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性]职业代孕 第3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陈云将头顺势搭在男人的颈侧,缩了缩身体,让男人把自己擦干净重新放回了被子里。

          等到林宥安转身想要去收拾一下的时候,陈云拽住了他的衣角。

          “许睿晟呢?”

          林宥安一愣,转身看向裹在被子里只露着一张脸在外面的陈云,迟疑地回答道:“……离开京城了。”

          陈云盯着林宥安,声音沉稳又冷静:“我知道他不在京城。我不光知道他离开了,我还知道他去了哪儿。”

          “他去哪儿了?”林宥安忍不住追问。

          许睿晟是乘坐许家的私人飞机离开京城的,他的去向目前就连西军的情报部门都还无从探知。

          “欣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不见了的?”青年没有回答警长的追问,继续问出了自己的第二个问题。

          林宥安皱起眉毛,心里隐约一动,并没有顺着陈云的问题回答,而是一板一眼地开始了一次简短的自我介绍:“我叫林宥安,是望榆市警署的一名警长。我知道你叫陈云,是望榆市优林科技园区欣传中心的一名员工。可能你还不知道,几天前你被绑匪劫走,就是我把你从绑匪的秘密据点里带出来的。这次我来京城是有其他的任务,没想到偶然在路边……”

          “许睿晟是去丰城了。”陈云突然插话。

          丰城?林宥安怔楞了一下,露出了一点诧异的神色。

          普通人听到丰城或许只会觉得耳熟,再不然就是知道那儿是联邦南部一个比较大的港口城市。但在整个联邦黑白两道势力当中,丰城却有着不容小觑的特殊地位。因为那里是南方最大的黑帮组织弘龙帮的大本营。

          莫非许家和弘龙要有什么牵扯?

          看着兀自陷入沉思里的警长,陈云黑色的眸光里终于闪过一抹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晶亮神采。因为,直到此时此刻,他才能放松地缓下一口气,确认自己真的摆脱了许家叔侄。

          别看那三两句摆在明面上的问答十分简单,实则恢复意识后的陈云从林宥安把他带进浴室起就开始慢慢计划布局。

          “是你把我从许家带出来的,你的恩情我记住了。”陈云口气十分肯定,很快利落地做出了决断,“我能力有限,能偿还你的机会不多……”

          “不不不,你误会了。我、我在京城其实是因为……”林宥安如遭惊雷,慌忙解释道。

          “好了,你不想说,我也不想过多打听。反正我确定是你救的就好。”陈云不在意地挥手打断了林宥安的辩解。

          对于从小就必须懂得察言观色来讨好他人过活、后来更着意培训过的陈云来说,林宥安的解释实在是欲盖弥彰,一眼就能被他看出无数破绽。

          年轻的警长到底在瞎掰扯谎这种事情上阅历不足,被人痛快地揭穿后只能故作镇定地涨红着整张脸,将露出讪然神色的眼光瞥到其他地方,讷讷地不再多言。

          突然,一只白皙的手摸上林宥安的左胸,隔着衣料,青年比他体温温度略高的掌心似要将男人的心脏融化。

          “你……”林宥安吓了一跳,正要躲闪却因为陈云大半个身子都探出床边的危险姿势而不敢继续后退。

          警长原本只是脸红,此时不知不觉竟然连脖子到衣领下的皮肤都如被蒸熟了的大闸蟹一般。

          “别乱动,”青年的手掌顺着林宥安轮廓分明的腹肌慢慢下滑,一直摸到男人依然散开的裤链,摸出对方再次被轻易挑逗得硬邦邦的阴茎上才停下来,“林警长,刚刚在浴室里我就觉得自己特别奇怪……你救人救到底,不如,再帮我一次吧。”

          “可、可能还是,你身体里的药性……呃,就是我发现你的时候,你的状态……”

          青年仰起头,堵住了林宥安语无伦次的嘴巴。

          在陈云二十年的短暂人生中,最讨厌的事情里,有一条是绝不欠人恩情。

          说这是一种天真的执念也好,说是他无法放弃的底线也罢,尽管陈云曾经为了偿还所谓的恩情,付出了拥有过的全部……但是,在他怪诞荒谬的人生中,这是陈云唯一认可的公平。

          热切激吻中,青年赤裸的身体很快被男人紧紧地按进了怀里,又一起滚倒在柔软的床垫上。

          第38章6-5纯真警长(三)(h)

          林宥安凭借着身体的灵活性,轻巧地翻身压在了青年的上方。

          只不过,看两人正在亲吻的架势,被动承受着陈云激烈啃咬的男人倒更像是被压在下面的那个。

          陈云舔吻了一会,等发现林宥安试图有样学样,胡乱将舌头伸进自己的嘴里毫无章法地钻来钻去时,突然抱着男人的头向后拉开了点距离笑起来,“渴了么?”

          警长诧异挑眉,陈云被他纯然疑惑的眼神盯得失了开玩笑的心思,笑容不变,摇摇头叹道:“你,还没脱衣服呢。”说着,手指滑向了林宥安的衣领,就要替他扯掉上衣。

          男人一进门就脱掉外面的帽衫,现在套着的还是今天行动时穿在作战服里的白色内衬。陈云颇为好奇的摸了摸特质内衬光滑又细密的材质,没有多问,只是手上的动作放得更轻了一些。

          等不及青年的小心翼翼,林宥安半挺着上身,扯住前襟,粗鲁地从头顶拽掉了衣服。外表高瘦的警长没想到身上的肌肉轮廓竟十分有型,陈云摸上对方胸前随手捏了捏,很快换来了男人一声闷哼和下意识的躲闪。

          陈云笑出声来,顺从得不再骚扰男人,只是手肘向后半支撑起身体,认真地欣赏起壮男脱衣的美景。

          “我、我还是先去洗、洗洗……”已经半褪下裤子的林宥安突然想到了什么,僵硬地扯着内裤的边缘,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往下拉拽。

          陈云对他的回答是,抬高自己的屁股,姿态放浪地扭摆着腰胯、磨蹭上男人的小腹。

          最后一点布料从警长的手指间光速消失,男人如同发情的猛兽般重新扑到了陈云的身上。

          从青年的肩膀、锁骨一路吻上颈侧、咽喉,湿热黏腻的唇舌最终汇聚相交,陈云嘴里来不及吞咽下的口水都被男人贪婪地抢夺吮吸,发出一阵淫靡的“滋滋”水声。

          陈云张大了嘴巴,柔顺地吐出舌尖任由男人轻咬着含进了嘴里,手上却毫不犹豫地揽上林宥安的肩头,霸气地握住对方厚实的肩背,一路又捏又摸,直到握住了男人结实的臀肌,才揉面般肆意揉搓了一阵,再狠狠地压向自己的方向。

          两根同样热烫坚硬的性器碰撞在一起,又很快抵上了对方的腹部,最终被搂抱着的两人夹在了光裸的身体中间。深红色的肉茎紧贴着彼此,龟头在双方光滑紧致的皮肤上戳动,甚至连撑开的冠状沟都挨挨蹭蹭地卡到了一起。

          这陌生又新奇的触碰,让男人轻喘着忍不住一边继续着激吻,一边摸索着把手探了下去。

          警长不得章法地先是碰碰陈云的肉茎,又捏上自己的肉棒,试图调整好老二的位置、让自己的鸡巴贴得离对方的更近一些。

          感受到了男人的意图,陈云把手放上了两人的肉茎,拇指食指环套在自己肉棒上,又用另外的三根手指勾上男人的茎干,并拢握紧,便开始像之前在浴缸里自渎那样飞快地上下撸动起来。

          “呼啊……”林宥安忍不住错开了接吻的姿势,喘息着将头抵上青年的颈窝。

          警长学着同样将手掌放在了陈云的手上,交插进对方的手指,握紧了两根肉茎同时用力。肉棒被套弄的速度顿时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连陈云都难耐地撑起了后腰,忍不住将自己的前胸送到了林宥安的嘴边。

          一粒嫣红色的乳尖贴上了男人的脸颊,林宥安这次不用再被引导,自觉地舔上唇边那一小颗柔嫩可口的肉粒。等敏感的舌尖体味到留在陈云乳头周围结出的细小疤印时,男人迫切的吸吮立刻放轻了力道,转而怜惜地一下一下地轻舔过那些印痕,像是在抚慰着青年身体上早已结疤的伤口。

          “唔……嗯……”一直十分安静的陈云似乎被男人温柔的举止碰触到了情动的开关,终于小声地呻吟了起来。

          被青年摸得舒服,林宥安干脆撒开了手,绕到了陈云的背后,捏紧了对方弹软丰满的臀肉,和着自己舔舐对方乳尖的频率,不轻不重地揉抓起来。

          就这样气氛温馨地享受了一阵,林宥安终于还是忍不住涨红了脸,重新抬起头盯紧了陈云,“我、我想……”不知道怎么说出自己心里隐秘又羞耻的欲望,男人的手掌缓慢又郑重地顺着陈云圆润的臀峰弧线一路下滑。直到碰触到那个布满褶皱的穴口,林宥安才小心地伸长了指尖摸了上去。

          后庭处的小孔外面仍然湿漉漉的,虽然没有经过细致的扩张,但是在林宥安试探地按动时,惯于性爱的穴口被男人一个用力就戳进去半截指尖。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