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倒楣男悲情史 第3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我倒是觉得挺不错的,”陈父特别会拉仇恨,把唐渣爹的注意力都引走了,完美的消弥陈峰与唐正辉随时爆发的岳婿大战,这让陈峰非常高兴:“他们肯定也都乐在其中吧。”

          听着陈峰的话,唐琦似懂非懂的点头,随后又拎着罐花生酱,在软绵绵的白吐司上涂着果酱,摆在盘子里正准备递给陈峰时,面包就被到餐厅用餐的陈嶙给夺走了。

          “酱涂得有点多了。”陈嶙心安理得地吃着弟妹涂抹好的土司,但味蕾传来的味道让他微微蹙起的眉头,不悦的抱怨着。

          唐琦无奈,这本来就是按照陈峰的口味调的,不过还是乖乖地照着大哥的意思,重新做个口味适中的面包给大哥吃。

          被摆到第二顺位的陈峰泪眼汪汪,目光半是控诉半是委屈的直盯着唐琦。

          摸摸爱人的头以示安抚,唐琦又切了块心型的面包给陈峰,算是奖励他近日没有去刻意激怒宋岐风的奖赏。

          这下换陈嶙不满了,他道:“我也要形状一样的。”

          哥啊,你知不知道你每次吃醋,或着每次想给自家弟弟下马威的时候,最后被坑到的都是我啊……唐琦忧郁极了,却也为了家庭和谐,无力的给大哥切块星形状的吐司。

          他现在后悔死没答应陈峰搬到外头住或去度蜜月了,亲人与爱人的斗争往往只会让他被牵连其中,沦为三明治中间的佐料,左右为难到不得已和陈峰签下了无数条不平等条约。

          想到最近答应的那些事情,唐琦羞窘的特别想像鸵鸟似的把头埋在地里,怎么也不想面对夜晚降临后的成人时光。

          不过能平息一场餐桌上的纷争终归是好的,唐琦细嚼慢咽的吃着吐司的边角料,望着依旧互看不顺眼的两人,幽幽地叹了口气,这日子究竟甚么时候才到个头啊。

          或许距离产生美才是王道?唐琦胡乱的出神着,心想:果然还是听从陈峰的建议,先搬到外头住吧。

          =========================

          陈峰的地位在陈家人中属于最底层。

          如果用网游的用语来判断,那么宋岐风就是敌对阵营,陈嶙则是怀疑新入组的队友可能是来骗点卡的,而唐琦就是那个傻呼呼被骗的。

          不过队伍还是有一位中立阵营的陈爸爸,他对陈峰的到来并不排斥,甚至还默认了对方的存在。

          唐琦本来是很感动的,作为战士,他自然不希望自己的老婆被队员给排斥。

          然后宋岐风向陈昱冈传递私讯,陈父就直接退组了。

          ……

          爸,你别捣乱行不行啊!!!

          再次为家庭和谐操碎了心的唐琦苦逼得在心里默默悲愤着。

          ============================

          *陈嶙一直以为唐琦是女人

          为了维护家庭和平,唐琦终于还是忍不住向大哥坦承了真相:

          “哥,其实我也不符合你的择偶标准。”

          陈嶙诧异极了,问:“怎么说?”

          唐琦深呼口气,小声道:“……其实我是带把的。”

          ……

          “你大哥最近看我的眼神怎么有点怪?”陈峰不解地问道。

          唐琦侧着头,认真的思考下,才道:“大概是想通了,但又拉不下脸和你交好的关系吧。”

          陈嶙:……才不是这回事!

          ===============================

          搬家后的第一周。

          陈峰对这样的生活非常满意,唐琦他……快肾虚了,尤其在周末的天气预报中提醒民众将会下一场大雨时,已经彻底绝望了。

          一整天都要留在家里,身旁却只有性欲亢奋且精力旺盛的爱人,孤男寡男共处一室,相信所有正在看耽美文的妹子或哥们都能猜到剧情。

          不过待到周六时,陈父突然来了通电话:“你爸现在在你们的公寓右拐的巷子那,雨下得太大被困住了,快点去接他吧。”

          唐琦愕然:“爸怎么会在那儿?”

          “应该是想赏鸟吧?毕竟拿着望远镜啊。”陈父睁眼说瞎话的道。

          下雨天赏鸟?唐琦茫然不解的拿着伞,照着父亲的嘱咐找到了宋岐风。

          “小琦?”被发现的宋岐风悚然一惊,以为唐琦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惶然道:“你怎么在这儿?”

          “父亲叫我来找你的啊,”唐琦也挺莫名其妙的,但还是把伞地给爸爸,道:“先到我那儿坐坐吧,现在气温挺冷的。”

          ……为什么陈昱冈那家伙会知道我在这儿啊!

          同样也是跟踪狂的宋爸爸忿忿地暗骂着。

          =======================

          睡前,唐琦给陈峰送上个温柔的晚安吻,正准备关灯睡觉时,陈峰突然搂住他的腰,问道:“老公,你怎么会想到在墓地求婚呀?”

          “你不知道?”唐琦有点诧异,遂又道:“因为作者设定我的帐户已经没钱了,大哥帮忙整理的财产划分也还没有法律效益,根本无法像霸道总裁那样开个豪华邮轮,而按照我的性格也不可能再去盗用你的钱,所以只能往穷酸的地方搞了。”

          陈峰沉默了半晌,才质疑道:“……峰哥,这些话不是你说的吧?”角色都ooc了。

          唐琦表情木然:“当然不,这是作者逼我说的。”

          =======================

          唐琦的母亲宋安琪,生前是个为尸体化妆的入殓师,而死后却成为了漂泊在尘世间的灵魂,在执念尚未消褪前无法投胎。

          时间匆匆的流逝,栉比鳞次的建筑物密麻了整个街道,然而这个高楼下方却仍旧还留有着两个渺小的灵魂。

          王欣怔怔的出神着,她听见了一个少年的声音,不断的诉说着这些年的故事,却隐埋了她所做下的罪刑,天真乖巧的……与当年一模一样。

          “他没有怪我。”连续十几年除了“对不起”外,再也没有说出别的话的女人,捂着脸,又一次的痛哭失声:“……我险些失手杀了他,但他没有怪我──!”

          望着湛蓝的苍穹,宋安琪知道面前的那个要强的女人的执念已经逐渐消散。

          而她呢?她的执念是甚么?

          宋安琪歪着头,望着王欣坠楼后血肉模糊的模样,突然莞尔一笑,道:“在妳离开以前,能不能让我为妳化个妆呢?”

          ……

          目送着恢复生前样貌,妆容娉婷秀雅的王欣离开,宋安琪却仍旧留在原地,静静地听着儿子的倾诉,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

          一定要继续幸福下去啊。

          魂体已经透明的快看不清轮廓了,宋安琪微笑地阖上眼,坦然的面对消逝的结局。

          紧接着,散落在行道树里头的佛珠碎片化为一道齑粉,再也无法复原。

          ……

          “老公,你怎么突然哭了?”陈峰伸手抹去爱人脸上的泪痕,疑惑道。

          “呃?”唐琦茫然的擦了擦泪水,同样困惑不解的道:“也许是沙子入了眼睛吧?”

          番外二不平等条约之情趣用品篇(上)

          老规矩

          陈峰是唐琦

          唐琦是陈峰

          一件悲伤的事情:偷偷摸摸从网拍店里买来的情趣用品,还没用到老婆身上,就被老婆用在自己身上了。

          唐琦的脸羞红的整个埋在枕头里,双腿大开的任由身后的男人肆意摆弄,当对方的手指触碰到后穴的皱褶处,被调教敏感的身体反射性的一抖,终究还是忍不住地对陈峰道:“我们还是别、别玩这个了吧……”

          “这可不行啊,”陈峰沾染着润滑液的手指仔细地扩张着,当甬道能包容两根手指的宽度时,便取过身侧准备好的跳蛋,笑的意味深长的道:“老公你怎么能事到临头才违约呢?当初明明都说好的。”

          说罢,便也顺手将跳蛋径直的塞入对方的肠道里。

          虽然感受到有个鹌鹑蛋似的物事往体内探入,唐琦还是稍稍松了口气,他当初买了太多东西,其中不乏有大尺寸的假阳物,所幸陈峰目前只挑了个最小的,否则那些成人用具要是真用到自己身上……光想想都让人觉得可怕。

          但很快,唐琦就不在这么想了。

          陈峰选的位置实在太敏感,正好触及了前列腺的位置,手指还“一不小心”的滑到最高档,致使跳蛋陡然间震出剧烈的晃动,猛烈爆发的酥麻感随尾椎处直上脑门,吓得唐琦瞳孔紧缩,惊惶失措的大叫着:

          “不、不──!太过……呀啊!!太过了……呜呜──!”

          彷若一场绚烂的烟火在眼前爆发,唐琦的脑内霎时一片空白,只剩下身体还在被大脑给支配着,敏感处不断被刺激,令他的下身不自觉的悄然抬头,顶端处也承受不住的滴出了晶莹的透明液体。

          陈峰笑了笑,便又仰躺着埋在唐琦的下腹处,舌头挑逗似的在对方的铃口轻轻舔过,激的对方的身体一颤,这才目露痴迷的期盼道:“亲爱的,人家好想要你射在我的脸上呢。”

          被这话给惊得,唐琦动作一歪,实在不怎么想要看陈峰被颜射的模样,然而身体的反应却实在是他控制不了的,也因此,当唐琦在胡乱地喊着:“你别再开这种玩笑!”的时候,白浊已经从顶端喷涌而出。

          瘫软的翘着屁股趴跪在床上,唐琦觉得自己无颜面对世界了。

          陈峰却笑嘻嘻地道:“老公你真好!”

          肠道有个丸状的物事在身体里随意转动,这感觉太过奇怪,加之物品本身还具备着强烈震动的特性,很快就把唐琦给震得两眼发直,灵魂爽得简直几近升天。

          “嗯、你…¨你,呜啊──”唐琦紧紧抱着枕头,努力地想要说着甚么,但发出来的却只是毫无逻辑的呻吟声,过热的脑袋压根无法清晰的组织语言。

          眼见自家老公周身的泛起情欲的粉色调,陈峰再也按耐不住,甚至连跳蛋都还没有取出,就把不断叫嚣的阳物一举送入对方的体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