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留学 第9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嗯,”少年淡淡应着,把我轻轻放在了沙发上,然后依旧语气平平的吩咐:“你晚上睡这里,不许乱跑,不许报警,不许呼救,不然我就杀了你。”

          绿眼睛的男人在厨房里忙活,“你要喝红茶还是咖啡,女士?”

          “你们是罪犯!”我的脊背贴紧沙发,瑟瑟发抖。

          “可能你还需要个枕头,可是我们只有一个枕头……”少年抱着胳膊苦恼的喃喃自语。

          “啊,咖啡喝光了,还是喝红茶吧,要加几块糖?”厨房里继续传来绿眼睛男人招呼的声音。

          “要不你枕这个吧。”少年拽过一只毛绒玩具,塞在我旁边。

          “啊,糖也没有了,加牛奶行吗?”嘟囔声从厨房传出来,“咦?牛奶也没有了!哈尼你喝光了吗?也不剩点给我,真是的……没办法了女士,要不加点啤酒?”

          “你们是罪犯……”我的声音低下去,因为尖叫在这种环境里实在显得很可笑。

          “说的没错,甜心~”旁边的电脑里突然冒出嬉皮笑脸的声音。

          我扭过头,发现茶几上的电脑正开着,屏幕上显示着跨洋语音通话,对方是一个黑色的小恶魔头像,闪烁的名字是koit。

          “别紧张,他们是犯罪分子,但不是杀人犯。”小恶魔跳来跳去,“啊,当然了,有一个的确是杀人如麻啦,不过那是以前的事了,他现在都不干了……应该吧……”

          我抱紧膝盖,“杀,杀人如麻……”

          绿眼睛男人端着杯子走进来,“朝,你这种安抚还不如不说。”

          我哭丧着脸,把头埋进纱丽里哽咽,“呜呜……救命,救命……”

          我不停哭泣,两个犯罪分子除了训斥那个叫做koit的小恶魔之外似乎不知该怎么办,只是困惑的围着沙发俯视我。

          绿眼睛男人试图说着我听不懂的笑话,而那个黑发的少年则一直沉默不语,只是隔一会儿就掏出一块咬剩的食物硬塞给我……这两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继续哭泣……

          最终他们放弃了,开始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后来,也许是哭累了,我伏在身上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我被右腿的剧痛疼醒。果然如那少年所说的,药效一过,生不如死。

          黑暗中又冷又孤独,没有什么能消除这种疼痛,我只好又哭了起来……

          不知道哽咽了多久之后,我感到有人抚摸我的脑袋,睁开眼,看到绿眼睛男人蹲在沙发边。

          我吓得缩成一团,颤抖着问:“你要,你要干什么?”

          他连忙缩回手,讨好的轻声说:“别怕。那个,我煮了热牛奶,呃,我小时候睡不着的时候奶奶都会煮热牛奶给我,喝了很有效,你要不要试试?”

          我警惕的盯着他,慢慢伸出手接过杯子,试探着啜了一口……

          他骗人,疼痛并没有减轻。

          可是,身体却不再那么冷了,而且也不再觉得那么无助。

          我看着顶着凌乱头发穿着睡裤蹲在地上的绿眼睛男人,开始觉得对方也许不是个特别坏的坏人,于是小声说了谢谢。

          对方似乎很满意,咧开嘴嘿嘿的笑,挠挠脑袋爬起来轻手轻脚的走回寝室去了。

          腿还是很疼,可是这一次我不再哭了。

          黑夜中的哭声其实是很扰人的吧?

          然而疼痛还是让我辗转反侧。又不知过了多久,我感到有人在我身边坐下。费力的睁开眼,我在黑暗中辨认出少年的轮廓。

          “如果实在很疼,可以试着做些别的事。”他低低的说。

          “那样就不疼了吗?”我抽噎着问。

          “不,还是疼。”

          “……”我实在是不明白这个人。

          “反正也要疼,不如趁这段时间做点事,”他淡淡的说。

          他说的毫无道理,可我实在太疼了,所以什么方法都试试吧。

          ……

          我想昨晚我又哭又闹大概让他们两个都没睡好,所以第二天太阳升起了很久,他们才打着呵欠从房间里走出来,然后,便被满桌的饭菜惊呆!

          “我的天啊!”绿眼睛男人难以置信的揉着自己的眼睛,“这都是你一个人做的吗?”

          黑发少年却不多问,坐下便开始吃。

          “真好吃!真好吃!”绿眼睛男人吃的油光满面,两手抓满了飞饼,还凑过去抢少年的烤肉。少年立刻揍了他一拳,两人扭打在了一起……

          “哎,不要打架,锅里还有!”我搅拌着锅里的咖喱汁无奈摇头,这两个男人的生活真是肮脏凌乱,“我把你们的脏衣服和沙发套洗了,房间也打扫了一遍,本想把院子也收拾一下的,但我的腿脚不太方便……”

          “呜呜,你实在是太能干了!哦,家里有个女人真好~”绿眼睛男人热泪盈眶的扑过来,“房间里都是清香的味道,我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这种舒服的感觉了!普兰你真是太棒了!”

          外国人这种直接的热情表达方式实在是让我很不自在,“哪里,其实这都是他的建议。他说让我做些别的事情来分散注意力,真的很有效。”我看了少年一眼。

          他也经常受伤吗?

          他到底有着怎样的过去?

          “普兰,普兰~”绿眼睛男人大嚼着饼卷肉口齿不清的问我,“你的手艺太好了,又勤快又能干,嫁人了没?要不要干脆嫁过来?”他拖过一旁的少年,“他还单身喔,只要每甜给他做好吃的,他谁都肯娶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