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禁恋]他怀了别人的野种 完结+番外 第4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其实默默有个奇葩设定,只要受亲亲攻(体液交换?),攻的病就会好,之前在雪城攻中毒了就是给亲好的,现在攻作死做的缠绵病榻,口一个就好的七七八八了。父辈里面皇甫慕和元青死得早,也是因为没有受受陪伴滋润不开心所以领盒饭去了。但是这个实在是太扯了,我就没好意思写。。

          谢谢各位的包涵和鼓励!番外会有的,甜饼会有的,艾玛最近虐不下去了,我要好好看点甜文(?????????????)

          第54章谷勉视角番外上(谷家父子&方昀)

          乌云密布,滚滚雷声不时地震动耳膜,妖风卷过茂密的树林,发出凄厉的嚎哭。大军已经压境,战火一路烧到了隔绝于世的峡林谷前,千百年维持的宁静被长剑搅乱,空气中弥漫着垂死般的绝望气氛。

          谷勉站在城楼上,一身肃穆的黑衣,连防护的盔甲都没有穿。攻城的号角响起,他淡淡地看了眼下方,不经意地抬起头,几颗硕大的雨点滴落到额头上,紧接着,阴沉的天空便下起了倾盆大雨。

          输赢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眼睁睁看着生命中最重要的事物不可挽回地逐渐消失,这样漫长又痛苦的过程,终于在昨夜结束了,而他生命的钟,也在同一个时刻停止了摆动。

          如今活着的,不过是个迟早要腐烂的躯壳罢了,后事都安排妥当,假如一切顺利的话,他期待着尽快渡过地狱前的河,追上那人的脚步。

          他对男人的爱恋从一开始就是畸形而病态的,初见时谷勉还是个不谙人事的孩童,而在那之后,懵懂冲动的成长期,他日思夜想的都是同一具肉体,直到一天偷尝禁果,便一发不可收拾。

          七八岁的谷勉在藏书馆玩耍,无意中发现了一条隐蔽的暗道,尽头处被铁条封住,但是透过几缕缝隙望去,里面隐藏着一间宽敞奢华的卧室。暗红的床单映衬得赤裸交缠的肌体无比刺目,一向不苟言笑、端庄肃穆的父亲,正趴伏在另一个人的身上剧烈地晃动喘息,床头被撞击得吱呀作响。底下的显然是个健壮高大的男人,只能看到肌肉紧实的双臂和长腿,脚腕手腕处拴着铁链,古铜色的皮肤缀着晶莹汗水,微弱的动作分不清是在迎合还是挣扎。

          那个时候谷勉还没有性的意识,随着时光推移,模糊的认知逐渐清晰,歪曲的欲念也渐渐蒙蔽了年少的心。男人是父亲囚禁在密室里的雌马禁脔,每隔三四天父亲便会在深夜独自走到阁楼地下,推开沉重的门,脱掉道貌岸然的衣服,赤身裸体地压住毫无反抗能力的人,将阳具插进对方腿间用来取悦主人的穴里。

          谷勉偷偷凝视着房中情景,他看不到,却能想象到父亲的下体已经深深插进雌马的后穴里,因为那人再一次发出了痛苦的,同时也性感到极致的叫声。激烈的交媾可以持续很久,通常要大半夜,甚至到第二天天亮,父亲从不在那儿过夜,发泄完后就会立即离开。男人被遗弃在床上,下面被喂了大量精液,撑得小腹微微隆起,两条腿大大分开,红肿的穴肉粘连着白浊的液体。

          日趋成熟的少年身体,不仅在偷窥过程中会兴奋,平时只要想到那优美诱人的线条,稚嫩的肉棒便会高高竖起,硬烫得吓人,就算用意志勉强压下去,或者用手抚慰出精,心中的欲火反而越烧越旺。

          作为谷煜唯一的继承人,方圆数百里都是他的所有物,这只雌马,既然父亲可以抱,他又有何不可?况且男人不会说话,只能在床上发出嗯嗯啊啊地叫喊,堪称天生的淫荡性奴,他就上一次,尝个滋味,事后父亲也不会察觉的。

          心中这样想着,他不敢贸然逾越那条禁忌之线,偷配了一把门锁钥匙,计划了许久终于抓到了一个机会,当时父亲要赶往都城面见西罗王,临走之前喝了不少酒,狠狠肏弄了雌马一整夜,嘴里反复吐出一个名字。

          谷勉确认父亲启程之后才来到房间,小心翼翼地走到床边,他见男人头朝下趴在床铺上,身上盖着被子,只露出一双分开的脚,脚踝处拴着链条,很难大幅度动作。揭开蔽体的丝被,一股肉欲的味道扑面而来,深色淤青吻痕遍布后背、屁股和大腿,点点精斑沾染了蜜色的臀部,尤其是后穴处,精液淌落了一滩,可以想象肠道里面吞入了多少精华。

          既然已经塞了这么多,再多吃一点自己的,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男人听到了身后的动静,貌似要挣扎着转头,谷勉便拿出一个长长的黑色布条,从后面蒙住了他的眼睛。接下来的动作无比熟练,他见到父亲无数次这样做过——脱下伪装的外衣,露出早已整装待发的长枪,对准大大敞开的肉洞,全部插进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