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1/2)

加入书签

  破旧的老房子顶着一个大大的“拆”字,就像是被整个城市遗弃了一样。

  偶尔看到一两个衣衫褴褛的孩子刨着垃圾堆,大概是在找有没有什么可用的东西。

  时落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木索大概也是这样过来的。在这种环境下。

  因为总共只有几栋房子,所以很好找。

  时落敲了敲还算是门的门板,然后就听到里面一句一个男的的国骂。

  时落大概明白里面在做什么。不再敲门。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门开了,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走了出来,狠狠地瞪了时落一眼然后走开了。

  时落往里面看了看。

  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语言是如此地匮乏,她无法形容自己看到的,脏乱的房间里几乎没有任何家具,只有几个椅子,和各种各样的衣服。

  时落走了进去,一股难闻的气息扑面而来。

  “你是谁?”一个女人从里间走了出来。

  脸上涂着厚厚的一层粉,穿着白色的长裙,整个身体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消瘦,看见时落,皱起眉头,问道。

  “我是来找木索的。”时落看到了角落里的针管,大概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消瘦。

  “木索?那个赔钱货居然也有人找?她欠了你钱还是怎么了?”女人防备地看着时落。

  时落还没说话,女人又开口了,“不管是什么,都不要找我,我是不会管她的!”

  时落说到底还是被宠大的孩子,没有见过这样的母亲。有点吃惊。

  “木索现在在哪儿?”时落再问了一遍。

  这一次女人的脸上堆满了笑,接过时落手里的钱,“她在里屋睡觉,但是门是关着的。”

  时落走了过去,果然门是关着的。

  时落敲了敲门,柔声叫道,“木索?”

  里面有一点声响。

  “木索?在吗?我是时落,方便开门吗?”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