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牝色 第4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五十二章金主篇2平安夜的走绳,口塞拘束遥控高潮、床上与按摩浴缸里抽插做过夜,直到高潮失禁

          唐一闻是个闷骚而玩得开的人,两人的身体熟起来后,他约赵翦去一个平安夜泳池派对。赵翦有工作要忙,跟他说晚一点过去。

          赵翦到的时候,露台上已经有个男人抱着个穿着条性感泳裤的妖娆小情儿旁若无人地接吻。不过两人生得都好,倒也不觉得伤风败俗,而是赏心悦目。

          旁边的人都在喝东西兼吹牛,没想到赵翦也会来,毕竟现在赵翦要接班许氏都不是什么秘密了。他们便客气地起身打招呼。赵翦毕竟有颗老心,起初一见这里乌泱泱的氛围觉得会没意思,想着早点走人,他们倒挺放得开,几个模特与明星也乖巧,不一会就熟络起来。

          这些人都是城里另外几家的子侄,不太成器,靠着家里吃饭也懂眼色,就是没事干,所以经常聚一起搞搞活动。有几个偶像明星已经小有名气了,由于在广告跟网络上蹦跶,赵翦也隐约有印象,他们坐几个少爷身边,朝赵翦抛来隐晦目光,赵翦一律没应。于是他们便很嫉妒地看着唐一闻了,进了圈子里的人尝到了成名的甜头,就像吃毒品一样,更加知道资源多么重要跟诱人,唐一闻不显山不露水地钓了个大金主,那可就不是收点东西或者软磨硬泡才能拿到一部戏的档次了。

          没一会夜幕彻底暗下来,四周打下来粉色的灯光,装饰得火树银花不夜天般的露台夹板挤的人也变多了,赵翦借着要吃晚饭先走一步,没人敢拦,都希望他下次再来玩来着。唐一闻噙着微笑道:“我请你吃饭。”

          唐一闻其实是个聪明人,他知道金主这种东西是致命的毒药,所以他只借势,连工作上的事都很少跟赵翦谈。不过只要赵翦这个许氏的继承人跟他在公众场合进出,就够引人深思还有闻风而动了。赵翦也不介意被利用,唐一闻相貌出色,演戏上看也是个勤奋的,给对方投资一部电影或电视剧已经在他计划中了,这是个值得投资的行业。

          他们两人在楼下吃的泰国菜,唐一闻为了晚上的“活动”吃得很少,赵翦也只略动了两口,喝的酒比较多,这餐厅的鸡尾酒调得很特别。

          吃到六分饱,正好做运动。

          唐一闻戴着个圣诞色的领结,穿了条只遮掩分身囊袋的布料薄薄的暗红色内裤,臀肉都是露出的,细细的暗红色带子在腰窝处绑了个蝴蝶结,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像个光鲜亮丽的礼物。他的股缝都被身下那条粗粝的绳索勾勒,踮起的脚尖处积了一小汪汗水,整个人气喘吁吁。

          要是只是走绳,他的身体状况不至于那么难堪,他的后穴里塞了根极为粗长的假阳具,几乎都能顶到他的结肠,而且在疯狂地震荡着,他有些怀疑是不是赵翦不喜欢他下午时候带去的派对。

          不过男人的肢体语言却不是这么说的。

          “你需要锻炼了。”赵翦抚摸他的下颚,感受着他微微颤抖的肌肤。

          “昨晚……唔……刚拍完戏。”一听赵翦的话,唐一闻就知道自己想岔了,含糊地回应,体内的东西又触碰到了他的敏感点,按压着震动碾压,他几乎撑不住要掉下绳子了。

          “没有黑眼圈?”

          “……天生的。”唐一闻的眼前其实还蒙着个暗红面的黑色蕾丝眼罩,不过先前看着眼睛还很明亮,不像熬过夜的人,那是他自己带来的,上面写着sextoy,为他的身体带去了风尘的感觉。

          很快唐一闻就展现了自己天生的另一面。赵翦没有过多束缚他,而是欣赏他天生淫荡的样子。唐一闻双腿分开跨在绳索两侧,手渐渐交叠着前行,让绳结摩挲着自己的敏感部位,他紧实的翘臀也不停扭动着,不仅大腿边缘被磨得通红,只隔着一层薄薄布料的小穴也被磨得出了骚水,浸湿了那块轻薄的布料,留下圆润的湿痕。

          股绳的粗粝,刺激着他穴口敏感的神经,假阳具只是微弱地震着,他挺着身体,好像寻求更多的舒爽般摩擦自己的后穴,他该庆幸的,男人没有让他真空上阵,以至于被绳结摩擦得血肉模糊,于是绳面贪婪暧昧地厮磨着他被撑满塞满的穴口,好像不把他彻底磨出水便不罢休。

          唐一闻前进得很缓慢,他什么都看不见,只是遵循方向身体前进,后穴却已经涌流出不少黏液,显现身体的高潮,赵翦有些后悔没有把他赤裸的身体束缚起来,让他胸膛上、脚脖上、甚至会阴处都留下被绳子勒绑的痕迹,乳头也红肿地留着深深的勒痕,一副受尽色情虐待的模样。不过现在为时未晚,还有一些小工具没有用上。

          “呜!……啊……唔啊——”

          发出呜鸣以后,情况没有得到改善,绳子越来越陡,唐一闻的屁股也被勒得越来越紧,已经安静了很久,被股绳按住的假阳具底部又开始发出嗡嗡声,里头的东西在他屁股里搅拌,不过这次他无法求饶或者说些什么,他的嘴里塞着一个口球,上面剩下一些孔让他呼吸,并不能发出过多的声音。唐一闻的身体颤抖着,臀肉紧绷着,反倒带来了新一轮的高潮。

          “继续。”

          掌控着遥控器的男人掰过他的手,在他手腕上加上一个毛绒触感的手铐,身体里面的大家伙不住往进顶,强烈的刺激使他不由得唔唔地叫出了声,艳红的嘴唇边缘溢出透明液体,滴滴答答地落在地板上。唐一闻的腰腹上已很多密集的汗水了,乳头性感地突起,像两颗紧实的红果,一阵阵抽搐席卷了他,赵翦并未束缚他的前端,他射出了精液。

          白色的浊液顺着他的会阴流下,大部分留在腿侧,余下的慢慢滴落在地板上。他走过的走绳也都是湿漉漉的痕迹,每一次后穴的蠕动都会带出一点淫水,他试图再往前迈步,身体却已经麻痹了,绳结将压着前列腺的震动棒顶得更密实,好像要把这可怕的玩具彻底推到他体内,

          “唔唔唔——”唐一闻不知道自己走多远了,被摩擦太久的地方变得又麻又痒,胸膛因为剧烈的刺激剧烈地起伏着,两点性感地充血,让人很想捏着这两颗红果狠肏他一顿。他的皮肤热得有些烫手,胯下轮廓完美的性器将淫靡的内裤撑出很高的弧度,很快他感觉到男人肆无忌惮地抚摸撸动他又烫又硬的部位,拇指偏偏又顶着他发泄的出口,他的身体迅速猛烈地红着,从喉咙里冒出压抑的呻吟。

          绳面上的小穴一阵阵收缩,淫水已经流得有点多了,他恍惚被抱了下来,然后被拔出了体内的物件,这让他无意识地闷哼出声,然后男人像精力无穷无尽一样不断的抽送着,柔软敏感的肠壁被硕大的龟头半强制地撑开,然后粗壮的茎身深而重地摩擦,快感是麻痛而饱涨的,来不及细味,甬道已剧烈地收紧,他因为这猛焊激烈的运动颤抖着臀部,欲望诚实地吐着淫靡粘液,迎来射精的冲动。

          然而赵翦的手扼住他的根部,其实唐一闻也算不上快了,只是因为刚才走绳带去的痒麻一直延绵,交合的时候他的前列腺又是被赵翦重点的照顾对象。待他这阵不能发泄的高潮过去,赵翦才起身,取了绳索将他绑起。

          由于他第二天还要拍戏,赵翦并未束缚得他太紧,只是明面上做出个被五花大绑的样子,赵翦一边缓缓抽送,一边看着被绳索勒住的屁股吞吐自己的肉柱。里头已很适应承欢,抽送相当顺利,洞口被完全撑开,唐一闻大口地喘气声和他被口球压抑着的抽泣声,都让赵翦欲罢不能。

          “呜呜!……”

          赵翦伸手到下方去抚慰唐一闻那处可怜的滴着液体的器官,没料到在自己腰腹上被挤压摩擦这么久没事,现在一碰就射了,见唐一闻在快感高潮里难过得快晕过去,赵翦剥去他的口球,给他输送了点空气。

          “呼唔……呼嗯……”

          黏腻细致的接吻中,唐一闻的舌头浑浑噩噩地,不知死活地缠绕了过来,赵翦哪里还忍得住,他眸光变暗,在唐一闻口腔里头掠夺更多,唐一闻眉峰紧蹙,却张大了嘴唇任由进犯。湿润的后穴里头不停的抽搐,纠缠邀请着男人肉器的挺进,赵翦腰腹用力,就着唐一闻这个仰面朝天的体位操弄,用力地撑开撑满,唐一闻后穴里头便挤出了一些晶莹的淫水,疲软的分身又有了抬头的倾向。

          “还好吗?”

          “唔。”想到自己差点被这个男人做到闭气,唐一闻的面颊染了一层绯红,赵翦却又开始不轻不重地顶了他的前列腺几下,那种被填充的满足感在缓慢的摩擦下被放大了几倍。他的腰身恨不得对方再大力一点般地瞬间软了下来,湿热的仿佛化成了水的甬道包裹赵翦激烈运动后依然滚烫硬挺的雄性凶刃。

          “呃啊……啊……哈啊……啊……唔……”

          赵翦欲望的火苗也开始一点一点从下腹蔓延,反应到胯下性器上就够唐一闻受的了。被赵翦不容拒绝地挤开最深处剩余的紧窄的肠道时,唐一闻眼前仿佛一片模糊般,喘得像尾搁浅的鱼,只是柔软臀肉被男人撞得疼了也没有想要对方停下来的意思,他的腿下意识缠裹在赵翦腰部,引得赵翦整个人的重量压在他身上,嘴里只能吐出些意义不明的浑浊的呻吟。

          “这么舒服么……”

          其实真的被干到受不了的时候,下方的人是发不出什么声音的,其实唐一闻比许凤宁他们承受能力差了不少。看到唐一闻的样子,赵翦的声音也开始变得暗哑。疯狂抽送起来每一下都狠狠的直捣穴心。

          “舒……服、唔啊!”

          唐一闻觉得浑身发烫,肌肉绷到了极限,身下淫液如同雌穴里冒出的一样泛滥成灾,他未完全从方才自前端射精的高潮余韵消退,男人的精液就全都灌进他的体内,赵翦射精的时间并不短,大量的阳精烫涨得他不由一阵颤动,全身弓起,明亮眼睛里流得泪不少,不过倒是恢复了一点神志。

          他们的房间里是有对着江景的spa浴缸的,此时已快到十点了,不过由于节日,外面的灯光更加璀璨,唐一闻卧在床上,很不好意思地半遮着脸,看着赵翦指挥酒店的客房部的人在注满热水的浴缸里撒上不少玫瑰花瓣。这种东西在平安夜里酒店准备了很多,花瓣新鲜又漂亮,还奉送了两支香薰蜡烛,点在了墙角。一切准备就绪,唐一闻披着浴袍过来了。

          “哼啊……啊……”

          他刚刚做了一点清理,把先前的精液清了出去,不过肠道里还是很湿润的,赵翦毫不费力地进去了,但鉴于他的尺寸问题,还有唐一闻这个分着腿骑乘的姿势,唐一闻被连根深入贯穿的时候,气都有点喘不均匀。

          唐一闻看向对方棱角分明的脸,与白天的冷静或者说冷峻不同,这男人在黑夜里分外神秘,还带着不同寻常的邪气,这正是对方吸引他的缘由,否则大概他不会纵容对方做各种事情。

          “在想什么?”赵翦沉沉地开口,他也在打量唐一闻,这么柔韧紧实的身体沾着玫瑰花瓣的样子的确十分好看,甚至肤色更健康一点的话会更诱人,spa浴缸的水流在涌动着,花瓣也沉浮地沾到对方臀部,汇聚在凹陷那里,或许他该换一个体位?

          第五十三章金主篇终-情人节叫爸爸play、啪啪啪粗暴开干;肉蛋男妓装束公厕排串珠、排尿

          “喂!”

          赵翦再见到唐一闻是情人节那天。唐一闻由于一部票房大爆的文艺电影彻底火了,各种通告、广告与片约雪一般飘过来,他们并不是真正的金主与演员的关系,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们都不会再见,虽然同性婚姻得到了法律保护与承认,但在异性恋占百分比的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一个有望拿欧洲影帝的上升期演员迫切地需要从同性的绯闻中上岸。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