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有不少他不曾见过的药方,使他们蔺家输的体无完肤。

  如今已不再是利益的纠纷,而是这夜医门损失了他蔺家的颜面,他如何能够善罢甘休?

  “超神品炼丹师?超神品炼丹师了不起啊?老子连至尊品的炼丹师都见过,又怎么会怕你这蔺家?”

  鄙夷的勾了勾唇,老家伙的语气充满嘲讽。

  “哈哈!”防佛听到多么可笑的笑话,蔺关仰头大笑两声,“至尊品炼丹师?你是在做梦吗?这整个塔内都没有至尊品,不知你是从何处见过?”

  在塔内,除了居住着混沌之王的十层,第九层便是最高层数。而这九层中,最强大的炼丹师有两个,个便是他,另个则是东方世家的首席炼丹师。

  不过虽然两人都为超神品,但无疑东方世家的炼丹师比他要强大许多。

  “信不信由你,”撇了撇唇,宋烈不屑的说道,“没听说过至尊品炼丹师的存在,那只能说明你没有见识,不是什么人都是你有资格见的!”

  “你”

  面色变,蔺关振了振衣袂,容颜铁青的道:“既然我们两家都为炼丹师,那就用炼丹来决定如何?输的方便离开这灭城,永世不得踏入步!哈哈,你不是认识那所谓的至尊品炼丹师吗?有本事就让那人来蘀你出赛。”

  说到最后句话时,蔺关的神色越发不屑。

  在他心中,所谓的至尊品炼丹师是这老头编出的谎言,为的便是在他的面前撑起自己的面子,可惜这谎话只能骗骗那些白痴!

  宋烈刚想张口应下,猛然想起当日大广场的那幕,只能把到口边的话咽回去。他可不想再因为自己的意气用事牵连了那丫头。

  “我会给你们时间考虑,三日之后,你们必须给我答案!是选择与我比试,还是被扫地出门,哈哈!”

  甩了甩衣袂,蔺关大笑两声,转身离去,那抹身影逐渐消失于晌午的阳光下

  “我靠,这该死的混蛋,如果他落在我的手中,我定然要他好看!真是气死我了!”宋烈气的满脸通红,恨不得把蔺关给猛揍顿。

  老祖宗苦笑声,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若蓝丫头在此,蔺家岂还会这般嚣张?

  从始至终,黑零都冷着张脸,周身散着阴森的寒气,对于蔺家上门找茬置若罔闻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盟主,你怎么肚子的火意?有人招惹你了不成?”

  熟悉的声音从厅外传来,宋烈顿时愣住了,转眼望去,在看到那迈入大厅的几道身影之后,激动浮现于整张眼中。

  “丫头啊,你终于来了,再不回来你就见不到我了?”

  见到来人,宋烈假意的擦拭了下眼泪,满脸委屈的说道。

  “发生了什么事?”

  笑意从绝色的脸庞消失,元若蓝神色凝重的说道。

  “还是我来说吧。”

  老祖宗走上前来,把这段时间的事情告知了元若蓝,听着老祖宗的诉说,元若蓝从开始就面无表情,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变化。

  “好,我明白了,如果蔺家再来人,你们派人来通知我,妖孽,我们走吧。”

  黑眸闪过寒意,元若蓝转身朝着厢房走去,她也是时候帮助茯神炼制。

  毕竟在这神尊墓地内,对灵魂会产生极大危害的神器更多,唯有复生才能称得上是个真正的半至尊强者。

  步出门外,元若蓝直视着不远处的假山,问道:“妖孽,宋烈和老祖宗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这便是你给我的惊喜?”

  “这是其中之。”

  “那另外呢?”

  “如今金神也往这里赶,很快就可以到达,还有”微微顿,顾文渊勾起唇角,转眸凝视着元若蓝,“若蓝可有猜出夜医门三字的含义?”

  “夜医门?”抚摸着下颌,元若蓝的眼中划过异芒,“医等同于衣,所以这门派完全以我们的名字命名?”

  顾文渊俊颜带笑,微微低头,在元若蓝的额头上轻轻的印下了个吻。

  “没错,因为这个门派,是你我的。”

  元若蓝抬起眼眸,映入瞳孔的是那张满含温情的俊美面容,此时,顾文渊的凤眸中蓄满笑意,忍不住伸手把她拥入怀中。

  “若蓝,这路走来,你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只是为夫相信,这世上能与你并肩而行,能站在你身旁为你保驾护航之人,仅有为夫人,所以我们必定要同站在巅峰之位,俯览众生,笑看这人世繁华。”

  手指不觉轻抚上脖子上的九幽红晶,元若蓝微微扬唇,黑眸中带有坚定的光芒。

  “定会有这么天的。”

  她相信,很快她就能够与妖孽同站在这大陆巅峰,为这片大陆制定至高无上的法则。

  夜医门的房间顾文渊在之前就吩咐黑零备好,所以两人径自走向厢房,旋即元若蓝就进入闭关,为茯神炼制身躯的状态中

  “你们考虑的如何了?”

  三日之后,夜医门的大厅之内,蔺关再次不请自来,冷笑的望着宋烈与老祖宗两人。

  “是决定与我比试,还是打算被赶出这灭城?”

  “赶?”宋烈撇了撇唇,不屑的笑,“如果蔺家想要动用武力,恐怕早已经出手了,还会在这里与我们谈判?以为老子是笨蛋吗?”

  蔺关面色微微变,眯了眯眼,眼中射出阴冷的光芒。

  没错,若与夜医门战斗只会得不偿失,何况夜医门内也拥有着三个神尊巅峰的强者,除非父亲愿意出手,可父亲如今在闭关中,又怎会为这些小事离开?

  “原来堂堂的夜医门是如此胆小,便是连区区比试都不敢应下,哈哈,就这种样子还敢吹嘘自己认识至尊品炼丹师?”

  仰头大笑两声,蔺关的眉目间尽是讽意。

  就在这时,道狂傲的声音从厅外传来:“比试?我们夜医门应下那又能如何?只要你别后悔就行!”

  听闻此声,蔺关不禁放眼望去,在看到阳光下走来的白衣女子之后,眼神越发阴冷,嘴角勾着嘲弄的冷笑。

  “你是何人?本家主与夜医门的管事者谈话,个晚辈插什么口?”

  因为元若蓝的年龄,蔺关理所当然将之当成了宋烈或者白老祖宗的族人。

  “蔺家主,你是否搞错了?”老祖宗斜眼掠过蔺关,淡淡的说道,“在这夜医门,她才是真正的掌管者,我们夜医门的门主!”

  “什么?”

  心中惊,蔺关眯起双眼,神色逐渐带着分的凝重。

  这个女子是夜医门门主?她到底有什么能力?渐渐的,蔺关收起了那份轻视之心。

  “门主竟然有胆子应下这场比试,那我便期待着门主的到来,不过我会给门主你段时间的准备时机,半月之后,便将是我们两个势力比试之时。”

  语罢,蔺关振了振衣袂,抬步向着厅外走去,很快就已消失于众人视线当中。

  “丫头,你真要应下这比试?只是,那日”宋烈皱了皱眉,眼中闪过明显的担忧。

  虽然这丫头可以炼制至尊品,但明显较为困难,说不定又会遇上与当日相同的情景,那时候的她必然承受着极大的痛楚

  “无碍,我正有想要炼制的丹药,何况”声音顿了下,元若蓝的黑眸中闪烁着隐晦的光,“只有我们夜医门掌握了这个第九层,才会在最后的战斗中占据极大的优势。”

  宋烈想说些什么,终究还是闭上了口。

  “另外,这上面的药材帮我寻找份。”

  手掌挥,道白光射向宋烈。

  宋烈抬手握着白光,摊开手中的宣纸扫了眼,说道:“好,我明白了,虽然这些药材都极为稀有,在神域是绝无法找到。可到这第九层内还没到绝种的地步,半月之内我会寻到,丫头你就放心吧。”

  “炼丹联盟的盟主办事,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难得的,元若蓝打趣起了宋烈。

  这丹药是至尊品中排名靠前的神丹,名为至尊神丹,服用这丹药后,在半至尊往下的任何修炼者皆可提升千年玄气。

  但是若想突破半至尊,可不是借助外物便能成功。而茯神也是灵魂力突破至半至尊后,炼制身躯后才会到达半至尊。

  换成拥有身体的人,灵魂力突破代表着有进入半至尊的希望,却无法直接进行突破。

  此丹她早就想要进行炼制,可惜这里面所需的药材在大陆无法获得,只有进入这第九层方才有着希望。

  把话丢下之后,元若蓝就转身离开厅内。

  这三日来没夜没日的炼制,使她有些疲惫,还是先去休息休息吧

  半月的时光转瞬即逝,这半月之内,宋烈已寻到她所需的药材,而金神亦赶到了夜医门,如今这两人终于能够走到起,倒让元若蓝颇为欣慰。

  此时,大广场上,早已聚满了群众。

  灭城的众人皆已知两方的比试,故此大早的便出现在广场的周围。而蔺家亦早早的到来,迟迟不曾前来的也只有夜医门的众人。

  其实这并不是元若蓝故意迟到,只是昨夜的运动累了,睡就到了大天亮,宋烈几人也识相的没有去打扰,所以等她苏醒之后,已经日上三騀。

  且顾文渊离开的这些年里,元若蓝的夜晚基本都在修炼中度过,并时时刻刻提高着警惕,而似乎仅有在这妖孽的身旁,她方才能放下紧绷的神经,安安稳稳的入睡。

  故此,待元若蓝行人现身于广场时,众人早已等的不耐烦了

  “靠,搞什么,到现在才来我还以为他们临阵逃脱了呢。”

  “勇气到是可加,不过这夜医门内似乎就只有个神品巅峰的炼丹师,虽然这神品巅峰不知从何处得到了些从未见过的丹方,但若凭实力却不是蔺家蔺心大师的对手。”

  “而且夜医门内的那些人似乎以那白衣女子为首,那白衣女子年龄不大吧?真不知道这些人在搞什么鬼,竟以个女人为首!”

  纵然顾文渊与元若蓝并肩而行,可宋烈与老祖宗等都走在元若蓝的身后,因此就给人种以元若蓝为首的感觉。

  对于这些议论之声,元若蓝置若罔闻,径自朝着广场的中央走去。

  蔺关斜眼瞥了眼来人,嘴角勾着不屑的冷笑,而他的身旁站有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赫然便是蔺家的蔺心大师。

  “呵呵,看来这里似乎有好戏瞧啊,本少主来得倒真是巧了。”

  温润的声音宛如阵清泉,汩汩的流过众人心间,带来阵舒畅之感。

  阳光下,白衣男子手摇折扇,俊颜如玉,嘴角勾着清润的笑容,温和的双眸却盯着元若蓝,片刻后方才收回目光。

  元若蓝微微皱眉,白衣男子的这眼让她极为不舒服,就好像她是他的猎物般。

  紧紧的搂着元若蓝的腰,顾文渊俊脸阴沉,凤眸扫了眼白衣男子,妖孽般的容颜之上掠过丝森冷的光芒。

  “是白家的白千风,天哪,千风少主竟然会来到这里。”

  “我不是在做梦?白家在九层中的威名等同于东方世家,只源于这两个家族内都有几个半至尊凡级的强者,而两家中的最强的便是灵级。”

  “白千风少主为九层第天才,亦是诸女子的梦中情人,现在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听着众人的议论,元若蓝方才知这白衣男子的身份。

  “千风少主,”蔺关微微怔,大步上前,拱了拱拳头,说道,“不知少主前来这里又有何指教?”

  收起折扇,白千风温润的笑:“我只是听说这里有好戏瞧,所以过来看看,你们不用管我,该做什么就继续做什么吧。”

  话落,已有人为白千风送上太师椅。

  挥了挥衣摆,白千风大步坐下,慵懒的倚靠在椅背之上,唇角始终勾着温润的笑容。

  “是,千风少主,”蔺关面露恭敬的拱了拱拳,旋即看向元若蓝诸人,说道,“我蔺家所派出的人为蔺心,不知夜医门有何人出赛?”

  “夜医门将由我亲自参赛。”

  随着此话的落下,众人都惊愕的望着那袭白衣。

  她亲自出赛?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如此重大的比试交给她,夜医门就不怕会输的极惨?要知道蔺心大师可是超神品炼丹师。

  该女子岂有那实力击败蔺心大师?

  “你确定?”蔺关冷笑声,说道,“不知你可愿与我打断,若夜医门输了,不但滚出这灭城,并且把你夜医门的丹方全交给我?”

  “可以。”

  元若蓝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这果断的决断令蔺关心中不禁起疑,除非胸有成竹,不然怎会回答如此轻易?还是说他的回答只是在诈辉己?

  通过两次见面,蔺关便感觉到这个女子并不简单。

  “不过若是你蔺家输了,必须光着身子离开灭城,不许带走蔺家任何物品,所以得东西,包括你们的衣物都要留下!”

  如此恶毒的赌注令众人傻眼,震惊的看着那神色淡漠的女子。

  她难道有特殊癖好不成?居然让这群人光着身子离开

  “呵呵,这女子越来越有意思了。”

  白千风勾起唇角,眸子始终盯着元若蓝,只是在看到她的身旁的顾文渊之后,眸光略微暗沉,温润的眼中划过异样的情绪。

  “不管如何,我看中的猎物,迟早会属于我”

  在众人的注目之下,两个势力的比试正式展开。

  由于蔺心上场炼制丹药前,蔺关告诉他这个女子并不简单,让他使用全部的实力赢得比试,所以蔺心不会留情!

  于此同时,元若蓝素手挥,龙凤神鼎突兀的呈现于阳光之中。

  旋即拿出这段时间让宋烈寻来的药材,元若蓝的神色逐渐透有凝重之色,而在她抬手间,火焰瞬间在掌心点燃。

  鲜红的火焰衬托着那张绝色的面容,此刻的她,认真的表情不觉吸引众人的视线。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人,便是连呼吸都轻了几分,白千风轻摇着折扇,嘴含笑意的望着元若蓝,似想知道她能否给众人带来奇迹

  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下,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

  元若蓝面色凝重的盯着面前的龙凤神鼎,那张绝美的容颜泛着苍白,只是她却依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似乎对身体的创伤不为所知。

  能否提升夜医门的整体实力,仅能看她今天的炼制

  “轰!”

  “轰轰!”

  丹鼎内,强烈的声响回响在这寂静的大广场上。

  元若蓝的额上留下滴汗水,唇色惨白,眉头不着痕迹的皱,手中的火焰温度更甚。

  以她如今的实力,炼制至尊品丹药亦然不会那般轻易

  蔺心扫了眼元若蓝,冷笑声,嘴角勾着嘲讽的笑容,真不知家主是如何回事,这个女子岂能给蔺家带来威胁?

  此时,众人皆屏住呼吸,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人。

  “砰!”

  “砰砰!”

  就在这时,蔺心的丹鼎中再次有了响声,与刚才的相比明显多了实质,旋即股清香从中流出,令所有人精神振。

  “蔺心大师终于完成了炼制。”

  “不愧为超神品炼丹师,光是药香便能带来如此效果。”

  “哈哈,我看这场比试蔺心大师是赢定了。”

  “那还用说吗,这是必然的结果。”

  听闻众人的吹捧,蔺心嘴角微微上扬,眉目间带着明显的倨傲之色,而看着元若蓝与夜医门众人的眼中满是不屑。

  除了夜医门诸人,唯独白千茯神态自若,脸惬意的凝视着那炼制丹药的白衣女子。

  “不知她是否能给本少主带来奇迹”

  嘴角上扬,如玉般的俊颜上带有温润的笑容,可白千风的黑眸中却掠过异样的光芒。

  “噗嗤!”

  忽然,元若蓝张开口,口鲜血喷洒而出,晕染了整个龙凤神殿。

  “若蓝!”

  顾文渊脸色变,妖孽般的面容上尽是担忧之色,两拳紧紧握起,那双凤眸中夹杂着毫不掩饰的心疼。

  剑眉微皱,白千风收起折扇,静静的望着广场中央的白衣女子。

  蔺关原本还以为这女子并不般,是什么厉害的角色,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自己真是多虑了,个三十岁的女子又怎能胜过蔺心?

  如今她气血翻涌,就已证明她的炼丹失败了。

  “哈哈”

  许是想到那些神奇的丹方都属于蔺家,蔺关不禁仰头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着这段时间压抑被释放的爽快。

  什么是乐极生悲?蔺关这样就是了。

  便在蔺关大笑之时,发生了件生都令他难以忘怀之事,以至于他的笑声不上不下的卡在喉咙里,差点使他窒息而亡。

  “咳咳!咳咳咳!”

  猛的咳嗽了几声,蔺关的脸色涨红,身躯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轰!”

  金光从龙凤神鼎内疾射而出,在上空中扩散而开,整片天空都发生了变化,他似乎看到了天地万象,无数骏马在上空奔驰

  这幕让所有人都震撼了,以至于忘却了那份惊讶之感。

  “天哪,我突破了,我竟然突破了”

  “我虽然没有突破,但我明显的感觉到体内玄力增长了许多。”

  “天地异像,至尊丹药,我不会是在做梦吗?快,快掐我把,我要看看这是不是梦,呜呜,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至尊丹药的出事。”

  这些围观的群众,级别凡是在神皇之下的,皆产生了突破,而神皇以上的人纵然不曾突破,玄气也增涨了许多。

  而每次至尊丹药的问世,皆可让见到此幕之人受益无穷。

  “至至尊丹药?不!不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