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追到你 第4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41章第41章

          人生总是如此,它让你在一片灰暗中拾到了一颗星星,耀眼炫目,光彩非凡,给了你希望给了你光,却又在你一发不可收拾的沉溺的时候,开玩笑一般抢走了你的星星。

          有的人一时愤恨不已,誓死夺回自己的星星,却又在时光和现实的洗磨中,承认那是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有的人失望,暗自伤神,自怨自艾,最终还是慢慢忘却,无奈又懦弱的过活;有的人不屑一顾,转头就去寻找另外的星星。

          也有的人,在一层一层的时间叠层中,隐忍强大,却依然执拗的要着他的那颗星星,不到南墙不死心,头破血流也无妨。

          很幸运,萧鸢找到了他的星星。

          他的星星,在没有他的漫长岁月里,被打磨的更加耀眼坚韧,但内里,还是那颗小星星。

          易扬陪着萧鸢回了病房,中途萧鸢一直牵着他的手,一点也不松开。

          扶着萧鸢躺下,易扬想帮他倒杯水,只得用大拇指挠了挠萧鸢牵着他的那只手,“我倒点水你喝,你先松开”。

          “我不渴”,萧鸢攥的更紧了,把那个乱动的大拇指也一并找抓的手里。

          易扬看他这幅模样,也不禁起玩心,想要逗一逗萧鸢,大拇指来来回回的不住的挠着萧鸢的手心。

          萧鸢一笑,也撤出拇指和易扬打着转,毫无威力的阻止易扬的大拇指捣乱。

          易扬更加来劲,拇指灵活转动,加大力度挠着萧鸢手心。

          猛的一下,萧鸢出击,一把抓紧易扬的右手手腕,凑在嘴边,重重的亲了一下那个不安分的大拇指。

          易扬被他突然的动作搞得有些懵,又有些不好意思,耳朵悄咪咪的上了点红,呆呆的也没说什么。

          萧鸢看他,又是一笑,把易扬的右手翻过来,轻轻的,在他手心吻了一下。

          “我……”,易扬也不知道自己想的什么,呆愣愣的说道,“我,我没洗手…”。

          萧鸢抬眸,黑亮的眼睛里满是笑意,“嗯,有点汗。”

          “真的吗?”,易扬闻言,一把抽出自己的手,他其实没有感觉出有汗,但还是不好意思,转身说道,“我去洗一洗。”

          “骗你的,小傻瓜”,萧鸢拉住易扬,让他坐在床边,笑的更深了,“什么都没有,很香。”

          易扬也笑,故意拿起自己的右手放在鼻子下嗅了两下,“不香”。

          “我说香就是香”,萧鸢笑道,又牵过他的手,“医生和你说什么了?”

          他其实是好奇的,易扬之前的态度他是知道的,他爱自己,却又有太多顾虑,没理由一下子就下定决心。

          “没说什么啊”,易扬任他牵着,“就核实一下你的资料,没有问题。”

          “没有什么了吗?”,萧鸢追问。

          “还能有什么……”,易扬一下子反应过来,萧鸢这是在问他一下子转变的原因,不禁一笑,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递给萧鸢,“伯母还给你打了个电话。”

          他拿另一只手撑着下巴,看萧鸢接过手机,看通话记录,笑道,“伯母可比你厉害多了,出手就是稳准狠。”

          萧鸢看着那二十多分钟的通话记录,笑出了声,“她真厉害,早知道就让她先出马了,她和你说了什么?”

          易扬看着萧鸢欣喜的样子,想起了萧母说的话,有些伤感,他拿手抚着萧鸢嘴边微小的胡渣,有些扎手,他答非所问,“以前都是软软的”。

          萧鸢由着他蹭,“长大了,就变硬了”,说着也摸了一把易扬下巴,“你还是软的。”

          “我剃了”,易扬说道,其实他不剃的时候,胡子也是软软的,“我明天帮你剃”。

          医院里没有工具,他明天得自己带来。

          “好”,萧鸢笑笑,许久,他又轻轻的说道,“其实也还好,易扬,没我妈说的那么夸张”。

          其实不用猜,他也知道母亲和易扬说了哪些内容,他也知道,易扬在为他难过。

          他轻轻搂过易扬,让他躺在自己怀里,“我总想着,到时候我找到你,我们要有一个家,不必再在意别人的闲言碎语,不必再让你受到伤害,我们就这样,过我们的小日子,多好。”

          易扬把头埋在萧鸢胸口,闷闷的说,“你告诉所有人你喜欢……男孩,他们一定不理解,你可以不说的…”

          “我只是没有隐瞒”,萧鸢说道,“也没有所有人,不重要的人再怎么不理解也与我无关,重要的人自然有权利知道我是怎样子的,也有权利知道你的存在,该来的总会来的,我把路铺平,你走的容易些。”

          “还有,”萧鸢低头,对上易扬的眼睛,“我不喜欢男孩,我只喜欢你。”

          易扬几乎是屏住了呼吸,呆呆的望着萧鸢,“你怎么……”

          “嗯?”,萧鸢挑眉询问。

          易扬低头,不看萧鸢了,他不解的说道,“你从哪学的?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会撩我了呢?”

          萧鸢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摸了摸易扬的脑袋,“没从哪学,对着你我天生就会。”

          天啊又来!易扬埋在萧鸢胸口想,这还是萧鸢吗?

          他一咕噜爬起来,正对着萧鸢,伸手捏了捏他的脸,“你不会是个假的吧?”

          萧鸢笑,放在易扬背后的手收紧,易扬毫无预兆的一下子趴在萧鸢身上,胸膛相贴,“你要自习检查一下吗?”

          “你的腿,腿!…”,易扬趴在萧鸢的身上,又怕压着萧鸢受伤的右腿,连忙挣扎着叫道。

          但实际上他马上就叫不出了来,因为他没有压到萧鸢的右腿,反而碰到了萧鸢的第三条腿。

          第三条腿雄赳赳气昂昂,站的笔直挺拔,精神抖擞。

          “……”

          易扬不敢再动,慢慢抬头,对上萧鸢的眼睛。

          萧鸢面色温柔,眉眼带笑的看着他。

          “你……”,易扬说不出话来,我现在骂流氓会不会特像良家妇女被调戏的反应啊!!

          “你……”,怎么办要怎么办啊!怎么一下子就站起来了啊?我干什么了啊?!

          易扬的脸窘的通红,最终挤了半天,还是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啊,它自己……怎么办啊?!”

          这里是医院啊!!!

          萧鸢失笑,手臂加力,抱紧了惊慌失措的易扬,低头在他耳边轻轻的吹了口气。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