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救我save me 第6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陆修睦微微仰头看他,表情迷茫。

          他们还在沿着街道缓缓而行,街边的景观树不知何时已经萌发出了新的绿芽,娇嫩可爱。

          祁临的话语还在继续:“有一次乔连见这么问我:‘你是真心喜欢小睦,还是喜欢小睦迷恋你时的感觉?让你非常有成就感,觉得被他人所需要?’”

          “你是怎么回答的?”陆修睦盯着自己的鞋面,问道。

          “我没有回答,因为那个时候,我自己没有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现在呢?”

          “找到了,所以我来告诉你。”

          陆修睦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

          “当我看见你受伤时,心急如焚的时候;当我看见你郁郁寡欢时,我也跟着闷闷不乐的时候;当我看见你疏远我,我的心也跟着悲痛的时候……我的内心就告诉我,这不是什么别的情绪,是爱恋。”

          祁临说这段话的时候,表情专注而真诚。

          他说完,似乎又觉得表达得不够准确,懊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

          陆修睦望着他,终于释然地笑了出来,像是春天第一株破土而出的嫩芽,充满生机。

          他语调微扬:“这算是告白吗?”

          “我只是把一直藏在心里,想告诉你的东西,全部吐露出来了而已。”

          “对了,有件事情,我在意很久了。”陆修睦突然道。

          “什么?”祁临困惑不解。

          陆修睦伸手指向他的锁骨那里:“有一块青色的东西露出来了,这到底是什么?”

          祁临大大方方地将衬衣扯下来了一点,展露给陆修睦看:“是一块纹身哦。”

          陆修睦凑近观察:“你纹了什么?”

          “lxm”祁临磁性的嗓音缓缓响起。

          陆修睦愣住,不由自主地伸手抚过那块纹身。

          “我本来也是想用刀刻上去的,但是终究下不了那个狠手。于是我就找了个纹身店,纹了上去。这块纹身,会和你胸口的伤疤一起留存着,永远不会消失的。”

          陆修睦全然不顾周围路过的庞大数量的行人,突然吻住了祁临的唇。

          这一大胆的行为吸引了过往的行人纷纷注目观看。

          而他们只是旁若无人地拥吻,像是一对失散多年的恋人,倾注了所有的热情。

          许久之后,他们才精疲力竭地放开彼此。

          陆修睦嘴唇水润,胸口微微起伏。一双好看的眼睛里似乎也正荡漾着盈盈波光。

          他这才注意到周围人投来的奇异目光,他们二人正在被众人瞩目。

          这种感觉让陆修睦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关在动物园里的动物,被迫接受着其他人的围观和各种各样的目光的洗礼。他感到有些难为情,拉着祁临就要走。

          “那个……过年的时候,一起来乔家吃年夜饭吧。”陆修睦开口邀请道。

          “啊?你哥不会杀了我吧?”祁临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乔连见对他来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王。虽然至今为止打过许多次交道,但他们之间还是隐隐有着□□味,仿佛随时就会点燃战火。别的不说,乔连见总是对他充满了或多或少的敌意。要两人和平相处,就目前来讲,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陆修睦笑得开怀:“放心吧,大过年的,他会手下留情的。”

          见祁临还是不放心,陆修睦拍胸脯保证道:“到时候如果你跟我哥吵起来,我一定帮你!”

          祁临看着陆修睦一脸期待看好戏的表情,更加不放心了。

          顾荀泽作为乔连见的委托方打的那场官司,几乎没有任何悬念地完美胜利了。

          尽管对方律师也不是什么好应付的货色,但是经历了好一番的唇枪舌战,顾荀泽还是压过了对方一头。

          这又给顾荀泽的辉煌战绩上添上了绚烂的一笔。

          这位青年才俊的年轻律师,过不了多久,就会成为律师界不可多得的红人。

          但是他后来接受了乔氏的敌对方“莽荒大地”地产集团的法律委托,跟乔氏站在了对立面。有点反目成仇的意味。

          一对好不容易重聚的故人,又因此闹了不少的矛盾。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春节那天,祁临和陆修睦一起驾车来到了乔家的别墅。

          这幢别墅远在郊外,颇有点遗世独立的味道。

          但是在来的路上,祁临他们发现了不少的小年轻抱着一大堆的烟花赶往这里。

          似乎是想与春晚作誓死抗争,来这个偏僻的地方开个盛大的party

          今天晚上,这里怕不是要好好热闹一番。

          乔连见穿着件薄薄的衬衣,不断地搓着双手,呵着气来给陆修睦他们开门。

          乍然看见祁临,他的态度果然不怎么友善。

          他冷冷地质问陆修睦:“小睦,你怎么什么人都往家里带?年夜饭可是要一家人一起吃的啊。”

          这句话的潜在意思就是:祁临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外人。

          陆修睦上前热切地挽住乔连见的手臂,试图蒙混过关:“哎呀哥,别那么不通情达理嘛。过年嘛,多个人都一份热闹呀。”

          乔连见很不会找重点:“等等……小睦你居然为了一个外人说我不通情达理?等等,我们好好谈一谈……”

          祁临面对乔连见对他惯有的挤兑,已经习以为常了。他只是尴尬地笑笑。

          乔母倒是很热情地欢迎了祁临的到来:“小睦从来没有带朋友来过呢,欢迎欢迎!今天的菜都是自己亲手做的,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呢。”

          祁临露出了腼腆的笑意:“您客气了。”

          祁临望向那一边还在跟陆修睦一脸严肃地在辩驳的乔连见,心中想:这对母子是亲生的吗?

          一场辩论赛好不容易偃鼓停息,趁着空档,陆修睦拿出一个保温盒,在乔连见面前揭开了盖子。

          里面盛放的是一个个喷香的晶莹圆润的水饺,还尚温热。

          乔连见好奇道:“小睦,这是你做的?”

          陆修睦摇头:“不是我,是荀泽哥带给我的。”

          乔连见皱眉:“你什么时候跟他关系这么好的?”

          陆修睦不以为然:“人家不计报酬地帮了我们忙,肯定要以礼相待的呀。”

          陆修睦夹了一个水饺送到乔连见嘴边:“你尝尝好不好吃?”

          乔连见淡淡看了一眼,撇过头去:“我不吃。”

          陆修睦说:“那我自己吃好了……”

          说着,就要吃进嘴里。

          “哎哎等等!”乔连见突然大声制止道。

          “怎么了?”陆修睦一脸无辜。

          乔连见纠结了数秒,才佯装无意问道:“这是什么馅的?”

          “小睦,你到底是帮哪边的?”乔连见忍不住拨高了音调。

          陆修睦不再逗趣他了,直接把水饺塞进乔连见嘴里。

          乔连见鼓着腮帮子细细咀嚼:“小睦,你说,顾荀泽他怎么还会包饺子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