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性生子]苏宝贝 第5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他此刻不禁怀疑自己走错了路,回错了家,这里一定不是他心心念念要回的苏家,他奶奶肯定也不是他奶奶,定是哪个披着人皮的妖魔!

          苏宝贝感觉自己一刻也呆不下去了,转身就往院子外走。

          苏老太太急切地大喊:“你要去哪里,宝贝,别走!快回来!”

          “去哪里都好过呆在这里!”身后传来老太太急切的呼声,苏宝贝却加快了步子,他只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苏老太太见喊不住人,便给身边的婆子使了个颜色,那几个婆子快步上前,钳制住苏宝贝的双臂,把他往下押。苏宝贝猝不及防,被人制住,恼火地大喊:“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那婆子见他还要再叫,生怕引来隔壁邻居围观,忙去捂他的嘴巴,苏宝贝剧烈地挣扎着,一不小心头撞上了门柱。

          苏宝贝头上一阵剧痛,失去意识昏了过去……

          ***

          等他再次醒来时,身体被五花大绑动弹不得,困在了床上。

          眼前一片漆黑,但味道还是熟悉的,苏宝贝忽然挺想笑,他是不是该庆幸他奶奶没有在他昏过去的时候,把他洗洗干净直接送到人家周公子的床上?

          他拼了九牛二虎之力,把绳子挣脱得半松,费力去够了够腰间,摸到他之前为了对付周强特意带上的藏在暗囊里的小刀,不由轻吁了口气。

          幸好没被搜身,估摸着那帮婆子在绑人的时候也没料到他会随身携带把这么不起眼的小刀,这倒给了他逃脱的机会。

          苏宝贝灵巧地用手指摆弄那柄小刀,在粗绳上一点一点地划着,脑子里乱糟糟地想,等出去了他一定要赶紧离开这鬼地方,再也不来京城了,周强要照顾他家女眷,就让他照顾去吧!

          可他想到自己母亲跟那几个平时待他甚好的姨娘,又有点不忍心,万一周强恼羞成怒,真把她们放回教坊了怎么办?那就跟自己当初哄苏老太太时候说的一样,等自己跟钟权相认后,就拜托他出面安置她们吧。

          他此刻也不想着什么修复钟权跟祖母之间的关系,只觉得心灰意冷,做这些事情也再没有一点儿意义了。

          黑暗里,忽然传来开门的声音,一道亮光从外边射进来,苏宝贝谨慎地停下了手里动作,眯眼望过去。

          “青姨?”

          昏暗的屋子里慢慢点亮了灯火,青姨提着饭盒走了进来:“宝贝,我来给你送吃的来了。”

          苏宝贝这才感觉到肚子有点饿,他低声问道:“青姨,什么时辰了?”

          “你都睡了一整天了,这都晚上了。”青姨把饭盒打开,冒出的还是他爱吃饭菜的香味,“我特意煮了你爱吃的菜,别饿着。”

          “我昏了以后,后来怎么样了?”苏宝贝问。

          青姨叹了口气:“你昏了过去,这一整天苏老太太都难过得直捂着胸口喊疼。”

          “那门亲事呢?”

          青姨静了静,说:“下午那周长随又来了一趟,老太太替你答应下来了,日子也商量好了,那周官人过几天就要回去,他想早点把你接走。”

          苏宝贝心底一片怒火,讥讽道:“她说了嫁过去也要替我娶一门妾室,那周长随也答应?”

          “……说是说了,但周长随没答应。”

          苏宝贝:“所以最后我奶奶还是妥协了,对么?”

          青姨面露尴尬之色。

          苏宝贝无所谓地笑了笑。

          青姨见他默默不语,便劝道:“宝贝,老夫人还是很疼你的,你不要怪她,你不知道她有多难受,我刚刚还看到她偷偷背着人抹眼泪来着。”

          她说着,用夹了一口菜送到他嘴边,饭菜的香味袭鼻,这味道苏宝贝一闻,就忍不住鼻尖一酸,溢出两行眼泪。

          明明还是熟悉的家的味道,但是什么东西却已经在悄悄变质了,他知道他奶奶摆出那副伤心模样不是作假,亲情明明应该是这世上最坚不可破的感情,为什么在某些抉择面前还是那么不堪一击呢?

          见苏宝贝闷闷不乐,紧紧闭着嘴,不愿吃东西,青姨也不再多劝什么,收了饭盒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他母亲来了。

          苏周氏还是那么一副泰山压顶不动声色的模样,她坐在苏宝贝面前,手里还拿着一挂木制佛珠,不断拨动着。

          她柔声道:“你这傻孩子,这世上最亏的事情就是拿自己的身体惩罚别人。你把自己饿着了,除了伤我们这些真正关心你的人的心,还能伤到谁呢?”

          “娘,你帮我跟奶奶说说,让她把我放了,奶奶她疯了,我是苏家的男丁,就算苏家败了,也不能沦落到嫁人求得一家安宁的地步,她一向最爱拿列祖列宗出来说事,这次就不怕列祖列宗怪她吗?”

          “列祖列宗那是下黄泉以后的事情了,这个家现在就是老夫人最大,我不过苏家媳妇,又能忤逆长辈什么呢。”苏周氏叹了口气,“宝贝,你也是,怎么好在外人面前忤逆你奶奶,这不是让她下不了面子么,否则你也不必到如今这个地步。”

          苏宝贝见她只说自己不孝顺,惹得祖母生气,却闭口不谈帮他跟祖母谈判的事情,心里不由对这帮亲人的期待慢慢降了不少。

          “你从小就不愿意被当做女子看待,反对这次亲事也是正常。但婚嫁之事,你们都是男子,谁娶谁又不是一样呢,你跟那钟权在一块,最后行了那夫妻之实,其实不也是被他当做女子对待,否则你是如何怀孕的?”说完,她顿了顿,忽然想起苏宝贝应该是有个孩子的,但她想苏宝贝颠沛流离那么久,还遭遇山崩,想来这个孩子也生不下来,便熄了打听的心思。

          苏周氏顿时笑了:“你们这些孩子呀,就是喜欢谈那些情情爱爱的,可那感情不也是培养出来的?你当初娶钟权的时候,那人有多不愿意,你也不是不知道,后来不就是相处久了,感情也就水到渠成了么。”

          她手里拨动佛珠,神态淡淡,轻声劝道:“你跟钟权是如此,想来跟那周强也能如此,更何况人家本来就爱重你,想娶你为妻。我已经替你打听过了,那周公子孑然一身,无妻无妾,你过了门就是正妻,那周长随还说了他们家主子不会拘着你,你想去哪里,他就让你去哪里,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到时候,以你这易孕的体质,过了门不久替他怀上个孩子,那自是恩宠不断,福泽长绵。有了孩子,就算以后失宠也无忧,就跟你娘我一样,这么多年你爹身边的女人来来去去,可苏家夫人,永远只有我一个。”她说到这,脸上慢慢露出点类似得意的笑容。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