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3(1/2)

加入书签

  时落似乎感觉到了木索的伤心,皱起了眉头。

  木索伸出手,轻轻地抚平时落眉间的忧愁。

  手心里的花骨朵动了动,木索狠狠地捏了一下手心,这个蠢货!如果不是因为其他几个可用的异物长得太……恶心,不适合带进来,她又怎么会用这个蠢货。

  木索深深地看了一眼时落,然后走了出去。

  木索只用了十几分钟就回到了自己的寝室。

  木索站在门前,看了看那个用来扫描指纹的蓝色光线,然后把自己的右手递了出去。

  手里的花骨朵冒了出来,然后蓝光变成了绿光,门打开了。

  木索走了进去,一股陌生的味道扑面而来,木索忍不住皱眉。

  木索坐在沙发上,鼻尖全是陌生的家具味道。

  外面的戒备铃声已经响了起来。

  右手缓缓冒出一个缩着头的花骨朵。

  花瓣一颤一颤的。

  木索半分目光都没有给它。

  花骨朵也知道自己闯了祸了,低垂着花盘。

  “咚咚咚!”门外响起了声音。

  木索打开门,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眼前穿着白色大褂,带着口罩的人。

  “有事?”木索声音冷冷的。

  “请跟我们走一趟。”带头的人说道。

  木索看了一眼对方手里的武器,然后移开目光,走在众人前面。

  木索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一个怪物。这是那个女人每次想杀了自己的时候都会说的话。

  在每次都失败的时候,会哭着重复这句话。

  木索听说过怪物的下场,会被开膛破肚,所以她一直都没有表现过自己的不同寻常,哪怕是被别人无时无刻地欺辱。

  木索每走一步都会想起时落温柔的眉眼,她只有在看向自己的时候,眼里才会有那样真实的感情。

  木索想了很多,最后只想感谢还好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