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与元若蓝打个招呼的夏临天,望见这两人的世界不容任何人的打扰,仅能暂时压制住内心的迫切。

  旋即,夏临天把武胖子拉到旁叙家常,而武胖子只能在旁小心翼翼的恭候着,看到这番情景,李铭的心微微颤,感觉有些不妙。

  “哈哈,武公子,恭喜恭喜啊。”

  李铭大笑两声,拱了拱拳,旋即给旁的李倩使了个眼色。

  “听说李公子爱慕小女,不知李公子可愿与小女喜结良缘?也好了却做父母的件心事。”

  若是当初,他可以不用出卖女儿的幸福,因为夏临天是不会允许夏茵茵和武胖子交往,八方城还依然为三家鼎力状态。

  可如今,武胖子减去身赘肉,夏临天也就不会阻拦,无论如何他都需破坏这场婚事!

  “爹!”

  李倩姣好的面容微微变,她确实看走眼了,若是以往她还会接受父亲的敌意,可如今

  美眸掠过那俊美妖孽的红衣男子,李倩咬了咬红薄的唇,说道:“我不会嫁给他!”

  “放肆!”

  李铭大喝声,打断了李倩的话:“武家少爷英气俊朗,天赋卓越,哪里配不上你?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立刻给我退下!”

  娇躯颤抖下,李倩的眸中泪光闪烁,她这副模样,顿时令场中之人狼性大发。

  “武公子,你的决定?”

  微微抬了抬下巴,李铭扫了眼面色铁青的夏临天,脸上带着得意之色。

  以武胖子对他女儿的片痴心,不会不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同时,所有的目光齐聚于武胖子的俊脸上,心中都不禁有些艳羡

  “李倩配不上他。”

  望着此幕,元若蓝轻揉着手掌,眸光微闪,唇边勾点笑意:“而且,自从你进门起,李倩的目光就没移开过你。”

  “夫人,你是在意为夫?”手臂伸,顾文渊把身旁的女子拉入怀中,红唇凑上前,炙热的呼吸打在元若蓝的耳旁,那妖媚的声音带着魅惑。

  “那为夫把她的双眼废了可好?”

  此时,元若蓝趴在顾文渊的胸膛上,明显可以听到他心脏跳动的身影,忽然,感觉某人的呼吸重了几分,急忙从他的身旁爬起。

  “妖孽,你还真是残忍。”

  不过,她倒很是喜欢

  “为夫的温柔都给了若蓝你,对于其他的人,尤其是那些细菌自然不能留情,而且”话音顿,顾文渊唇角上扬,凤眼里的笑意更甚,“为夫只允许若蓝你的注视,其他女人既然看了,那就该做好被废双目的准备!”

  虽然说着这般血腥残忍的话,顾文渊俊脸上依旧带着绝世妖孽般的笑容。

  “什么?娶李倩?”

  就在这时,前方传来武胖子惊愕的声音。

  夏茵茵微微愣,看着武胖子惊愣的模样,下意识的握了握粉拳,清澈的眸中闪过抹不易察觉的黯然。

  可是,突然间,武胖子的脚步急速向后退去,急忙摇了摇头:“不行,这绝对不行,李倩已经说过我丧失了追求她的资格,我也首肯了,男子汉大丈夫,言既出驷马难追,我既然说过不在追求她,那我就必须做到。”

  纵然这话是在心中说的,但他毕竟也作出了这番决定。

  放弃了就是放弃了,他武胖子说到做到,何况他忽然发现自己对李倩也不是那么喜欢,当初也只不过源于她是第美女而已。

  看来找媳妇不能只看外表,还应该观察品性

  众人都愣住了,没有任何个人相信武胖子真的拒绝了,他不是很喜欢李倩吗?

  “武胖子,你说什么?”李倩紧握着拳头,脸色铁青的瞪着武胖子。

  她不愿嫁她是她的事,可这武胖子当众拒绝爹爹的联姻,让她失去了面子,而从来都只有她李倩拒婚,容不下其他人拒绝她。

  扫了眼李倩,武胖子鄙夷的道:“我以前是喜欢你没错,但我忽然发现你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空有第美貌的草包而已,又蛇蝎心肠,真不知道我眼前是什么眼光,居然会看上你这种恶毒的女人!”

  闻言,所有人都瞪目结舌,愣愣的望着武胖子。

  这家伙真的是那经常对李倩纠缠不休的武胖子吗?不会被哪个家伙给掉包了吧?

  夏茵茵的心猛地颤,望向武胖子时,目光闪过抹喜意。

  “哈哈,武家小子,你还真经得起诱惑,”夏临天拍了拍武胖子的肩膀,大笑两声,满意的道,“如此我把女儿交给你就放心了。”

  “哪里哪里,夏叔叔你太过奖了。”

  武胖子谦虚的拱了拱拳,只是不知为何,他感到夏临天刚才的话有些不对劲,可偏偏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

  “李家主,还有各位,过断时间便来喝我女儿和武胖子的喜酒吧。”

  今夜,夏临天的心情着实大好,脸上挂着满满的笑容。

  只要这胖子不这么胖,把女儿嫁给他也不错,不然这胖子会把他的宝贝女儿给压垮,到时候又该找谁哭去?

  等等!喜酒?

  武胖子猛然瞪大眼睛,这也太突然了。

  “那个,夏叔叔啊”

  “怎么?武胖子,你不愿娶我的女儿吗?”眯了眯眼,夏临天危险的注视着武胖子。

  不愿意,他死都不愿意!

  武胖子急忙在人群中搜索着可以求救的人,突然记起他娘老子都没来参加晚宴,感情这两个家伙早已猜到晚宴的这幕,所以才不来?

  “武胖子?看来你还真不愿意?”

  充满威胁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武胖子打了个寒颤,急忙收回目光,讨好的笑道:“哪里哪里,娶夏茵茵我巴之不得,又哪会不愿意?我刚才只是在思考什么时候成亲比较好。”

  闻言,夏临天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

  而夏茵茵则俏脸通红,嗔怪的瞪了武胖子眼。

  这眼立刻让武胖子的心跳了下,没想到夏茵茵也会有这小女儿的面,旋即想到昨天抚上他脸颊的手,俊脸不禁红了起来

  “哈哈,夏家主,恭喜恭喜啊!”

  见此,众人都起身道喜,至于那面色铁青的李铭则被人忽视了。

  武夏两家联姻,注定没有李家生存的空间

  忽然,宴会厅外传来道突兀的声音:“夏叔叔,茵茵早已经是我定下的女人,你怎么能把她嫁给别人?”

  听到这句话,夏临天和夏茵茵的面色齐齐大变。

  众人循声而望,便见月光下,袭青衣迈入而入,男子俊颜带笑,那双鹰眸却锐利非常。

  “萧何!”夏茵茵俏脸大变,望着萧何的目光夹杂着毫不掩饰的怒火,“萧何,你来这里干什么?这里不是你这种人来的地方!”

  紧握着拳头,强烈的恐惧令夏茵茵娇躯颤抖起来。

  武胖子从没见过这般的夏茵茵,于是他望向萧何的视线渐渐不善起来。

  “萧何?他姓萧,难道是两方城萧家的人?”

  “萧家在第八层中有着强大的地位,可萧家的人怎么会来到八方城?”

  “看来萧家的公子看中了夏茵茵,这次两家的联姻可危险了。”

  众人皆是摇头叹息,仅有李铭整颗心都雀跃起来

  “茵茵,本公子对你见钟情,你早已是本公子看中的女人,这辈子你要嫁人也可以,那个人仅能是本公子。”

  打开折扇,萧何的笑容带着势在必得。

  席位上,元若蓝轻品着茶水,并没有急着出头,只是静静的观看着面前所发生的幕

  “萧何,你闭嘴!”抑制住颤抖的娇躯,夏茵茵愤恨的瞪着萧何,“本小姐就算死也不会嫁给你这种衣冠禽兽!你要娶本小姐也不是不可以,可那只会是具尸体!”

  笑容收敛,萧何淡淡的扫了眼夏茵茵:“茵茵,你可知道我对你已经足够容忍,如果换成其他的女子,如今已是具死尸!”

  他就算只是萧家的旁系,也不是般家族的人可以违抗!

  “茵茵,”武胖子伸手抓住夏茵茵的手臂,把她给拉到自己的身后,旋即望向萧何,“抢别人的未婚妻,这就是两方城大势力的作风?有本大爷在这里,我看谁那么大胆敢动茵茵!”

  夏茵茵的身躯微微颤,愕然的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青色身影。

  虽武胖子减肥成功,体型没有那般庞大,但此刻的他在夏茵茵眼里是从没有过的高大

  李倩同样惊愕的望着武胖子,原本他以为这胖子长相丑陋,又是个庸夫,所以根本不会多看他眼,谁知他竟然是这般的勇敢。

  到了这时,李倩才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是看走了眼。

  “哼!就凭你也有资格守护茵茵?”萧何不屑的冷哼声,折扇挥,刹那间道凌厉的风射向武胖子。

  “胖子!”

  夏茵茵面色大变,双眸中充满愤怒。

  “萧何,你敢动他,我辈子也不会原谅你!”

  闻言,萧何仅是冷笑声,他纵然看上这个女子,也仅不过是猎心起罢了,并且他想要获得的仅是她的身体。

  至于她的原谅不原谅,又与他有何干系?

  武胖子偏头险险的躲过了萧何的攻击,咬着牙道:“茵茵,你别怕,本大爷会保护你,像他这种强抢民女的人,本大爷最看不过。”

  “可是胖子,你的腿都在发颤。”夏茵茵扫了眼武胖子,目光中含着担忧。

  “哈哈,”武胖子掩饰的干笑了两声,“本大爷只是关节抽筋而已,你不用担心,本大爷才不会怕这种混蛋,更不会让他伤害到你。”

  “胖子”

  夏茵茵看到武胖子明明害怕的要死,却还牢牢的站在她面前,那双眼里溢满感动。

  “萧公子!”夏临天面色变了又变,终于忍受不住步上前去,说道,“你”

  鹰眸锐利的扫过夏临天,萧何打断了夏临天的话:“夏叔叔,我是看在茵茵的面子上喊你声夏叔叔,你别真以为自己能和我平起平坐,今夜你未曾经过我的同意便将茵茵嫁于他人,此事我还没找你算账,而幸好我来的及时,不然你夏家绝无法承担我的怒火!”

  他可不喜欢他的女人被其余男子给污染,否则他必将毁了这两个家族!

  紧握着拳头,夏临天铁青的面上闪过怒火和愧疚,若不是自己提出要联姻,也不会把武家给拖下水。

  哎,他对不起武家啊!

  “不过”声音顿了下,萧何冷笑道,“这个男人纵然还没有玷污我的女人,但本公子也不会放过他!”

  “轰!”

  语罢,强大的杀气弥漫而出,如潮流般涌向武胖子。

  感受到萧何强大的气势,所有人都不禁有些愕然。

  “神皇高级?萧公子竟然是神皇高级?”

  “天哪,这么年轻的神皇高级,也太过变态了。”

  “他不愧是萧家的人”

  面对着众人的吹捧,萧然有些得意,在萧家他的地位只是旁系,但却是旁系中的第人,天赋自然不差,也是旁系中第个在三十岁突破神皇的人。

  如今又过去些年,实力早已攀至神皇高级,到达巅峰亦指日可待。

  可是,就在这当即,旁边传来股强悍的气势,两道气势相撞在起,爆发出强烈的响声,震得整个宴会厅都颤抖下。

  “是什么人?”

  萧何收了手,眯起鹰眸,眼中射着冷芒。

  “妖孽,你觉得这糕点如何?”

  突如其来的声音瞬间吸引众人注目,旋即所有人同时望向角落中的两抹身影

  “若蓝喂的自然不错,”顾文渊张口连同元若蓝的手指起含住,凤眸含着满满的笑意,“为夫真想若蓝这生都这样喂给为夫吃。”

  抽回手指,元若蓝有些无语的扫了顾文渊眼。

  “刚才便是你们插手?”萧何眼睛微眯,在看向元若蓝时眼中划过惊艳。

  这女子绝色倾城,颇为难得,可惜的是她的身上带着其他男人的气息,而他从来不喜欢被其他人享用过的女人!

  元若蓝看都没看萧何眼,微微笑:“妖孽,你可有听到狗叫?”

  “狗?为夫没有听到,若蓝你确定是狗吗?”红唇扬起浅笑,顾文渊的眼中闪过戏谑,“为何为夫感觉那是只猪呢?”

  “是么?”双眸微眯,元若蓝满脸笑意的看着顾文渊。

  见到元若蓝眯眼的动作,顾文渊俊美的脸庞急忙挂上讨好的笑容:“夫人你是什么就是什么,就算他是猪,为夫也要把他变成狗。”

  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彻底激怒了萧何。

  “你们找死!”折扇扬,萧何快速冲向了两人。

  “烦躁!”

  元若蓝皱了皱眉,眉宇间闪过抹不耐,然后众人便见她随便的罢了罢手,萧何的身体顿时抛飞出去,狠狠的摔落厅外。

  众人的嘴巴都张成型,目瞪口呆的望着元若蓝。

  “老老大太变态了!”

  这刻,武胖子对元若蓝的崇拜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如果有天,元若蓝告诉他她已步入神尊,武胖子也会深信不疑。

  李倩紧握粉拳,双眸掠过嫉妒和愤恨,却又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确实厉害。

  可是她不该得罪萧家之人,若是那个男子知道萧家的强悍,必然会离开她,没有人会选择为个女子与萧家为敌

  眼神微闪,李倩嘴角勾着冷笑。

  可惜她如意算盘又该打空了,身为半至尊与九幽之王的顾文渊,完全能在这八层横着走。

  “咳咳!”干咳了两声,萧何爬起身,鹰眸阴沉的锁定着元若蓝,“今天的事情我萧何必将铭记与心!”

  语罢,他挥了挥衣袂,转身离开了宴会厅。

  李倩眸光流转,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快速追了出去

  月光如水,沉静悠然。

  夏家大门前,萧何擦拭掉嘴角的血迹,向着地上啐了口唾沫,说道:“妈的,夏茵茵,还有那女人,你们给本公子走着瞧!”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道清脆动人的声音。

  “萧公子,请稍等片刻!”

  脚步微微停,萧何转头看向追来的女子,面色冷漠的道:“你有什么事吗?”

  “萧公子,”咬了咬薄唇,李倩的眼中闪过狠厉,“我想请萧公子帮忙对付个人,若是萧公子愿意帮我,那我愿意委身与萧公子。”

  这男人凭借容貌不如那红衣男子,却背景强大,若是能与她搭上关系,那么

  “有事就快说吧!”

  “我想请求萧公子帮我杀了那白衣女子,但是别伤害她身旁的男人。”

  对于那个红衣男子,她李倩势在必得!

  美眸闪过阴险,李倩勾唇轻笑,娇躯向着萧何靠去。

  在她看来,她的容貌更胜过夏茵茵,既然萧何能看上夏茵茵,没有理由拒绝她的邀请

  “砰!”

  然而,在李倩即将靠近萧何的身体时,萧何向旁边闪,顿时那具香软的娇躯落在地上。

  这突然的变故让李倩愣住了,她爬了起来,面露羞愤的道:“萧公子,你”

  “抱歉,你纵然有着绝世容貌和八方城第美女之称,本公子却对你这种女人不敢兴趣,多看你眼都会觉得恶心。”

  李倩愣住了,她何时受过这番侮辱?

  夏茵茵那个贱人又有什么地方比的过她?

  “另外”萧何阴冷的笑,伸指挑起李倩的下巴,“这张脸蛋长的还真是漂亮,可惜本公子从来不喜欢自动送上门的女人,这种女人与青楼女子有何区别?只会让人感到下贱,你说是吗?李倩小姐!”

  在来之前,他就查过八方城的几大势力,自然知晓李倩平日的作风。

  李倩羞愤的咬着嘴唇,美眸中蕴含着浓浓的水雾。

  “记住,别再来纠缠本公子,不然这八方城内,想必有很多人愿意与你度!”松开了手,萧何用手帕擦拭了下手指,不屑的扫过李倩的面前,遂转身离去。

  然而,萧何刚走了几步又忽然停下步子。

  只见他那张俊脸霎时苍白,冷汗滚滚而落,萧何不禁握住拳头,奈何全身无力,视线亦开始渐渐的模糊。

  忽然,元若蓝伸手将他打飞的情景再次映入眼帘,萧何的身体不禁颤,那个女人对他做了手脚,可他竟然没有发现!

  望了眼背后的夏家,萧何强撑着向前走去。

  若是轻易放过他,那她就不是元若蓝了,她只不过是在那瞬间,借助着掌风把阳儿无聊时炼制的透明色药粉撒入他的体内。

  从今往后,他体中的玄气会被慢慢吞噬,直至化为虚无,并且每次吞噬时,他都会感到疼痛难耐,体力全无。

  至于为何不当场灭了他,是源于不想因此给武家带来麻烦罢了。

  她和顾文渊确实不用怕这萧家,可若在他们离去后,萧家向武夏两家展开报复?纵然她可以冷血无情,却不愿因自己给其他人带来毁灭之灾。

  翌日,晨光初亮,元若蓝和顾文渊就要离开八方城,对于两人的离去,武胖子家和夏茵茵都感到不舍,但也明白无法阻止。

  城外,顾文渊忽然停下不字,见此,元若蓝转头问道:“妖孽,怎么了?”

  “若蓝,你先去两方城,我还有些事要处理下,不过我很快就会去两方城与你会合。”顾文渊凝视着面前的女子,凤眸中含着满满的笑容。

  “好。”

  元若蓝愣了下,并没有问原因便点头答应了。

  “若蓝,你不问我为什么吗?”

  “你若想告诉我自然会说。”

  闻言,顾文渊的笑意更甚,俊美如妖孽般的容颜上带着感动。

  “原来若蓝是这般信任为夫,为夫也并没有什么大事,仅是让黑零前来这神尊墓地,原本该早实行,因为舍不得若蓝你,所以就拖到了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