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价新郎 第5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小熙,你好棒……”

          冯喆俯下身,抱着陈熙,头埋在对方的脖颈间,舔着陈熙流出的汗水,用牙齿咬着,留下自己的痕迹。

          “啊……疼……”

          陈熙被咬得很疼,手指下意识地抓破了冯喆的背,这让冯喆更加兴奋。他的肉棒完全抽出,又一捅到底,捣出了浓白的浆液。陈熙的后穴都被捅成了一个圆形的洞眼,在肉棒离开后,无法立刻合拢,收缩渴盼着更多捣弄……

          冯喆突然直起身来,就着两人下体相连的姿势,把陈熙翻了个身,让陈熙保持着狗趴的姿势,从后面凶猛地撞击。

          “呜呜……啊……冯喆……不要了……轻点……”

          陈熙哭叫出来,可怜无比。冯喆稍微停下了动作,舔了舔陈熙的背脊,烙下几个灼热温柔的吻,然后开始了更加激烈的顶弄……

          第69章冯粑被逼下台,亲身救陈熙

          负面舆论、股票大跌、合作伙伴撤资以及有关部门拜访……几乎是一夜之间,冯氏集团就陷入了众矢之的。集团内部的中基层员工个个人心惶惶,有些甚至已经开始着手寻找下一份工作。

          冯氏集团总部会议室。

          坐在首座的冯维宗看着带领股东、董事们走进来的冯宴,唇边勾起一丝笑意。这么快就现身了,还真是迫不及待啊!

          由于召开紧急股东大会,原本正在进行工作汇报的日常会议暂停。冯宴坐在了与冯维宗相对的长桌另一头,身边的助理人员直接说明了此次会议的议题:罢免冯维宗的董事长职位。

          走完流程后,很快就进入了与会的股东董事投票阶段。而因个人事务缺席的副总经理冯喆则以授权书的形式让冯宴代为行使投票权。

          “根据投票结果及公司章程规定,经董事会会议一致通过,免去冯维宗为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职务,选举冯宴为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任期3年。”

          会议主持人宣读完议案结果后,冯宴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缓步走到冯维宗面前,“那么,就请前任董事长让席吧!”

          冯维宗坐在原座位没有动,只是双手合十放在胸前。

          “你们先出去,我有话要单独和现任冯董事长说。”冯维宗的吩咐一出,跟随他的董事都依言退出。而跟随冯宴来的人则站在原地,看向冯宴,等待吩咐。

          冯宴抬起手来,“你们也先出去。”

          窸窸窣窣的人声消失后,偌大的会议室便只剩下了冯维宗与冯宴父子两人。

          冯维宗双手拍了几下掌,“不得不说,你这次干得还算漂亮!”

          冯宴嗤笑一声,“那也要感谢你,原本我的计划不会这么快实行的,原本你还能在这个位置上多坐一段时间。”

          “不过,我没想到你竟然还能搭上王家,丧家之犬当年竟然还保留了一些实力。”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冯宴直视着冯维宗。

          “如果是我,就算筹划时间更长一点,也不屑于求助于丧家之犬,更不会做出绑架兄长这种事来!”

          说到后面,冯维宗的目光变冷,身上升起了一种难言的气势。

          冯宴心中暗惊,却没有退步。他笑了起来,“你就那么确定冯喆真的是被绑架的?或许他只是和我一起演了出苦肉计呢?毕竟,你的这个位置是很诱人的。”

          “当然,你心里可能会想,冯喆是你的继承人,这个位置迟早是他的,为什么他还要铤而走险和我合作。理由其实很简单,不过,你可能不会相信。”

          冯宴见冯维宗依旧神情不变,说出了最后的答案。

          “陈熙。”

          提到这个名字时,冯维宗的眼角微动,但还是保持着镇定。

          “江山和美人,两样东西都唾手可得时,冯喆为什么不和我合作呢?”冯宴摊开手,笑了出来。

          “然后呢?你们两个人共享?还是说冯氏的董事长之位给你,陈熙给冯喆?”冯维宗伸出手指扣了扣桌面,看着冯宴,所以并没有错过对方脸上那一瞬间的错愕。

          “看来,你们并没有提前商量好啊!”

          冯维宗慢条斯理地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然后走到冯宴面前,看着对方。

          “我要是你,就不会与人共享。因为江山和美人,我都要。”说完,冯维宗便洒脱地离开了会议室。

          现在,所有的人物都登场了,他可以慢慢收网捕鱼了。

          一出会议室,冯维宗脸上的笑容立刻淡去,变成了一种肃杀之色。他的目光慢慢扫过倒戈的下属,让那些被扫到的人背脊发凉。然后,冯维宗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等候在外面的跟随他的董事也紧随其后。

          前任董事长冯维宗正式卸任。

          汽车里。

          冯宇淮看着坐在旁边的爸爸,有些不安。

          察觉到儿子的视线,冯维宗转过头,柔声问道:“怎么啦?”

          “爸爸,我们真的是去见老婆还有……妈妈的吗?”

          “嗯,怎么了?”冯维宗继续耐心地问。对于这个大儿子,冯维宗一向有非同一般的疼爱与耐心。

          “妈妈……不认识……”

          傻子低着头,揪着自己怀里的毛绒玩具。这是他非常苦恼又紧张的表现。

          “没关系,到时候就会认识了。这可是宇淮能见到妈妈的最后一面了……”冯维宗的眼里出现了一种深幽之光。傻子无法理解什么是“最后一面”,只能困惑地望着爸爸,手里无意识地继续揪着毛绒熊的耳朵。

          冯维宗没想到王丹妮那个疯女人还能从精神病院出来,他可不信那个女人的病真的痊愈了。这一次,他可不会那么仁慈地只把她送进精神病院了,而且,他要真正夺走她最宝贵的东西!

          车停到了对方约定的地点。

          冯维宗先下来,傻子还坐在车上,有些犹豫。冯维宗朝人伸出了手,“乖,下车,我们一起去见‘妈妈’。”等了一小会,傻子终于把手放到了爸爸的掌心,被牵着下了车。

          等了没多久,对方按照约定出现了。甫一看到王丹妮,冯维宗还有些诧异。近二十年不见,想不到对方老成了这般,完全没有了当初那幅任性跋扈的样子。而王丹妮一看到衣着光鲜的冯维宗,眼里就射出了怒火,脸上的肌肉都抽搐起来。

          不等对方开口,冯维宗就先说了话,“你说要见儿子宇淮,我带来了,你那边的人呢?”

          这话一出,王丹妮便没有心思去管冯维宗了,她的目光全部落到了傻子身上,脸上出现了激动、欣喜等神色,而且张开了双臂,“淮淮,快来妈妈这里……”

          然而,令王丹妮失望的是,傻子不止没有过去,还往冯维宗的身后躲。

          冯维宗站在原地,并没有逼傻子过去,只是好笑地看着那个女人转瞬间变脸过来扯人。

          “淮淮,你怎么啦?怎么不叫妈妈了?”王丹妮走了过来,一把抓住傻子的手臂,想要用力把人从冯维宗的背后扯出来。但是,她越扯,傻子躲得越厉害,而且还用手揪住了爸爸的衣摆,抗拒道:“你走开……不认识你!走开!”

          傻子的抗拒加剧了王丹妮的疯狂,她的指甲几乎掐进了对方的肉里,开始厉声呵斥道:“淮淮,你怎么不听妈妈的话?你给我出来!”

          旁观见到王丹妮越来越失控,自己的儿子也越来越害怕,冯维宗终于伸手,制止了女人。

          “王丹妮,你是不是忘了你曾经对宇淮做过的那些事?”

          “不要你管!冯维宗,你说,是不是你教唆淮淮不听我的话!

          冯维宗被王丹妮逗笑了,这个疯女人看来是疯得忘记了啊!他把王丹妮的手强硬地从傻子的胳膊上掰开,不准对方再碰到儿子。

          “王丹妮,曾经你为了报复我,撕碎宇淮的画,把他关起来骂他打他,还差点溺死他的事都忘了?他那时才多大?”

          “你胡说!我没有!我没有!淮淮是我的孩子!我没有打他!”

          冯维宗的话完全让王丹妮发了疯,她的声音尖利刺耳,双手抓着男人,试图阻止对方继续开口。

          “当时宇淮被你压着头按进水里,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他早就没命了!后面发高烧,在医院好不容易抢救回来,不记得你了还真是幸运!王丹妮,你就是个无可救药的疯子!”

          这时,冯宇淮抱着毛绒熊,愣愣地看着这一幕,脑海里出现了很多陌生的情景。

          女人刺耳的咒骂、身上被打出来的淤伤、满地撕碎的画以及冰冷无比的水慢慢窒息人的感觉……

          “淮淮,淮淮……不要怕……妈妈爱你……”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