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2(1/2)

加入书签

  时落摸了摸木索的头,“不是想结婚生子,而是想出去。而且在我心里,你永远是特殊的。”而且永远是不可取代的,书里,你是我一笔一笔写出来,现在,你是我亲眼看着改变,这是谁都取代不了的。

  木索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在耳边回想,身上所有的温度都开始往脸上涌。

  时落看着满脸通红的木索,立即笑了,“你居然害羞了?!”时落捏了捏木索的脸,细腻光滑的皮肤让时落爱不释手,而且大大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时落,时落心里一热,这个样子的木索实在是……太可爱!

  “你也太可爱了!”时落摸了一把木索的脸说道。眼里满是宠溺。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木索狂跳的心在这一刻平静了下来,却有种想哭的冲动。

  时落一直都把自己当作小孩,哪怕自己现在已经跟她一样高了,哪怕自己的三围已经快赶上她了,她依旧把自己当小孩子。

  木索心里一阵堵,为什么会觉得不高兴?明明这一切都好好的不是吗?

  自己就像自己希望的那样一直在时落身边不是吗?为什么现在在清楚地感觉到时落还是把自己当孩子的时候自己会那么难过?

  “木索?”时落奇怪木索的脸怎么一下子变白了。“身体不舒服吗?”时落关切地问道。

  木索抬起头看向关切地看着自己的时落,心里有千万句话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想问在你心里,我会不会比你家人还重要?

  她想说,时落,我们都不成家都不结婚好不好?我们两个人过一辈子好不好?

  …………

  最后,木索落荒而逃。

  胖嘟嘟的花骨朵默默地流泪,主人我不该说秀恩爱死的快,我错了……

  时落被木索的反差弄懵了,这是怎么了?难道叛逆期到了?不是吧!自己还没有对付叛逆期孩子的经验,而且自己教的是大学生,也没怎么见过叛逆期的学生,现在头疼了。

  “时落老师,院长有请,请跟我来一下。”时落正准备去找木索就被人挡住了。

  时落奇怪,不是早上就已经派人过来过吗?怎么现在又来了?

  花骨朵默默变成时落扎长发的头绳上的花。

  时落进去的时候,惊到了。不是说院长有请吗?

  “……”时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你知道吗?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你从来没有见过一句爸爸。”原本坐着的中年男人站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