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有爹爹的陪伴,如今好不容易团聚,却又再次分离

  许是从小的生活,让阳儿的心比般的孩子要成熟坚强,然他却有着唯个弱点,那个弱点便是大姐,若失去了大姐,阳儿必然会崩溃。

  东方莹愣住了,痴呆的凝视着那张俊美熟悉的面容。

  枫哥哥这是同意了?自己这六年的相守终于有了回报

  激动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然她那嘴角却扬起抹俏丽甜美的笑容,清澈如水的眸中始终仅倒映着人的身影,满是痴恋与爱慕。

  此时,九幽界王宫内,少年负背立于窗前,抬头望着那广阔无边的蓝天,那张与顾文渊相似的俊脸还稍显稚嫩,可周身却已然散出种凌厉的气息。

  身后,黑风静静而立,神色淡漠的望着那有着身孤单落寞之气的少年。

  “王子,你是否该休息了?”

  少年细眉微皱,似有不耐,俊美妖孽的面庞亦沉了下来。

  “黑风,我与你说过多少次了,不用喊我王子,你可以称呼我为公子或者少主,我可没想蘀他管理这九幽界。”

  “是,公子。”

  黑风拱了拱拳,依然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他年到头都是这幅神情,以至于顾逸阳已经见怪不怪了。

  “娘亲已经被他拐走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何时方才能回来了,他倒好,可以伴在娘亲身旁,却把这偌大的九幽界丢给我。”

  微微撅起唇,少年表面看似对于那父亲不满,然而那双黑眸中却闪过思念。

  由于九幽界时光过的飞快,为了尽早见到爹娘,他大部分是在神域陪外公外婆度过,仅会有少数日子才会来到这九幽界。

  “娘亲,我会在神域等着,直至你回来”

  少年微微仰头,俊美稚嫩的面容上带有坚定的光芒,而那容颜与顾文渊如出辙,渀佛个挠般刻出来似地

  如今通天塔越发不稳,众人皆感受到混沌之王即将离开十层,但混沌之王离开,世界便将重归与混沌。所以夜医门的众高层都在商讨着不日之后的战斗。

  可就在这日,夜医门的后院之中,轰隆声,传来道铺天盖地的威压,这威压笼罩着整座夜医门,使人升出敬畏之心。

  “砰!”

  宋烈手中的陶瓷茶杯猛然落地,身子快速而起,苍老的脸庞显露出讶然之色。

  “半至尊,若蓝丫头竟然这么快便突破了这半至尊,这这也太过逆天了吧?”

  半至尊,与有些人来说是个相当高的地步,哪怕是穷尽生皆无法到达,而大陆最变态的人物,想要突破半至尊至少也要五六十年。

  然而,她距离突破神尊巅峰仅不过是五年罢了,区区五年就成为了半至尊强者,这等天赋无法不让人惊叹。

  “哎,我以为这丫头够变态了,谁想到她能变态到如此程度。”

  摇了摇头,宋烈叹了口气,欣喜的同时感到满腹委屈,他们辛辛苦苦修炼数百年,最终还比不过个三十多岁的丫头

  “哈哈,真是天佑我白家!”

  老祖宗仰头大笑两声,白家终于也出了个半至尊强者,如何能不兴奋?

  宋烈撇了撇嘴,她是你白家的人,不也是我炼丹联盟的副盟主吗?

  “师父啊,徒弟我恭喜你来了。”

  身形闪,怪老头先两人步夺门而出,使那吹胡子瞪眼的两人急忙回过神来,匆匆的追了出去,任谁也不想被这后来的老头抢先

  于此同时,东方世家,东方清坐在床榻之上,手指颤抖的抚摸着手中的衣布,似乎透过这布什看到了往昔那抹倩影。

  和六年前相比,那神色间多了抹沧桑无奈。

  “老家主,太上长老让你过去趟。”

  突然,来人的话把他从回忆之中拉了出来。

  “终于还是要算账了吗?”

  苦笑声,东方清站起身,整理了下衣襟,朝着房屋外大步走去。

  东方世家的太上长老,身份与模样都是极其神秘,却任何人都知道他实力极为强悍,而原本的东方世家仅是个二流家族,就因为几年前太上长老的到来,方才使得东方世家成为与柳家白家并首的超然势力。

  而东方世家,唯见过太上长老的便仅有东方清。

  密室内,四面无光,阴暗笼罩着整座密室,隐隐透有阴冷的气息。

  少年半撑着脑袋,头红发宛如焰火,张狂颇显妖冶,这少年长相极其俊美,火红的双眸盛着嗜血之意,然那嘴角却扬起浅浅的笑容。

  若忽视那眸中的阴狠,大概会被他那笑容给蛊惑。

  “哐当!”

  石门缓缓被打了开来,袭藏青色锦袍的老者迈步而入。

  东方清望了眼石座上的少年,微微发出声叹息,也许整个九层亦不会有人知道,东方世家的太上长老竟然是看起来这般年轻俊美的少年。

  然,东方清却明白,太上长老的年龄绝不似这表面。

  “你来了?”少年阴冷嗜血的眸光淡淡的扫过东方清,嘴角的笑意更甚,“你许是很疑惑,我为何要东方莹与柳家联姻。”

  “太上长老的做法自然有着用意。”

  “呵呵,”低笑两声,少年眸中红光闪过,“如今我也该告诉你用意了,现在距离混沌之王破封印的日子越来越接近,然而那封印师至尊留下的,仅凭他还难以破除,可是有方法却能令他成功离开。”

  身子猛地颤,东方清讶然的望着太上长老,心底升腾出股紧张。

  他明白自己得知这些密室,再也不会拥有自由

  “这方法还需东方世家配合,”少年微微笑,不容东方清距听此言,继续说道,“你可知我选择扶持东方世家的理由?并不是看中你这东方世家,而是这东方世家本就是我留下之物,如此你们该称呼我为老祖宗。”

  闻言,东方清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东方世家的老祖宗,据说是远古时代的强者,他又怎么还会活着?并来到了这里?听他话似想帮助混沌之王,他到底有着什么阴谋?

  “太上长老,你说的这方法”

  “当年我在东方世家留下缕精魂,这精魂正是那至尊从混沌之王身体里所获之物,只要取出精魂交予混沌之王,他就能破封印而出,然精魂却只能被女子吸收,并且通过阴阳交合方才能取出,可与这女子阴阳交合之后,男子势必会身体羸弱,直至死亡!”

  许是察觉什么,东方清的目光中流露出仇恨之色。

  “你想把莹儿嫁于那男子,就是因为这?”

  “没错,这便是我的目的所在,不过两家联姻对你们也有好处,所以这事是两全其美,并无不妥,如今我要你做的,是把东方莹给带回来!”

  少年阴冷的话语落入心中,令东方清的身体不禁颤抖起来。

  良久,他方才仰头,嘴角泛着苦涩的味道:“当初因你言,我未做好爷爷的责任,伤害了最心爱的孙女,这点并是连火齐长老都不如,现在我却想当好个爷爷的本分,所以太上长老你的邀请请恕我不能答应!”

  振了振衣袂,东方清转身离去,那背影带着坚决。

  “东方清,你以为你就此离去就可换你孙女线生机?”少年并不气恼,嘴角勾着浅浅的笑容,惬意的道,“东方莹当初误吸精魂,却不知这惊魂会要了她的命!”

  果然,听到少年的话,东方清停下脚步,转头面色阴沉的问道:“这话什么意思?”

  “她误吸精魂是九年前的事了,纵然精魂的力量使她的实力突飞猛进,可是十年间若不取出精魂,她仅有阴气被吸干而死!孰轻孰重,相信老家主会明白。”

  紧握着拳头,东方清的身体再次忍不住颤抖起来。

  “太上长老,你身为人类,为何要助混沌之王残害世间?”

  在东方清此话落下后,少年眼中的红光逐渐收敛,取而代之的是抹温柔之情。

  “为了夜医门的门主元若蓝。”

  诧异的张了张嘴,东方清不明所以的望着少年忽现的温柔。

  与太上长老相识多年,却还是初次见到他露出这番神情,看来这里面也有着隐情

  “只要混沌之王再次现世,她定会想起我,我爱了她这么多年,陪伴了她这么多年,在她消失后又寻找了她千千万万年,历尽千辛万苦方才寻到她,她怎么可以忘记我?”

  大掌紧握,少年的俊脸狰狞起来,良久后才再次转为那柔和的神色。

  “不过这没关系,她很快就会记起我,也会记起她就是青儿,曾经那创造了世界与我的至尊,她虽说自己并不是青儿,可她的身上拥有着青儿的味道,怎会不是青儿?我会让她记起往事,哪怕为此颠覆天下!”

  若蓝门主是至尊转世?这这怎么可能?

  可若不是如此,她变态的天赋又该如何解释?只是令东方清没想到的是,太上长老的这番阴谋仅是为了使个女子的记忆里有他。

  太上长老确实痴情,却为个情字走上了邪道

  “抱歉,太上长老的要求我无法答应,我不想再伤害莹儿,如果我真按照太上长老所说去做,我同样会失去孙女,并让她下辈子也会恨我!”

  “你真的不答应?”眸光沉,少年的红眸中闪过嗜血的光,“你是否以为你的灵魂力突破至灵级我便拿你不能?哈哈,这当真是可笑,灵魂力比不上真实实力,只要在你本身不曾突破前,你于我来说不过就是个刚会走路的孩子罢了!”

  东方清没有说话,仅是坚定的望着少年。

  眯了眯眼,少年忽然笑了起来:“若是我囚禁了你,想必她不会不回来,我知她与那男子有情意,可谁让那男子是青儿的弟弟,我不想青儿恨我,只能让柳骆林代死!”

  他亦是明白,如今的元若蓝已经恨他入骨,可他不想再多上这么条。

  若那人是她身边的男子也就罢了,却偏偏是她的亲身弟弟,他又怎会伤害青儿的弟弟?不过若白枫与元若蓝没有血缘,他是不会管他死活,拿了精魂就离开。

  东方清的心猛地颤,看着少年嗜血的面容,心中不禁涌上担忧。

  莹儿,你千万不要回来

  “门主,门主,大事不好了!”

  夜医门中,护卫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令围在元若蓝身旁贺喜之人都不觉皱了皱眉。

  老祖宗神色沉,不满的望着跪倒在面前的护卫,说道:“发生什么事了值得你这样大惊小怪?惊扰了小影儿怎么办?”

  顾嫄影撅起红唇,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满是委屈。

  作为娘亲的女儿她才没有这么娇贵,怎么会轻易害怕?宋烈爷爷太看不起她了

  “是东方世家,东方世家出事了,据说东方家族的人都被太上长老圈禁起来,并放出话,让莹儿小姐半月内回到东方世家,不然就等着给他们收尸!”

  元若蓝微微怔,放眼望向旁的东方莹,却见东方莹俏脸煞白,借助着白枫的力量方才稳当的站于此。

  “你说的是真的?父亲,爷爷,还有火齐爷爷他们都”

  狠狠的摇了摇头,东方莹紧握着粉拳,强行逼迫自己祛除内心的担忧。

  “没错。”护卫点了点头,肯定的回答道。

  身子猛地颤,东方莹忽然回想起离开东方世家时东方清所说的话。

  原来爷爷早知她的离去会给东方世家带来灾厄,才让她往后不必再回家族。

  “莹儿,我们去趟东方城吧,”元若蓝缓缓上前,轻轻的拍了拍东方莹的肩膀,“我明白你内心极放不下他们。”

  !!

  第三百六十五章掌控世界

  紧握着粉拳,东方莹深呼吸口气,说道:“我是该回去趟,但只能由我独自前往,姐姐,莹儿明白你的担心,可我不能拖累你们,否则万死难辞其咎。”

  “不行,我要回去趟东方世家!”

  话落,东方莹朝着前院走去,娇小的身影带着从所未有的坚决。

  “虽然你不想拖累我们,但是”

  淡淡的声音唤住了东方莹的脚步,旋即元若蓝微扬唇角,声音如暖风般划过耳畔。

  “我没有抛弃家人的习惯。”

  家人?多么温暖的字,不禁令东方莹眼眶红,泪水差点掉了下来,渀佛又回到了母亲还在的儿时

  “哈哈,既然师父要去,我老人家就奉陪场吧。”

  怪老头抚着胡须,大笑出声,和元若蓝相处的这些年他傀儡术突飞猛进,当然不会任由她置身于危险当中。

  “若蓝,”红唇浅扬,顾文渊的凤眸中倒影着女子的身影,如此清晰,“你的意愿我必然遵从,有为夫在就不会允许任何人伤你分毫!”

  元若蓝笑了笑,顾文渊的承诺她从来都是深信不疑。

  见到有三个半至尊前往,其中个还是突破灵级许久的强者,东方莹微微放宽了心,她不愿枫哥哥与姐姐因她遭遇危险。

  不然,到了九泉之下,也无颜面对他们。

  石室中,少年蓦然睁开双眸,唇角含着嗜血的笑容:“来了么?还有三个半至尊?那我就先来好好的招待招待你们吧。”

  语罢,袭红衣从室内徒然消失,渀佛从未来过般

  “小心!”

  眼见众人要登上东方世家,元若蓝忽然出声,阻止了众人的脚步,许是出于对元若蓝的信任,所有人皆是停下步子,疑惑的凝望着她。

  元若蓝眉头紧皱,神色凝重的望着面前的东方世家。

  此时的东方世家格外安静,安静的透着股诡异的气息

  “嗒!”

  “嗒嗒嗒!”

  骤然,阵震耳欲聋的脚步声从庭院内传来,打破了清晨的这份宁静。

  众人皆是敛住呼吸,神色透有几分的凝重,旋即数十个傀儡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把诸人包围在了中间。

  “十阳阵?为什么这些傀儡也会十阳阵?”

  看到傀儡所排的阵型,元若蓝的心猛地怔,绝美的容颜之上闪过抹错愕。

  十阳阵是青冥府所拥有的阵法,这些傀儡的拥有者竟然知道十阳阵的存在,那么东方世家的太上长老到底是谁!

  “呵呵,你果然认出了阵法,如此你还想要否则自己是青儿吗?”

  熟悉的声音从半空中传来,元若蓝眉头皱,仰头望去,在见到伫立于虚空内的红发少年之后,抹杀意从眼中闪过。

  “是你!”

  竟然是他,红发的莫熙颜!

  虚空内,红发狂舞,少年静静而立,任由狂风卷起那袭红袍。只见这少年容貌俊美,红眸似火,其中蕴含着满满的柔情与霸道之气。

  “青儿,我等你等的太苦了,已经等不及了,所以我要让你把我记起,彼时这个世界便只属于你与我。”

  只要她忆起往事,就会回到他的身旁

  “本王的女人,岂是尔等可以窥视?”顾文渊神色沉,强行把元若蓝拉入怀中,俊美妖孽的面容阴沉的可怕,凤眸冷冷的凝视着红发少年。

  这个该死的混蛋,三番五次窥视他的女人!只要他顾文渊还活着,他倒要看看此世有何人能够打她的主意!

  元若蓝缓缓勾起唇角,抹森冷的杀机从黑眸里闪现而出。

  “我不管你到底是什么人,既然有胆子伤害我的人,并且欺骗与我,你就该为此付出惨痛代价!”

  纵然早吃元若蓝恨自己入骨,然听到她的这番话,少年还是心疼的抽搐起来,渐渐的他那双俊美的容颜狰狞起来,忽然狂笑起来。

  “哈哈,青儿,你是我的,你永远是我的”

  随着笑声的落下,原本静立不动的傀儡终究有了动作

  这十个傀儡的级别都是神尊低级,使用十阳阵法后的实力等同于半至尊凡级,也便是说,战斗的两方都有两个凡级与个灵级。

  “师父啊,那红发的少年就交给我了,我也好久没和同等级的强者交战过了,哈哈!”大笑两声,怪老头也不等元若蓝说话,便纵身跃入半空,与少年对立而战。

  “走开!”

  少年容颜阴沉,大喝声,旋即股气势爆发而出,如激浪般卷向怪老头。

  半至尊强者的对战,是神尊无法插得上手的。

  白枫与东方莹站在旁,紧张的望着两方的交战,现在的他们都暗恨自己实力不够,居然无法帮得上忙。

  此时,顾文渊与元若蓝背对背而站。

  望着面无表情的傀儡,元若蓝深呼吸口气,神色凝重的道:“妖孽,帮我。”

  “好,我该如何做?”

  没有任何的迟疑,顾文渊就答应了元若蓝的请求。

  “这二十个傀儡帮我恰片刻,我要找到他们的缺点再将之收服!”

  二十个傀儡,相当于两个凡级强者,何况这些傀儡手中还都持有着超神器,然元若蓝却相信,以顾文渊的实力仅是牵制他们并没有问题。

  “放心吧,这里交给为夫即可,娘子放心的去做吧。”顾文渊勾唇笑,妖孽般的容颜之上带着魅惑之意,可那凤眸中却满是柔情与坚定。

  趁这当即,元若蓝寻到了个突破口,离开了傀儡的包围圈。

  傀儡见她离去,便想要追寻,可就在这种时刻,道红光划过,重重的砍在傀儡的金属身体上,见此傀儡皆都转身,抬剑朝着那红衣妖孽般的男子冲去。

  红衣如火,男子的手中执有把血色弯镰,宛如来自地狱的恶魔,俊美的脸庞透有森森寒意,全身笼罩着股阴森的气息。

  可傀儡毕竟不是人类,他们没有任何感觉,也感受不到丝恐惧,只知道主人下达了命令,必须消除这个男子!

  战斗极为激烈,令白枫和东方莹的手心冒出丝丝冷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