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2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他的背景?

  “灵心石?”白枫勾唇冷笑,“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把灵心石交给你们!”

  而且他明白,当自己交出灵心石之日,就是他命丧黄泉之时,罗家是绝对不会让他离开。

  “小子,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给我上,只要不死就狠狠的折磨着他!就算把他的手脚都给剁了也没关系,以免他偷跑!”

  “是,大长老!”

  罗家护卫皆冷笑着提剑上前,断人手脚向来是他们的爱好。

  面对着凶神恶煞的护卫,少女紧拽着白枫的手臂退到了墙角,娇小的身躯挡在他的面前,说道:“枫哥哥,你就在我的身后好了,我会保护你的。”

  “哈哈!”大笑两声,大长老的声音更加不屑,“你就凭个女人保护吗?男人当到你这份上也太丢人了吗,像你这种人怎么好意思活在世上?”

  闻言,白枫始终面无表情,只是那被枷锁勒出血印的双拳却不禁握起。

  “你放屁!”

  愤怒之下,少女再也不顾形象的爆出句粗口,那张娇俏可爱的容颜涨的通红,眸子死死的瞪着大长老。

  “枫哥哥最勇敢了,为了帮他姐姐的忙,不惜身入险境,连上几层的禁地都给闯了,好不容易完成了怪老头的任务回到这里,才获得了灵心石,枫哥哥不是废物,他是世上最勇敢的男子,你敢为你的亲人闯险境吗?”

  纵然那时身旁有天皇的保护,可他依旧几次差点遇险,只当时他仅想着能够帮大姐做些什么,如果寻到灵心石,便能让她的师父早日恢复肉身。

  如此,她身边的实力就更强。

  毕竟为茯神炼制躯体所需的材料白枫亦是知晓,故此他来到神尊墓地之后就开始打听着三种晶石的消息。

  白枫猛的怔,望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娇小身影,清澈的眸中划过异样的光芒。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仅有白痴才会为别人去冒险,而你们两个都是这样的白痴,如今就由老夫亲自出手对付你们这样的白痴!”

  冷笑声,大长老身形跃,手掌带着凌厉的风向着少女拍去。

  “快让开!”

  白枫脸色大变,急忙喝道。

  少女感受到迎面来的压迫,可爱的容颜顿时苍白,只是她不曾向旁躲开,仅由于她的身后站着白枫,若是她让开了,白枫势必会死!

  “两位大人,就是这里了。”

  就在这时,地牢外传来声谄媚的声音。

  话音刚落,抹白衣闪进,元若蓝的目光从少女的身上掠过,看向她身后之人,然而在望到男子熟悉的面容之时,先是愣,旋即怒火充斥在整张眼瞳中

  “大人”

  感受到身旁的压迫,罗家主愣了下,转头间却见那抹白衣徒然划过,身影快速冲向身处于大长老威压之下的两人。

  “轰!”

  袖摆轻挥,道凌厉的风瞬间扑向大长老,震惊之下的大长老根本还没反应,身体就狠狠的向后抛去,以极为难堪礀势的摔倒在地。

  大长老被打蒙了,不明所以的望着那袭盛雪的白衣。

  白衣浅扬,女子站在白枫面前,绝美的脸庞面无表情,黑眸中似带着滔天怒意,而她全身散着强大的气场,使大长老竟然心生惊惧。

  熟悉的背影让白怔住了,像是不敢置信的抬头望去,蠕动了下嘴唇,喉咙里呜咽的发出了两个音节。

  “大姐”

  此时,他的声音干涩沙哑,清晰的落在这寂静无声的地牢中。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奇迹般的令元若蓝的怒火平息下来。

  缓缓转身,元若蓝视线投向满身伤痕的青年,身形闪便已掠至他的身旁,伸手将之扶住,心疼的道:“小枫儿,是我来晚了,你受苦了”

  “大姐!”

  白枫踉跄的撞入元若蓝的怀中,紧紧的抱住这凭空而现的女子,鲜血侵染着的俊颜上闪烁着激动的光芒。

  大姐来了,真好

  微微低下眸子,元若蓝轻轻的拍了拍白枫的背脊,嘴角勾起轻柔的笑容。

  就算小枫儿早已长大成丨人,可在她的心中亦永远是那个粉嘟嘟,需要她保护的小人儿,而她亦愿为他夺得切。

  顾文渊双手抱胸,倚靠在地牢灰暗的门上,红唇带着的看着那对姐弟。

  只是在扫过地牢内的众人之时,凤眸中掠过阴沉之色,可他依然没有动手,只因顾文渊明白元若蓝的怒火需要得到发泄。

  大长老从地上爬了起来,恶狠狠的瞪着元若蓝,愤怒的吼道:“你是何人?竟然敢闯我罗家,简直是找死!”

  显然,这大长老还没有搞清形势,在他看来这女子能掌打败他又如何?那时他完全没有准备,而罗家高手无数,亦不是什么白痴都能的罪!

  “住嘴!”

  不等大长老继续讲出什么话来,罗家主急忙打断了他,旋即脸谄媚的上前:“呵呵,大人,这些都是误会。”

  元若蓝没有理会罗家主,拿出枚丹药让白枫服用下去,然后转身望着罗家主,嘴角不禁勾起抹冷笑。

  “误会?如果我灭了你罗家,是否也是误会场?”

  语罢,元若蓝手掌扬,把紫色雷剑赫然出现于她的掌中,雷光闪烁,发出滋滋的声响。而随着她的逼近,暴戾的气息扩散而出,似带有足矣摧毁罗家的气势。

  大长老愕然的看向罗家主,这个女子是谁,为何会让罗家主这般的恐惧?难道他们这次真的惹上了不能惹的人?

  狠狠的打了个寒颤,大长老后退两步,他们明明打听过这男子的背景,他身后并无任何势力,可这个女子又是从何方冒出的?

  “大大人”咽了咽唾沫,罗家主的面上掠过抹慌张,“这真的是不知者不为罪,我们并不知这位公子是你的弟弟,请看在我们不知情的份上,饶恕罗家这次吧。”

  “罗家?从今往后这第二层内,再无罗家的存在!”

  “轰!”

  “轰隆隆!”

  随着最后字的落下,元若蓝高举起手中的雷神剑,刹那间雷电降落,密集的紫色雷电轰落于地牢内,被雷电所及之人瞬间化为湮灭。

  雷电下,是众人不停闪躲的身影,所有人面露恐慌的面对着这场灭世志在。

  然而,望着面前这幕,元若蓝从始至终都面无表情,并未流露出丝悲悯的神色,渀佛葬身于雷电之下的并不是人类。

  不消片刻,雷电散去,余留下的仅是对湮灭

  “大姐,”白枫微微扬唇,清澈的眼瞳盯着面前的女子,脸庞之上带有青涩的笑容,“我这次终于能帮你些忙了”

  话落,白枫气运丹田,张开口,棵粲然的石头被他吐了出来。

  这灵心石被他置于丹田内,以至于罗家的人搜遍全身都不曾将之找出。

  元若蓝缓缓转身,抬眸端视着面前这张坚定的容颜,心底微微趟过阵暖流,然后拿出块手帕轻轻的擦拭着他脸上的血迹

  渐渐的,那张脸庞露出原本的面貌,只见这容颜俊美绝伦,恍若天人,那嘴角扬着青涩的笑容,清澈的双瞳里干净的宛如汪清泉。

  “若蓝。”

  突然,双手从旁深处,握住了她帮白枫擦拭面容的手,元若蓝转头望去,映入瞳孔的是那妖孽俊美的脸庞。

  “若蓝,你都未帮为夫做过如此事情。”

  顾文渊的语气带着委屈,让元若蓝不由自主生出了种罪恶感,好像自己是抛夫弃子的混蛋般。

  承受不住顾文渊的这种目光,元若蓝急忙收回实现,望了眼旁的少女,问道:“小枫儿,不向我介绍下她?”

  嘴角浅扬,元若蓝的脸庞带有微微笑意。

  那个小人儿终究还是长大了

  “她”白枫微微怔,望向少女,眸里闪过异样的光芒,“东方莹,是我在第五层时遇见的朋友,而她这次闯入罗家也是为了救我。”

  “枫儿,”拍了拍白枫的肩膀,元若蓝微微笑,“个愿意为你闯入险地,并不顾危险的女子,你应该珍惜。”

  初入地牢,元若蓝看见的便是东方莹挡在白枫面前的幕。这幕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由此对于这为了白枫不惧死亡的女子,她还是颇有好感。

  东方莹俏脸红,神色有些局促起来,良久,她深呼吸了口气,嘴角扬起可爱的笑容。

  “姐姐,你就是枫哥哥经常提到的那个女子吗?枫哥哥很崇拜你,所以我直很好奇那位奇女子是什么样子,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姐姐你。”

  “莹儿,初次见面,我也没什么好东西给你,这里面的丹药就当做是给你的见面礼。”元若蓝张开手掌,掌心赫然多出个玉瓶。

  东方莹接过元若蓝递来的玉瓶,开心的笑了起来:“那莹儿就多谢姐姐了。”

  倒是白枫因元若蓝的举止愣住了,在他眼中的大姐纵然不是个会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却也不会对刚见面的陌生人如此热情,现在是怎么了?

  白枫当然不知,元若蓝的热情完全是由于他。

  “这丹药你可以立即服用,往后你的修炼速度将是如今的十倍,直至神尊,而待你到达神尊之后便来找我,我给你接下来的修炼丹药。”

  以东方莹的家世,什么样的珍贵丹药没有见过?

  故此最初并不认为这丹药比家族的更好,之所以如此兴奋时由于枫哥哥的大姐所赠之物,她送的物品即便是颗普通的石头,她同样会感到很开心。

  可在听完丹药的功效后,东方莹完全愣住了,呆呆的望着面前的绝色女子。

  家族中的炼丹师亦能炼制修炼丹药,然功效在到达神皇后便能停止,可这丹药却能让修炼速度在神尊之前都能提升十倍?

  并且到达神尊后去找她,还会有更好的丹药?

  紧握着玉瓶的手微微颤抖,东方莹深呼吸口气,说道:“姐姐,这种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你还是拿回去吧。”

  “送给你的那便是你的东西了。”

  “可是”

  东方莹还想说些什么,白枫忽然出声打断了她的话。

  “既然是大姐给你的礼物,那你便收着吧。”

  闻言,东方莹心中怔,诧异的转头望向白枫。

  枫哥哥如此说,是否证明他的内心都已经接受她了?这个得知令东方莹的心里宛如吃了蜜般的甜,俏丽的容颜之上带着开心的笑容。

  看见东方莹转过来的目光,白枫下意识的转过脑袋。

  但此时,刚才少女奋不顾身挡在他身前,并丢下那番话语的情景再次出现于脑海中,让他的心泛起了丝丝波澜

  “对了,”元若蓝心中猛的动,问道,“天皇呢?我不是嘱咐过他保护你的安全,如今他身处于何处?为何不在你的身边?”

  “天皇他受伤了。”

  “受伤?以天皇神尊级别的实力,能伤害到他的人仅有上几层,难道”

  “嗯,”微微点了点头,白枫叹息声,“我是无意中得到怪老头拥有这灵心石的消息,为了得到灵心石,我答应怪老头去上面几层帮他取物,却由于禁地过于危险,天皇为保护我受了伤,我让他呆在第二层的某处疗伤,自己却去寻找其他人的下落,而在这第二层,能伤的了我的人也不多,谁知碰到了罗家这地头蛇,且中了他们的诡计!”

  想到当日的幕,白枫的眸中闪过丝冷冽。

  “若蓝,”顾文渊拥住元若蓝的肩膀,红唇边的笑容格外惑人,“这次就让枫儿跟着我们起吧,以免再遇到类似之事。”

  “让枫儿跟着?”元若蓝微微怔,视线中划过明显的担忧。

  去往第九层,她连自己的生命都无法保证,又如何能带上白枫冒险?

  “为夫知道你的忧虑,不过”微微笑,顾文渊低头望着身旁的女子,魅惑的道,“若蓝你大可放心,我已让黑零带人前往了九层做下了安排。”

  这时,白枫亦脸期待的看着元若蓝。

  他和大姐分别几十年,相遇仅仅短短几年,而几年内他大部分时间都在青冥府中,若是可以,他不想再与大姐分开。

  “好。”沉默半响,元若蓝终究还是点头应肯。

  不管如何,在她身旁白枫才是最安全的,有她在决不允许有人伤他分毫。

  微微敛目,纤长的睫毛遮盖住白枫眼中的坚定。

  他绝不会让自己成为大姐的累赘!

  “枫哥哥,姐姐,”咬了咬粉唇,东方莹似下定决心,仰头道,“我要离开段时间,只是我相信,我们定会很快见面。”

  离家已久,这次她必须回去趟,不然有些事不解决,仅能成为她追求枫哥哥的阻碍。

  闻言,白枫愣了下,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

  在简单的道别后,两方就分道扬镳,然当元若蓝走出罗家之后,熊熊火焰燃烧而起,瞬间整个罗家便已灰飞烟灭,而整个罗家之人无得以脱逃。

  “小枫儿,你是否该和我说说莹儿的事?”元若蓝转头看着白枫,嘴角勾着浅浅的笑容,可那黑眸中却闪过戏谑。

  “你也大了,是时候该找个女子相伴了。”

  “大姐,你误会了,”白枫挠了挠头,腼腆的笑了笑,“我与她只是朋友罢了,并且她是因为逃离联姻而离开家族。”

  “联姻?”元若蓝先是愣,继而拍了拍白枫的肩膀,“你放心吧,作为我元若蓝的弟弟,你有傲视所有人的资格。”

  “大姐,我都说这只是误会了,我和她”

  抿了抿唇,白枫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只是心中却不觉闪过东方莹娇俏可爱的笑颜。

  “走吧,我们去接天皇,然后就前往第九层”

  到达第九层,亦证明着离最后决战之日不远了。

  旋即两人就已找到了疗伤中的天皇,由于天皇所受的伤非同小可,是以白枫所带的那些丹药无法治愈他。

  而元若蓝寻到天皇时,他却因长时间的重伤为治昏厥过去,于是元若蓝当场根据他的伤势炼制了丹药,直到天皇恢复健康方才离去

  几人刚离去后,道藏青色的身影飘然而落,降在了他们原先所处的山洞之中。

  “奇怪了,我那师父明明是来了这啊,是灵心石内的感觉错误了,还是我晚来了步?”怪老头摇了摇头,旋即闭上双眼,静思片刻,豁然睁目,“他们离开这第二层了?师父啊,你怎么也不等等徒弟,我还有没有搞清楚的问题呢。”

  重重的叹了口气,怪老头有些委屈的道:“算了,谁让她是师父呢,这第二层我也呆了数百年之久,是时候离开了,反正我怪老头决定了,从今往后就在师父手中做事。”

  话音落下,身影闪过,那苍老的身躯徒然消失于山洞内

  通天塔,九层。

  浓郁的玄气迎面扑来,元若蓝微微抬头仰望着蓝天,说道:“以这里玄气的浓郁,修炼起来必然事半功倍,更甚至这浓郁程度仅弱于青冥府。”

  突然,白枫身体怔,面露欣喜:“大姐,我似乎有了感悟”

  “感悟?”元若蓝收回眸光,视线落在白枫俊美的脸上,“小枫儿,恭喜你了,稍后你便去闭关,我相信不消几日,你就可成为半至尊。”

  白枫微微笑,只是这实力还是不够。

  “若蓝,我们走吧,”顾文渊转头望着女子,凤眸含笑的道,“黑零他们早已经在等待了,呵呵,为夫还有个惊喜要给你。”

  这通天塔极大,尤其是层数间的距离,因此九幽界的人来到这九层已有数月之久。

  微风拂过,那袭月牙长袍在风中轻扬,白发如雪,天皇低头看着那仅连的双手,俊美如仙般的容颜上划过抹不易察觉的情绪

  精致豪华的卧室内,白衣男子慵懒的倚靠着太师椅,手中折扇轻摇,如玉的俊颜上扬着温润的笑容。

  “少主,少主”

  室外,名黑衣男子急速奔跑而进,他拱了拱拳,说道:“少主,您让我留意的那位女子已经来到了第九层,您看”

  “哦?”收起折扇,白衣男子坐了起来,温润的双眸中闪烁着略带兴致地光芒,“那个女子去了何处,你可知?”

  “禀报少主,那行人所去的方位正是夜医门。”

  “夜医门?”微微笑,白衣男子的眼里闪过道光芒,“那个几月前才出现在众人眼中,并且拥有名神品巅峰炼丹师的夜医门?这夜医门初现锋芒,就招惹了蔺家的人,呵呵,看起来接下来有好戏瞧了。”

  不知那个女子,到底能给他带来多大的震撼,他似乎有些期待

  “什么?放你娘的狗屁!凭什么要老子迁移出这灭城?你以为你是谁?蔺家了不起?超神品炼丹师了不起?老子告诉你,老子还偏偏就不走,你能拿老子怎么样?”

  夜医门内,宋烈高傲的扬着下巴,斜瞥了眼面前脸色不善之人,语气颇为狂妄不屑。

  “宋盟主,你先息怒,还是由我来说吧。”老祖宗无奈的叹了口气,这老家伙的脾气太暴躁了,便是连五玄大人都不放在眼里,敢违抗他的话,又怎么指望他与面前这人好好说话?

  “蔺家主,你们还是请回吧,我们是绝不会离开这片地方!”

  老祖宗挥了挥衣袂,虽然他的语气比宋烈要好,却还是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你们真的不走?”蔺关微微皱眉,面色阴沉的道,“希望你们能好好的想想,而且你个神品巅峰似乎没资格看不起我蔺家!”

  咬着牙齿,蔺关恶狠狠的出声。

  自从这该死的夜医门来到了灭城,仅凭个神品巅峰的炼丹师便公然和蔺家争抢生意,并且他只用丹药换取药材。

  可偏偏这神品巅峰手中握有?br/>免费电子书下载b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