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攻略总裁大人 第6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对于今天的新闻发布会,除了会宣布与松田企业合作的各家公司外,还有一项环节就是从邀请的各位设计界的泰斗的设计图中筛选出五幅所有人都认可的动漫基地的设计图纸,为此许多艺术节和文艺界的老师傅才会亲临现场,就连国家著名设计师也来了不少,只要自己的设计被征用,就会得到一笔你完全想不到的奖金。

          松田惠子本来是想让建筑公司内部的设计师来设计此次的动漫基地,可她看了许多设计师交上来的设计图,都很不满意,为此她还走访了中国许多的宅男宅女基地,从这个深受动漫影响的群体里去调查,最后她得出了要从民间征集设计的想法,并付诸于实践。

          许多泰斗都是带着弟子来的,显然林文乐身边的美丽女子和那个庸俗的女子都是他的学生,吴子越站在一旁为曾经的老师感到无奈,林文乐一直未娶,始终单身,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艺术才是他的人生归属,女人不过是画在画板里的模特罢了。

          虽然他不娶妻,但他的女朋友已经遍布西城市每一个角落,林文乐的设计作品仅次于当年名噪一时的李成东,直到后来李成东败给了他的徒弟,也就是突然出现的黑马吴子越。

          林文乐苦于没有好的理由支开来他的学生,正巧他看到一旁站着一言不发的吴子越,大笑了几声排开那庸俗的女生拉着吴子越的说大声说道:“哎呀子越啊,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

          吴子越苦笑一声:“老师你是不是该约束一下自己那方面的需求?”他跟林文乐亦师亦友,彼此之间毫无拘束,林文乐听罢一直摇着头:“这你就不懂了,只有深入到女人的身体,才能画出鲜活的作品,为了艺术一切都是值得的。”

          两人说话间,刚才的两个女人也交谈了起来,庸俗的女生似乎特别厌恶穿得性感十足的女人,她顶了顶鼻梁上的眼镜,一脸的嫌弃:“你真的以为自己的作品有多好?要不是你……”她本想说下去,却突然想起那天晚上的缠绵,话到嘴边又掐住了,这让一旁的美女嘴角的讥讽更甚。

          林文乐看着两个女人,苦笑道:“我今天带的这个女人不是我的学生,她是我们学校新来的老师叫金铭,旁边那个眼镜妹也不是我的学生,但是她经常来听我的课具体叫什么我还真不知道。”

          “你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就把人家带到床上了?”

          林文乐坚持道:“我那是为了艺术!”

          “不如这样,你让那个眼镜妹把她的作品拿来给我。”

          吴子越笑着指了指那个还在骂骂咧咧的女人,林文乐一乐:“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徒弟啊那个女人可是跟我上过床的,你还是不要捡我的破鞋穿了吧?”

          吴子越脸一黑,嘴角不断抽搐着:“老师你也太能想象了,我这不是为了帮你解忧吗!”林文乐终于反应过来,他紧紧握着吴子越的手又是一阵大笑:“果然是我的好徒弟,哈哈哈哈哈哈。”

          就这样,眼镜妹被介绍到了吴子越的面前。

          “我叫乐婷婷,11届设计专业的学生。”眼镜妹的眼镜不是一般的大,完全遮挡住了她的额头和鼻梁,加上她一头长发,吴子越几乎以为是看到鬼了,但乐婷婷还是满脸的笑容,作为设计专业的学生,她当然听说过吴子越的大名,更何况在十年前的那次国际设计比赛中他竟然打败了当时的神话李成东拿下了那一届的冠军,这更是让人心潮澎湃,如今见到真人,而且还是那么年轻的真人,还是那么帅气那么有钱的真人,眼镜妹介绍完自己就一直在傻笑,笑到吴子越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叫住了正准备逃跑的林文乐和金铭,林文乐指了指眼镜妹做了个慢慢享受的手势就搂着金铭的腰往vip席走去……

          苦于被乐婷婷纠缠的吴子越从人群之中将朱珂珂给拉了出来,后者正在与一名留着长发的帅哥交谈,被吴子越找到时她差不多已经到别人怀里了,可是那帅哥却一直在后退。看得出男子并不是很买朱珂珂的帐。

          “差不多得了,怎么喜欢小鲜肉了。”吴子越带着乐婷婷走到朱珂珂身边,后者吃惊地看着吴子越身后的眼镜妹,表情很是惊讶:“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

          吴子越老脸一红,解释道:“她是我老师的学生,也算是我的学妹吧,叫乐婷婷。”

          敷衍地哦了一声,朱珂珂心里可不这么想,因为乐婷婷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吴子越身上,看上去像极了一个花痴。

          方成早已不知所踪,用朱珂珂的话说“一定去祸害美女去了”,吴子越开玩笑道:“那他怎么不来祸害你?”朱珂珂听着柳眉一竖:“就他?他敢!”

          身后的乐婷婷呵呵笑了一声:“您一定就是学长的好朋友朱珂珂朱总吧!我见过你。”

          两人一直调侃倒是忽略了身后的小妹妹,朱珂珂尴尬地点点头:“你在哪里见过我的?”

          乐婷婷认真地回忆了一会儿,慢慢地说:“十年前学长获得国际设计大赛冠军的时候放的那个关于你们创业公司的vcr里面。”

          此话一出,吴子越心里却有些古怪,他竟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在他脑补的画面里,正对着一个穿着运动装戴着眼镜的女人的墙上全是关于他的照片……

          “……林老师几乎每次上课都会放一遍学长获奖的录像,因为那次获奖老师也上台发表过演讲,他说那是他一生中最棒的一次演讲。”乐婷婷的话让吴子越的幻想破灭了,他松了口气,扭着头在四周看了看,问道:“还是赶快叫方成回来吧?”

          朱珂珂嗯了一声,拿出手机将方成叫了回来。

          而这次发布会也即将开始,很快二十一家合作方的公司名字被念了出来,人群之中一番骚动,接下来是记者的提问,也都是关于这次动漫基地项目的,也有一些花边记者想采访松田惠子的私人问题,结果很显然被保安带了下去。发布会进行了将近两个小时,终于在台上的一干人依次发表声明和宣誓后结束,接下来就是关于这次动漫基地的项目的设计方案了,由于参加的人数众多,丁氏集团专门准备了一些酒水菜肴,他们统一将所有人的作品都收集了起来,带到幕后,让幕后一百三十一个专业人员筛选出二十一幅作品,这二十一幅作品将在临时搭建的展示台上依次展示,最终由松田企业和丁氏集团的顶级设计师们投票选出五幅入围作品,选出来的五幅作品将送往日本松田雄本那里,由他本人亲自选出其中一幅作为本次中日动漫基地的项目的设计方向。

          一个月前松田企业发布了征集设计稿的广告以后,咨询者络绎不绝,实在是因为他们给出的价格高得离谱,只要进了前五就能获得百万奖励。

          幕后评选的时候,吴子越去了一趟卫生间,正巧林文乐带的那个名叫金铭的女人也在,她从女厕所里走出来正好看到吴子越从男厕所里走出来,令吴子越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先打了招呼:“吴总你好。”

          “金小姐您好。”似乎多余的话他不想再多说。

          可是女人却好像有话要说:“你难道对我没有兴趣?”

          她话刚说完,竟然走到了吴子越的身前,用一双直勾勾的眼睛看着吴子越波澜不惊的脸,吴子越突然笑了一声:“我对你的兴趣,早在你不辞而别的时候就已经烟消云散了。”

          金铭似乎被人说到了痛处,忽然低着头不再说话,她身前的吴子越似乎也有了些变化,他看她的眼神多了一种怜悯,但更多的却是绝望。

          “你真想知道的话,打这个电话,我会告诉你全部。”她好像一直在等待着与他重逢,甚至连写有电话号码的纸条都已经准备好了,她递给吴子越的时候没想到吴子越接都不接,他沉着脸朝展厅走去,似乎身后已没有任何一个与他有关系的人了。

          可他们真的毫无关系吗?

          第63章:大雪

          那一年的风雪,是否因为时间的久远而消融?

          那一天她如往常一样在咖啡馆里写着最近的心得,她的脸很圆笑起来有小小的酒窝,虽然人长得很胖可是她吃得却非常少,桌面上摆放的小蛋糕就是她今天一天的饭量,她不能吃得太多,因为她要减肥。

          虽已入冬,但咖啡馆里的暖气却让人恍如在秋天,温柔的歌声里那些让人听了就会铭记在心的歌词让多愁善感的姑娘落了眼泪。她独自一人坐在靠近窗户的位置,听说今晚会有一场雪,一场很大很美的雪。

          他是从寒风中走进咖啡厅的。

          那时的他带着一块画板和一台老旧的相机,像是所有电视剧里的男主角那样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他身上的军大衣虽然老旧庸俗,可在她眼里,他穿着它一点也不差。

          “我能坐这里吗?”男孩露出了腼腆的笑容,他好像很喜欢笑,像是担心她不会让他坐,男孩解释道:“我听说今晚会下一场很大很美的雪,我想坐在窗户边看这一场雪。”

          “是吗?”她悬在键盘上的手慢慢放了下去,大方地说:“你坐吧,反正我也是一个人。”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也”,也许她的心里希望他是一个人吧?

          但像她这样一个体重快到一百五十斤的女孩,是不会有男生喜欢的吧?更何况她的脸实在太圆了,让人想起热气腾腾的白面馒头。

          可是那天的雪并没有如期而至。

          他们的脸上都有失望的表情,她低着头想继续写着自己的故事,他也低着头勾勒着属于他的世界,两人谁也不做声,咖啡凉了也没人去喝。

          直到外面的喧嚣静了,他们才意识到已是深夜。

          “我送你回去吧?这么晚了,一个人回去不安全。”他收拾好画具,问同样在收拾电脑的她。

          “我长这样很安全的,不用你送。”她拒绝了,心里却一万个高兴。

          “毕竟是女孩子,没关系的。”他将画板背回背上,脸上的笑容融化了咖啡厅外面的寒冷。

          那个从寒风里走进来的男孩,在温暖的咖啡厅里走进了她的内心。

          于是她到处打听他的名字,终于知道了他叫吴子越。

          她还知道他有一个女朋友,不过已经出国了,据说是女方提出的分手,具体原因是什么众所纷纭,但她都不在乎,她慢慢地靠近他,小心翼翼地试着和他搭讪,渐渐地两人几乎无话不谈。

          那是大四的最后一个学期。

          吴子越走到展厅时碰到了似乎在等金铭的林文乐,他一改初见时的潇洒,而是有些苦涩地问道:“你真的不想知道她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看来他的老师林文乐什么都知道,更或者他带金铭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金铭见一见吴子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