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早的就来本王未婚妻的府,难道是想挖本王的墙角?”顾文渊的话,元若蓝并没有辩解,她接过元冰月端到面前的茶水,脸看好戏的样子。

  “你的未婚妻?”古川的脸色沉,随即唇角扬起冷笑,“据我所知,风离国的南王,至今没有妻妾,更没有与人有婚约,那南王说她是未来的南王妃,又有何证据?”

  “本王是没有与人有婚约,但本王和她已光身相见,该看的都看过了,难道她还不能算本王的女人?”

  “噗!”闻言,元若蓝口水喷了出去,全部落到顾文渊的衣上。什么叫该看的都看过了?她洗澡时他闯进来不假,可当时她身处在木盆中,顾文渊根本就什么都无法看到。

  低头望了眼红衣上的水渍,顾文渊俊脸顿时黑,然后缓缓勾起唇角,诱人的凤眸凝视着元若蓝,笑得格外妖孽:“蓝儿这是想在本王的身上留有痕迹?来证明本王是你的男人?放心,本王不会被其他人夺走,而这件衣服,本王也会永远为你留着。”

  元若蓝的嘴角顿时抽,她活了三世,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像他这般无耻的男人。相比较元若蓝的无语,古川此际却满脸震惊的看向顾文渊然两国相隔有段距离,可关于顾文渊的传闻,他亦是听了许多。

  风离国南王顾文渊,拥有洁癖,从不许任何女人近身,曾经有个爱慕他的女子不小心碰了他的衣角,结果直接被他砍断整条手臂然而,元若蓝将水喷到他的衣上,他竟然没有任何不满

  “太子,天色不早,我就不送客了,”元若蓝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且疏远的目光落在古川的身上。

  古川知道元若蓝是在逐客,虽心有不甘,但他留在这里,仅能平添笑话罢了,故此拂了拂衣袂,说道:“那本太子便告辞了,不过元小姐,本太子刚才和你说的话,你可以考虑下。”话落,最后望了眼顾文渊,眸底呈现出抹寒芒,头也不回的离去。

  当古川消失在视线中后,元若蓝从贵妃椅上站起,望向眼前这张近乎妖孽的面容,说道:“妖孽,下次别再与人宣布我是你未婚妻,我和你点关系都没有。”

  “没事,你不愿当我未婚妻,那本王便委屈些,做你的未婚夫吧!”元若蓝当即语塞,这和之前有什么区别?

  “小小姐,好消息,特大好消息。”便在此际,道清脆的声音响起,随即元若蓝便见到佳儿急匆匆的向她跑来。

  佳儿没有注意到顾文渊的存在,急急忙忙的开口,“你知道么,昨天我们离开皇宫后,皇宫中发生了件大事,那古榀竟然和古晴发生了那种关系,还正巧被安普王妃给抓尖在床,不知是谁有意为之,这件事已经传遍集市,哈哈,笑死我了,对了,小姐,这该不会是你干的吧?貌似除了小姐不会有人这么阴险了。”!!

  第三十九章启程离开

  佳儿目光灼热的看着元若蓝,清澈的大眼里闪烁着崇拜的星光,难怪小姐说第场好戏即将开演,这果然是场好戏,此时的安普王府已经乱的不成样子,更有人暴出,安普王爷和古晴发生那种事,已有三年之久,可怜安普王妃直被蒙在鼓里。只是想到安普王妃那副高傲不可世的样子,佳儿便感觉十分解气,谁让那家都不是什么好人,

  “你不是想知道昨天我让青龙干什么去了吗?他便是去做这件事情。”元若蓝微微抬颚,视线落在前方的小河之中,注视着顺着河水漂流的荷叶,黑眸中划过寒意,“不过,这只是刚开始而已。”

  顾文渊抚摸着精致完美的下颚,凤眸始终凝视着那张绝色的面容,缓缓勾起唇角,展露出抹魅惑人心的笑容。蓝儿,本王似乎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

  夜色如水,晚风撩人。

  元家后院之中,白枫抱住元若蓝的腿不愿撒手,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挂满泪水,他紧咬着粉嫩的嘴唇,如同小猫般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凝视着元若蓝:“姐姐,你真的要丢下小枫儿吗?枫儿不要离开你。”

  望向小人儿楚楚可怜的小脸,元若蓝心底软,柔软的掌心轻揉着小人儿的脑袋:“小枫儿,姐姐很快就会回来,并会把爹爹给带回来,而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娘亲就由小枫儿来守护,可好?”

  账眨大眼睛,小人儿擦拭掉眼眶中的泪水,勉强的露出抹可爱的笑容:“恩,枫儿会保护好娘亲,等姐姐回来。”

  叹了口气,元若蓝的视线从小人儿稚嫩的脸庞收回,黑色的眸子看向面露担忧的兰心,微微笑:“娘亲,放心吧,我会平安归来,这段时间,古天国会有些不太平,你就随念溪去暗夜阁,会有专人保护你们,而佳儿也会随你们同去。”

  兰心的眸中还是隐约带着忧虑,为了让元若蓝放心,她亦是扬起温柔的笑容:“若蓝,你直都很有主张,所以不管你要去做什么,娘亲都会支持你,只要你记得,娘亲和小枫儿会在这里等你归来。”

  元若蓝心底松了口气,向着念溪点了点头,将他们两个送走之后,她便能安心的去参加玄者大会。

  “玄鹰,玄豹,如今三年过去,你们可以回玄兽森林了。”随即,元若蓝的目光转向玄鹰与玄豹两兄弟。

  玄鹰左手拿着壶酒,右手拿着只鸡腿,吃的正香,忽闻元若蓝的话,顿时愣了下:“这么快就三年了?可是,我还是觉得外界的生活比较好,四哥,我们可不可以不要回去?”

  “不行,”玄豹厉声拒绝玄鹰的要求,两眉轻敛,抬眸望向元若蓝,淡淡的声音飘荡在夜空中,“今晚来找你,也是为了向你告辞,我和五弟必须回到玄兽森林,若老大他们几个从闭关中走出,得知我们三年都不在玄兽森林,我们难逃罚。”

  “可是”玄鹰不舍的看着手里的美酒与美食,如果回到玄兽森林,他就再也无法品尝到如此美味了。可他也明白,玄豹说的是事实,他们必须在老大闭关而出之前回到玄兽森林。

  “狐天!”

  元若蓝的目光扫,被她扫到的雪狐猛然吓了跳,后退了几步,蓝眸凝聚着满满的委屈:“主人,你不会是想赶我走吧?我知道我比较懒惰了点,好色了点,但是,三年前我就发誓,这辈子追随主人,主人,你千万不要赶我离开。”话落,雪狐直接向着元若蓝扑了过去,然而,道火红的影子挡在元若蓝的面前,直接伸出腿,毫不客气的脚踹了过去。

  “滚!色狐狸,离老子的主人远点,听到没有?否则老子把你烤了吃。”朱雀恶狠狠的瞪了眼雪狐,张开手掌,他的掌心漂浮出缕火苗,旺盛的火苗在月光的照耀下散着白色的光晕。

  雪狐狠狠的打了个寒颤,在元若蓝的身边,它最忌讳的就是这脾气火爆,浑身冒火的朱雀。因为,它可不想成为烤狐狸

  “狐天,你立刻去我的玄灵戒指中修炼,不到能够化为人形,不许出来,青龙负责监督,”元若蓝刚说完此话,便看到青龙的脸庞掠过欣喜,眉头不着痕迹的皱,“还有,青龙,你不许偷吃我玄灵戒指中的丹药。”

  娃娃脸上的笑容僵,青龙撅起唇,颇为不愿的应道:“主人,我知道了,保证不偷吃。”

  最后,元若蓝将目光落在那沉默不语的青年身上。

  该青年身着袭黑衣,容貌英俊非凡,脸部轮廓分明,头墨发用黑色束带挽起,身形笔挺而修长,亦是位不可多得的帅男只是他从刚才起就保持着沉默。

  “玄武,想必不用多久,古榀就会和古战开战,我给你的任务是,帮助古战。”元若蓝勾起唇角,眼底划过抹算计,“当然,我不是让你帮古战取胜,而是保持平衡。”

  玄武微微怔,他知道元若蓝定有自己的理由,故此只是在旁安静的听着她的吩咐。

  “古榀背后有个势力相助,若古战无人相帮,则会输得很快,所以我需要你用暗夜阁的名义帮助古战,敌强则强,敌弱则弱,切坚持到我回来,”嘴角缓缓浮现出冷笑,元若蓝握紧双拳,说道,“我不会放过古榀,同样也不愿放过古战,我要让古战感受到,这场战争是多么的不易,直到他取得胜利当他欣喜若狂的时候,再狠狠的将他打下地狱。”

  闻言,众人都不觉感到寒意袭入心底,却没有人同情古战。

  如果没有昨天宴会的幕,恐怕元若蓝也不会下如此狠手,因此所有的切,都是古战自作自受,怨不得任何人。

  “另外,玄武,派人去寻找元茗希的下落,这么长时间还未回来,大概遇到了危险,”话落,元若蓝的目光扫过身旁四人,“元风留守元家,朱雀,龙飞清,元冰月,元非零,你们四个随我去参加玄者大会。”

  当诸多事情安排完后,五人便趁着夜色悄然离开元家。只源于顾文渊的态度,让元若蓝充满警惕,若此刻不走,明日肯定无法独自离开她可不想在实力还未强大到与顾文渊相比前,招惹上这样个甩也甩不掉的麻烦。所以元若蓝方才做出这番决定来

  翌日,天明

  飘着淡香的闺房内,个美到如同妖孽般的男人紧握着手中的宣纸,俊脸铁青,手掌猛的用力,再次张开,清风从窗外吹进,从他的手中吹落了地的碎纸屑。“女人,竟然敢给本王留书出走,你最好祈祷别让本王抓到你!”!!

  第四十章前往龙家

  天禹国,处于风云大陆的最东部,由于旁边便是万年不化的雪山,是以,这里年四季都为寒冬,飘雪不断。然而,天禹国却是四国中最为强大的国家,并且四大玄力家族之的南宫世家,便伫立在这天禹国内。

  近来,因举办玄者大会的缘故,诸多人皆是往天禹国赶来,但大部分都是为了观看玄者风采的武者。此时,在繁荣昌盛的街道之上,有五个格外引人注目的存在。

  那五人皆有着杰出的容貌,只见走在中间的是位少女,袭白衣与满地的皑皑白雪相映成辉,她的五官极其精美,眼如墨般漆黑,鼻梁高挺,淡淡的唇线勾绘出薄唇,而她无疑是这群人当中最为惊艳的人物。

  少女的左右两旁,则是站立着男女。其中的少年从头到尾皆是红色,冷风呼啸而过,那头红发在风中狂舞而该少年的长相正如他的性格,火爆而嚣张,仅需眼,便知道他是不可招惹的人物令人惊奇的是,少年踏过的地方,厚厚的积雪竟然融化了。

  至于另位女子,手中则握着把长剑,绝色的脸庞毫无表情,目光冰冷无情,被她视线所及之人,皆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只是,女子在看向身旁的白衣少女之际,冷漠的容颜竟然扬起浅浅的笑容。

  “主子,离玄者大会召开还有段时间,接下来,我们该去往何处?”

  “这段时间,客栈大概爆满,所以我们必须另寻他处,”白衣少女抚摸着下颌,冷风拂起满头青丝,她皱眉思索片刻,转头望向身后沉默的两人,道,“龙云飞,元非零,你们两个可有什么想法?”

  随在她身后的,是两个同样杰出男子。个俊美冰冷,个眼里带有野兽般的光芒,可无例外,此二人都对面前的少女唯命是从。

  龙云飞微微愣,眸中划过异样的光芒,他张了张口,正想说些什么,猛然间,前方道充满惊喜的声音传来:“大少爷,大少爷真的是你吗?老奴没有眼花吧?真的是大少爷?”

  笔挺的身躯骤然僵硬住了,龙云飞缓缓仰头,不远之处,道苍老的身影清晰的映在他的眼瞳里。顿时间,他的心里涌现出复杂,望着来人,僵硬的容颜硬生生的扯出抹微笑:“老管家,近来可好?”

  “大少爷,没想到老奴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少爷平安。”老者老泪纵横的望向龙云飞,头白发在这雪地中显得格外刺眼,单薄瘦弱的身形,更显了几分沧桑,“当初二夫人的死,对大少爷是很大的打击,只是没想到,大少爷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这走,便是三年之久,家主和老家主都派人去寻找少爷你,可是”

  失踪?龙云飞冷笑声,若不是那个女人追杀他,他岂会无家可归?可笑龙家的那些人,依然被蒙在鼓里。在龙家,掌权做主的虽是他的父亲龙天翔,但父亲性子懦弱,便是连心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致使母亲临终前都抱着对他的恨意而爷爷纵对他万分疼爱,却已年老,也无法护的了他周全。整个龙家,似乎已成了那女人的天下。

  “老管家,这次我回天禹国,并不是为了龙家,”龙云飞摇了摇头,嘴角泛着丝苦涩的味道,“龙家,我是不会再回去了,从此之后,我龙云飞只是龙云飞,不再是龙家的大少爷,老管家,你还是回去吧。”

  “可是,大少爷,老家主他十分思念大少爷,难道你真就忍心让年迈的老家主为你伤心?”

  龙云飞浑身颤,如果说龙家有他放不下的人,那也仅有龙家的老家主龙辰落,那个唯支持娘亲,从小宠爱他的爷爷

  “主子,我们去龙家吧!”元非零扫了眼龙云飞,目光转向元若蓝,他的表情依旧冷漠如冰,只是,从他的话语中却可听出,他有颗火热的心。

  回想起龙云飞的过去,朱雀的火眸中闪烁着两簇旺盛的火苗,仿佛要从中跳出来:“主人,我赞同元非零的想法。”

  主人的属下,就是他朱雀的同伴,所以伤害龙云飞的人,他绝不放过,若不把龙家闹个底朝天,他就不是朱雀!而这,才是朱雀劝说元若蓝入住龙家的缘故。

  “我支持主子的决定。”元冰月见两人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沉默半响之后,方才开口说道。不管主子做何决定,她都会永远支持主子。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便去龙家吧!”白衣飞扬,元若蓝抬头望向那片纯净的蓝天,淡淡的声音飘荡在寒冷的空气中。

  老管家诧异的看向这风华绝代的少女,委实不明白,她为何能决定少爷的去向?不过,想到少爷愿意回去龙家,他心头不觉松了口气如果能看到少爷平安归来,老家主说不定能解除心病。

  龙家,是天禹国第武学世家,地位如同在古天国的念家,然而,因天禹国强于古天国的原因,龙家的实力亦胜于念家。

  静谧的午后,道惊喜的声音流传在整片龙家

  “大少爷回来了,失踪三年多的大少爷终于平安归来了。”

  龙云飞跟随着老管家踏入龙家门槛,打量着这熟悉又显陌生的院落,僵硬的嘴角扯动了下,心里怀着深深的复杂,就在这时,行人迎面走来,在望见其中个装扮华丽的贵妇后,那双眼里再次露出野兽般凶狠的光芒。

  “飞儿,飞儿你回来了?”龙天翔停下步子,目光中浮现出激动之情,无论如何,龙云飞都是他最爱的女人所生的孩子,亦是龙家的骄傲,看到他平安归来,他如何能不激动?见到自己这懦弱的父亲,龙云飞冷淡的点了点头,甚至连句久别重逢的问候都没有。

  该死!这臭小子怎么回来了?贵妇眯起尖锐的眸子,抹阴险的光从中划过,随后,涂满脂粉的脸庞扬起虚伪的笑,迈着莲花步走上前去:“飞儿,你这个不孝顺的孩子,为何到处乱跑,三年未归?难道你不知道,你爹和你大娘我,是多么的的你吗?”

  就在贵妇想要挽起龙云飞的手之前,龙云飞的眸中划过凶光:“清平公主,三年前发生什么,想必你不会忘了吧?”

  “你”清平公主脸色变,目光亦变得锐利起来,“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的失踪,还和本公主有关系?别忘了,本公主不只是你大娘,更是天禹国的长公主,嫁入你龙家,是你们龙家几世修来的福气,就凭你那无权无势的亲娘,有什么资本和本公主相比?她连给本公主提鞋都不配!”

  双拳紧握,此时的龙云飞,仿若化为头野兽,凶狠的目光牢牢的锁定着清平公主:“你找死!”

  龙天翔瞥见清平公主铁青的脸色,脸庞闪过慌张,快步跑上前来,挡在她的面前,满脸怒意的望向龙云飞:“飞儿,你在干什么?谁允许你如此对你大娘说话?还不给她道歉!”

  闻言,龙云飞并没有任何的失望,毕竟没有消,又何来的失望?“向她道歉?她配吗?”

  “放肆!”龙天翔面容骤然变,这臭小子,难道就不知道他如此做,都是在帮他吗?若惹恼了清平公主,便是他都救不了他,“真不知道灵儿是如何教导你的,立刻给我道歉,否则按照家规,目无尊长者,逐出家族!”!!

  第四十章暂时留下

  冷笑声,龙云飞的唇边带着嘲讽的笑意,那双如野兽般的眸子中,夹杂着毫不掩饰的仇恨,不知为何,龙天翔看到他的目光,心头猛地颤,似乎感觉自己,即将完全失去这个儿子。

  “别在让我听到你在提起她的名字,那对母亲来说,是种侮辱!”

  “你”龙天翔气的脸色铁青,浑身颤抖不已,他想也没想扬起宽大的手掌,狠狠的扇向龙云飞的脸颊。

  见此,老管家大惊失色,急忙喊道:“家主,不可!”

  然而他的话刚落,就被眼前的幕吓傻了只见龙天翔的手掌在接近龙云飞的脸庞之际,被他给牢牢的抓在手中,再也无法移动分毫此时的龙云飞,目光透着冷意,仿佛眼前的人,不是他的父亲,而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你没有教训我的资格!”狠狠的甩掉龙天翔的手,龙云飞字顿的说道。

  这刻,被愤怒冲破头顶的龙天翔,根本未去想为何龙云飞能够抓住他,他只知道,这逆子三年在外,养成了这般忤逆的性格,既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