小脸上满是愠怒:“混蛋,居然欺骗小爷,这里哪有东西!”

  说着说着,小男孩突然大声哭了起来:“呜哇,小爷好想娘亲,小爷想要回家!”

  黑风扫了眼顾逸阳,面无表情的道:“王已经吩咐了,您以后便代为管理九幽界,这些看完之后还有堆事情等着您决断,不把这些完成您不能离开九幽界。”

  紧握着小拳头,小男孩愤怒的仰头大喊:“顾文渊,小爷与你没玩!”

  喊声传遍王宫每个角落,然而,王宫诸人依旧各做着各的事情,渀佛并没有听到。因为这幕每天都会上演,他们已经习以为常

  时间流逝的很快,眨眼间距离神之盛会已过去半月有余。

  这半月间,启临等三人亦入住了白家,对于这三人的到来,白家族自然欢迎至极,而元若蓝在几个半至尊的轮番指导之下,实力进步飞快。

  如今,半月过去,神尊陵墓亦即将开启。

  这日,日上三騀,元若蓝与顾文渊相携迈入大堂,却见启临三人早已在此等候,而且月眉的身旁还站着几道熟悉的身影。

  “天皇,千流,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若蓝,我想死你了。”

  千流狠狠的撞入元若蓝的怀中,可爱的嘴角微微上扬,大眼里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而天皇纵没说说话,那双温柔如水般的眸子却始终望着元若蓝。

  其余的兽兽亦同时大步上前,当感受到元若蓝身上强悍的气息之时,皆都面露诧异。

  看来传言为真,她确实到了神尊中级

  “这次我们找你来就是为了三日之后神尊墓地的开启,”启临抚着杂乱的胡须,微微笑道,“小丫头,你可知半至尊实力的划分?”

  元若蓝摇了摇头:“我并不知。”

  “呵呵,世人皆说半至尊距离至尊最为接近,其实不然,我们与至尊都相隔甚远,用种等级来划分便是,凡,灵,天这三级,我的实力在灵级,五玄和月眉,还有茯神与你这夫婿都在凡级,真正接近至尊的却是天级。”

  “那九幽魔龙,他在什么地步?”

  “与我般,为灵级。”

  元若蓝微微皱眉,她这次初次听到这种等级的划分。

  “另外,我要告诉你的是,混沌中的王他的实力便是天级,去往神尊墓地,若遇上它切忌不可硬拼,就算他想对付我都是轻而易举。”

  闻言,元若蓝没有多大表情变化,她在之前就做好将面临危险的准备。

  “神尊墓地中又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这神尊墓地,之所以如此命名的原因我已经告诉过你,但它其实并不是个墓,而是座通天塔。”

  “通天塔?”

  “没错,神尊墓地共分十层,皆有等级的划分,以你的实力仅能去往第八层,越往上危险就越大,而混沌之王则居住在第十层,并且”

  声音微微顿,启临继续说道,“在神尊墓地内的并不仅有混沌,更有人类,那是多年前的强者,为了对付混沌而选择居住于墓地中,且在那繁衍子嗣,如今人类已居多数,若不是这些人的付出,恐怕世界早已在此化为混沌。”

  元若蓝静静的听着启临的话,她没有想到神尊墓地是如此的状况。

  “另外,小丫头,在神尊墓地内尽量不要使用青冥府,混沌之王与青冥府的创始人有仇,如果你动用青冥府便会被他察觉,若是他误把你认为青冥府的创始者,你就性命难保,好了,该说的我也说了,你去做好准备吧。”

  在启临说完此话后,元若蓝与顾文渊便离开大堂,而诸兽也跟着他们走了出来。

  “刚才的话你们也听到了,在神尊陵墓内危险重重,所以天皇跟着我即可,其他人留在神域内等我。”

  “可是,若蓝”

  千流微微怔,她如此努力修炼便是为了帮若蓝,如果无法与她并肩而战,那她的辛苦岂不是都白费了。

  “千流,火神曾告诉我混沌即将降临于世,所以我们要做双方面的准备,你们几个去流风宗的阵法内修炼,若到时混沌真离开神尊墓地,你们也可以蘀我保护好爹娘等人。”

  沉默半响,千流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好,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

  这次事情重大,元若蓝除了带上天皇,其余的玄兽都留在了神域,包括在青冥府内修炼的暗夜阁的那些人。

  而她的手里有十二块令牌,分别给了顾文渊,天皇,南宫尘,火咏诗兄妹,寒风,老祖宗,宋烈,鲁洛,丘陵,黄珊诸人,然而最终还是多出了块。

  当然,白家和炼丹联盟的其他参赛者也获得几块令牌,亦皆是分给两个势力内的人。

  “若蓝小姐,有位女子前来求见。”

  就当元若蓝思考把这最后的令牌给谁时,白家的个护卫匆匆来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