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东方莹的挣扎,自顾自的朝着客栈的方向走去

  客栈的房中,东方莹已经恢复了本来的面貌,把与元若蓝等人分别之后的所发生的时候道了出来,说着说着她的眼眶中不禁蓄满了泪水。

  “爷爷本来很疼爱我,奈何太上长老下了命令,要我在白家和柳家之中选择个男子联姻,我不愿却被软禁起来,是火爷爷帮助我脱逃,可是”

  望了眼窗外,东方莹咬了咬唇,说道:“想必东方世家的人很快便会追来,若是我再不走,势必会牵连到你们。”

  低下头,泪珠滚落下来,东方莹伤心的抽泣起来。

  她是为自己无法和命运相争伤心,同样是为了不顾她意愿的亲人

  在白枫心中的东方莹,从来都是活泼可爱,嬉笑顽皮,不曾有过如此伤心的时候,如今看到她的这番模样,心中淌过异样的感觉

  “东方世家?”冷笑声,白枫沉着俊颜,说道,“我们会去东方世家趟,莹儿,到时你和我们起去,把这件事解决吧。”

  “回去?”心猛地颤,东方莹摇了摇头:“不,我不回去,再也不要回到那个家族!也许身为世家子弟,联姻是早就安排好的命运,但我不想循着别人帮我安排的路走,也不要成为权势的牺牲品,我想有我自己的生活!”

  “好,说的很好,”元若蓝拍了拍掌,遂起身道,“放心吧,莹儿,你会得到你想要的切,这事我就算看在枫儿的份上,也不会坐视不管。”

  语罢,元若蓝瞥了眼面色阴沉的白枫,嘴角勾着淡淡的笑意。

  难得见到枫儿这番表情,看来他对于莹儿也并不是全无感觉

  “可是,东方世家的势力很强”

  咬了咬唇,东方莹的俏脸上闪过悲哀之色。

  别人都羡慕她拥有着强大的家世,却又有何人知,她需要的确是普通的生活,哪怕是与心爱之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便已满足。

  “砰!”

  就在这时,房门骤然被大力踹开。

  行手执武器的侍卫闯了进来,把整个房间都给包围起来,密不透风。

  “小姐,我们奉从老家主之命来带小姐回家,还请小姐不要令我们为难。”

  东方莹身子颤,娇俏的面容上闪过惊慌之色。

  他们终究还是找到自己了吗?可是

  扫了眼白枫,东方莹咬了咬牙,迈步走向那群侍卫:“我和你们回去,但他们是些无辜的人,你们就别为难他们了。”

  侍卫头领拱了拱拳,神色冷漠的说道:“若小姐愿意与我们回家族,小姐的朋友我们绝对不会为难。”

  脚步微微滞,东方莹心横,还是头也不回的向屋外走去。

  “我有让你们离开了吗?”

  淡淡的声音带着丝的威压,令众人的脚步都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侍卫头领缓缓转身,视线投向坐在两人中间的白衣女子,在他感觉到元若蓝身上散出的气场之后,不敢有丝毫的放肆:“不知这位姑娘还有何事?”

  “你们毁了这门,让我今晚如何入睡?难道此事便已作罢?”

  元若蓝翘起腿,嘴角含笑的看着侍卫头领,可这笑却不及眼底,那黑眸中仅是片冰寒之意,令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原来是这事,”侍卫头领松了口气,说道,“姑娘放心,我东方世家会派人来修理。”

  然而,他话音刚落,道掌风迎面扑来,直接把他的身体给轰了出去。

  “砰!”

  侍卫头领摔出房外,愕然的仰头,旋即而来的是道傲气十足的声音。

  “记住了,别动我的东西!哪怕是我暂居之地的门也别动,毁坏了不是句赔偿便能解决,另外,莹儿不是你们压回东方世家,而是她自愿回归,这件事千万别搞错了!”

  东方莹诧异的看着元若蓝,娇俏的容颜之上露出抹感激。

  虽然同样是回家,但被压回去势必会失去颜面,而若自己主动回归,则不会显得那般的难堪,这大概就是她的用意。

  不由自主的,东方莹感觉心中暖洋洋的。

  “姑娘的这番话我们记住了,告辞!”

  从地上爬了起来,侍卫头领拱了拱拳,咬牙切齿的说道。

  “别忘了把赔偿给客栈老板,”元若蓝说完这话后,便把目光转向东方莹,说道,“莹儿,你可愿相信我?”

  望着元若蓝的目光,东方莹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你就暂时在东方世家呆着,不日之后我会让东方世家主动的提出要你与枫儿成亲。”慵懒的靠在顾文渊的肩头,元若蓝淡淡的说道。

  东方莹顿时愣住了,回过神后,那张娇俏的容颜瞬间通红,小心翼翼的瞥了眼白枫。

  而侍卫头领听到元若蓝的这番话,目露讥笑,挥了挥手,道:“我们走!”

  这次元若蓝倒是并不阻拦,目送着行人的离开,直至众人身影消失,她方才收回目光,冷笑声:“东方世家么?”

  “大姐,我和东方莹她只是”

  “只是朋友?你心中真的是如此想?”元若蓝转头看着白枫,那双清明的黑眸渀佛能洞察旁人的心理。

  白枫微微怔,低头不在说话,良久,他听到头顶传来声叹息。

  “东方莹是个不错的女子。”

  抬起头,白枫接下去说了句:“她确实不错”

  闻言,元若蓝满意的笑了起来,反正她的决定只是把东方莹救出火海,至于这两人接下来会如何,就由他们自己去发展。

  “天色不早了,你是不是该去休息了?”

  看到白枫还赖在这里不走,顾文渊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咳咳,”白枫回过神来,干咳了两声,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呵呵,大姐,姐夫,那我就先离开了,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白枫面色通红的站起身,这么晚了他还在打扰他们,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顾文渊目视着白枫离开的背影,挑了挑眉,说道:“算这小子识相,若蓝,我们去给阳儿添个妹妹吧,以免那小子总是缠着你。”

  话语,顾文渊拦腰抱起元若蓝,大步朝着床榻迈去

  距离东方老家主的笀辰还有几日,然在东方莹被带回东方世家的翌日,元若蓝再次收到了东方世家的请帖。

  望着手中鲜艳的帖子,元若蓝颇为无语:“这东方世家在搞什么鬼?请帖发了两次?”

  “我们来到东方城并未带多余的人,想必东方世家也是不知,可他们发这帖子又是何用意,难道是为了”

  凤眸掠过白枫,顾文渊心中得出了个结论。

  东方世家这张请帖的用意,便是为了见见白枫

  “既然如此,我们还是用这个请帖去比较好,”元若蓝收起请帖,微微笑,“毕竟,这次前往东方家,所为的便是枫儿与东方莹。”

  可若真如此,送给东方老家主的贺礼必须精心准备。

  无论如何,东方老家主都是东方莹的亲人,能和平解决最好,不然她也不介意动手抢人,不过她有那个信心,东方世家定然会求着把东方莹送来。

  而在元若蓝忙着准备贺礼之时,东方老家主的笀辰已经到来了

  是夜,月色如水,在月光笼罩下的东方世家,派歌舞升平,来客无数,皆是九层内的各个权贵们。

  宴会厅中,东方莹紧张的握着小拳头,双清澈的眸子时不时瞥向门外。

  “枫哥哥到底来了没有?他什么时候才来?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说服了爷爷下了帖子,这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过了今晚,我就再也见不到枫哥哥了。”

  在之前她已经下定决心,若她真的无法摆脱这命运,那就情愿死了之,也好过嫁给她不爱的男子。

  “丫头,你放心吧,那个男人定会来的,只是爷爷仅答应让他来参加晚宴,除非他有足够的实力,不然你也知道,太上长老他”

  东方清无奈的叹了口气,看到孙女这番模样他也心疼,可是这为太上长老的命令,何况与其他家族联姻,对于东方家族也有很大的益处。

  为此,就不得不牺牲她了。

  至于白枫他完全没放在眼中,事情已成定局,那个男子又怎么翻起风浪?他同意东方莹的请求,也仅是满足她最后的个心愿。

  “不行,我要出!”

  话落,那道娇小的身影快速朝着门外冲去

  于此同时,东方世家的大门外,顾文渊出示了请帖,三人便路畅通无阻的进来,旋即道飞奔而来的娇小身影映入几人眼瞳中。

  “枫哥哥?”

  东方莹心中喜,娇俏的容颜之上扬起激动之色。

  枫哥哥真的来东方世家了,真的太好了,不知为何看到他,东方莹心中的害怕就渐渐平息,种安全感笼罩着她的全身。

  这晚,纵然是老家主笀辰,可又有何人不知东方世家真正的目的?

  故此东方莹刚现身,就吸引了群人的目光。

  “枫哥哥,我等你许久了,”东方莹在跑到白枫面前后,方才停下步子,她咬着手帕,可怜兮兮的望着白枫,“枫哥哥,你的天赋也很强大,所有稍后你让爷爷接受你好不好,不然莹儿就要被强行嫁给旁人了,莹儿可是说过这辈子跟着枫哥哥你的。”

  说这话间,东方莹的眼中掠过狡黠的笑容。

  她相信枫哥哥的实力,若是让爷爷明白他的优秀之处,也许就会重新考虑下自己的终身大事,反正这生她想嫁的只有枫哥哥。

  除非枫哥哥厌烦她了,要赶她走,否则她就生死皮赖脸的纠缠着他。

  “莹儿妹妹,这个男子是谁?他和你什么关系?”

  就在这时,道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东方莹蹙起了眉头。

  只见男子手摇羽扇,嘴角含笑的朝着几人走来,这人身上带有股纨绔之气,想必是那些大势力中的子弟。

  “柳骆林,本小姐的事情似乎与你无关!”

  眉头紧蹙,东方莹明显表达出自己的厌恶之情。

  真不知小青怎么认为他不错,纵然他确实天赋卓越,可这性格却让人无法恭维,哪怕是白家的白千风都比他强。

  然白千风不喜欢她,她同样也对白千风没有感觉。只有这柳骆林,经常纠缠于她。

  “莹儿妹妹,你是我内定的妻子,我如何没有资格管你的事?”柳骆林微微勾起唇角,贪婪的目光从东方莹的俏脸上扫过,“你难道不会不知道今晚笀宴的主要目的?”

  “知道又能怎样?”东方莹讥讽的笑,双手叉腰的道,“本小姐不愿嫁那又能怎样?让本小姐嫁给你这种人见人厌,花见花谢的男人,本小姐宁可出家当尼姑!立刻给我滚,思想有多远你就给本小姐滚多远,多看你眼都是对本小姐的侮辱!”

  嘴角的笑容僵,柳骆林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东方莹,你不愿意答应我的追求就是为了这个男子?我可是听说,这男子是从下面几层上来的,必然在这九层内没有势力,你嫁给他可亏了,这世上只有我才能给你优越的生活!而且这也是两家乐于见成的,由不得你!”

  俏脸骤然变,东方莹紧握着的拳头微微颤抖,清澈的眸中迸发出浓重的恨意!

  “柳骆林,那什么优越的生活我根本不稀罕!我宁可吃粗米穿布衣,靠自己养活自己,也不会嫁给你这种人!”

  “哼,东方莹,你等着,很快你就会乖乖的趴在我的身下等待着我的临幸!”恶狠狠的瞪了眼东方莹,柳骆林转身扫向白枫,“像你这种下等人还是滚回下层去吧,第九层不是你们这些废物可以呆的,就凭你还想与我争莹儿妹妹?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

  然而当他看到元若蓝时,眼里闪过明显的惊艳,这么绝世的女子他还是初次见到。

  只是源于这里是东方世家,他倒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仅是难忘的看了眼元若蓝,便大笑两声,转身向着宴会厅走去。

  他却不知道,就是他这眼,在顾文渊的心中给他判了死刑

  “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突兀的,道温润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顾文渊脸色沉,伸手把元若蓝拉入怀中,说道:“若蓝,我们走吧。”

  元若蓝没有说话,与顾文渊同走向宴会厅。

  望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白千风的眸光微微暗,唇角勾着不明意味的笑容:“如果我轻易放弃了,那我就不是白千风。”

  东方莹看了看元若蓝,再望向白千风,姐姐怎会与白千风认识?而且白千风似乎

  不行,必须提醒下姐姐,这白千风可不是什么好人,心机太过深沉,务必要小心谨慎。

  “枫哥哥,姐姐和姐夫快要走远了,我们也走吧。”

  转头望向身旁的俊美男子,东方莹扬起嘴角,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宴会厅中,各大势力的来者不停的向着东方清祝贺。

  然而,在东方莹和白枫的迈入厅内之后,喧哗的宴会厅奇迹般的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齐聚于两人的身上。

  “这个男人是谁?怎么和东方小姐站在起?”

  “据说东方小姐为了个男子拒绝联姻,难道便是他不成?”

  “该男子容貌俊美,宛如天神,难怪会吸引到东方小姐。”

  东方清白眉微皱,放眼望去,当看到白枫的刹那,眼中闪过讶然之色:“神尊中级?这个男子竟然是神尊中级?这天赋算不上变态,却不弱于柳骆林,甚至更甚筹,若不是因为太上长老的缘故,让他们在起倒也不错,我相信日后这男子必然有所成就!可惜,可惜”

  摇了摇头,东方清叹息口气。

  不知他是在可惜东方莹无法与挚爱相守,亦或是在可惜东方世家将要少去个天才。

  “呵呵,这个男子倒真是不错,莹丫头真有眼光。”火齐捋着白须,微微笑道。

  “爷爷,他便是我与你提过的枫哥哥,同样也是我此生非嫁不可之人,若爷爷真要逼迫莹儿,莹儿情愿死了之。”

  东方莹抬起头,坚定的说出了这番话。

  闻言,东方清的脸色顿时变了,他怎么也没想到等东方莹会说出这番话来。

  大庭广众之下,男方还没说什么,她却先把心中的爱恋说了出来,等于丢弃了女子应有的矜持,这又让他这张老脸往哪里搁啊!

  “君儿,你去管管你的女儿,真的是气死我了,东方世家的脸面都给她丢尽了。”东方清气的微微气喘,老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父亲息怒,”东方君急忙起身,拱了拱拳,旋即走到东方莹的身前,说道,“莹儿,你别让你爷爷生气了。”

  “我不管!”撅起红唇,东方莹满脸倔强,“除非枫哥哥不要我,不然我就跟着他了。”

  东方清原本还没缓过气来,如今又听到这番惊世骇俗的话,当即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双老眼狠狠的瞪着东方莹。

  “你你要气死你爷爷吗?”

  看到东方清被气到这种模样,东方莹心中有些愧疚,但想到他不顾自己的心意,强迫自己的时候,心肠又再次硬了起来。

  “如果你同意,那我就不气你了。”

  “你你”

  东方清颤抖的指着东方莹,俨然被她气得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虽然这男子确实不错,但这些事又不是他能决定的

  “哎!”重重的叹了口气,东方清无奈的说道,“莹儿,你别怪爷爷啊,有些事情爷爷也是迫不得已的。”

  心猛地沉,东方莹紧握着拳头,清澈的眼瞳中掠过丝黯然。

  她还是失败了吗?爷爷当真能如此狠心,不顾她的死活?

  忽然,双手搭在她的箭头,东方莹抬首间,映入瞳孔的是张绝美的容颜,不由自主的,她的心安稳了下来。

  通过元若蓝的唇形,东方莹分明辨出她所表达的是:“凡事有我。”

  是的,有枫哥哥和姐姐,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姐姐说过她会让东方世家同意这件事,所以,她愿意相信她

  “咳咳!”火齐清了清嗓子,视线从东方莹的身上收回,说道,“老家主,如今除了夜医门外的其他势力都已到齐,是否该进行收礼环节了?”

  夜医门?听到这三个字,众人皆是面面相觑。

  他们确实没有见到夜医门前来,那夜医门的架子足够大,东方世家的邀请都赶不来,不过谁让这夜医门的门主是至尊品炼丹师,有点架子也是应该的。

  若是让这群人知道夜医门的门主早已来此,不知该作何感想?可是元若蓝是那种你不问她,她就不会回答你问题之人。

  而白枫与顾文渊,即便是问了都不会回答。

  期间,白千风诧异的望了眼元若蓝,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夜医门没来?”东方清微微有些失望,只是这个结果也是他预料当中,“那就开始吧,这日的宴会我会通过大家的表现把孙女嫁于他。”

  纵然如此说,众人还是知道,柳骆林是东方莹内定的夫婿,这仅是个形势罢了。

  “听说老家主极为喜欢山水画,所以我白家赠送给老家主的是由画师所绘之图,这画不仅可以欣赏,并在其中蕴含着许多奥妙,得以助人突破半至尊。”

  语罢,白千风自信的笑,手掌挥,道画卷呈现于众人眼中。

  只见这花仅用了黑白两色,却绘尽大罗万象,除非是功力深厚的画师方才能绘制出如此动人心弦的作品。

  仅是眼,东方清就喜欢上了这幅画。

  “哈哈,白少主有心了,来人,把白少主的画卷收起来。”捋着白须,东方清满意的大笑了两声。

  可惜白千风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