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只是瞧着你活好 第17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在此期间,媒体忽然爆出倪蔚的种种黑历史,影后早期滥交又磕药,后来还跟华橙的一位董事勾搭到了一起。事情被爆出来,是因为董事家里的正室发现了两人的奸情,带着一干朋友把倪蔚堵在小区门口暴打了一顿,因为对方叫的太过凄惨,周围有人最后报了警,自然也惊动了媒体。

          杂志上照片与目击者的证词宛如石锤落地,影后倪蔚的公信度陡然下跌,之前她关乎华橙的那一通控诉本身就存在漏洞,此事一经爆料,立刻就有人跳出来发出质疑声,带起了一波的节奏。

          华橙的丑闻事件也因此出现了转机。

          网友们明显分成了两派,两边各执一词,谁也说服不了谁,谁也不能提供更加确凿的证据。华橙丑闻事件进入了一个白热化的制衡阶段,达到了一个诡异的临界点。急需一计重锤来打破现在的僵局。

          于是,公众又重新把目光转到了事件的知情人之一,周冽的身上。

          很快便有网友跳出来呼吁,希望周冽可以站出来,揭露华橙的恶行。

          对他先前的种种沉默,有人表示理解,有人表示痛心,有人则表示怒其不争。

          而在一段时间里,周冽虽频频出现在公众面前,却对被迫包养事件闭口不谈。他的种种表现冷静而自持,却又时常给人以一种诡异的违和感。仿佛在这平静如死潭一般的表面下酝酿着更大的腥风血雨,正蓄势待发。

          这场暴风雨像是悬在头顶上的利刃,经沈女士精心布局,伴随着如同宣战一般的隆隆的雷声,这场一击必杀的反击终于拉开了帷幕。

          经过长时间的沉默,周冽一方竟跨过公司的宣传媒介,忽然通过微博单方面宣布,自己将在三天后召开发布会公开华橙事件的真相,给公众们一个交代。

          声明一经发出,粉丝们全都沸腾了,他们兴奋,激动而又感动。偶像终于勇敢发声,揭开华橙高层的虚伪面目,将一切恶行撕碎暴露在公众的视线里,事情也终将大白于天下。

          当天下午,华橙公关部门撰写好的新闻稿便发到了陆潜川的邮箱里。

          电脑提示音将陆潜川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陆潜川皱眉又吸了一口烟,曲起夹着烟嘴的细长指节,他轻轻敲击了一下鼠标键。

          邮件正文整个弹出来,占满了整个电脑界面。

          陆潜川换了一边手指夹着烟,他一边小口小口的吮着烟嘴,一边快速将新闻稿拉到了底,草草扫过。

          经过这么多天与着烟味的磨合,他竟也从这恼人的烟味里琢磨出了乐趣,好在没什么瘾,只是偶尔才需要靠烟草来疏解一下内心深处焦躁不安的死结。

          新闻稿的内容不外乎其他,是周冽过往的黑历史,比以往的都要详尽而真实,一张张照片像一个个触目惊心的刽子手,足以毁掉周冽这一整个人和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鼠标的滚轮滑到了最后。

          陆潜川淡淡地吐出了一口烟圈,烟雾在他的眼前慢慢淡开,他细眯了眯眼,在他的脸上竟瞧不出任何意味的情绪。

          “你真的变了很多…”他最终对着最后的一张照片上周冽肆意又狂妄的笑脸独自喃喃道。

          陆潜川匆匆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他直接拿起了电话:

          “新闻稿我看了。”

          “我的意见就是,不必发出去。”

          “我知道…这些道理我不需要你教我…”

          电话那头公关部经理似乎还在争取。

          陆潜川耐着性子听着对方一通说完:

          “他和倪蔚压根不一样。”

          陆潜川极轻地叹了一口气:

          “陈经理,你听我说。同样的方法短时间内理应不该如此频繁的被使用…”

          “你说的道理我都明白…”

          “我就这么跟你说吧…随便他要开发布会要好…怎么说我也好…我都不会拿他下手,你听懂了没有!?”

          “嗯…嗯…我知道的,董事会那边我去说,你就按照我说的做就可以了。”陆潜川用肩膀夹住了话筒,又从烟盒里抽出了一只烟来,含在嘴里熟练的点着。

          他含糊的应着:“嗯…就先这样,这个稿子你即刻删除,再想别的法子…”

          “对!我们这边先按兵不动,保持原样,看他发布会怎么说再做打算,应对措施别忘了做好…争取影响降到最低…行…先这样。”

          陆潜川随即把电话给挂了。

          他疲惫地用夹着烟的手揉了揉鼻根,然后利落地推开了背后的靠椅,落寞地走到了落地窗边,眼神凝重地盯着楼下的车水马龙看。

          他独自动了动嘴角,无意识地轻轻呢喃:

          “这是我欠你的,我现在还给你了…”

          ————

          三天很快就到了。

          大批的记者已经聚集前厅,一个个架好机器,蓄势待发,大有一副抢占先机,要在第一时间里把头条囊括自家的架势。

          周冽将陪同人员都打发了出去,自己一个人呆在酒店的休息间里。

          今天他破天荒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装,麻灰色的领带圈在他的脖颈之上,系得他有些透不过气来。

          他不自在地拽了拽白衬衫的领子。

          打理好的头发被推了上去,露出了前额,显得这张年轻的脸庞平添了几分成熟。

          周冽闭着眼睛扬靠在沙发里,嘴里念念自叨,动了几下又停下。

          放在矮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周冽大概是不想起身,下巴扬了下来,盯着手机看了看,那物件突兀的一声接着一声,响个不停。

          周冽终于一跃而起,从容地从桌子上抄起了手机,接通了放到了耳旁:

          “喂。沈女士。”

          “我只是来提醒你。”沈女士像是走在一处长廊之上,高跟鞋敲击在地面上的咯噔声一刻不停的通过电波落到了周冽的耳朵里:“记住我们约定好的,记住你自己待会在发布会上要说的话。”

          “放心,不会忘。”周冽的若有所思的盯着一处墙角,他有些心不在焉,说话的语气也是淡淡的。

          可惜沈女士已经无心揣测这个在她面前野心颇大的年轻人到底是个什么状态了,她即将面临着一场谈判,这将决定了她和小儿子未来在陆家的地位和以后的生活,总之,今天过后,一切都将尘埃落定。

          她自信于自己做好的完全的准备,以至于说话间也不自觉地带上了些颐指气使。

          沈女士似是傲慢似是得意,她从鼻子里哼出一个音来,然后说道:

          “记得就好,今天结束后,我们与国外方面合作的消息便会立即放出,你就等着上热搜吧。”

          她匆匆看了看手上的腕表:“嗯…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你也准备准备开始吧,我这边先挂断了。”

          “好。”周冽应了一声,电话便被掐断了。

          待周冽稍作整理打开休息间的门独自走向会场时,沈女士也恰巧到达了华橙的总裁办公事门前。

          她没有丝毫的犹豫,毫无顾忌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听到门边有声响,陆潜川顺着声音抬头看了一眼。

          沈女士像到了自己家一样随意,她径直走到沙发边,拿起桌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随便调了一个台,便是发布会现场直播的状况,现场的人员还在来回走动,显然还没有开始。

          沈女士也不兜圈子了,直接了当就说了:

          “潜川,妈也不逼你,妈只要你把属于你弟弟的那份拿出来,还给他,只要你现在点一下头,我立刻终止这场闹剧。”她指了指电视屏幕:“你也看到了,一切都还来得及,只要你现在给我一个承诺。”

          陆潜川顺着对方的看了一眼电视屏幕,又平静地移开了目光。

          他慢慢站起身,推开了椅子,走到了沙发这边,随意选了一处一屁股坐了下去。

          他仰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沈女士,问道:“如果我说不呢?你以为…我还会在意这些么?”

          “陆潜川!”沈女士忍不住气急败坏地尖叫道:“你是疯了么!?他是你弟弟!亲弟弟!你这么做到底有什么好处?!…你就不怕…不怕你爸寒心么?!”

          “哟?”看着对方的歇斯底里,陆潜川饶有兴趣地一扬眉:“这会提到我爸了?那正好!”他坐正了身子,满含深意的眼神在眼眶里打了个转:“正好我也想跟您谈谈一些…关于我爸的事…”

          沈女士平静了些,她警惕地皱眉并向后退了一步:

          “你要…跟我谈什么?”

          “不用紧张。”陆潜川耸了耸肩,他的余光瞥了一眼电视屏幕,电视上,一袭黑西装的周冽正从台后走到台前,对方平静地朝着摄像机的方位看,就像是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一样。

          陆潜川不着痕迹地收回了目光,继续道:

          “几句家常话,随便聊聊。”

          他忽然抬头问:“介意我吸根烟么?”

          “嗯?”陆潜川娴熟地点着了一根烟,两指堪堪夹住烟嘴那段,闲闲地拿在手里晃了晃:“偶尔一两根,可以帮我集中我的注意力,效果还不错。”

          他吹了一个烟圈,拉家常似的随意问了一句:“都说我除了眼睛和嘴,像您的地方不多,性子也不像,是不是这样?”

          沈女士像是松了一口气,她认定对方是想和她兜圈子,便退后了几步找了一处沙发坐下,应和道:“可不是,你刚出生那会,都说你和远山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就俩你俩照的百日照都像是一个人似的,连姿势都故意摆的一模一样。”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