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还让不让他们活了?

  “影影。”

  元若蓝俯下身,抱住面前这小小的人儿:“是娘亲对不起你。”

  “娘亲,影影可是娘亲的女儿,只是碗血而已,和条命相比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影影不想看到娘亲和舅舅难过的样子。”

  顾嫄影的嘴角勾着可爱的笑容,那双眸子比星光更为灿烂,散着明亮的光辉,不自觉的耀了诸人的眼。

  叹了口气,东方清羞愧的低下了头,与这小女孩相比,自己曾经所作之事太不是人了。

  顾嫄影命令人拿来了匕首和碗,锋利的匕刃划破了那白嫩的手腕,顿时股鲜血涌了出来,哗哗的流到了碗中。

  望着留下的鲜血,东方莹捂住嘴唇,眼眶中蕴含着层水雾。

  若不是当初她的无意之举,小影影又怎会需要作出这样的付出?说到底这些都是她的错误,早知如此,她绝不会

  咬了咬嘴唇,东方莹的心脏渀佛被蚂蚁啃噬般的疼痛。

  良久,碗鲜血捧到东方莹的面前,而此时的顾嫄影小脸微微苍白,却朝着东方莹露出抹灿烂的笑容。

  顾文渊身形徒然闪过,扶住顾嫄影小小的身体,与此同时,元若蓝亦走到顾嫄影的身旁,拿出枚丹药喂她服了下去。

  丹药入口之后,顾嫄影的小脸逐渐恢复了色泽。

  “影影,辛苦你了。”

  元若蓝从顾文渊的怀中抱过顾嫄影,心疼的吻了吻她的脸颊,嘴角扬起温柔的笑容,然而就在这时,她似乎想起什么,唇边的笑容逐渐收敛。

  也不知阳儿他如何了

  东方莹接过瓷碗,仰头把碗鲜血喝入口中,甜腥味流淌过舌尖,让她差点全部呕了出来,可为了不辜负小影影的片心意,她还是强迫自己喝了下去。

  忽然,东方莹的眉尖闪过抹白光,旋即她张开口,个|乳|白色的不明状物体从她的口中飞出,以迅雷之势朝外飞去。

  “糟糕!妖孽,我们追!”

  元若蓝的面色微微变,若是让精魂被混沌之王所得,那后果不堪设想

  旋即顾文渊与元若蓝同时追了出去,其余人相视眼,亦是紧随而出,只因他们都明白精魂的重要性,宁毁之也不能留在这世间。

  刚追出门外,元若蓝便停下脚步,绝美的面容之上散着森冷的杀机。

  此时,院落的上空,少年迎风而立,红发张扬,俊美的容颜之上带有嗜血的笑容,而他手中握有的正是混沌之力!

  “呵呵,真是得来全部费工夫,这精魂便是我的了,青儿,我会让你记起我”

  “你直以来都认错人了,我并不是你所认识的青儿,即便是你放出混沌之王,我也绝对不会认识你,所以,你把精魂交给我。”

  朝着少年伸出手掌,元若蓝收敛住眼中的杀机,尽量放柔语气,轻声说道。

  “青儿,你是在欺骗我?你怎么可能不是青儿?你就是我的青儿,精魂我是绝对不可能交给你!”

  少年的红眸中满是痛楚,她怎么能够忘记他如此多年?看来仅有这样才能使她忆起往事,故此他绝不会把精魂交给她!

  挥了挥手,少年的周围涌起阵红雾,那抹修长的身躯再次失去踪迹

  “完了完了,这下完了,混沌之王降世,世界将再次回归于混沌!”宋烈老脸苍白,瘫倒在地,苍老的面容上满是绝望。

  紧握着拳头,元若蓝望着少年消失的方向,黑眸中闪烁着浓浓的杀意。

  “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顾文渊左手轻拥着元若蓝的双肩,右手拉住顾嫄影的小手,红唇上扬,凤眸中霸气闪现:“本王倒想看看,那个混沌之王到底有何本事!而不管他的实力多强,都别想动本王的妻女分毫!”

  男子霸气凌云的声音,令元若蓝回过神来。

  “黑零,立刻颁发至尊令,我以至尊炼丹师的名义号令天下强者,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夜医门商讨对抗混沌之王之法!”

  “是,王后!”

  黑零拱了拱拳,身影徒然消失于庭院当中

  至尊令出,天下大惊。

  这是元若蓝初次使用至尊炼丹师的名义让大陆强者前去见她,是以所有家族势力的首脑都亲自赶往灭城,生怕晚了片刻给元若蓝留下不好的印象。

  不多日,灭城便已人满为患,好在夜医门为诸人安排了住处,才没使人留宿街头。

  在人员都到齐之后,元若蓝让黑零带着各大势力的头领前来见她,并把大陆处于的危机告诉诸人,当听到混沌之王将破十层封印,所有人皆是面色大变。

  元若蓝凌厉的黑眸扫过下方交头接耳之人,淡淡的道:“我的话你们可听清楚了?不日之后将要到来的战斗是强制性的,任何人都必须参加,不允许个人胆怯退缩!”

  “元门主,你这样也太不讲道理了,我们不想战斗你还硬逼不成?”

  说这话的为张家家主,众人皆知这张家主人为人懦弱,贪生怕死又想坐享其成,像这种危险的事他怎愿参与?

  元若蓝依偎在顾文渊的怀中,似笑非笑的望着张家主。

  诸人都蘀张家主捏了把汗,不过见元若蓝并没有愤怒,也想宣布不参加战事。

  可便在此时,只见元若蓝身旁的妖孽男子挥了挥手,团黑色火焰射向张家主,随之而来的是阵鬼哭狼嚎之声

  “现在,还有谁对本王妻子的话有意义?”

  男子拥着元若蓝的双肩,红唇上扬,凤眸中闪烁着阴冷的善意,渀佛若有人开口,张家主便是他们的下场。

  除了柳家与白家之外的所有人都吞了吞唾沫,相视眼,齐刷刷的跪地,说道:“我等愿意遵从元门主的命令。”

  白千风轻摇折扇,俊美的容颜扬着温和的笑意:“夜姑娘的命令,白某怎会不服从?即便是为了夜姑娘你,我白家也不会退缩。”

  俊脸沉,顾文渊阴冷的望向白千风,凤眸中闪过森冷的杀意。

  拍了拍顾文渊的手,元若蓝的目光投向柳家,淡淡的笑:“不知你柳家作何决定?放心,这事但凭自愿,我元若蓝绝不勉强。”

  自愿?自愿你个大西瓜!

  没看到张家主的惨样吗?他们可有胆子拒绝?要知东方清来到夜医门后,实力终于突破灵级,如今的夜医门已有两个灵级强者。

  并且夜医门门主与她的夫君,实力和灵级也相差不大。在这塔内,除了混沌之王外,恐怕没有势力能超越如今的夜医门!

  “元门主说笑了,对付混沌之王乃是我们的本分,又怎会拒绝?何况混沌之王重归于世,于这个世界来说也无好处,孰轻孰重我们还是分的清楚。”

  翘起大腿,元若蓝微微扬起唇角:“既然大家都作出了决定,那么很好,都回去准备准备吧,我想很快混沌便会降临”

  闻言,诸人不再有所停留,快速离开了夜医门。

  今日元若蓝的话令所有人的心中都充斥着满满的忧虑,有些人也开始为自己的后事做准备,似乎认定了此战无法获得胜利

  “千风哥哥,千风哥哥”

  白千风手执折扇,漫步于庭院当中,忽然,道娇喝声令他眉头皱起,当即转身想要离去,谁知那唤他的女子已快速挡在他的面前。

  不耐的皱了皱眉,白千风扫了眼拦路的女子,眼中闪过厌恶:“你怎么会在这里?”

  “千风哥哥,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你移情别恋了怎么办?你是属于我的,任何人都不许抢!否则我绝对会杀了她们!”

  琳娜咬着牙齿,美丽的容颜狰狞起来。

  她从小就爱慕着千风哥哥,决不会让人夺走他!

  话落,琳娜走到千风的身旁,与她并肩走向前方,可便在这当即,不远之处抹小小的身影吸引住了白千风的目光。

  琳娜循着视线而望,在看到那粉雕玉琢的女孩之后,俏脸微微沉,怒火在美眸中闪现,死死的瞪着迎面而来的女孩。

  这女孩小小年纪就拥有这番绝世之颜,长大后必然是祸国殃民之辈,不行,她绝对不能让千风哥哥被其他人夺走!

  嫉妒当中的琳娜却忘了,顾嫄影仅是个五岁的孩子罢了

  此时,顾嫄影低着脑袋,踢着路上的石子缓缓行走,她没有注意到白千风与琳娜,当然也没有看到琳娜加快脚步,故意与之相撞。

  “砰!”

  被前方的人撞,顾嫄影屁股跌坐在地,股钻心的疼痛从脚腕处传来,同时亦使她回过神来。

  “喂!你长没长眼睛?没看到前方有人吗?”

  还没等她爬起,前方便传来兴师问罪的声音。

  顾嫄影强撑着站了起来,粉雕玉琢的小脸涨得通红,清澈的大眼狠狠的瞪着琳娜。

  “被撞又不是个人的错,这位丑八怪阿姨,难道你就没有错了吗?”

  她走的极为缓慢,若这个女人看的她完全来得及让开

  “什么?丑八怪,你居然说我是丑八怪?”琳娜向来自我感觉良好,听到顾嫄影这话脸色当即变,“本小姐告诉你,撞上我就是你的错,真不知道谁才能教育出这样没有涵养的孩子!想必你爹娘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在顾嫄影心中,娘亲和爹爹就是她的逆鳞,此刻竟然听到有人骂她没有教养,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当即沉了下来。

  “丑八怪,你长得丑不是错,可出来吓小孩就是你的错。”

  “你”琳娜俏脸铁青,愤怒的指着顾嫄影,“千风哥哥,你看这臭丫头,她居然骂我丑,呜呜,千风哥哥你要为我出气!”

  “与个孩子计较,你就不嫌丢人吗?”白千风皱了皱眉,俊脸沉了下来,只是在看向顾嫄影之际,俊美的脸庞再次挂起温润的笑容。

  “小娃娃,能否告诉叔叔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女娃与她如此相像,难道是

  “娘亲说过,不能告诉陌生人名字。”顾嫄影后退两步,清澈的大眼里带着警惕。

  笑容微微滞,白千风再次笑道:“放心,叔叔不是坏人,只是想要知道你的名字而已,而且叔叔认识你的爹娘。”

  大大的眼睛闪烁了下,顾嫄影的嘴角扬起可爱的笑容。

  “叔叔,你如果帮影影教训下这个丑八怪,影影就告诉你姓名。”

  “哼,”琳娜冷哼声,嘲讽的扫过顾嫄影精致的小脸,“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可是千风哥哥的未婚妻,他怎么会为了你教训我?如果识相的快向我道歉,不然不管你的爹娘是谁,我也绝不会放过”

  “啪!”

  话还未落下,个巴掌狠狠的挥向她的俏脸。

  琳娜当即被打蒙了,错愕的看着神色冷漠的白千风:“千风哥哥,你竟然打我?你为了这个小狐狸精居然打了我?我可是你的未婚妻!”

  说到最后,琳娜疯狂的大吼出声,泪水肆意的流淌而下,美眸中呈现出抹伤痛。

  “如今你可否告诉叔叔你的姓名了。”

  白千风扬起唇角,不理会琳娜疯狂的大吼,神色温润的看着面前的小娃娃。

  见白千风打了琳娜,顾嫄影亦是愣住了,她只是说说罢了,谁知这男人真的打了她,他们不是相识的人吗?不过不妨碍她幸灾乐祸。

  收回眸光,顾嫄影摸了摸可爱的小鼻子,说道:“我叫顾嫄影。”

  “顾嫄影么?”微微笑,白千风的眸中闪过异样的光芒,“你父亲为你取这个名字,大概是说,你仅是个影子吧。”

  谁知听到他的话,顾嫄影的小脸当即拉了下来。

  “影影以为你是好人,帮影影出气,可没想到你是个坏叔叔,影影才不是影子,爹爹已经说过影影这的含义,嫄影,愿影爹爹的意思是,他甘愿成为娘亲的影子,当他的附属,以娘亲为尊,并把所有的光与热都给娘亲。”

  白千风刚想抬掌抚摸顾嫄影的小脑袋,却在听到这番话后愣住了,

  而顾嫄影趁机抓住他的手,狠狠的咬了口,当鲜血流入口中,顾嫄影方才松开口,吐掉嘴里的血液,向着白千风伴了个鬼脸,转身快速离去。

  抚摸着手背上的齿印,白千风呆呆的看着顾嫄影消失的方向,久久不能回神

  在精魂被夺之后,夜医门诸人皆是提心吊胆,生怕何时混沌之王会忽然出现,然在诸人担忧的等待中,九层与十层中的封印终被解除

  通天塔内,对于混沌有着限制,任何等级的混沌无法离开所在的层数,亦无法离开这塔钟,可封印被除,也就代表着其他的限制亦不存在。

  “轰!”

  “轰隆隆!”

  顿时天地变色,暗沉无光,日月被掩盖在阴云之内,天空电闪雷鸣,犹如末日降临,时间人心惶惶。

  神域内,启临看着乎变的天气,苍老的容颜满是凝重。

  “混沌降世,灾厄在现,师弟,师妹,准备好战斗,我们应对这方的变故,至于神之墓地中则交给他们了”

  希望那丫头能应对变故,除了她再无人能对付混沌之王

  “心儿,若溪,你们放心吧,我会保护你们的安全,不会让这些怪物们伤的了你!”白永成拥着身旁的妻女,英气俊朗的面容之上透着坚毅。

  语罢,白永成微微抬头,口中发出声叹息。

  若蓝,小枫儿,不知你们在那神之墓地切可还安好?

  这时,九幽王宫内,黑风看着站立于风中的少年,面无表情的问道:“公子,混沌降世,我们该怎么做?”

  “战!不能让混沌侵入九幽王宫,我想保护好他的基业”

  少年稚气未脱的俊颜上掠过丝坚定,可那清澈的双眸中却含满担忧。

  爹娘,阳儿在这里等你们,你们定要平安归来

  于此同时,玄武大陆与风域皆已被入侵,佳儿等人早已得到元若蓝的吩咐,与流风宗的弟子们告辞后赶往了玄武大陆。

  至于风域,自然有风域的高手相互。

  可在玄武大陆当中,有着小姐的舅舅与表哥,还有夜家与蓝家的基业,他们所要做的便是保护这两家之人。

  再次重归玄武,众人都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武者笀命不如玄者的长,但因为元若蓝的丹药,活个两三百年没有问题,是以,那些故人都还建在,然如今也不适合多说些什么,便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而这刻,那些进入神之墓地的各大势力强者们,同样在不同的层数与混沌拼搏,竭尽权利阻止他们进入大陆

  “是你!”

  在众人到广场集合时,琳娜眼就看到元若蓝身旁的女孩,不禁恨得咬牙切齿,眸光狠狠的剐了眼顾嫄影,委屈的说道:“白叔叔,就是这个人,她不但撞了我还不道歉,并辱骂了我,白叔叔你要为我报仇啊。”

  白叔叔向来疼她,这下这个女子是死定了!

  “住嘴!”白家主脸色大变,大声呵斥道。

  “白叔叔”琳娜愣住了,不明所以的看着白家主。

  “你知道她是谁吗?她可是元门主的女儿,至尊品炼丹师的女儿!”白家主恨铁不成钢的瞪着琳娜,若不是她是妻子娘家的侄女,他真想狠狠的教训下这眼高手低的女人!

  “什么?”

  闻言,琳娜当即愣住了,脸色顿时煞白,眸中浮现出恐惧之色。

  她竟然是元门主的女儿?这这怎么可能?她到底是招惹了什么样的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