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落下,诸人只觉耳边雷声轰鸣,旋即便见道爆发而出的强大气势撞击在吴熙的身上,刹那,他的身体狠狠抛了出去。

  “砰!”

  身体重重的摔落到茶馆外,吴熙不禁喷出口鲜血,那张俊美的脸庞苍白无色。

  挥了挥衣袂,顾文渊缓缓转身,在看到那坐在桌旁的白衣女子之际,唇边再次勾起诱人的笑容,缓步向之走去。

  “若蓝,别管这些人,我们继续。”

  武胖子张大嘴巴,没想到老大的夫君也这么彪悍,不过也是,如果他不彪悍点,又怎能制服住如此彪悍的老大?

  “妖孽,我们走吧。”

  扫了眼茶馆内的诸人,元若蓝缓缓起身道。

  “夫人既要离去,那我们就走吧。”

  语罢,两人径自的朝着茶馆外走去,再也不曾多看其余人眼。

  “老大,老大的夫君,你们等等我啊”

  见到两人将要离去,武胖子快速的追了上去,而喧闹的声音随着他们的离开亦平息下来。

  李倩望着几人消失的方向,美眸中闪过异样的光芒

  最终元若蓝经不住武胖子的连声祈求,答应与顾文渊入住武家,不过她同样有着私心,毕竟来到这世界,还需了解下情况。

  此时,武家大堂,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双手负背,不停的来回踱步。

  突然间,门卫匆匆来报:“家主,少爷他回来了。”

  话音刚落,门卫便见道光芒闪过,中年男子已快速冲出门外,如旋风般从门外身旁刮过,顿时,身处于旋风下的门卫脚步不稳的在原地打转。

  待他回神后,不禁头昏眼花眼冒金星,而中年男子的身影已经徒然消失。

  “老大,这就是我武家了,哈哈,很气派吧?在这里不管有什么要求尽管向我提,这八方城,有我武胖子在,保管没有哪个蠢猪敢欺负你。”

  武胖子神色颇为得意,可就在这不经意间,那道飞冲而出的身影映入眯起的小眼里。

  “老大,我完蛋了,我这次是真的完蛋了!”

  狠狠的打了个寒颤,武胖子二话不说转身即逃。

  “臭小子,你还敢给老子跑!立刻给老子站住,不然老子打断你的腿!”武洛咬着牙齿,恶狠狠的望着前面的那个胖乎乎的肉球。

  “不跑?白痴才不跑!”

  武胖子撇了撇嘴,不觉加快了脚步。别看他长的胖,跑起路来倒是不慢。

  “臭小子!”

  身形闪,武洛落在武胖子面前,大掌就狠狠的落在他那肥臀上。

  “臭小子,老子让你去布擂台,让你又去偷吃食物,让你偷偷的离开家,今天老子不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这臭小子,你就不知道马王爷为什么长了三只眼!”

  闪身躲着武洛的大手,武胖子委屈的道:“就算你教训了我,我还是不知道马王爷为什么就能长三只眼。”

  闻言,武洛气的发狂:“好你个臭小子,还敢顶嘴,老子今天就要揍得你哭爹喊娘!”

  说着大手再次落向武胖子的肥臀。

  “啊,爹啊,娘啊!”

  谁知武洛的话刚落,武胖子就嚎哭起来,把他给吓了跳,不禁怒火滔天的道:“臭小子,你爹我还活着,你哭什么哭?”

  这来,武胖子越发委屈了:“不是你让我哭爹喊娘的吗?”

  武洛愣住了,大手也停留在了半空中,趁着时候,武胖子身体闪,快速的向着后院跑去,边跑边喊道:“娘啦,快来救你儿子,再不来你就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

  武胖子这喊,让武洛差点吓瘫,还来不及制止,便见道红影从后院冲了出来。

  “谁?是谁赶伤老娘的儿子,啊?活的不耐烦了吗?”中年女子双手叉腰,美艳的面容上尽是滔天怒意,美目中还喷着火气。

  “娘啊,是爹他要打死我,我的屁股都要烂掉了。”

  武胖子急忙闪身至苏萱的身后,告着恶状的同时还不忘向武洛翻了翻白眼。

  “你”武洛恶狠狠的瞪了眼武胖子,却在看向苏萱之际,脸上堆起讨好的笑容,“呵呵,萱萱啊,我也是为我们的儿子好,你看看他,长的这么胖,我是想让他减肥,可他总是跑出去偷吃食物。”

  “老娘的儿子长胖点又能怎么样?以他的身份和天赋根本就不担心娶不到老婆,”苏萱瞪了武洛眼,转身拉住武胖子的手,心疼的道,“儿子,你没事吧?走,我们回屋去,娘给你上药,别理你这无情的爹,居然下手这么狠。”

  看着两人离开的白,武洛不禁傻眼了,急忙追了上去:“萱萱啊,萱萱,你听我解释,哎,我真不是故意要下狠手的,萱萱”

  突兀的,武洛似想起还有客人在,不觉停下步伐,望向元若蓝与顾文渊,干笑了两声:“两位,让你们看笑话了,想必这位姑娘就是打败我儿子的人吧?哈哈,真是前途无量啊,放心,那火灵晶石是属于姑娘的了,我武家决不会索回,而若两位不嫌弃,就暂居我武家吧。”

  “好,”元若蓝从那幕中回过神来,微微点头,“对了,有件事可否麻烦武家主?”

  “哈哈,姑娘有事就请直言。”

  “我这里有张丹方,能否麻烦武家主帮我准备下药材?”抚着下颌,元若蓝的眸中闪过异样的光芒。

  “药材?”武洛明显的怔,有些诧异的道:“姑娘是炼丹师?”

  “嗯。”微微点头,元若蓝并没有否决。

  “哈哈,既然姑娘是我儿子的朋友,那帮你准备药材是应该的,而以我武家在八方城的地方,这些事并没有问题,包给我武洛了。”

  武洛豪爽的拍了拍胸膛,看着元若蓝的目光也越发满意。

  这女子竟然是个炼丹师,若能与炼丹师交上关系那对于武家绝对是有力的发展,彼时八方城三家持平的局面便将被打破。

  当然,若仅是看在她是武胖子朋友的份上,他同样会帮她这个忙。

  “来人,送两位去客房休息。”

  吩咐下去后,武洛便匆匆忙忙的向着后院跑去。

  他必须好好的向萱萱解释,祈求她的原谅,不然自己今晚就只能睡书房了

  翌日,清晨的光芒落进室内。

  顾文渊双手托着脑袋,凤眸投向身旁熟睡中的女子,唇边勾着微微笑意,这刻,他竟然是如此满足。

  于他来说,能每日睁眼就能见到她便已足矣。

  “老大,老大,快让我躲起来!”

  突然,房门被大力推开,武胖子闪了进来,急忙寻找着可以藏身之地。

  看了眼床上的女子,顾文渊眉头皱,冷眼扫向武胖子:“出去!”

  武胖子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便被道风给悲惨的扫地出门,只听砰的声闷响,旋即发出重物落地之声

  就在这时,床上的女子缓缓睁开双眼,可在她刚睁眼之时,头顶传来道魅惑的声音。

  “若蓝,你醒了?”

  顾文渊心中有些懊恼,自己还没看够,就被那该死的胖子给破坏了!

  “早已经醒了。”

  话落,元若蓝伸手拿起衣裳,然衣裳刚拿到手,就被顾文渊给夺了过去。

  “夫人,让为夫让帮你更衣吧。”

  武家花园,武胖子老远就看到走来的元若蓝,面上喜,但却在望见顾文渊的刹那,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胖子,你给本小姐站住?跑什么跑?难道本小姐会吃了你不成?”

  听到这清脆如铃般的声音,武胖子浑身起了阵寒气,没命的向着元若蓝奔跑而去。

  “老大,老大快救救我,帮我拦住这女人!”

  元若蓝微微滞,停下步伐,抬头间就看到武胖子身后那抹清丽的身影。

  这女子算不上绝美,无法与武胖子的心上人相比,而容貌仅能算的上秀丽罢了,然她整个人都散出种青春活力的感觉。

  武胖子闪身躲到元若蓝身后,小心翼翼的瞥向奔来的倩影,恐惧的咽了咽唾沫:“老大,快帮帮我吧,小弟的性命就交到你的手中了。”

  摸了摸鼻头,元若蓝无语的道:“武胖子,你怎么总是被人追?”

  “我也不想的啊,谁让我天生倒霉。”武胖子满腹委屈,为何这些人就与他过不去?

  “该死的胖子,你说什么?”

  女子停下步子,双手叉腰,清澈的目光瞪着武胖子。

  “本小姐又不会吃了你,你干什么每次见到本小姐就跑?难道本小姐是老虎不成?我告诉你,以后看到本小姐不许跑。”

  武胖子心中腹诽了句,你是不会吃了本大爷,但你老子若看到你与本大爷在起,还不把本大爷生吞活剥了?

  本大爷还没有活够,不想这么早死。

  “老老大啊,你快帮我想个办法吧?”咽了咽唾沫,武胖子着急的说道。

  这下,黄衣女子才把目光转向元若蓝。

  清眸微眨,眼中透露出抹疑惑:“你是这胖子的老大?不过既然你能当他的老大,那也能成为我的老大,老大你先让开,让我抓住这死胖子。”

  “喂,夏茵茵,她是我老大,不是你的!”

  武胖子气的满脸通红,这女人不管有什么都要和他争抢,现在连个老大都要抢过去。

  “干什么?你有意见?本小姐就要喊她老大,又关你什么事?”夏茵茵双手叉腰,怒视着武胖子。

  望着拌嘴的两人,元若蓝不觉扬起唇角。

  夏茵茵当即呆住了,双眼发亮的看着元若蓝:“老大,你笑起来真好看,比那八方城的第美女可好看多了。”

  说这话时,夏茵茵瞥了眼武胖子,旋即再次满脸花痴的望向元若蓝。

  武胖子瞪了她眼,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

  皱了皱眉,顾文渊轻拥住元若蓝的双肩,凤眸警告的扫过夏茵茵。他可不喜欢有人花痴的望着他的妻子,不管对象是男亦或是女。

  “老大,这是你的夫婿吗?”夏茵茵收回花痴的表情,伸手拉住元若蓝,说道,“老大,昨天听说胖子擂台输给了个女子,想必那个人就是你吧?而我没有在这八方城内见过你,你应该是初来乍到吧?要不我带你出去在这八方城内逛逛?”

  元若蓝看了眼夏茵茵拉住她的手,然后转头望向顾文渊。

  勾唇笑,顾文渊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若蓝,去吧,我在武家等你。”

  “我很快会回来。”

  最后望了眼顾文渊,元若蓝转身与夏茵茵离开了武家。

  晨光初亮,街道上的行人还不是很多,元若蓝漫步于晨光中的大街上,无奈的听着身旁的夏茵茵宛如麻雀般叽叽喳喳的声音

  “老大,你真的只有三十岁吧?竟然这么年轻,以你这般年纪就可以把那死胖子掌打飞,太厉害了。”

  “老大,你到底是怎么修炼的?能不能教教我?”

  “老大,你那夫婿真够恐怖的,仅是个眼神就让我浑身冒起阵阵阴冷的寒气。”

  “老大”

  元若蓝忽然明白武胖子为何躲着她,因为她讲起话来简直就是没完没了。

  停下步子,元若蓝不禁唤道:“夏茵茵!”

  夏茵茵转头望着元若蓝,笑容满面的道:“老大你喊我茵茵就可以了。”

  “那好吧,茵茵,我是第次来到这第八层,所以想了解下这里的情况。”

  “呃?”夏茵茵愣了下,面上划过诧异,“难道老大是从第七层来的?难怪我没见过老大你,在这第八层内,共有四个城池,分别是八方城,六方城,四方城,两方城,在这四个地域中,我八方城的实力为最弱,而八方城内,最强大的势力就分别为第美女李倩所在的李家,武胖子的武家与我的夏家。”

  “那混沌呢?”

  于此相比,混沌才是元若蓝最想知道的东西。

  “混沌?”夏茵茵再次愣,继续说道,“两方城的大势力每年都会广招英雄豪杰,共同对付混沌,时间正在月后,老大,你想要参加这场讨伐赛?据说在讨伐中出力最多的人将会拥有奖励。”

  “嗯,有些兴趣。”

  她来此的目的便是为了混沌,所以这种赛事自然要参加。

  “对了,不知奖励是什么?”

  “我也不清楚,”夏茵茵摇了摇头,说道,“反正两方城拿出的奖励肯定不会差,若不是我实力不够,我倒也想去参加。”

  两方城是以炼丹为著名的城池,拿出的奖品定然是丹药,所以她如今在努力修炼,争取明年得以入两方城参加战斗。

  “呵呵,堂妹,今天武家那胖子倒没来纠缠你吗,还算他有自知之明,哈哈!”

  此时,道嘲讽不屑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元若蓝放眼望去,便见袭青衣飘过,八方城的第美人李倩正朝此方走来,但她身旁的男人不再是昨日的吴熙,而是个身着白衣,面如冠玉的男子。

  “堂兄,今日天气不错,没必要提些垃圾来破坏我的这份好心情。”李倩柳眉微蹙,绝美的脸庞闪过明显的厌恶。

  “垃圾?哈哈,那倒也是,就凭武胖子那模样也想癞蛤蟆吃天鹅肉。”白衣男子大笑了两声,手中折扇轻摇,如玉般的面庞掠过丝鄙夷。

  紧握着粉拳,夏茵茵快速冲向李倩,抬起手就狠狠的挥向她的脸庞。

  然手掌还未落下,就被直粗而有力的大手给握住了。

  “呵,”低笑声,白衣男子的面上闪过冷意,“夏茵茵,你想要动我的堂妹,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

  咬了咬唇,夏茵茵望向李倩的眸中喷着怒火。

  “李倩,你可以不喜欢胖子,但你绝不能侮辱他是垃圾!胖子是好人,你看不上他就只能证明你没有眼光!”

  李倩蹙起柳眉,神色冷漠的扫了眼夏茵茵。

  “只有没有眼光的人才会看上这种垃圾,若是你想要这垃圾你就自己拿去吧,别让他那身肥肉再来污染我的眼!”

  粉拳越握越紧,夏茵茵气的浑身颤抖。

  “胖子只是长得胖点而已,除此之外并无缺点,所以你这是不识明珠!”

  “我说,夏茵茵,”白衣男子挑了挑眉,手指轻勾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的脑袋转向自己,冷笑道,“那个胖子有什么好?若不然你就跟着本少爷吧,哈哈!”

  语罢,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夏茵茵的嘴唇,不禁感到有些口干舌燥。

  夏茵茵张开嘴,口咬住白衣男子的手指,鲜血的腥味缓缓流入口中。

  白衣男子疼的抽搐下,大掌狠狠的挥向夏茵茵,俊脸狰狞的道:“贱人,找死!”

  被他这么推,夏茵茵的身体当即向后倒去,然而地面上碰巧有着块石砖,吓得她赶紧闭上了眼。

  只是,她的身体并没有落到地面

  缓缓睁开眼,夏茵茵的眼中呈现出短暂的错愕,然后,那袭盛雪的白衣随风在眼前飘扬。

  “老大?”

  “嗯,”放开了手,元若蓝松动了下筋骨,渐渐向着白衣男子逼近,冷声道,“你刚才说了什么?垃圾是吗?不过般来说,垃圾永远只会说别人是垃圾。”

  眸中闪烁着惊艳的光芒,可在白衣男子察觉元若蓝那身气势后,神色不禁凛,目光中夹杂着凝重。

  这个女子的实力并不简单!

  不过在他挥向夏茵茵他便已后悔,若夏茵茵出了差错,必然引起夏李两家的大战,幸好这女子及时接住了他。

  “姑娘,你和武胖子又是什么关系?”

  元若蓝淡淡的回道:“我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

  闻言,白衣男子松了口气,俊脸扬起温润的笑容:“那姑娘”

  话还没说完,元若蓝拳狠狠的挥向那张带着笑容的俊脸。

  拳头落在白衣男子的脸上,他顿时向旁飞了出去,身体狠狠的砸向街边小摊,砰的声,摊位被他直接给砸成两断。

  这变故太过突然,以至于众人都没能反应过来。

  “不过,”元若蓝拂了拂衣袍,迈步上前,脚掌踩在白衣男子的胸膛上,“他死皮赖脸的称我为老大,那我至少该维护他。”

  更主要的是,这胖子虽总是脱线,给她的感觉却是不错,是个值得相交的朋友。

  “这是给你的警告!”收回脚,元若蓝拍了拍手,在走向夏茵茵之时,扫了李倩眼,“你总有天会知道,你的自以为是是多么的可笑!”

  绝美的脸庞微微变,李倩冷笑声,说道:“其实你应该管好你自己的事,昨天在茶馆中的那红衣男子是你的夫婿?那个男人俊美绝伦,实力非凡,你以为你有配的上他的资格?别到时候被其他的女子给抢走了!”

  微微笑,元若蓝并不生气,只是那笑意却没达到眼底。

  “若有本事大可来抢,我的夫君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窥视!茵茵,我们走吧。”

  夏茵茵收回注目,走到元若蓝的身旁,小声说道:“老大,李倩肯定是对你的夫君上了心,你要小心,她但看中的东西,用尽心机与手段也要抢夺走,而且,李倩也是个美人,若是你的夫君”

  说此话时,夏茵茵眼中有着明显的担忧。

  元若蓝笑了笑,不做言语,夏茵茵并不知两人这路的经过,自然也不会明白他们那坚不可摧的感情。

  这个男人为了她付出那么多,又怎会背叛?所以对着顾文渊她抱有很大的信心。

  由于这突发的变故,两人也没有心情逛下去,回到武家,夏茵茵就被苏萱拉去叙家常,而元若蓝所需的药材也送入了她的房内。

  于是,元若蓝径直回房,开始炼制丹药

  待她再次离开房门时,时光已经步入正午,元若蓝没有多做停留,直接向丫鬟问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