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上睡神怎么办 第3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齐喻斐见到沈惑一笑,暗道一声不好,但是却没想过那人竟然真的能够掏出一块一模一样的玉佩。他惊得直接收起了折扇,目光锁定在那玉佩上。

          不单单是齐喻斐吃惊,同样吃惊的还有阿耀。他们吃惊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沈惑手里出现了一块一模一样的玉佩。

          齐喻斐立马请人来此鉴定两块玉佩的真伪,然而他得到的答案是——两块玉佩都是真品。这下两人便不仅仅是吃惊那么简单了,简直就是惊骇。

          竹砾和沈惑对他们的惊骇表示费解。

          第81章第八十一章

          但是他们二人的惊骇也是有原因的,在阿耀小时候,他的娘亲告诉过他,他的这块玉佩是独一无二的,世界上不可能会有第二块一模一样的玉佩的。

          沈惑只是笑笑,他没有说什么。其实他也是误打误撞才得到了这块玉佩的。那日,沈惑发现他的府邸被破坏了,在他赶回药园将灵药们移植到别处去的时候,他无意间发现了这块玉佩被埋在土中。

          沈惑当时也只是觉得这玉佩挺好看的,便收了起来,他完全没有想过,它如今居然可以这么用,到也算是解了燃眉之急。

          竹砾此前倒也不知道沈惑有这枚玉佩,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对这事情的判断。两块玉佩也只是竹砾意料之外的变数,如今直接化解了,他倒也乐得清闲。

          竹砾拍了拍手,面带微笑地对座上的齐喻斐道:“不知阁下还有别的什么证据来证明他,是阁下的人呢?”竹砾伸手拍了拍阿耀,并且收获了沈惑幽怨的眼神一枚。

          齐喻斐忍俊不禁地笑了笑,打开折扇,将其置于面前道:“正如阁下所言,在下无法拿出别的证据了。”

          竹砾满意地笑了:“既然如此,我不如将来意直接告诉阁下吧,我们来此,是为了让阁下停止伤害我们的人,不知阁下意向如何啊?”

          齐喻斐摇了摇扇子,不置可否。这时候原本大开的房门突然关闭,竹砾等人都无法理解为何齐喻斐会这么做,但是他们都严阵以待,以免突然有人偷袭。

          齐喻斐摆了摆手,对众人道:“诸位不必如此戒备,”他指了指竹砾,“这位道友不是说要讨论问题吗?不妨我等坐下谈,如何?”说着让仆从搬出几把椅子。

          竹砾知道这个时候气势上一定不能输给齐喻斐,他笑着走向那几把椅子,径直坐了上去。好在什么都没有发生。有了竹砾这个例子,其他人也都一个个坐了上去,他们严阵以待,仿佛真的要谈论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

          齐喻斐暗中觉着好笑,但是他表面还是不动声色的,他对着竹砾道:“阁下既然提出了这个意见,那在下不妨告诉你,此地寸草不生,荒无人烟,若让我等就这么生活在这里,阁下不是要害死我们吧。”

          竹砾暗道一声不好,但他表面上不动声色,道:“自然是不会的,若是你等无法供给生活下去的必须品的话,我等会给予一定的帮助。”

          齐喻斐先是谢过了竹砾的“一番好意”,却是没有把这放在心上。

          竹砾也是察觉到了自己许下的承诺没有被人放在心上,但他没有多说什么。

          齐喻斐缓缓开口:“答应你们的要求,对于我们而讲又有什么好处呢?“他看起来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竹砾直接打断了他:“这代表着你们不必再有无谓的死亡了!”

          齐喻斐沉思了一下,道:“也罢,就照你说的去做把。”很显然他有那么一点点动心了。

          这时候竹砾笑眯眯地又提出了一个问题,听到这个问题后,齐喻斐直接愣住了。“不知阁下打算何时将我的好友的身体交还回来呢?”

          齐喻斐一下子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他,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这时候齐喻斐决定装傻:“阁下可是在说笑吗?在下的这具身体可不就是在下的吗?”

          第82章第八十二章

          竹砾见他不承认,倒也没有发怒,他只是看着齐喻斐,然后笑笑,但这笑的齐喻斐有些毛骨悚然。齐喻斐想让竹砾不要再这么笑下去了,但是他没有任何正当的理由让竹砾停下。

          齐喻斐在那里纠结着,竹砾倒是很耐心地等着齐喻斐自己承认他不是齐喻斐这件事。场面一度十分安静。

          齐喻斐捂嘴笑笑,答到:“这根本就是无中生有的事,何来承认一说呢?”竹砾见他还是不肯承认,便继续盯着他笑。

          齐喻斐真的觉得这笑容瘆得慌,但是他又不想答应竹砾的要求,一时之间他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齐喻斐想了想,决定不再理睬竹砾,在笑容虽然看着不舒服,但是只要他不看还是可以抵御的。

          竹砾见齐喻斐没有再对他的笑容做任何反应了,便也停了下来,他可也不愿意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其余的人在一边,却又帮不上什么忙,这时候阿耀忍不住开口了:“少主?少主你回来吧,阿耀想你了。”座上的齐喻斐听了一震,他控制不住自己看向阿耀的欲望。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