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3(1/2)

加入书签

  结果后来就全部都忘了。

  “你还不是一样?”时落看向木索,“你也一样忘了!阿姨,要不然你来试试?”时落把手里的菜刀递给了木索。

  木索笑得妩媚,“我忘了是有正当理由的!”

  “哟!阿姨是因为年纪大了,记性不好,所以才忘了的?这也算半个正当理由了……”时落眉飞色舞地说道。

  木索幽幽地看了嘚瑟的时落,“某人说给自己的媳妇儿熬补药鸡汤,结果又嫌弃自己媳妇儿肚子没货……”木索的语气越来越幽怨,“我一直看着自己不争气的肚子,也就忘了这回事了……这算是正当理由吧?”

  时落被噎了一下,好吧,自己不该一时兴起调戏木索……

  “两个字形容我们主人……”小花一跃到小骨身上,然后滑了下来,边滑边花瓣不停抖动,语气欢快地说道,“矫情……”

  杀人不眨眼好么?用得着做出一副连鸡都不敢杀的小白兔模样么?

  乌鸡似乎不满两个人的注意力都不在自己身上,扑腾了两下,时落被吓了一跳,立马撒手了!

  乌鸡站在桌子上,看着两个人。时落看了看刀,再看了看桌上的鸡,这一刻深深地觉得家里如果有个男性生物,还是不错的,至少……至少可以杀鸡……

  “我觉得有必要把你早点嫁出去!这样以后你的那位可以帮我杀一下鸡,这个,女孩子真心有点难做……”时落有感而发。

  时落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鸡毛,“你先看着它一点,我去洗一下手,马上出来……”

  时落洗了手出来的时候就发现木索不见了。

  鸡也不见了。

  “木索?”时落叫了一声,没有人应。

  而正在外面的两小只张大了嘴,看着上一秒还在木索手里咯咯咯叫的乌鸡下一秒就变成了裸奔着的乌鸡,毛全部在地上。

  乌鸡风中还没有凌乱完,就已经失去意识,变成了死鸡了。

  木索的表情严肃,一副在对待阶级敌人的模样。

  小花和小骨对视了一眼,不用说是受刺激了,被时落那句话给刺激了。

  时落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已经扒光了毛的乌鸡,在木索手中,看木索认真严谨

章节目录